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网吧怪事
末衿伊2019-02-25 13:368,066

  深夜十二点某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迷醉了场内无数人。

  “嘿,这不是赵哥吗?”

  坐在长沙发上的赵云伟瞥向说话之人,见是熟人,便随意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

  那人拉着自己的朋友也不客气地在他旁边落了座:“赵哥,近来不错嘛?”

  赵云伟心里虽厌恶此人,面上却只露了苦笑,叹了口长气道:“不错什么呀?没见我正醉酒消愁吗?”他为了应景还特意倒了杯酒,仰头就是一杯下了肚。

  “怎么了,有烦心事?说来听听,或许小弟能帮你解闷解闷!”那人顺着话追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一个朋友前几天在家中暴死,原因不明,警方现在还在调查中。我朋友枉死,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唉……”他又是倒头一杯。

  “节哀啊赵哥!”那人狗腿地给他倒了一杯酒,“人死不能复生!这警察已经在调查了,相信会还你朋友一个公道的。”

  “小张啊,谢谢你啊!”赵云伟拍了拍他的肩以示感谢。

  “要不这样赵哥,我们带你去放松放松!总沉浸在悲伤之中,对身体不好。警方还没查出真相,你就因此病倒,实在划不来。走走走,跟我们去玩两把。”

  “不去!没心情!”他又不是笨蛋,那赌桌上暗箱操作不知坑了多少人的钱,这小张一来就没安好心,“我已经够悲伤的了,赢了钱那还好若输了钱我岂不是更悲伤了!我倒是有个建议,你若真心为我好,那我们就去网吧!”

  这小子的游戏装备不要太高级,若能抢个一两件来,那他才真是高兴。

  小张看了一眼身边的朋友,连忙陪笑道:“那是那是!赵哥今天心情不好,当然您说了算。不就是去网吧玩游戏吗,走,这就走!”

  三人来到一家网吧内,里面干净宽敞。人头攒动,人数不少。他们随意挑了三个紧挨着的空位置,一起坐了下来。

  戴上耳麦后玩了好一会儿,小张的高级装备接连两个被赵云伟顺了去,气愤得直想砸鼠标键盘,愤愤地白了眼身边的赵云伟。

  “赵哥,技术不错啊,恭喜恭喜,连获两个至宝!”小张口是心非地说道。

  赵云伟笑不露齿:“承让,承让!”

  正准备攻下小张第三个高级装备时,系统界面忽然跳转,成了白屏。

  “怎么回事?”他连按esc键却不能恢复到原来的游戏界面。又试着按了其他键,还是没有用。

  他立即侧身向身旁的小张求助时才发现不光是小张和他朋友不见了,连这整一排的人都不见了,而且所有电脑都是白屏。他以为是小张的恶作剧,气得摔了耳麦站起了身来,诡异的是亮堂堂的网吧里空无一人,就连收银员也不见了踪影。

  “该死!这个小张连收银员都收买了吗?竟然敢这么耍我!看我不把他揪出来骂一顿。”他掏出手机欲打电话给小张,可手机信号全无,电话一个也打不出去。

  他放回手机,走到网吧门口,却不知何时网吧的玻璃门在外面上了铁链锁。

  “好你个小张,想把我关在这里面。不就是抢了你几个高级装备吗,犯得着这么恶作剧整人。”他四下搜索能自救的东西,看到收银台上有一部座机,立即抓起电话手柄拨了小张的号码,里面传来有规律的“嘟~嘟~”声。

  “通了!”他一阵欣喜。

  “您好,赵先生,欠债还钱,欠命还命,欠债还钱,欠命还命……”电话那头不知被谁接了起来,用机械的男音重复着欠命还命这四个字。

  赵云伟有些气急,骂道:“你TMD,小张,别给我玩花样,等下老子要你好看。现在立刻给老子正常点说话。”

  电话那头依旧不改音调,依旧是那句话,气得他直接摔挂了电话。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停地敲键盘,以期待屏幕能恢复正常,再通过网络向外界求助。

  敲着敲着,白屏上突然多了一行血字:“抄袭者,必诛之!”

  字迹像是未干,还拖着如血液般的红色往下流,看上去极其恐怖。

  赵云伟连连后退,重心不稳,一屁股向后摔去,也不管疼痛与否,四手四脚地爬起来。这一望去,所有电脑屏幕上全是一模一样的红字,连往字体上的红色往下流的速度都是丝毫不差。

  “王八犊子!小张,你给我滚出来!我要告你,告你密室折磨人!你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快给我滚出来!”空荡荡的网吧,只有他的声音及回响。

  他看向后方,有一个厕所标志,厕所旁边还有一扇应急门。他一拍脑袋:“真是急傻了,这不是有其他路可以走吗?”

