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殇逝
浮华三千2019-04-04 21:552,710

  再回到灵峰谷的地宫里,凤埑仍旧温润安静的躺在冰晶棺里。

  我怕是近情情怯了,站着遥望他却不敢再踏出一步。

  我救不了他……

  巧的是凤舞来了,我打量着变化巨大的她,一时无言。

  凤舞看起来也并不十分欢喜,本以为嫁给沧龙她便可以少几分冷漠,多几许柔情,只是看来事情并非如我所想,她此时的眉眼间比起过去还添上了两分惆怅。

  “凤音,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待她的下文。

  “我要借凤灵珠一用。”凤舞说。

  是了,我怎么忘记了凤灵珠!凤舞的话忽然敲醒了我,但是如凤埑所言,凤灵珠是应该用在紧要关头的。

  “不借。”

  “不借?”

  “凤音,多的我不想和你费口舌,你徒把圣女之位传给我,却不将凤灵珠给我,你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心思吗?”凤舞眉眼含着怒气说道。

  听她这话我也说不上生气,早已习惯了她如此便也再挑不起我的心绪。

  “随你,凤灵珠我自有我的用处,这东西本就是我的东西,自我出生它就属于我,凭什么要给你?”我冷声反问她。

  “你!”

  凤舞气结,说道:“你从小到大就是这样,总能轻易得到许多东西,而我总是差你一步!这一回说什么我都要得到凤灵珠!”

  “凤音,你知道吗!如若不曾拥有那我不会害怕失去,但如今我已拥有过就不想尝试失去是何种滋味……”

  “怎么?你要硬夺?”我问。

  “是,你是给我,还是我自己拿?”凤舞说

  我忍住怒气,问道:“若我要用来救人呢!你难道还是要抢?”

  “是,我找了你许久,今日一定要拿到凤灵珠。”凤舞想也不想的回答。

  我以为她至少该问一声救谁,但她没有,她的心现在终究是装了许多别的东西了。

  “那我也告诉你,我绝不会给你!”我决绝的说道。

  因为凤舞的话激怒了我,我也不再留情,虽然大多时候我都好性子的不爱生气,但是今日听她如此不顾念血肉之亲,我又何须去顾念她?

  与凤舞大打出手一番下来,我俩均受了不轻的伤,她靠在石壁上还要再出手,一只身带七色光彩的小珍鸟落在她的肩头,我不知珍鸟传递的是什么信息,但看凤舞难看的面色一定不是小事。

  珍鸟唧唧喳喳的说完就转身翩跹飞走,而凤舞侧头抛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也闪身消失在原地。

  我倚靠冰晶棺坐了下来,这时候思虑良久,我才下定决心要在“大义”与私情间做出选择,必须承认的是我此时心情极为复杂,凤灵珠其实并不能完全救好凤埑,最多只能让凤埑处于不被继续冰封的状态,能不能醒过来就真的难说了。

  但是转念间我想起之前看的《天地相生克》一书所写,天地万事万物皆是相生相克,万物尽属五行之中,即有火化冰,水灭火一途,那么龙渊剑的剑气会凝冰,凤灵珠则是我本命真火所在,也即是可以试试将凤灵珠化入凤埑的灵识,如此他的灵识之力或许就可能恢复!

  这法子或可一试,想通这一点我开始打坐疗伤。

  一闭眼,一睁眼之间又已过去几个光景,入眼的一景一物毫无变化,在变化的仅是岁月时间,在这里没有纷争没有七界,这样多好!

  我站起身靠近冰晶棺里的凤埑,他的胸腹周围因为凤灵珠的原因没有遭到冰封,其他部位都已结出冰晶,我将他手里的凤灵珠取出放在他的心口,开始往凤灵珠里注入凤血,由于凤血源源不断的涌入,本是晶莹通透的灵珠已渐渐变成血色弥漫的血珠子。

  时间在此时漫长的流逝着,我能清晰的感应到凤埑的灵识已经开始借助灵珠之力驱散冰晶,只要他身上的冰晶破封,灵识便可开始自行修复,凤埑他就能醒来!

