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恐怖键盘
末衿伊2019-02-26 16:159,987

  午夜十二点,“铛铛铛……”客厅的座钟声清晰地敲了十二下。

  “哎呀!时间过得这么快,老子都还没写几个字呢,又十二点了。”万世荣烦躁地抓了把自己的头发。

  “世荣啊,妈给你做了碗面,你先吃了吧!”万妈适时地端着碗面进来,就怕他一个想不出来就砸电脑。目前为止,都已经被他砸坏十多台笔记本了,在一旁的地上都搁着积了灰。

  “妈,我说了很多遍了,请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进来!打扰我的思路!现在我也不饿,拿出去!”万世荣懊恼不已,每每想到了一个点,他老妈总会进来扰乱他,真是气死他了。

  “你再这样,我就送你回老爸那。他最需要你照顾。”万世荣对他老妈下了最后通牒。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万妈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端着面又走了出去,附带给他合上门却没关上,留着一条缝道,“你,你别锁门啊!妈就是想看看你等会睡了没。”这孩子从小就有踢被子的毛病,不看着他,指不定晚上踢掉被子着凉了。

  “知道了知道了!”万世荣不耐烦地说道。改天还是把她送到老爸那,都快烦死了。

  正敲着键盘,电脑却在此时黑了屏。

  这下万世荣更懊恼了:“什么破玩意儿!”他一手不断敲击着键盘一手不断点着鼠标,希望能重新跳出界面,可事与愿违,电脑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的祖宗,快点出来!我还没保存文档呢!”他咬着牙憋着气,怕自己暴脾气一上来就把电脑给砸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电脑屏幕起了白底,他稍微宽慰了点:“还好还好,有反应了!”

  可是过了十五分钟仍旧是一片白茫茫的,毫无起色。他皱着眉骂道:“耍我呢!”然后又开始不断敲击键盘,“关键时刻掉链子!烦躁!”

  突然显示屏上显出一行字:“抄袭害人,报应之!”

  万世荣看到这行字时,眉头皱得更紧了:“难道被黑客入侵了?是哪个混蛋在背后捣鬼?”真恨自己当初怎么就不先去学个计算机专业,遇到这种情况直接能秒杀对方啊。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鱼儿,鱼儿,快过来。我的锅中缺鱼儿。”突然,电脑音箱里传出了一阵男女混音的诡异声音。

  这让他打了个激灵,这声音,这句话,好似在哪听到过般,就是想不起来了。

  “鱼儿,快游过来吧!我的地狱油锅正等着你呢!哈哈哈……”尖锐的笑声透过音箱异常刺耳。

  他立即捂住耳朵,却还是让他痛苦不堪。此时他才想起来这是他写作的一个情节片段。他看着地上那堆笔记本电脑,恐惧地睁大眼睛,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立即跑到门边,一手捂耳朵,一手拧着门把,奇怪的是门却打不开。他记得老妈并没有给他锁门,他自己也没有内锁。

  “妈,妈,妈。你听到没啊?快给我开门。”他一面心急如焚地喊着,一面大力地敲着门。可万妈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

  转身回头的那一刹那,他吓得后背紧贴门板上,恐惧蔓延到四肢百骸。前方半空之中除了桌上那台其他所有的笔记本电脑都打开了翻盖停在了半空之中。

  “不,不,不会的!”他看着那些电脑键盘上的按键一下子全都剥离了电脑,之后笔记本们像没了支撑力一样纷纷坠地,“咚咚咚……”地撞击地面散了架。

  “快来吧,我的鱼儿。我的油已经热好了哦……”音箱又继续说道。

  那些被剥离的按键在半空中飞舞旋转着组着字,一会儿组“快来陪我”,一会儿组“鱼儿快来”,一会儿组“杀人偿命”……

  “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他咆哮着,冲向那堆飞舞的按键,对着那些按键便是一顿乱挥,“我没有杀人,他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鱼儿来!快来!”音箱一说完,所有的按键全朝着万世荣飞了过去。

