第30章 黑洞之心(感谢爱拼才会赢豪爽打赏!)
予云番薯2019-02-20 17:073,663

  第1章 模拟惨死

  山城渝春,一个民风彪悍的偏远小县城。传说古时,这里的百姓人人半民半匪,农忙时下地劳作,闲暇时就扼守山路要道,抢劫过往行商,杀人埋尸不留痕迹。

  传说清朝康熙年间平西王吴三桂造反失败,吴氏一个末支中的末支,为避难逃到了渝春,就此居留下来,开枝散叶,形成了渝春吴氏一族。吴斌,就生长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吴氏家庭中,其父吴解放是中药厂捡料车间普通工人,其母是农村嫁来的家属,没工作。吴斌兄弟两个,起先一个叫吴兵,一个叫吴军,正是当年最流行的男孩名字,也是最没文化含量的名字。后来吴斌觉得当兵的兵实在太俗气了,重名的又太多,就自己改成了吴斌

  大枭雄吴三桂也好,大汉奸吴三桂也罢,跟他们早就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了。一家人清贫的生活在中药厂大院里,好在全家人都身体健康,兄弟两个更是活蹦乱跳,身强体壮。

  这时是1992年阳历5月中旬。

  入夏时节,山峦起伏的大地一片苍翠,空气湿热,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迎着夕阳奔跑在城郊的山野里,火红的霞光照耀在他略显黝黑的脸上,尽显质朴阳光和英俊。他就是吴斌。

  这一年吴斌十七岁,上高中一年级。这时下学期开学没多久,体育老师姜科选拔渝春青运会代表队员,因为吴斌的体育非常好,校运会上跑步项目年年拿名次,所以把他选中了。该运动会三年一届,七月一日开始,为期三天,非常盛大,主旨是以全民参与体育运动的形式欢庆党的生日。

  训练时间不多了,姜科给队员们都加大了训练量。吴斌的参赛项目是长中短跑,姜科参考从电视武打片上看来的训练方法,让吴斌的父亲去农机配件厂要来了几公斤碎铁屑,用黄帆布缝制了两条绑腿,灌满铁屑绑在脚腕上,每天负重越野跑几公里。吴斌老实,肯吃苦,虽然这时姜老师无法在旁监视着,但他自己也能自觉自愿超额的完成训练任务。

  这天放学,他绑上铁砂袋一路向西南,跑出了县城,在山野间飞奔,像不知疲累似的自由驰骋。

  很快两三公里,意犹未尽下,他朝着前方的一座山峰跑去。

  这座山在方圆十里内算是最高峰了,山路足有五里以上,爬上山顶后累得气喘吁吁。但放眼四周,众山低矮,房屋渺小,渝水河如绸带般蜿蜒闪烁,无论庄稼还是树草,均是郁郁葱葱,铺满大地,不由得神清气爽,放声大叫,然后躺在山顶一块平整的大石块上休息。

  想到姜老师不止一次的说自己极具体育天赋,是个跑步天才,如果能上青运会拿冠军,极有可能会被省体校老师看中,到时特招进体校再进行专业训练,就会有可能参加国家国际级的大型赛事,夺金争光了!

  心里一阵兴奋激动,差点又要爬起来大叫几声,这时眼中余光却突然看见略有些阴霾的天空中划过一道亮闪闪的东西,拖着亮闪闪的长弧,愣了一愣,反应过来一定是一颗流星,正要激动,却发现那流星向着山头这边坠落过来了。

  吴斌差点吓傻了,连忙要躲闪,可哪里比得过流星下坠的速度?还没等他翻身,流星就径直砸中胸口,脑中惊惶地闪过一个念头:完了!

  却感到仅仅只是一丝微微的灼痛,并没有什么大碍,连忙解开衣服查看,只见被击中的地方只有一个黄豆大的红点,连皮肤都没破损一点。最奇怪的是,流星灰尘虽然穿透了衣服,但衣服上却没有分毫痕迹。连叫万幸,那流星一定是在空气的摩擦中燃烧殆尽,只剩了一粒灰尘砸中了自己,否则哪怕真的只有一粒豆子的大小,也有可能会洞穿身体要了自己的命!

  想起在哪本课外书上看到的,人被流星砸中的概率低得是个天文数字,而自己竟然被砸到了,而且还毫发无损,自觉运气大好,有种大难不死的惊喜。可是不知怎么,发现自己无碍,心情放松下应该高兴的,却高兴不起来,他只觉得眼前开始有些发黑,眼前原本一片绿色的景色慢慢被一片灰暗所取代了。他连忙站起来张目四顾,只见脚下的山顶,似乎变成了一座奇怪的,高得离谱的摩天大楼,眼前无尽的灰暗中,似乎是一座大到无边无际的城市,楼群建筑奇怪得完全超乎他的想象。耳边,是尖利刺耳的啸叫声,这声音直刺心肺,刺得吴斌心脏几乎要撕裂了,他难过得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大楼的边缘,向那声音的来源看去,这一看,他不由得仿佛瞬间石化了。

  只见雾气沉沉中,他根本看不到楼底的街道,而落入他眼帘的是,密密麻麻不知多少的怪异人体,正像一个个爬虫似的从楼体上爬了上来……

  呵……呵……呵……呵……

  这些无尽的怪物发出着低沉阴森的喘#息声,以超过吴斌在平路上快速走路的速度爬了上来,直到把他扑倒在地,重重压了上来,怪物们七手八脚的,只是一瞬间就扒开了他的胸膛和腹部,鲜血喷涌而出……

  啊!

