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波澜后续,雪怪
枕头有猫2019-05-23 18:023,333

  一连数日,网上的辱骂淡了一些。毕竟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内容,再怎么样,过了新鲜感,人还是要过自己的日子,网络始终是网络。

  而此时,苏墨的粉丝也从三十万开始下跌,关注这件事的人渐渐的减少。

  按这样的形式,再过不久,苏墨就要背负着一身骂名糊掉了。从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到全网黑,对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而言,足以击垮稚嫩的心灵。

  可惜,悠悠并不满意。

  她漂亮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狠绝:“把那些照片发出去吧。把肖家小公子打了码。有了这样的污点,我就不信还能翻身!”

  照片上,是走廊上肖离拉着苏墨的手腕的模样,男俊女美,引人遐想。

  这头的操作稳稳当当,而另一头,苏墨坐着肖离家里的车,到了一个新建的别墅区。而肖离家里的司机,偷偷摸摸透过了后视镜,打量了苏墨数次。

  对方的视线苏墨心知肚明,但是她倒是心情不错的看着这里的别墅区。这个新建的别墅区,选了个好地方,灵气十足,是个养人的好地方!更别提每个别墅带有独立庭院,可以选择自己去进行风水布置。

  等有钱了,在这里买一栋,倒是不错的选择。

  “一会就到了,他的性格有些瞧不起人,你不要见怪。”

  肖离硬邦邦的解释,对于这个心高气傲的大男生实属难得。与其说对方性格瞧不起人,不如说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凭什么让人瞧得起呢?

  世人都有一个刻板印象,大师应当是年老模样,一副世外高人的清高架子。毕竟年龄决定阅历,决定其经验。虽然不能说一定就是错的,但是却也算得上另一类型的狗眼看人低。

  不过,对这些苏墨倒是没什么自尊心,不觉得对方应当捧着供着。

  实力有了,对方自然感受得到,到时候自然不会被轻视。更何况,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她们不过交易。因而苏墨大方的很:“没事,像你这种看得起十五岁小姑娘的人,也不多了。”

  车子停在了一栋独立别墅前,一入门就可以感受到,房子被人布置了有利家宅的简单风水阵。这个风水阵不论是在古时候,还是在当下,都是简单入门级别的。

  仔细打量一番,风水阵中规中矩,只不过此时,整栋别墅,环绕着一丝浅浅的阴气。

  肖离带着苏墨进了别墅。别墅门口用的是瞳膜锁,肖离也录入了进去,可见两者的关系亲密度。

  进了屋子,肖离似乎心知肚明对方的所在,带着苏墨就上了二楼,直接的打开了一间虽然紧闭,但是却可以感受到阴气泄露的房门。

  一进房间,昏暗无光,房间里比起外面生生的冷了好几度,而一个少年,此时裹着厚厚的被子坐在床角,开着暖炉却瑟瑟发抖。

  定睛一看,苏墨就注意到,对方的面相此时已经半只脚踏入了棺材,因为此时这个看上去还算憨厚的男孩子,本应善良而平顺的一生,但是此时却是一张横祸飞来,早逝的面相!

  “阿……阿离,你带来的这个是……是谁呀……”此时他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肖离走了过去,触碰了一下少年,却感觉对方的体温甚至有些烫手,他看了一眼苏墨,想要从对方的神情中看出自己的好友的情况,奈何苏墨的表情始终如一。

  看不出什么的肖离对着好友直说:“阿阳,这是我们学校的,叫苏墨,她对那些有些了解,我带她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阿阳全名曾东阳,两人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所以对肖离的性子也是颇为了解,相信对方的靠谱。因而闻言也是满心期待。

  只是这期待是期待,看着苏墨人比花娇的模样,又比自己还小两岁的时候,曾东阳难掩失落。

  不过他倒是没有回绝:“那就麻烦了,苏墨,我这情况……”

  “你前段时间去了什么地方玩是吗?”苏墨见曾东阳像是要长篇大论分模样,直接的打断,她对这个情况已经有所推断,比起听故事,不如主动确认信息。

  不过苏墨这一句话,倒是让曾东阳感受到了苏墨的不同,这几日他每日都像是被冰封了一样,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而这个转变,恰恰是从他去了长白山开始!