  “啊!啊!啊……”他全身都好痛,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按键插入自己的皮肤中,指甲里,血液顺着插缝滴流下来。他大张着嘴痛到叫不出声来。

  桌上那台电脑的屏幕中,他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人,惊得睁大了眼睛:“你……啊……”

  最后,一个鼠标见机飞速闯入他的口中。“啊~”他轻发了半个啊音就圆瞪着眼睛一动不动直视前方……

  第三次了,还没到一个星期呢,已经第三次被叫到警局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犯了什么大事呢,想想都有些好笑,凌俊泽锁了车便往警局里走去。

  “哎呀!”不巧在警局门口与人撞了个满怀,他正要发飙,却见一个身穿羽绒服长衣披着长发容颜俏丽的女子亦是苦皱着眉头喊痛。

  “小姐,你没事吧!”作为男士的他自然得发扬一下绅士精神。

  “没事没事!”那位小姐摇了摇手抱歉一笑。

  “雯雯,怎么了?”里面的周燃小跑出来,见到凌俊泽时又忙说道:“小俊啊你来了啊!里面快请进!”

  “爸,你女儿受伤啦!”那位小姐嘟囔着嘴撒娇道。在她爸眼中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竟然比她还重要,她来的时候也没见他爸这么热情招呼她,心里不是滋味,有点小小的吃醋。

  “唉,这是爸的贵客,注意着点!”周燃装模作样地瞪着眼教训道,语气中尽显疼惜,“小俊,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唯一的女儿周敏雯。雯雯,这是……”

  “是你的贵客!我知道啦!”周敏雯淘气地打断周燃的话。

  “啧!在外人面前给老爸留点面子!”周燃拉过她低声道。

  周敏雯也是爽快,转身对凌俊泽道:“你就是凌俊泽吧,我爸这几天啊满嘴都是你。你的大名我做梦都梦见过几次呢!知道我爸魔音的厉害了吧!”她一边说一边直摇头,丝毫不顾及她老父亲在场的尴尬。

  “你好,周小姐!”凌俊泽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对于这对父女他倒是觉得新鲜。

  “好了,我也要走了!我爸就交给你了!”周敏雯郑重其事地拉过她爸的手交到了凌俊泽的手中,“爸,记得吃药!我走了!”

  说完,她便跑没了影。

  “没想到周叔还有这么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凌俊泽笑着调侃道。

  “嗨,别提了!没事老折腾我!想趁早把她嫁出去。”周燃拉着他便往办公室走去,“来来来,进来说!”

  “这回我可是又碰上个棘手的案子。这一个星期不到,三桩命案啊!唉!”周燃抹了抹眼睛,一副疲态。

  “又发生了一件?”凌俊泽实在没想到情况还挺严重的。

  周燃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些照片,摊开给他看:“这次的死者名字叫万世荣。神奇的是他也是李涛明的同事。是他母亲报的警,万母说她当时在客厅看电视,听到儿子房里一阵奇怪的响动,起初并不在意,因为万世荣创作时若没有思路或灵感就会砸东西。直到后来动静闹得实在太不寻常了,她才起身去房间查看的。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自己儿子惨死的画面!”

  “惨死?”凌俊泽看着照片中那布满ABC按键的身体,直发哆嗦,“是够惨烈的!按键如鱼鳞般在他身上排得很严整,如此看去简直像条死鱼!”

  “法医鉴定死者是失血过多而死,可我们在案发现场看到的是他的咽喉处挤着一只鼠标。咽喉被撑大,严重变形。我认为他应该是窒息而死的。”周燃说着便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凌俊泽见他如此苦恼,犹豫着要不要把他的发现告诉周燃。而此时他看到了还有一张照片,上面是死者的笔记本电脑,电脑亦是白屏红字,写的红字是“抄袭害人,报应之”。

  “这些人都跟抄袭有关!”他像似喃喃自语道。

  “对!就属这照片奇怪得很!”周燃听到他的话便连忙露出脸来说道,“一直说他们抄袭。我们也去网站那边查过他们所有作品,没有抄袭的嫌疑。各大官方网站也声称他们都是自己创作的,并没有抄袭谁谁谁的作品。若真有,一搜就能搜到。我实在是想不通啊!目前连个怀疑的对象都没有,怎么调查?”

