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婴灵不散
末衿伊2019-08-07 11:028,184

  “嘿呀,还是VIP病房住得舒服呀!”孔森然在病床上高举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自在地说道。要是换到普通病房,两三个病人还附带一两个家属挤一窝,放个屁还得拧巴好一会儿,到底是该放呢还是不该放,毕竟屁声大尴尬,屁无声熏死一病房啊!

  “哎哟,我的祖宗啊!你别乱动啊,这脚扭伤也算是个大事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呐!你这才几天,快快快,快给我别乱动了。”孔父孔母一进病房就见自家的儿子在床上蹦迪一样乱动,求爷爷似得说道。

  孔森然无所谓地说道:“没事!爸妈,别担心。我觉得好很多了。你们看,都可以自由来回走动了!”

  孔母“啪”地一下打在他头上,严厉凶狠地叫道:“给我躺好!”

  “哎哟!”他捂着脑袋,委屈道,“妈,你还真揍啊?”抬头见到他妈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便成了乖孙子:“好好好,我躺好。我马上躺好!”

  动作利索地平躺成一具干尸,不说也不动。

  孔母将饭盒打开,一口一口地喂给孔森然吃,不时地还给他擦擦嘴角:“森然,我听说你有几个同事都一个个离奇地死了,可真有这事儿?我看新闻报纸有一则登载的一起交通事故,太不正常了……”

  “哎呀,妈,大晚上的别说这个了。我也不知道啊,本来我也是要去一趟警局进行调查的,就因为早起晨跑时不小心把脚扭伤了住进了医院里才没去成,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孔森然想想都瘆得慌,赶紧叫停。

  “啧,你一个写恐怖小说的还怕什么啊?”孔母很费解自己儿子的胆小与他的职业完全不相符。

  “妈,写小说是一回事,听别人讲恐怖故事又是另一回事,两者不能相提并论。就像自己给自己挠痒痒死命地挠自己却一点都不痒,而别人给你挠痒痒还没怎么挠呢你就痒得死去活来了。就这个理儿!”孔森然给他妈举一反三地解释道,并不是因为自己写恐怖小说就天不怕地不怕,像是有九条命一样的。

  “知道了知道了。先把饭吃了。吃完饭,今天轮到你爸陪你过夜了。我还要回家收拾干净。奥!”孔母一边塞饭菜到他嘴里,一边说道。

  “你跟爸都回去吧!我还要想剧情呢,你们在旁边我想不出来。”他嚼着满嘴的饭拒绝道。

  “不行,没人看着我不放心。要不我留下来陪你,让你爸回去。”

  “不用了,妈!你在我就更加想不出来了。你比恐怖片还恐怖!”

  “唉你这小子……”孔母被他说得又气又无语,心里暗示自己“不气不气,这是自己生的”,又见孔父偷笑出声,便拿孔父开刀出气,“你个死老头子,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爸妈,你们就回去吧!都一星期了,我的脚好得差不多了,上厕所什么的也方便。我刚才还自己上了一次厕所呢!放心吧!”

  “那你别忘了半小时后吃个苹果,我已经帮你削好皮了。就搁床头了奥!”

  “YES Madam!”

  吃完饭,他就把父母连哄带骗地赶了回去。

  躺回床上,他大叹道:“世界终于祥和了。”戴上耳机,闭着眼享受着音乐带给他的安宁。

  “嗞~嗞~”耳机里的音乐偶尔传出杂音。他拔了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耳机:“没毛病啊!”一直用的是这副耳机,之前都还好好的啊!他复又戴了上去,试了试:“唉,好了!”

  “嗞~嗞~”一阵杂音又出现了。他摘下耳机,疑惑道:“这怎么回事?什么破东西,以后不买这个牌子的东西了。”今晚就将就着用吧。

  他再戴上耳机继续听着音乐。

  “爸爸~”耳机里隐隐传来一个悠远的声音,他有一秒的困惑,因没有听清楚那声音在说什么,又兀自沉浸在音乐之中。

  “爸爸~”声音由远及近,似贴在耳边喊道。他马上从床上蹦起,慌乱地摘掉耳机。他听到什么了?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还叫他爸爸?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歌曲中没有这两个字,也没有儿童歌曲下载到MP4里。

