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女心
浮华三千2019-02-21 22:121,741

  浩浩无垠的南海住着赤帝—祝融,我日日盼他能望我一眼,又夜夜悬于南海星空凝望着他。

  为何这个狂傲不羁、邪肆苍生的少年却是那样孤独?

  祖神盘古开天辟地后,十二滴血化为十二祖巫,赤帝便是其中之一,他浴火而生,大战水神共工,使之怒触不周山而湮灭于天地,从而世间再无奈何得了他的存在。

  他是尊贵的西皇,他流着他父神盘古的尊贵血脉,天上地下无人能及。

  我守候在南海万万年之久,从他脚踏火龙浴血奋战,一直到他蔑视天帝之威救下毕方。

  那日,他身着红衣战甲,流光金瞳狂魅冷漠,手握赤霄宝剑溢彩流光,烈焰环绕。斩尽了阻拦他的诸神,为此天帝惊怒,将他囚于南海之滨,只因他,杀不得,灭不了。

  他说寂寞了千千万万年,早已厌倦,毕方是这世间最懂他之人,从毕方未化人身,他已懂他!

  火龙—重黎是他不能割舍的伙伴,毕方是他不忍放下的执着。

  那么,我呢?

  我守候你万年,你为何独独看不见我?

  犹记得盘古大帝开天辟地后,我被创世之神用以照亮黑夜,与日神分治晨昏。

  而祝融的烈焰之光竟连日神都黯然失色,我取笑日神夸大其词,心中却是对他生出了些许好奇。

  十五的月儿十六满,我来到南海洒下星光布置着略显清冷的夜幕,他立于峰顶赞美了我,他的流光金瞳带着摄人心神的美丽望着我说:“这星光倒是有趣,吾在南海也有了可观之景。”

  我羞红了面颊,不敢再注视他。

  从此我便得了一种病,我的心里住进了他,我开始思慕他而不想看到日神,因为他一出现,我便明白这个曾经令我感到漫长无比的黑夜,就这样飞逝而过,我就不能再光明正大的悬于南海注视我的心上人。

  然而,时至我甘心陪他应劫,他也不知道我是谁,他的眸中和心中至始至终只有一人,遗憾的是,她不是我……

  数月后,我听闻天帝要将他逐到洪荒之渊,让他在洪荒赎罪,以偿还为他杀戮的罪孽,我惊恐不已的找到天帝苦求,他好似对天地万物尽在掌握一般,竟从南海传音到了凌霄殿,他道:“想要吾屈服,尔等就做好元神尽散的准备。”

  这一次,天帝怒不可遏,谁也不能再求情,司命星君却在此时匆匆进殿求见。

  司命进言:“天帝要制服祝融,需迫他下界历劫。昔日盘古大神留下旨意,诸神皆需历经死劫,劫后归来方能重生,应劫不过者消散于天地间,如此,便全靠自己涅盘而生,也或元神覆灭,从此湮灭在天地之间。”

  天帝欣然应允,让司命为赤帝祝融准备历劫事宜。

  司命又言:“祝融狂傲,目无他人,唯有事在人为才能迫他下界历劫。”

  凌霄殿众神皆被天帝挥退,司命与天帝说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却只道这绝不是对祝融有利的事情。

  我惊惶的乘云来到南海祝融峰,他虽被囚于自己宫殿,我却看不出他有一丝不快。

  走进祝融殿,他斜靠坐在金座上,红衣锦服松垮的挂在身在,露出胸口一片肌理,我又红了面颊,微微移开目光,却不禁看到了靠在他腿上的毕方,同样一身红袍的他却多了几分邪气和妖魅。

  他嘴角挂着香甜的弧度,晶莹到近似通透的面上,是祝融轻抚的手,我心中涌起一股酸涩,为何那双美丽而有力的手不是抚我之面?

  他轻抬眼帘,那双令我心颤心喜的流光金瞳睨了我一眼,不耐道:“你是何人?吾之宫殿你也敢随意闯进?”

  冷漠的语气令我沮丧,但我不敢多耽搁,道出来意,让他注意司命和天帝。

  然而,他傲然大笑,指着九重天嗤笑,“吾乃父神血脉,乃天界战无不胜的赤帝祝融氏,尔等若想天地覆灭、沧海干涸,吾也可毁天灭地!吾乃西皇,天帝是何人?吾眼中除却父神,何人还能入吾之目!”

  碧海蓝天转眼之间电闪雷鸣,原来祝融音传九天,直指凌霄,他的狂悖又一次惹怒天帝。

  他怀中的毕方睁开双目向我看来,血红泪眼杀伐狠厉,他转眼现出本形,火红的凤身沐浴在烈焰中,发出尖厉的威慑穿透云霄,直逼九天。

  我惊惧的跪倒在地,他,是同女娲大帝血脉相连,亦是混沌之初的神,他是创世之神毕方啊!

  祝融那身随意的红袍已化为坚固的红色铠甲,他祭出赤霄宝剑,厉声道:“重黎何在!”

  霎时间,咆哮的龙吟之声自峰峦下破水而出,仿佛穿透天地万物般的汹涌,一条浴火金光的四爪巨龙在祝融殿外徘徊吟叫。

  祝融飞出大殿,金龙俯身,待他飞上龙头脚下虚空踏着,金龙呼啸而起,毕方追随而出,徘徊在祝融身侧与之比肩。

继续阅读:第二章 祝融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