  “还是没有方玲晓的行踪吗?”

  “没有!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我们在大街小巷里都贴了寻人启事,在网上也发布了关于寻找她的事情,可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消息。”周燃摇了摇头,“我当警察这么多年,什么棘手的案子没碰到过,最后还不都是被我一个个击破的。或许破案无数的我有点飘飘然了,发生这个怪异的案子后,警局里没人敢接,我便毛遂自荐接下了这个活,可惜啊……我的警察生涯或许要到此结束咯!”

  “周叔,别气馁!查下去总会有进展。”凌俊泽想给他加油打气,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报告周处,我们发现方玲晓了!”一个年轻的警察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大声说道。

  “什么?在哪?”周燃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地问道。

  “这是昨夜十一点在西市头村村口的监控,有个长相酷似方玲晓的女子拖着一大袋东西进入了这个村子,目前还没有出过村子。”

  “我们一起去西市头村!”周燃说完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外头冲去。

  凌俊泽也不迟疑,立即跟了上去。有线索就有动力追查下去。

  一行人来到西市头村,问了当地的村民,皆说没有见过方玲晓。警方派出大队人马进行地毯式搜索,连田里的一块草皮也没放过,就是没找到这个人。

  “周处,全都搜过了,没有!”一个警察喘着气过来报告。

  “继续搜!”

  “会不会在别人家里藏着?比如会包庇她的亲戚家?”凌俊泽想到这个可能性。

  “我们有搜查令,倒是可以进民宅一搜。就是时间上、效率上还有人工上耗费着实有点大。”周燃考虑了一会儿,接着神情一定,操起手机拨了串号码道:“小吴,给我每家每户挨个搜过来。出什么事我担着!”

  周燃挂了电话,道:“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能抓着不放就先抓着不放。”

  “周叔,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凌俊泽欲言又止。

  “说!我都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话没听过!”或许是有了线索,周燃的干劲又起来了,连说话的语调都不一样了。

  “我就怕我说了,你会骂我疯子!”

  “哈哈哈,我现在就是个疯子!”周燃拍拍他的肩膀,大笑道。

  “那我就说了!我前几天看了小涛的成名作,作品名字叫《嗜血手机》,一开始看下去还没什么,直到我看到了那么一段,我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没想到你这个恐怖小说家也会被同行的小说吓到,胆子也忒小了点。”

  “当然不是因为小说写得恐怖而吓到!”凌俊泽解释道,“而是因为那段情节变成了现实,就好似我看到了小涛是怎么死的一样,清晰而痛苦,挣扎而无力。你不是说小涛是失血过多而死的吗,可是你又说案发现场并没有太多血迹。而小说中整个案发过程描述得很详细,他的血是被手机充电线吸干的。这才是最吓人的!”

  周燃愕然,随即又大笑道:“看来你才是个疯子!哈哈哈!”

  “我知道周叔你不信!若换做是我,我也不信。等回去之后,我们一起去证实一下。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恐惧的意义。这也是我不敢接下去看赵云伟小说的原因。我怕我看到了真相却无能为力,徒添恐慌!”凌俊泽说得严肃而认真,令周燃不得不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一天下来,警方的搜查毫无收获。

  “派人把村子里的所有出村的路口盯紧了。务必二十四小时严加防范。”周燃命令完便颓丧而归,才有的斗志又灭了下去。

  “爸!”周燃与凌俊泽才踏进警察厅,便听见周敏雯在角落里走出来,面带焦急,“爸,怎么弄得这么晚?我都快担心死了,你药吃了吗?”