  连忙跑到应急通道那边,可是怎么也开不了门,他又想起厕所里有个窗户,便往厕所方向走去,可见鬼的是连厕所的门也被反锁住了。

  他恨恨地踢了一脚厕所门,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先生,请结账!”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通往地狱的火车就要开了,请先结账!人间的账结清了才能走!”

  他记得这句话,这句话是……

  他陡然转身,网吧仍旧空无一人,刚才是谁在说话?细细一找,看到收银处隐约坐着一个人,只不过那人被收银处的电脑给挡住了脸部,只露出黑色的衣服。

  “你是谁?是小张吗?”他说完,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这个场景好似熟悉,再加上刚才的那句话……

  他的心“蹦蹦”乱跳。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那只不过是小说而已。

  “小张,你是不是读了我的小说,找了一帮群众演员来陪你演一场戏故意吓唬我的?”他边慢慢移动脚步边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你的小说?那是你写的小说?”黑衣人不露面只露冷冰冰的声音。

  “你不是小张!你是谁,是小张花钱收买的你吗?”他停住了脚步,紧张地问道。

  “滴答、滴答……”所有电脑里的那行红字流下来的液体渗出了屏幕外面,直往地面上滴落下来。

  他往就近的电脑上沾了点那似血的液体,又拿到鼻子下闻了一闻:“是血!”没一会儿功夫,整个网吧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直令他作呕。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这一切都只是他虚构的小说世界,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实?小张再有本事,也办不到这种事情。他双手握拳,捏地死紧。恐惧下的慌乱只会让对方得到满足。

  他强装镇定,小说里肯定有破绽,他要尽快想出来哪里是突破口。该死的,一年前发表的小说,他都已经忘了具体情节了。

  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滴落下来,与地上的血液混在一起,而血液如同有了生命一般,迅速从地上窜起一条细长的红色血条,在他的脖颈处绕了几圈,再紧紧想两边拉实。

  来得太过突然,赵云伟毫无反抗之力,双手用力将勒住脖子的血条往外扯以便自己可以呼吸,但却一点用也没有,反而嘞得更紧了。

  脸色涨红之际,他看见了那黑衣人的真面目,瞬间惊恐万分,而嘴里只能发出一个单音:“你~你~”

  身子重重倒了地,眼一闭,没了气。

  两小时后警察局里,热闹非凡,比菜市场有过之而无不及。笔录员们更是忙得焦头烂额,恨不得双手都能记录。

  “警察先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是坐在他们前排的,并没有看到事情发生的经过,我若是知道我……”

  “警察同志,我都如实交代了,你就放我走吧……”

  “我吃鸡吃得正香呢,啥也没看见啊……”

  “警察同志,真是不好意思,反正我们是正规网吧。我也已经把证件全交齐了,出了这事实在是出人意料……”

  “那时我正在打boss,好不容易系统送了个极品礼物……”

  “我正在写论文,明年就要毕业论文答辩了,哪有心思管其他……”

  ……

  凌俊泽匆匆赶来,入眼的便是这一幅闹市场景。

  “凌先生,这边!”

  他在众人之中一眼望见了周燃,挨着人群往里挤去。

  “周警官,怎么回事?你们警察局什么时候改成凌晨菜市场了?”

  “唉,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儿!”此刻的周燃一个头两个大,之前的案子还没告破才没几天又添了一桩,“又是一桩离奇命案。本来吧这半夜三更又是寒冬腊月的我们也不会来打扰你,可今天的死者竟然是李涛明的同事。事态紧急,这就不得不再请你过来喝杯茶了。”

  “小涛的同事?”凌俊泽随周燃一起走进了停尸房。

  “正是!”周燃亲自打开了冰柜,“你瞅瞅,认识吗?”

  凌俊泽往里看了一眼,便道:“算认识吧!他叫赵云伟,在恐怖小说圈里小有名气。他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燃领着他去了外面,此时警察厅里人散得差不多了,也安静了许多。

  “坐!”周燃指了指一张椅子道。

  他又对一名警察说道,“去把小张和小秦叫来!”

