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古街会议间(完)
不咕鸟2019-04-16 11:014,231

  “看来,你们这次是捡回来了一名神器使呢……真是幸运。”<p>  伊斯卡里奥将手指从少年的额头上轻轻拿开,一边返回之前放下杯子的桌前,一边说道。<p>  “……‘幸运’吗。”<p>  格雷穆叹了口气。<p>  想想之前那头怪物,想想那曾被怪物肆虐过的隧道,以及被千棘枪狠狠揉碎过的残破碎片中,无助而恐惧地蜷缩在团火焰中的少年……<p>  他的咬合肌鼓动了一下。<p>  “嘛,当然是幸运啦,无论是对小狗君来说,还是对我们来说,甚至于对这个世界来说,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无疑都是幸运的啦!”<p>  赛斯跳出来用言语打破了现在有些凝窒的氛围,笑着说道。<p>  他向格雷穆挑眉,暗示——<p>  “嗯。”<p>  对此,格雷穆点头表示认可。<p>  “‘小狗君’……是指这个孩子吗?还真是不怎么优雅的名字啊,他醒来后大概会责怪你的吧,赛斯。”<p>  伊斯卡里奥从桌上取出两个洗好倒扣在盘子里的茶杯,然后为其中注入红茶——<p>  “加糖,谢谢。”<p>  已经躺上沙发的赛斯伸手,提出要求。<p>  “我记得。”<p>  “啊,差点儿又忘记你这家伙有个令人羡慕的聪明脑瓜啦……格雷穆快来!今日份的红茶任务你还没有做!”<p>  伊斯卡里奥放好壶,端起盘子,将连同自己在内的三杯红茶放上茶几——<p>  “格雷穆应该是要照顾那个孩子的,他既然决定了,那应该……”<p>  “我还没有那么死板。”<p>  白发的处刑人从里屋卧室里走出,沉重的金属战靴落在地板上,发出如同战马踏过般咔咔作响。<p>  “哟,格雷穆……”<p>  赛斯懒洋洋地打着招呼。<p>  羽蛇权杖已经被随意地丢在了旁边斜倚在沙发扶手,伸手就可以拿到的位置。<p>  而他本人则如同一根儿面条一般地瘫倒在沙发上,高举着一只手,似之前对伊斯卡里奥喊出“加糖”时一模一样的姿态,然后挥着手。<p>  格雷穆走过来,拉住他的手,将他从沙发的“束缚”中拉出来——<p>  “他的幻力情况已经平静下来了,而高烧也在稳定下降。我并不是他的什么人,所以也不会一直坐在床头看着他——他向我发出求助,而千棘枪和我都不认为他是不值得拯救的,于是我伸出手。”<p>  “和往常一样,他并不特殊。”<p>  格雷穆拉起赛斯,坐在赛斯旁边。<p>  现在他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虽然经过赛斯的治疗以及服用教会特制的应急药品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战斗不能,且不能长时间站立和运动——药品说明上有写,服药后请不要在三天内离开病床。<p>  不过对格雷穆来说……<p>  除非是实在无法行动,“不能行动”这样的警告基本会被他无视吧。<p>  “啧,真的是这样吗?”<p>  伊斯卡里奥站着,一手环在胸-前,另一只手轻轻捏着茶杯放在嘴边——<p>  “今天的你可是反常地说了很多往常会被你认为是‘没有必要’的‘废话‘呢……难道是被那个男人影响,想要体验一把单身父亲的感觉了吗?”<p>  冷秋,在这即将入冬的季节,红茶里的热气向上蒸腾着,模糊了伊斯卡里奥吗白皙精致的面容,看不清楚他是否还如之前那般微笑,但格雷穆还是察觉到了这位向来都是以“温和优雅”而闻名的男人语气中的步步紧逼……<p>  ……与没来由的嫌恶。<p>  然而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p>  想到这里,格雷穆也不再理会伊斯卡里奥,端起两只茶杯,给身边刚刚被拉起后又立刻朝后仰躺上了沙发靠背的赛斯递过去。<p>  “啊,谢谢格雷穆……不过我不想动,你可以喂我喝吗,啊……”<p>  格雷穆抽了抽嘴角。