  “别说药了,饭都没怎么好好吃!”凌俊泽在一旁拆台。

  “小俊!”周燃本就心情不好,还被小辈教训,面子有些挂不住。

  “爸!你说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不知道身体健康的重要性呢?医生都说了你再不好好吃饭,不好好吃药,这胃就没得救了。”周敏雯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气她爸没照顾好自己。

  “好了好了!我的乖女儿,你先回家去,我还有事呢!”周燃说完拉着凌俊泽就往办公室走去。

  周敏雯见状亦拉住凌俊泽的另一只手臂,跟她爸杠上了:“爸!不许走!你的案子重要还是你女儿重要!你自己挑一个!”

  “雯雯,别无理取闹!爸爸真的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做……”

  “周叔,您闺女也是为了你好。你想啊你若是身体不支倒下了,这案子还是在那等着您的,你身体棒棒哒,那案子还是归您管,但是身体健康了,查起案子来都倍有劲。我瞧着你最近有点疲劳过度,这样既影响身体也影响办案的进度。要不这样,你先跟你闺女回去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找你。”

  “唉唉,前面几句你说得倒还中肯,后面那句我就不爱听了,明天礼拜天,我爸休息。别来找他。”

  “雯雯,怎么说话的呢?”周燃眉眼一瞪,对凌俊泽抱歉道,“都是平时我把她给惯坏了,没大没小的!不好意思!”

  “没事周叔!要不这样,明天我亲自去你家里跟你一起探讨案子,这样周小姐也可以随时照看你了。”若事情不急,他也不会贸贸然去别人家里。这三个案子看似不同,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又透着些诡异,不尽早解决掉保不准还要死更多的人。

  周燃略一思索,马上点头道:“也好也好!小俊呐,那就麻烦你往我家跑一趟了。”

  第二日一早,凌俊泽便按着周燃给他的地址驱车赶往那里。这里的小区离警察局并不远,算中等小区。

  他上了楼按响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周敏雯。

  “你来得可真早!”周敏雯完全没有欢迎的意思,还怪他来得早。

  他能理解她的想法,便礼貌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反正我做什么也阻止不了我爸,倒是你的话,我爸还能听得进去,你就替我跟他讲一下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呗!”周敏雯从玄关鞋柜里拿了双拖鞋给他换上。

  房子里的装修还算精致亮堂,看着挺舒服的,让人好一阵放松。

  “自然自然!周小姐请放心!我家里也有个老母亲要我照顾操心,我明白你的意思。”凌俊泽点头示好。

  “小俊,你来了啊?快请进!”周燃从房间里出来,“雯雯去倒杯茶!”

  “周叔好!不用麻烦了,还是办正事要紧!”再喝个茶聊个天,那大半天又过去了。他还想尽早赶回家去吃他妈妈做的午饭呢!

  “行!电脑我已经开机启动了。咱们书房说吧!”周燃也不啰嗦直接领着他进了书房。

  凌俊泽坐在电脑前,双手熟练地打开网页及三个死者的全部作品:“他们都是些短篇恐怖小说的能手,所以量产还是挺大的。”他又点了几部小说进行下载,“我现在下载的小说就是与案情有关的小说。”

  “原来你们谈的正事是看小说啊?”周敏雯端着茶杯突然冒了个音,周燃倒没什么,凌俊泽却吓了一跳。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胆子就这么点大!”周敏雯放下茶杯,捂着肚子笑道。

  “雯雯别闹,我们是在办要事。你快出去。”周燃没好气地赶人道,把她推出门外,“你去买点菜回来,中午弄卓好吃的。乖!”