  等到几人坐齐了,周燃便对着小张和小秦说道:“你们再把案发经详详细细地说一遍。不许漏掉任何一个情节。”

  “警察叔叔,我真的没有杀人!”小张有些欲哭无泪。

  “好好说话!”周燃严厉道,“事关人命!你若不肯好好说,保不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叔儿,叔儿,你别气。我也是被吓蒙圈了。平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谁不胆战心惊啊?我估计我余生再也不会去网吧这种地方了。想想就晦气。”

  周燃见他说话不着重点立即朝他瞪了瞪眼。

  那小张见着害怕,马上停止叨叨,转入正题:“昨晚我见他一人在酒吧喝闷酒,就过去安慰了下他。后来才听他说他朋友暴死在家中,所以心情不好。我吗本想着带他去赌……咳咳,去KTV轻松一下的,他说不要。最后是他自己提议要去网吧玩游戏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叔儿。”

  “接着讲!”周燃喝道,“你若想在警局里呆上个四五天,你可以慢慢说。”

  “是是是!后来我们三人一起玩游戏,TMD他竟然抢了我两个无敌宝贝,你说气不气人。那两宝贝是我花了好多钱买来的,他一声不响地就抢了去,我当时捏死他的心都有了!我去!呸呸呸!叔儿,我没杀人啊!口误,纯粹口误。然后也不知怎么的,他莫名其妙地站了起来,还,还,还一边骂我,我就在他旁边,他竟然说看不到我,还说要把我活活打死,你说有这种人吗?叔儿!”

  “然后你就先下手为墙了!”凌俊泽突然冒出一句。

  “对……不对不对!”小张转头看了眼绕他话的凌俊泽,见他未穿警服,便骂骂咧咧道,“唉,我说你谁啊?能不能别乱说话?杀人是要偿命的……”

  “接着讲!”周燃拍着桌子,让他回归正题。

  小张剜了凌俊泽一眼,立马狗腿道:“是,叔儿!后来他走来走去,也不知道在干吗,又掏手机,又打网吧座机最后还把网吧座机给砸了,太缺德了。这时候网吧收银员出来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还绕开收银员,直奔应急通道,我当时以为他要不付钱就逃跑了,正要去拦着他,他却用脚在踹厕所门。所有人都不解地看着他在那边发疯。最后,最后,最后他竟然随便拿起一只耳麦的长线就往自己脖子上招呼上去了,还绕了好几圈。我们几乎所有人都跑过去想要阻止他自杀,却还是没能成功。这就是我看到的,绝不掺半点假,小秦可以为我作证。”

  小秦在一边猛点头:“是啊,叔儿。你们若是不信,可以调网吧监控啊。”

  “网吧监控?”周燃叹了叹气,“网吧监控坏了。好了,你俩可以回家了。”

  “谢谢叔儿,谢谢叔儿!”两人边鞠躬边异口同声道。说了声再见便一溜烟地跑没了人影。

  “事情经过大概就是这样。本来嘛调个监控就能看清楚一切了,可惜巧的很呐,监控坏了,所有数据都已损坏,也没办法修复。”周燃捏捏自己的鼻梁骨,似有若无地叹息着。

  凌俊泽倒是听出了一点端倪:“用耳麦的长线勒死自己……”这画面怎么有点熟悉。

  周燃将一张照片递给了他。

  照片里的地方应该就是事发地点某网吧,每一台电脑上都呈现白屏,且都有几行血淋淋的字:“抄袭者,必诛之。”

  “还是老样子,我们接到报警及时赶到,摄影师在拍之前看到的都是各自的界面,提起摄像机时电脑呈现的全是这张照片里的情景,再拍第二次时就拍不到这些字了。”周燃解说道,“细想之下,处处透着诡异啊?这两起案件有着一个致命相似性,我猜凌先生应该也想到了吧。”

  “周警官比我年长许多,犹如父亲,您还是叫我小俊好了。您叫我凌先生,听上去就很诡异。”

  “哈哈哈……好吧,小俊现在还能开玩笑,实属不易啊!那你就叫我周叔吧,老是周警官周警官地叫,显得生分。”

  “是,周叔。我这就回去整理一下资料,或许会有所发现。周叔,我先走了。”

  “去吧!先睡一觉。明天起来再弄!这本是我们警察的事情,你也别太劳累了。”

  凌俊泽点了点头,挥别周燃,开着车冲进了破晓之下。

  回到家中,他本想躺下补个觉,衣服都还没脱却又进来一通电话:“什么?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他转身去开房门,却发现凌妈披着衣服站在房门口,着实吓了他一跳:“妈,你不睡觉吓我来着啊!”