  “凤音!你果然还是和那彼岸花一样蠢!”

  我看向缓缓而来的凤舞。

  她轻而易举的破了我的结界,举步走来都是嘲讽的笑意。

  此时的我一旦分神很容易功败垂成,不仅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最重要的是只要凤灵珠事成之前被撤出,那凤埑就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敢拿凤埑的命来赌,我承认我自私,我不愿背负一族使命,但真到了大战不可避免之时我甘愿赴死,只是那一定是我想去做的,而不是谁给我的使命。

  沉下心来我又继续专注于观察凤灵珠的变化,可凤舞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也可说她就是刻意来扰乱我的。

  只听她说:“凤音,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那彼岸花为何殒命吗!我现在特别想告诉你实情,原先答应了凤埑不说,是因为怕你内疚。不过我见你这么拼命的想救凤埑,我就不想帮他隐瞒了!他原本就更在意你,其他人都显得那么多余,真是可怜了那彼岸花一片真心都是成全了别人……”

  “我却不想跟她落得一样的下场!”

  凤舞说着走近了冰晶棺,她看我一眼又笑着打量沉睡的凤埑,眼角浮起我从未见过的恨意,她纤长的手指抚上凤埑的下巴,又滑上他的面颊,最终抬眼看向了我。

  “看看他,咱们灵凤一族的天之骄子,是怎么为了你走上今天这条路的!”凤舞说。

  我终是忍不住问她:“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沧龙为什么会与凤族结亲,凤埑敢去求这一门亲,不就是因为他救了你耗损了自身灵识,他护不住你了!所以他要找个能护得住你的人,而这个人就是沧龙!”

  “不可能!沧龙下聘,与凤埑何干!”我嘴上否定着,神思却不自觉思索起其中的蛛丝马迹,我想我是为了找出破绽证明凤舞她是在骗我!

  凤舞摇头失笑,气定神闲的笑道:“沧龙独来独往惯了,又怎么可能想要结亲!我能有今天不也是拜你所赐吗!”

  “唉,说来也好笑,凤埑恐怕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你会这样洒脱的将圣女之位拱手相让。”

  我被凤舞一时平淡一时魔魅的神情震的心慌,我不明白为何她会成了今天的模样?

  凤舞自语道:“哦,对了,说远了,咱们不是在说那彼岸花吗!她呀就是个笨蛋,蠢的很。”

  “身份卑微还妄想得到凤埑的青睐,竟不惜用命相抵,你说该不该说她蠢吧,她以前又挺机灵来着,凤埑甘愿为了你不要命,她就想用自己的命来救凤埑,妄想这样就能在凤埑心里留下一席之位!”

  “哈哈哈哈,蠢啊!真是太蠢……”

  说着我见凤舞的眼角划过一滴泪,转瞬间已凝成冰珠滚落不见。

  忽然,心口一阵钝痛,血色充斥整个珠子的凤灵珠碎了!而它正以不可逆转的速度一点一点破碎开来。

  我的唇角似乎也有一丝甜腻划过,但已无暇顾及,我聚起灵识之力去查看凤埑的情况,他的灵识已经开始修复,就差一点了……

  顾不得凤舞,我将全部的力量都注入手心并覆上即将碎裂开的凤灵珠,此时已细想不得,唯一想的便是拼尽最后的一丝灵识我也要把灵珠融入凤埑的灵识内,否则就是前功尽弃!

  “凤音啊!你告诉我为何爱一个人会爱的如此艰辛?”

  “为什么会有爱这样磨人的东西呢?”

  灵识的流逝使得我也虚弱不堪,但耳边还是清晰的掠过凤舞的呢喃,想开口说句什么却也没了力气,只觉得身体不堪重负,眼皮一重就这样睡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一章 爱别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