  不等周敏雯拒绝,他便把门给关上了:“小俊别见怪啊!她妈妈死的早,从小我都把她当宝贝宠着,被宠坏了。”

  “周叔,女儿本来就是用来宠的。再说周小姐本性不坏,就是调皮了点也蛮可爱。”凌俊泽实事求是道,说得周燃都不好意思了。

  “周叔,你看这段文字描写!奥,这部小说名字叫《网吧怪事》。你先看一下。”他把小说打开,移到最重要的一段处。

  “我逃避学业,躲进网吧。这是一个让我瞬间得到安全感的地方。没有老师,没有父母,只有自己和游戏。这家网吧应该是新开的吧,这个转角处以前是一家咖啡厅。不过没关系,对我来说只要是网吧那便是家。里面人很多,闹哄哄的,我选了一个靠墙角较安静的位置坐下,把书包甩在椅背上,套上耳麦就开始玩起了游戏,与陌生人之间的游戏。忽然有一个陌生人网名叫地狱猎鬼来加我好友。我觉得很新奇便加了他。言辞间看得出他很热情,跟我聊了很久。我觉得他好像能明白我并理解我,对他我有了一种好奇,好奇他长什么样,有着怎样的声音。我向他要照片,结果他发来一张四眼魔鬼图片,他说他就长这样。我当然不信。就在我想要与他视频聊天的时候,那张四眼魔鬼图片占满了屏幕,任凭我怎么点击关闭图片。它都不为所动。我眉头一皱以为是机子出现故障了,就强制重启,可电脑却没有反应,仍旧是那张图片。我起身正欲告诉老板这情况时,发现网吧内空无一人。我的心跳漏了一拍,怎么回事?忽然所有的电脑像中了病毒般显示屏上全是那副四眼魔鬼的照片。我心中莫名感到恐慌,手忙脚乱地抓起书包就往外跑去,可是网吧的玻璃大门却被锁上了,我拼命朝着外面经过的人群喊着救命,可是任我喊道喉咙嘶哑,他们似乎听不到我的声音,也看不到我在里面的情景。我害怕极了,突然好想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外面阳光正好,却救赎不了此刻恐惧中的我。‘唰’,所有电脑的显示屏自动一致转过机身对着我,上面的四眼魔鬼忽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狞笑着,它黑色的斗篷在里面随风飞扬,四只白眼流出鲜红的血液,透过显示屏一直往外汩汩流出,滴落在地,场面很血腥。我害怕到失声尖叫。忽然我看到收银台处坐着一个人,脸被收银台处的电脑挡住了,可那黑得的斗篷我记得非常清楚,就是那个四眼魔鬼的斗篷。我恐惧到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却对我说道:‘同学,请结账,通往地狱的火车就要开了,请先结账,人间的账结清了才能走!’‘我不要走,我不要走!’我边喊边往里面跑去,可是那一滩滩血液粘在了我的脚底,我被狠狠地滑了一跤,附近的耳麦线犹如一条条蟒蛇扭动着身子移向了我,我连挣扎的时间也没有,就被其中一条耳麦线绕住了脖子,紧紧地勒住了我。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少,视线亦越来越模糊,我见它一步一步像我走来,脸上的四只白眼晃得厉害,终于我没了意识……”

  周燃看完这一段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轻咳一声:“没想到你们这些写恐怖小说的,还真有一套本事,看得我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周叔,我老早不写恐怖小说了。我现在写的是玄幻的。”凌俊泽替他纠正道。

  “随意啦!什么玄幻恐怖,对于我而言都一样。我这可是第一次看这种东西!没想到把我吓得够呛!”周燃摇头自知自己已经赶不上如今的社会潮流了。

  “周叔你看了之后就没发现什么异样吗?”凌俊泽知道像周燃这般岁数的人对网络小说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但毕竟做警察做了这么多年,看了这一段话凭着敏锐的直觉应该是会有所发现的。

  “有倒是有,但这绝对不可能!属于无稽之谈!不可能!”周燃摇着双手坚信这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并不会在现实中发生。

  “我也不信!所以周叔没什么好怕,今天就当放松看小说。来再给你看一段!”凌俊泽知道想让人轻易相信一件事情是非常难的,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思想一般都很固执。