  “我接到电话,小涛爹妈说他们已经到警局了。这不正想敲你门呢,你就开了,也好生把我给吓了一跳!”凌妈有些委屈的说道。

  “好好好,那咱们一起去吧!你多穿点,外面冷。”凌俊泽哄着凌妈道。

  两人还没跨进警察局就听见里面一阵响亮的哭喊声,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李涛明的父母正哀恸大哭。两人相视一望便走了进去。

  几个警察见到凌俊泽来就像见到了救星,都围了上来,哀怨道:“凌先生,你可总算来了。李涛明父母实在难缠,什么手续都不给我们办了,还嚷嚷着要让我们交出凶手,否则他们就在警察局赖着不走了。”

  “我试试看。”凌俊泽走向李涛明父母。

  “李叔李姨,还请节哀顺变!你们这样小涛的在天之灵会得不到安息的。”凌俊泽话一出口,原本哭天抢地的李涛明父母立即止了音。

  待看清来人,李母哽咽道:“这不是小俊吗?哎呀小俊啊,我家小涛怎么就没了啊?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一定要找出凶手为我们家小涛报仇啊!我可怜的儿啊!”

  “李姨放心,我一定会协助警方找到杀害小涛的凶手的。还请你们先配合警方的工作,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吧!还有早点让小涛入土为安,别再让他躺在冷冰冰的地方了。”凌俊泽一边宽慰道一边领着李父李母到办理手续的地方。

  等办好了手续,李母的情绪又激动起来了:“小俊呐,我可怜的小涛没有了,我们两老可怎么活啊?我们李家三代单传,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想活了呀?”

  “李姨先别哭了,我知道你们的难处。小涛同我如亲兄弟,我以后会替小涛尽孝的。反正我没有父亲,李叔就等同于我的父亲一般,您便是我第二任母亲。您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吧!”凌俊泽安慰道,心想以他现在的条件养三个老人他还是养得起的。

  “李姨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是个孝顺的孩子,枉我多年来没白疼你。可是我这心里还是痛啊,小涛,小涛他……他若是跟你住在一起,肯定不会出去乱搞,也不会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更不会有狐狸精跟着他,这样我还能搬过来照顾你们俩,呜呜呜……”

  “唉唉唉!”李父推搡着李母,让她少说话。

  “干什么啊,你这个老不死的?”李母被他推得有些烦躁,边骂边往凌俊泽后面看去,一看到凌妈,李母便没了好脸色。

  凌妈上前有礼貌地笑道:“李嫂李哥,还请节哀顺变!小俊也说了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请你们相信他。”

  李父倒是随和地对她笑了笑,而李母却又嘤嘤啜泣起来:“我们家小涛好好地与小俊住在一起的,偏偏有些人要将我们小涛赶出去,自己大摇大摆地住进去了,害得我家小涛无故枉死啊。扫把星就是扫把星,先把丈夫克死又要克自己的儿子,没想到我们小涛成了你们凌家的替死鬼啊……”

  李父连忙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说,谁知李母抓起李父的手就是一口:“你干什么,你这个老不死的。难道我说错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成天就想钻人寡妇被窝去不是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我可都看在眼里!如今儿子没了,我也不怕了,我都豁出去了……”

  一旁的警察都听不下去了:“啧啧啧,这位大妈,屎盆子不能乱扣啊,虽然脏的是别人但熏到的是自己,划不来。”

  “我就要乱扣,怎么了?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你们懂什么?”李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扯着嗓子破口大骂道。

  凌俊泽早已习惯李母的尖酸刻薄,但在听到她对自己母亲如此出言不逊、侮辱谩骂,也是气得直发抖。凌妈则握着他的手,对他摇了摇头。

  母亲的隐忍他又何尝不知。人家刚丧子不久,心中也是哀痛至极,看谁讨厌她就把枪口对准谁,然后一阵乱开。

  对付这种乡下妇女,他也是没辙。

  看了看时间,已是早上七点多了,他道:“李叔李姨,我先带你们去吃早饭吧!风尘仆仆地赶到这里也没有好好吃个饭,好好睡个觉,一定是又累又饿了吧?”

  李母一把撞开李父抢先说到:“好好好,我们赶了几天的路,是有点饿了,力气也没有了。”

  有几个警察在一边偷笑,这还叫没力气?刚才那响彻天际的哭声也不知道是谁的?

