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如下
大毛2019-02-26 02:461,134

  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别人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约21:18

  我坐在旅馆房间外的露台上,望着远处涅瓦河畔的建筑,手边的茶杯冒着热气,龙井的茶香萦绕在四周。尽管喝了很多茶,但仍然抵挡不住深夜的困意,我疲倦地闭上了双眼,呼吸也变的舒缓而悠长。

  盛夏的平海路上,行人总是很匆忙,商场的冷气和西湖的美景巧妙的把本地人和外地人分开引流。我和她从苹果店巨大的落地玻璃前经过,空气里的热浪,让玻璃映出的画面都显得像梦境一样不真实。

  游客们在这酷热的夏日显得格外精神,好像下巴都要比平日抬高了一些,从断和白堤的方向往南走的人明显多了许多。

  所以为什么呢,好像从早到晚,从白到黑,从北到南,我们总是在遵循着这些被既定了的前后顺序。所以为什么呢,为什么是前后,不是后前?

  我们就停在了三公园,一排塑料椅子整齐的摆放在湖边,我和她挨着坐在了第二排的中间。

  她前几天告诉我offer收到了,准备提前两个月过去学语言。我也没什么想说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也不好说什么,开心的事情开心不起来,比难过的事情不掉眼泪还令人尴尬。

  可那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夕阳下她的笑脸,我们两都不知道西湖还有一个音乐喷泉,突然间想起的音乐和喷涌而出的水柱,就好像夜空里瞬间绽放的烟花,像电影里设计好的俗套桥段,不合时宜,但又顺其自然的出现了。后来我们一起在绿茶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周日吃饭的人还真是多的不得了,然后在龙翔桥赶上了最后一班开往文泽路的地铁。

  昨天,在波罗的海边的芬兰湾上,东道主俄罗斯三比一战胜了埃及队,整个城市都沉浸在胜利的狂喜之中,人们在街头相拥呐喊,让本就不同寻常的午夜变得更加奇幻了。我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看了看时间,给茶杯又斟满了水,夏天喝热茶,我一直喜欢做这些不合理的事情。

  我其实一直暗暗想过去找她,像歌中唱到的那样,乘坐早班飞机,忍着哈欠,用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可我终究不是活在艺术创作中的人,总有现实的桎梏引导我自我束缚,我也深知再次相逢不过一场惊喜,平静过后还是要回归各自的生活。我也不想像个游客一样走在她生活的城市里,带着没有灵魂的纪念品离开。

  我印象中从来都没有人问过我们为什么分手,就好像大家也不好奇我们为什么在一起一样。一切都很顺利成章,就好像从白到黑,从早到晚一样。从那天下午过后,我们好像就已经和青春告别了,伸出手来,被现实牵着走,一步一步的工作生活,然后分不清工作和生活。如果不是这次旅行,我应该还在十五平的出租屋内,喝着十五度的精酿啤酒看着十五寸的电脑屏幕吧。

  一千零九十五天后,我看着远处的夕阳,像极了那天的景象。

  我计算着此刻我们的时差

  这 不就是你的黄昏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岛冰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