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卿相随
浮华三千2019-02-21 22:181,244

  我在南海的祝融峰又见到了他,这里冷寂的可怕,我却忐忑的欣喜。

  他独自坐在望月台,洒了一地的琼浆玉液,打乱了一池碧波,我迈步上前,猜想他一定很难过。

  他对天地的万物都可以无心无情,唯独毕方、重黎和玄女是他的情之所在。

  我拾起地上的一张画像,上面画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子,栩栩如生的神态令人不自禁猜测画这幅画的人,是多么精心的去刻画这每一笔,这幅画又倾注了他的多少情?

  就算只是一个侧颜,我也认出了画里的女子,她是玄女……

  我卷起画卷放在一侧,他神色清明的望着我问:“你是谁?”

  我想他大概从来就没有记住过我,在他眼里我和众神都是一样的不值得他记住。

  我远远的看着他不敢走近,强做欢笑的说着:“我就是你这望月台常常看见的月辉,你也曾说过我布置的星光十分有趣,想来你是不会记得的。”

  “吾记得玄女暂接司月,你应该就是上任惹了祸的月神吧。”

  他淡淡的语气让我有片刻的怔愣。

  我不想反驳他,便点点头应承了。

  他不知因为什么缘故竟然安慰我说:“过些日子你就该恢复神位了,一神不司二职,玄女主司战,却是杂七杂八都能做一点,你既是月神,她也替代不了你,这活儿也该是你做。”

  然而渐渐听下来我的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像是安慰我,又像是在怪责我说因我渎职,才使玄女劳累……

  我没有接他的话,转过话头问他是否要下界历劫了。

  他仰头灌了一口酒对我说:“你走吧,吾不喜外人在这儿。”

  我却执拗的站着,因为这也许就是我最后一次以清河的身份面貌站在他的面前,再见的时候他也不再是如此容颜、如此性格的祝融,而我也不再是我了。

  清爽的凉风吹起望月台周围的绿萼梅,也撩起他散落两旁的红袍,如此恬淡入画的少年,任谁也只以为是画里才会出现的美少年,可他实实在在就是那个令九天震颤的赤帝祝融。

  我陪着他看了一场日落月升,他闷声不言似有无数心事,我却知道他只是孤寂,因为烦扰这种情绪是不属于祝融的。

  他像是忘记了还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流光金瞳眨也不眨的仰望着半空的月亮,我不知道他想的究竟是玄女还是毕方重黎。

  月落时,我离开了祝融峰,我回到九天找到司命,祈求他将我送到祝融的身边,送到他凡尘历劫的人身边,我要守护他,无论他记不记得我都没有关系,因为只要看着他我就已经感到满足。

  司命劝我说:“你若是下界历劫,怕是不容易回来了。”

  我执意说:“我不下界历劫,我要保留神识记忆陪在他身旁,只愿一世等候,一生陪伴足矣!”

  司命凝眉,我知道他本就不想让祝融再历劫重生,更何况祝融是为了折去毕方重黎历劫的时限,所以自愿下界历劫助他们早日重生回归,如果我泄露天机,那么他和天帝就白费了一番心思。

  我思量着求他起誓道:“我月神清河,向九天诸神起誓,绝不透露天机,我会看着祝融历劫,绝不插手,若唯此誓神佛共弃,天罚加身,在劫难逃!”

  司命骇然于我的誓言,却终于相信我,他答应了助我下界,走出司命的朝云殿,我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这九天,仍旧是如此的清冷啊!

继续阅读:第六章 赤帝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