  安顿好李父李母,他和凌妈也回了家。一夜未睡,他却一点也不困倦,想着之前周燃的话,他打开了电脑,用搜索引擎搜索了“涛涛江水”和“泛舟云上”的作品,这两个名字分别就是李涛明和赵云伟的笔名。

  信息显示“滔滔江水”在这一年多来圈粉无数,而使其一举成名的是他其中的一部恐怖小说《嗜血手机》。

  “《嗜血手机》?”凌俊泽看着这个标题,想到李涛明的案子中李涛明就是被手机数据线吊死的。为解开心中的那点怀疑,他没有犹豫便点了进去。简介中写道:通篇十几万字,讲述的是主人公如何痴迷玩手机,最终被手机害死的故事,用讥讽恐怖的手法描写现实生活中一些整天拿着手机没有自我的人。

  “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写这么深刻、反映实事的文字了。”凌俊泽深感奇怪,他所认识的李涛明只会营造恐怖气氛、只按自己的想法来写,不会尊重事实,更从不会去观察社会现状和实事新闻,通俗讲他写的东西只有躯体没有灵魂。而这篇广受欢迎的《嗜血手机》是一部有血有肉有灵魂的好作品,与以往的风格相去甚远。

  凌俊泽看了下这部作品的创作时间,是李涛明从他家搬出去之后几个月里写的,且也是在那几个月里交了女朋友。

  他接着往下看小说的正文,前面恐怖氛围浓重,但都虚惊一场,直到写到其中一个人的死法时,他拿着鼠标的手不自觉得颤抖着,重复看了十几遍,里面写道:“正值午夜十一点十一分,本想去外间上个厕所,门却打不开来。我使劲得撞门也未能动它分毫。我以为是同室友的人恶作剧,就朝门外呼喊求救,可突然想起他们都要加班到凌晨一两点钟,所以外面肯定是没有人的。我看了眼窗户外面雪花飘飘,黑夜中唯一的亮白色是如此夺目耀眼,便往窗边走去,可神奇的是窗户上的锁突然自己锁上了。我有那么一刻的心惊,毕竟这不是智能窗户,就算它是智能的,可我也没有下指示让它锁上啊!心中有些害怕,赶紧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给其他室友。可就在手机放在手掌上之后,手机里的Siri开始说话了:‘你好,我是Siri,我饿了,我要吃饭!我饿了,我要吃饭!’它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我一下就懵住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它是在提示我它没电了要充电?我只好去找充电线,可怪异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了,充电线自己飞了起来,直接往手机的插孔里插了进去,而那USB接口上下浮动如蛇般绕行着,此时Siri又说道:‘我要喝血,我要喝血。我不要电,我只要血,汩汩地血。’我吓得腿都动不了了,看着它饥渴地找着食物,蜿蜒地朝着我行进着,恐惧滋生到全身各处。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连忙跑到窗边,用笔用盆子用凳子,反正只要能砸得坏玻璃的东西统统试了一遍,可窗户却毫发无伤。此时电灯‘滋啦滋啦’忽明忽暗地响了两声,第三声的时候,那USB接口如同一个血盆大口朝我的脑袋迅速飞了过来,‘嚓’地一声,我清楚地感觉到它插进了我的后脑,它像一只吸血虫一样,‘咕噜咕噜’地吸着我的血,声音清晰可怖。它吸血的同时将它的线一圈一圈缠在我的脖子上,我明显地感觉到我的脚离了地,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它好像把我挂在了天花板上,最后的一点意识我听到Siri说:‘吃饱了,吃饱了……’”

  “这就是死亡真相?”凌俊泽背后一阵冷意。读文字其实不可怕,毕竟他也是个恐怖小说作者,内容都是自己设定好的,让他背脊一凉的是李涛明的死状与这段内容颇为吻合,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周燃曾说李涛明是因失血过多而亡的,那这血的流向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是、是被手机吸走了……

  “荒唐!不可能!绝不可能!”凌俊泽不相信,也不敢相信,信了就等于承认这世界上有鬼,那他们这些恐怖小说作者岂不是都要退休了,鬼魅作祟人间,正是最好的恐怖剧场啊。

  凌俊泽全身寒毛竖起,抖着手关掉了网页。他有些累了,靠着椅背闭了眼,满脸倦态。他不敢再看赵云伟的作品,他怕看下去他会精神崩溃,或许此刻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放松自己的大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