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前尘皆逝
浮华三千2019-02-27 20:272,360

  九天上的烛九阴正恣意的使用着久违的时间之力,诸神的惧怕更是让他血液燃烧,叫嚣着要报复。

  忽的,消失间又回来的祝融如同一团燃烧的烈焰立在了烛九阴的面前。

  他无情的流光金瞳睨了一眼烛九阴,冷漠道:“吾已兑现承诺,你我就此两清。”

  “现在,吾以南海之神名起誓,与你至死方休。”

  烛九阴苍白绝美的脸上挂满了不可置信,他错愕问道:“为何?”

  “你与我,何至于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你……终究是不信我的。”

  “我从未想过与你为敌!”

  “祝融,你宁愿相信一个一心置你于死地的人,也不愿相信我不会害你!”

  祝融面上无波无澜,于他而言,此时此刻仅仅想做的便是结束这一切。

  有时也并非是信了谁的话,而是诸神界的轮回,是众神都逃不掉的天命。

  祝融兑现承诺为烛九阴而杀天帝,也为过去种种做下了结。他选择修复天帝元神的目的也可谓简单,他既讨厌被人利用,也因父神盘古曾为他定下的使命,纵使狂傲如他,也总会在诸神需要他时挺身而出。

  他本该是复仇的,最终他却仍旧选择了注定的命,那曾令他一度感到厌恶的命运。

  从前他渴望厮杀,他喜欢不平静的九天,而今,都没有意义了,在他拔出盘古斧的一瞬间,他被父神盘古的混沌之力所冲击,四万年里的一切都纷纷闪过眼前,他害怕孤独,却又依赖孤独,他做的所有都是为了让自己享受胜利霎那的至高孤寂。

  那是一种既愉悦兴奋又茫然失落的心境,比起浴血厮杀的痛快,这无疑是更具有诱惑力的。

  世间原本就没有永生,却是有永世的。世世代代、永生永世都是一种美好的祈愿,更是一种传承。

  如无覆灭,何来新生?

  祝融没有多的时间和他耗费,凝聚天帝元神和拔出盘古斧都已耗去他太多神力。

  他要的是速战速决,哪怕同归于尽。

  九天上的风云变幻直接影响了九州大陆,连幽冥深处和洪荒之境都蠢蠢欲动起来。

  玄女受命去查看各处,以防止不安分的放逐之神趁机作乱。

  祝融与烛九阴不知战了多久,好像要打到天昏地暗似得,他们其实都是无心无情的神,这一仗打的也就越发艰难,谁也不会让步。

  他们曾经同生,如今是不能共生,唯有同灭。

  九天上电闪雷鸣,是雷之祖巫,强良;风之祖巫,天吴;电之祖巫,龠兹;雨之祖巫,玄冥筑起的结界,他们不知究竟该两个一起打,还是仅需杀其中一个,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他们便只能筑起结界抵挡祝融二人释放的神力。

  结界外,诸神眼见烛九阴化身黑龙绞在祝融身上,烈焰红甲、流光金瞳的祝融被束缚的动弹不得。

  祝融左手聚起的烈焰却又瞬间被他收起,众神不明他的意图,离祝融不远处是跌落的盘古斧。

  只见玉石琉璃铺就的地上原本躺着的幽蓝光晕的盘古斧浮上半空,它斧刃朝着绞在一起的两人,以盘古大帝挥动斧头的姿态向他们劈去。

  盘古斧一动,幽蓝的利刃之光将筑起的结界劈开来,也直直的劈在了烛九阴的龙身上,而威力巨大的盘古斧也顺带一道重创了祝融。

  烛九阴黑色的巨龙之身痉挛的跌回地上,化成人形。

  而祝融屹立的身姿让众神误以为他安然无恙。

  烛九阴的脸色更加苍白,几近透明,和那日毕方的情形极其相似,他对祝融笑道:“你当真如此想死!竟然不惜共灭!”

  “咳~有你的命作陪,我也算值了。”

  祝融释怀而冷漠的笑了,苍白的唇角如万年盛开的血莲花,绽放出淡淡的殷红,“吾以父神盘古之名起愿,但求从此湮灭于天地,永不再生。”

  “祝融!”

  “鳯皇……”

  玄女和清河的身影同时出现在风云散去的祥云另一端,她们悲恸的神情印入祝融的流光金瞳。

  “清河!”

  祝融心底莫名浮起一丝柔软,低唤出声。

  “是我欠了你。”

  “清河,你过来!”

  他轻柔的声音又像回到了在宫里的那一刻,这是清河梦寐以求的,现在她却宁可不要,不敢想象如果九天上再也没有祝融的身影,她要怎么去度过漫漫年月啊!

  “鳯皇!你不要离开我,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无情?唔唔唔~”

  “你又要抛下我了!为何你总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离开……”

  “我将你放在心上万年之久,为何你从来也不懂!你知道我每一次看着你的背影都如万箭穿心吗?祝融,你是不死的尊神啊……你在骗我对不对!你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的鳯皇……你一定不要有事!”

  清河的低泣声似乎将祝融的思绪也拉回到了那个美丽的凡尘。

  祝融屹立的身姿全靠赤霄剑的支撑,清河扑上前的身体瞬间将他撞倒在地,她惊恐地抱着红衣战甲的祝融哭的泪流满面。

  世间的情感讲究缘分,诸神也不例外,无情亦是有情,他不懂爱是什么罢了。

  祝融抚上清河美丽无双的清丽容颜,手指上滴落的泪灼烫了他空寂的心,他有鳯皇的记忆,他是她拼死守护的那个人,她爱他胜过一切,那么,他呢?他曾经喜欢玄女的飒爽清冷,因为她不吵不闹,她司战,她能陪他征战九天。

  他不需要玄女动手,他要的只是身边有一个人陪,都说他是个无心无情的神,他想也许他们说的对,他以自己的喜好无视天地,能令他高兴的就是喜欢,不高兴的就该杀。

  时至今日,他为自己的贪心失去了重要的毕方、重黎。他对玄女不再是喜欢,而他也不屑于杀她。

  流光金瞳望着眼前哭泣的女子,她本该拥有美好的一切……他却再不能给她这一切。

  世间有多少遗憾,就曾有多少痴迷的爱恨。

  祝融凝起仅剩的神力封印了清河的神识,她不会再记得曾经多么刻骨的爱过一个名叫祝融的神。

  而他强大的元神之力也再撑不住了,他在渐渐湮灭的同时将赤霄剑和盘古斧扔进了南海。

  一道火红耀眼的光晕在顷刻间飘散,另一道黑色的烟云也没入了天地间。

  自此,远古诸神的血脉仅存天帝坐镇九天,统御九州。

  随着烛九阴的湮灭,幽冥之境也重归统筹。

  唯有洪荒之渊仍旧蠢蠢欲动。

  而另一个新的时代也即将替代混沌远古。

继续阅读:新:后记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