  大概是抱着一丝希冀,曾东阳此时倒是知无不言:“之前网上不是出现过,在一座长年覆盖雪的山上看见过雪怪的事情,当时我和几个朋友看了新闻,就打算去看看。”他看了一眼肖离,“本来也约了阿离的,但是阿离为了什么风纪考勤没去。”

  “那别的和你一起去的,有和你一样的症状吗?”肖离敏锐的开口询问。

  可惜的是,曾东阳摇摇头,表情看不出是替朋友欣喜,还是对于自己的状况的绝望:“他们都没有这个问题,只有我,回来之后就开始发冷。当时以为自己是太累了水土不服导致的,看了医生,医生却说……我这是高热。”

  他急急的说道:“但是我知道不是啊,发热那些症状我都没有的,我食欲极好,甚至……还开始爱吃生肉,甚至力气都比之前大了许多,只是感觉身子发冷,感觉是体内冷着出来的!”曾东阳越说越害怕。

  他回忆起了那时候的事情。

  网上流传着那些关于雪怪的传说,曾东阳的一个朋友看见了,他如今已经大三,从大学开始就惯来喜欢冒险,网上传言的那些鬼屋,他去了个遍。这次看见了雪怪的传言,以及那些亦真亦假的照片,也是提起了兴趣。

  对方并非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冒险,过往都有家里安排保镖一路随行,曾东阳也曾经好奇的跟去玩了两次,最后的结果都不过是久远的建筑物,鬼倒是一个也没见过。

  这次三五好友约了时间,说是见雪怪,但是谁也不觉得真的可以看见雪怪。

  甚至三个小少年在路上还想办法甩开了跟着的保镖。

  这一甩开,就出事了!

  曾东阳和其余两人走丢了,他们也不过抱着上了雪山拍两张照片就下来的心思,东西都没带多少。而曾东阳身上更是不过一点零碎的食物。

  他本来是跟在两个朋友后面,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拍着小视频,嘻嘻哈哈的说着既然留了底,那就下去吧。结果这头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曾东阳发现朋友不见了,马上就慌了,一面喊着他们的名字,一面四处找着。

  而另一边,两个年轻人拍了照就准备下山,那个经常出来玩耍的男孩却发现了不对:“诶,下去吧,这个高度差不多了,我们走了快一个小时,现在赶紧往下走,回去坐缆车……不对!阿阳呢!”

  “他不是一直跟在我们身后吗!”

  两个人这才发现人丢了,不过毕竟有个经验丰富的,他努力的冷静下来,“我们马上下去,保镖一定也上来找我们了,我们三个身上都有定位,到时候和保镖汇合之后,我加大人手安排,去找他!”

  “行……”

  两人咬咬牙就向着山下赶,那大三的朋友也不蠢,这白茫茫的雪山,他也是担心自己生命安全的。虽然甩开了保镖,但是这一路他也是小心着,做好了标记。

  这顺着标记走了十多分钟接近二十分钟的时间,两人就和保镖直直的撞上了。

  事情一来二去的解释清楚之后,保镖就安排了去找人,不过三个小时,就找到了在一个山洞里昏迷的曾东阳,面色红润,还烤着火堆。

  这故事说到这里,曾东阳却开口:“可是,我在山上过了好几天。我跟他们走失了之后,一直找不到人,后面还开始出现雪盲的症状,但是当时我不知道,我还是一直叫,希望他们找到我。”

  曾东阳的表情上的恐惧,几乎是克制不住了。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动不了,看不见东西,但是我是有意识的。我听见一个声音跟我说。你想活下去么?我当然想啊,我拼命的点头说我想呀。”

  “然后他就告诉我,他可以让我活下去,但是他很寂寞,他想要朋友。我也没把对方的话当真,毕竟我估计他应该也和我一样是找不到路了的人,感觉对方怪可怜的就说,我们两个现在也活不下去了,临死之前我陪陪你当你的朋友吧。”

  苏墨听到这里,挑了挑眉。

  这个细微的表情,落到了肖离眼中。不过他也顾不上思考,因为曾东阳还在继续他的故事:“他说,你要是能一直当我的朋友,我就不会让你死的。我只当他开玩笑,后面我俩聊了很多,他好像对外面的世界并不了解,我说好多东西他都是不了解茫然的。而且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都有会有一段时间离开,然后过一段时间就会带一些食物回来,也会分给我,那都是一些肉,很好吃,不过我吃不出是什么肉。慢慢的我也能动了,只是看不见……”

  “然后……然后有一天我摸到了他……”曾东阳的表情已经崩溃,甚至看不出这个表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情绪了:“他浑身都是毛,而且他的手不是人类的手!”

  “我害怕惨了,失去了意识之后,醒过来就被救了回来……”

  曾东阳不再说话,苏墨叹了口气。

  这事情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有些麻烦了呀。

继续阅读:初:风波后续,反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说中的大反派的网红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