  “行,那就接着放松一下!”周燃捏了捏鼻梁,再眯起眼继续看下去。

  “大家都说我得了抑郁症。可我知道我自己没有这个病。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最喜欢地就是修电脑,把自己埋在电脑之间,挑战一个个修理难题,只要被我修好了我就会觉得很快乐,很有成就感。就像一条鱼儿徜徉在水中一般,自得其乐。只是偶尔,当然也就偶尔,我会变得不像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我觉得那不是病,是一种正常现象。不都说人总是要带着面具活着吗,估计那个就是面具之下的另一个我吧。在我修电脑遇到难题不得解时,便会站在一面一人高的镜子前与他进行沟通,而他就是另一个我,他会告诉我该如何修理这台电脑的正确方法。每每这时我都会很感激他,感激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并且不遗余力地帮助我。可那天他突然疯了,说我太懦弱,说我是个胆小鬼,永远也走不出母亲的怀抱,只会躲在她的身后,一点出息也没有,她有危险了,我却保护不了她。我对他大声咆哮道:‘我不是胆小鬼,我有出息,我会赚好多好多钱给她治病。我不是胆小鬼。’他依旧不断地冷嘲热讽,用尽恶毒的言语来攻击我。我死死地抱着脑袋不去听,但他的声音还是一字不露地闯入了我的耳朵里。我没办法装作听不见,最后我愤怒了,怒发冲冠了吧。我把所有电脑键盘上的按键一个一个地抠下来,装进一个大箱子里。我抱着满满一箱子的按键走近母亲的房里。我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决定放她自由。我把按键一个一个地钻到她的冰凉的皮肤里,从头到脚都贴满了黑色按键,有少量的血液从她皮肤表层溢了出来,而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喊过一声痛,也没有睁开过眼睛。此刻,她就是一条有鳞片的一尾鱼了。我好像听到了门前的大海正在呼唤着我,它缓缓说道:‘鱼儿,鱼儿,快过来。我的锅中缺鱼儿!’我听到它的感召,便把母亲装进了行李箱里出发去海边。海边并不远,只要走十分钟就好了。路上,我又听到了大海的声音:‘鱼儿,快游过来吧!我的地狱油锅正等着你呢!’我拉着沉重的行李箱,费力地走向那自由之地。终于到了海边,那个声音催促道:‘快来吧,我的鱼儿,我的油已经热好了哦!’我打开行李箱,背起母亲,一步一步走向海里走去。深夜的浪打在身上寒冷刺骨,我却浑然不觉,一心想放母亲远走。等海水没过了我的胸腔处,我狠心的抛下母亲,一眨眼,她如鱼儿般随着浪潮游走了。我呆呆地看了许久,回到岸上,我把剩下的按键全往自己身上招呼了去,每刺进皮肤一个,血液随重心引力往下流成一条条细线,我便痛不欲生一次,才知道这钻心的痛母亲已尝了千万遍。等我把自己也变成了一条全身附着黑鳞的鱼儿时,我朝身后的他笑了,我对他说:‘谢谢你!我也要走了。母亲往东游,我便往西游。同在一片海,互相不孤单。再见了,另一个我。’说完,我向他挥了挥手便奔向了海的深处……”

  周燃看完感慨道:“这个有点感人!”

  “周叔,键盘按键插满全身,这可是与第三个案子里死者死的样子是一模一样的!他就是这么失血过多而亡的!”凌俊泽有些急了,周燃再怎么不信,也应该有所震惊了啊。

  “不可能!小俊!这不可能!“周燃连连摆手,”当时房里血迹都不怎么有,怎么会失血过多而死的。你知道的我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就算自杀,血液不可能就那么一点。我确信他是窒息而死。我已经重新申请了尸检,专门请了一位很有名的法医,过几日结果就会出来,我相信自己的断案能力。”

  “好好好!周叔,我们当放松,还有一篇是小涛的。对于他的死,我没办法再看第二遍,您老先看着,我就在一边陪您。”凌俊泽安抚了周燃激动的情绪,还是让他先看完三个案子的关键剧情再说吧。

  等周燃看完最后一个,他冲进厕所洗了把脸,出来才道:“太吓人了,太吓人了!小俊啊,哎哟,要是没你在,我估计我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

  “周叔,没那么夸张吧!”凌俊泽扶着他往客厅沙发上坐下,见桌上有茶壶被子,又给他倒了杯水喝。

  “哎呀!看来我真的老了!我不信这三个案子与这小说有关!难不成还真有鬼怪来报仇了?”