  吴斌发出一声剧烈的惨叫,那些狰狞的,口腔獠牙中滴着不明液体的怪物猛然消失,他仍躺在山顶的那块平整的大石头上。可是剧痛感为什么还在?低头一看,他差点吓晕了过去,只见自己的胸膛真的裂开了,两排肋骨向上支棱着,皮肉外翻,肺和心脏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鲜血或喷或溢流着。

  但他却没死,他感到自己的意识在刚要消失的刹那,突然被一团软绵绵的光晕给笼罩起来,保护起来了。就像是在做梦,但却又偏偏那么真实,真实的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真真切切的感受着这恐怖的一切。

  吴斌只觉疼痛和恐惧到无力,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却又无法躺下去,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打开的胸腔,看着那片暴露的肺,看着那颗跳跃起来的心脏……

  它们越来越膨胀,终于砰的一声,肺先炸开了,接着心脏也炸开了,腹部裂开,所有骨骼先是断裂,崩起,然后寸寸碎裂。全身肌肉抽搐,崩裂,血管,崩裂……全身开始碎裂甚至融化,变成液体向石块低处流去,冒着诡异的青烟,似乎还烧灼着石块,发出嗤嗤的响声……

  最恐怖的是,吴斌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喊不出,昏迷不了,死不掉!甚至连闭上眼睛都不行,因为他的眼珠已经突出一大半到眼眶外了,眼皮只能起到将眼珠继续往外挤压的作用。

  终于,接连两声砰砰的爆响,两颗眼珠爆裂,吴斌才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但全身的剧痛依然还在,下意识的用手爪抓地,而两条胳膊早就碎裂了……

  “怎么回事?都伤成这样了,我还没死?为什么还活着,还清楚的感觉到各种疼痛?”吴斌的意识深处凄厉的惨叫着,此刻的他,只希望自己立刻死掉。可是……就是不死,他感觉到除大脑外,全身上下都碎裂和融化了,就一个颤巍巍软绵绵的大脑穿透融化掉的头骨头发,落在石头上……好扎,好疼……然后砰的一声,爆了,碎成渣,化成液体,融入了其他体#液中。

  疼痛感终于消失,吴斌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似乎漂浮在空中,清楚地看到石块上狼藉的一片……

  “难道我死了?变成灵魂?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噩梦?是幻觉?太可怕了!快让我醒来吧……”

  吴斌看着狼藉一片的岩石,看着山下的风景,一切那么真实。他完全迷茫了,开始确信自己应该梦魇了。

  梦魇中,很难醒来,只有受够折磨。

  吴斌无奈。只有慢慢等。想通这点,他心中的恐惧慢慢消除了。慢慢的看着自己那一塌糊涂的痕迹,慢慢等待醒来。心中慢慢回忆从上山到躺下,到中流星……心想,一定是自己躺下后睡着了,什么中流星,神秘城市,楼顶,怪物,等等等等,全是梦境,幻觉。不过那疼痛感……呃……怎么会那么真实可怕……

  想着想着,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串刺耳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跟他说话,但他丝毫不懂,接着似乎灵魂深处一动,感受到了一股信息:“伟大的革福斯啊……基因模拟重组,终于成功了……”

  “嘿嘿……”几声阴沉的冷笑。

  “我去!又是幻觉!”吴斌懒得理会了。只见自己融化的体#液已经完全被岩石吸收了,那诡异的青烟也不再冒出了,岩石上只留下了吴斌的衣服鞋子等东西,包括那两个铁砂绑腿。

  可是一切并没有平静,吴斌清晰的听到岩石在沙沙的响,突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被体#液浸泡过的岩石表面开始塌陷,如被腐蚀风化似的,塌下去了足有一米多深的大坑,大量的石精粉混合着他的化成灰的躯体如被风吹,自动向中间汇集,搅拌,凝聚,堆积,收缩,在坑底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吴斌被这一幕震得都没法思想了,心中直念幻觉幻觉,做梦做梦……可是这一切,太真实了!突然,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传来,漂浮在上空的虚幻吴斌猛地坠入了坑底的那个石粉人中。

  呃!又是一阵难言的痛苦——酸……麻……胀……痛……还有什么?简直无法形容,无法说清,总之就是难以忍受。极度痛苦疲累之下,吴斌终于失去了知觉。睡着了。

  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悠悠醒来,阳光透过一道墙壁射过来,如纱帘一样罩在自己的身体上方。

  吴斌猛然想起那个噩梦,连忙坐了起来,瞬间,他惊呆了。只见这个所谓的墙壁,其实是石壁,石壁也正是他所见的自己体#液融化塌陷出来的石坑形成的,而他,正坐在这个坑底。

  一米多深,超过他的头顶。

  他连忙爬出去,再次被这个石坑震住了。

  难道自己没醒来?还在梦中?连忙狠狠地掐了一把左胳膊,只有一点疼痛的感觉。再看自己的身体,光溜溜的一丝不挂,而那些衣物,全都堆在坑底,整个石坑中,都充斥着一股冲天恶臭……

  吴斌迷茫了。

  虽然确定仍然在梦中,但吴斌还是跳进坑里,将衣服裤子穿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