<p>  然后他把赛斯的那杯茶重新放回了茶几上——他格雷穆最喜欢的就是拒绝这些自以为是的人,这种得寸进尺的臭毛病他是绝不会不惯着的。<p>  “啊啊啊我的红茶——你为什么要离我远去!!!!”<p>  赛斯抬头,伸出一只手,隔空朝着被重新放回桌上的杯子抓着,然而后背却怎么也不肯离开沙发。<p>  ——理所当然地徒劳,如水中捞月。<p>  无视他委屈巴巴地重新躺下,还发出了嘤嘤嘤的声音。<p>  格雷穆挑了挑眉,手抬了抬——但是想到方才的事情,他还是重新将自己的手按回了膝盖。<p>  他是一个懂得吸取教训以及贯彻自己意志的人。<p>  说好的不惯着就不惯着。<p>  至于伊斯卡里奥……<p>  此时笑而不语外加无动于衷的他,若是被人拍成照片,那活脱脱就是风靡表情包界的“端茶看戏。jpg”之伊斯卡里奥版。<p>  嘤了几声,见到惯例地无人搭理,赛斯苦着脸,厚着脸皮坐起身来端走了原本唾手可得的红茶。<p>  喝一口。<p>  一如往常地好喝。<p>  “说起来,不出意外的话,无家可归的小狗君以后也要留在我们这里啦!”<p>  赛斯咽下红茶,突然抬头对伊斯卡里奥说道。<p>  “嗯?啊……是这样吗?”<p>  伊斯卡里奥偏偏脑袋,笑眯着眼睛看向格雷穆。<p>  格雷穆低着头,喝茶。<p>  “啊……看来我需要专门为他准备一个房间了……”<p>  见到格雷穆默认,伊斯卡里奥心里哂笑着,将目光看向卧室,那扇被细心关好了的门。<p>  他眯了眯眼睛。<p>  ——格雷穆。<p>  ——似乎也如当初的瑟雷斯一样,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呢……<p>  ……<p>  ……<p>  东方古街。<p>  雯亭棋馆,会议室。<p>  钟函谷在雯梓的允许下站起来,清了清嗓子——<p>  “这件事呢,说来话长……”<p>  “那就长话短说!”<p>  “哦。就是我的小宝贝们在海湾侧城发现有大规模的鬼聚集在那里,我怀疑哪里可能有什么聚阴气的宝贝。”<p>  “无主神器?”<p>  我问道。<p>  “应该错不了。有主的神器很少会做出这种大动作,除非是打算作死搞事情。”<p>  钟函谷摊手——<p>  “我是打算去收了它。”<p>  “这种比较阴邃的神器如果没能找到合适的神器使的话,放着到处伤人终归是不太合适,所以,还是封印后放入我们五行大阵里比较好。”<p>  他这么说着戏谑的眼神看向我。<p>  想来,这就是他之前想跟我说,但是被我拒听的事情吧。<p>  ——似乎并不麻烦。<p>  “我是来求助的,多个人帮忙可以多份儿稳妥。”<p>  “说吧,你想要谁帮忙?现在这种时期能动的人手可不多。”<p>  雯梓皱着眉。<p>  神器有很多神奇的能力,二最直接的就是战力——如今的东方古街四面环敌,如果可以提升战力,那必然将会起到决定性的因素。<p>  “可能与无主神器有关系,那你肯定是要拉走洛叔的。”<p>  “除此之外,最多再找给你一个人——如果这样还不足够的话,那我们只能放弃这件神器所有权,然后向中央庭申请协助了。”<p>  中央庭……<p>  “或许我可以找来个人帮忙。”<p>  我想了想,开口说道。<p>  如果实在不想跟中央庭合作,考虑到阵营平衡以及相性的问题……我似乎只能是去找赛斯那家伙帮忙了吧。<p>  “你想找晏华帮忙吗?我知道你们私下关系很要好,但是这种情况下找他和找中央庭没有区别,而且我觉得他应该是已经注意到了钟函谷的瓶子怪,之所以会放任不管便是打算让我们替他解决这件麻烦事情了。”<p>  雯梓摇头说道。<p>  对于除了东方古街和圣星教会以外的地方,灵体鬼魂确实是一个很麻烦的东西,即使中央庭想要处理也不是那么的容易。<p>  “不,我是说赛斯……”<p>  “赛斯?教会那个总是想尽办法偷奸耍滑的不良神官?”<p>  雯梓用审视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确定我是不是在跟她开玩笑。<p>  片刻后,她移开了目光。