  “不是的,周叔。这三个案子跟抄袭有关!我大胆猜想这三篇小说是他们三个从哪里抄袭来的,而原作者进行了报复行动。他们三个本就认识,或许是他们三个全都抄了同一个人的作品。只要找出这个原作者是谁,或许就能破案了。”

  “小俊啊小俊,你说得太有道理了!”周燃思索着点了点头,才没几秒却又摇起了头来“可是这个如同大海捞针啊,怎么找?我们警方也都找了,就是没有找到类似的作品,全都证明这些小说就是他们三个自己创作的,这就代表了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啊。”

  “这点我也想不通!或许只有方玲晓知道。”

  “唉,可这方玲晓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好了好了,爸,你们别聊了!你快帮我去厨房端菜吧!别让客人饿肚子啊!”周敏雯拿着锅铲来到客厅,吩咐她爹道。

  “唉,周叔,我就不吃了。我妈还在家等我呢!我先回去了!”凌俊泽奔到玄关处,马上换起了鞋子。

  周燃拦着不让走:“小俊,吃完再走吧!我们家好久都没这么热闹了!你就留下来吧!”

  “铃铃铃……”他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喂,妈!唉,好好,我这就回去!”他挂了电话歉然道:“不好意思啊周叔周小姐,李涛明父母今日就要回老家了,我妈让我先去送他们到汽车站去。不好意思啊!”

  “既然如此,那你路上小心,下次过来一起吃个饭吧!”周燃也不强留。

  他告辞后便开回了家。此刻的家热闹非凡。

  “我儿子就是被你们家给害死的,如果不进城,他好好的还呆在家里,哪怕是养猪养鸡,至少是活着的。你儿子非要把他带进城里来,害的他枉死。你们一家人欠我们家实在太多了!”李母哭天抢地地在门口大声嚷嚷,已经围了好一圈人在楼梯上看好戏。

  李父死命拉着她不让她扑上去打凌妈:“老婆子哟,当初是你自己非要求着小俊这孩子带咱们儿子进城的!你不要再丢人现眼的了!我求你了,我们快回去吧!”

  李母听到这便将与李父扭打了起来:“你这个死鬼!这婆娘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胳膊肘尽往外拐,死的可是咱们儿子呀!你不给你儿子讨回公道,还说我丢人现眼。你和这婆娘的事才是丢人现眼的呢!呜呜呜,我不活了……”

  凌俊泽挤开人群,看着凌妈受惊吓的表情,他好一阵刺痛:“李姨,说话客气点!我三番四次忍让你,全是看在小涛的份上才不与你计较。你若真再这么闹下去,那么我就当没小涛这个兄弟,也不会再替他做任何事情!”

  李母被他最后一句吓住了,自己的儿子没了,往后日子不会好过,若连眼前的半个儿子也没了,那她后半辈子可真就没了着落了。

  “好!我不闹了!但是小涛的死你得付全责!”李母停止了哭闹,但这爱占便宜的毛病却改不了。

  “好!我会负责的!”凌俊泽硬声道,“李叔,我送你们去车站吧!每个月我都会寄些钱给你们的。”

  李父拉过凌俊泽小声道:“小俊,你不用这么做的!千万不要寄钱过来。本来就是我们不对。我替你李姨跟你道歉!她脾气就是这样,跟谁都拧!”

  “我知道的,李叔!我不会忘记你对我们家多年来的照顾。走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