<p>  “行吧,你觉得他可以的话我也愿意跟着你相信他,到时候要去了你们就再带上虎彻吧。”<p>  “这次的会议差不多就到这里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小蜂明天还要上学,该早点儿睡了。”<p>  放下喝空的茶杯,雯梓站起身来宣布散会。<p>  ……<p>  ……<p>  与此同时的地下隧道——<p>  “海湾侧城?”<p>  开掘出的地穴里灯火通明,宛如一座兴于地底的王国。<p>  用怪物体表幻力结晶甲壳拼接而成的王座上,独臂大氅的中年大汉坐成虎势。<p>  他就是这里的国王。<p>  “嗯,海湾侧城似乎出现了异常,东方古街的钟函谷对此似乎很感兴趣。”<p>  王座之下,面部被黑色面具所尽数笼罩的男人以一种没有任何波动的语气说道。<p>  他的身姿高挑矫健,金色的长发宛如黑夜中的王子——而此时,“王子”所扮演的角色却并不是那么地光彩。<p>  “钟函谷……”<p>  “啊……那家伙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奸商啊,能被他看上眼的东西,应该不会错到哪里去。”<p>  王座上的男人说着,将那只仅剩的手掌按在了座椅的扶手上,从袖筒口里探出的四根如金属般澄黄的粗壮手指棱角分明,宛若义肢却又分外灵活的律-动着。<p>  哒哒哒哒。<p>  哒哒哒哒。<p>  节奏轻快的敲击配合上吗长久积攒的气势,清脆的声音仿佛重重砸落在觐见者心头的重锤,几乎实质的威严如覆水般向着四处侵略、倾压。<p>  下细看看,那用幻力结晶构成的扶手上已经被这个长久以来的小动作按出了四道深深的指陷——<p>  他在考虑,则是给面具人之前的小动作给予适当的威慑。<p>  良久……<p>  “可以,这次的东西如果中央庭那边不会参与的话,老夫倒是有兴趣去跟那古街的奸商好好争上一争。”<p>  格外浑厚响亮的声音,其尾音中带着点儿些许沙哑,刚猛中不疏细腻,恍若一头刚过壮年的老熊。<p>  “你已经得到老夫的答复了。”<p>  “那么……”<p>  老熊一边说着,端起了眼前桌上的茶杯。<p>  随着这样的动作袖口向下滑落,露出的是一截如黄金打造般的粗壮手腕,已经那双金石之手——这样的一只手握着小小的青瓷杯盏,让人不禁担心他会不会将指间的小杯碾碎。<p>  “‘端茶送客’的意思,在东方古街生活过一段儿时间的你应该是明白的吧?”<p>  独臂的老熊捏着小杯,戏谑地看着黑面具,说道。<p>  言语中的熟悉与恶意肉眼可见——<p>  “……是。”<p>  然而带着黑色面具的金发人却沉默了下来,良久后才艰涩地吐出了一个字,然后化作黑影消失于此处。<p>  他真的走了吗?<p>  或许是隐入暗影再一次寻找下手的机会?<p>  谁知道呢,谁又会在意呢。<p>  高高在上的独臂之王沙哑地低笑着,站起了身。<p>  大氅下,原本空荡荡的右臂位置诡谲地扭动了几下,然后,一把尚未消散的暗影之刃便被他丢在了地面上,不甘地扭曲着,缓缓散去。<p>  “凭借这样不入流的小鬼,居然也想来暗杀老夫么?希罗,你的胃口真是越来越大了啊……”<p>  也不顾及遁入暗影的影守是否真的离去,他大大咧咧说着,仿佛是嘲弄,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p>  “那么,你猜我是会继续和你合作呢,还是从此彻底倒向东方古街?”<p>  他屹立在那里,如此,高声问道。<p>  而几乎是同时,一个对他来说相当熟悉的声音从地穴宫殿门口的方向高高响起,为他的提问做出了回答。<p>  “这一点,到了现在您还需要怀疑吗?”<p>  “……拉克先生。”<p>  (PS:没人看吗?唔,没人看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永远的七日之都同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