  他拿起MP4,却看到屏幕上写着“抄袭之罪”,揉了揉眼睛,再看,却已然没了那几个字。

  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下了床一瘸一瘸地走到空调按钮处,把空调调到最大。估计是太冷了,他出现幻觉了。嗯,没错!不知是哪个科学家曾经说过,人在寒冷的境地下待久了会产生超自然的幻觉。

  感觉室内比之前要暖和许多了,他才上床盖上被子,安下心来再戴上耳机。

  “爸爸!”耳机里的声音清晰明亮。

  他吓得想要赶紧摘掉耳机,可是耳机像是与自己的耳朵融为一体般,任他怎么拉扯也拔不下来,还把耳朵弄得贼痛贼痛的。

  里面的声音又自顾自开心地说了起来:“爸爸,快来陪我玩吧!嘻嘻嘻……”

  “你是谁?我不是你爸爸!你、你找错人了!”他恐惧地大叫道,又手忙脚乱地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只听得呼叫铃“滴滴”响了两声,便又是那个小女孩的声音:“爸爸,陪我玩吧!爸爸,你不要我了吗?爸爸……”

  恐惧席卷全身,他连忙下了床,拖鞋都忘了穿,就一拐一拐地想要往病房外跑去寻求帮助,一打开门,就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披散着长发、赤着脚约莫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一身惨白惨白的皮肤多处伤口涌着鲜血,又圆又黑的大眼睛流着两条血泪,大红色嘴唇两角亦是两束鲜血。她弯起嘴角,轻幽地说道:“爸爸!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爸爸,快来跟我玩吧!”

  小女孩抬起手来,僵硬而又机械地对孔森然招了招手。

  “不,不!不要……”孔森然声嘶力竭道,狠狠地将门甩上,把她关在门外,又一拐一拐地爬回到床上,侧着身子拉起被子连着脑袋一起盖住,瑟瑟地发着抖。

  “爸爸!原来你在这里!嘻嘻,嘻嘻!”

  背后阴冷可怖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他惊恐万分地喊道:“我不是你爸爸,我不是你爸爸!”他拼命地挣扎着想要下床来,可是那个小女孩在背后抱住了他,使他动弹不得……

  “爸爸,来,吃个苹果吧!”小女孩把苹果伸进了被子里……

  “你们……啊……”

  第二天一大早,孔母推开病房的门,见孔森然闷在被子里睡觉,不禁一阵好气道:“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样的睡觉。要是没跟你那女朋友分手,估计你都当爸爸了,而我都抱上孙子了。唉,不过孩子掉了也好,她怀的又不是孙子……”

  她摇了摇头走近了病床,见床头的苹果没有了,心里也乐呵呵得。她推了推孔森然:“森然,森然,醒醒,都大太阳晒屁股了!”

  见他毫无反应,以为是他又在耍宝了,孔妈也不在意,先把早饭从饭盒里拿出来,才道:“森然,你瞧,我给你做什么好吃的了?是鸡蛋饼哦!快起来吃吧。”

  见他仍旧一动不动的,她稍微感觉到一丝异样,走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却见到孔森然眼睛睁得老大,嘴巴更是大地能塞下一个苹果。

  “啊~”她的一声凄厉惨叫,唤来了正在查房的护士和医生,还有其他病房的人。

  见来了很多人,她慌张地抓着其中一个医生道:“医生,快救救我儿子……”

  好几个医生连忙一起进行就地抢救,可没有一分钟,所有医生都摇了摇头:“抱歉!病人于昨晚八九点的样子过世了。”

  孔母对着那说话医生便是一推:“谁过世了,你才过世了呢!我儿子好好的才不会过世。你个乌鸦嘴!我儿子昨晚上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今儿个早上就出事了,你们护士呢?护士不是要进来查看的吗,为什么没发现我儿子……”她激动地边哭便喊道。

  “这位大妈,请你冷静,该我们医院负责的,我们肯定会负责……”

  “我要你们给我一个说法,我儿子好端端地怎么会就这样……”孔母上气不接下气地嘶吼着,“我要报警,我要报警,我儿子被你们这些庸医害死了……”

  孔母痛哭之下按下了电话号码:“喂,我要报警……”

  警察立即赶来,对一干人等进行了调查。

  “病人是在昨晚上八九点的样子过世的,原因大概是咽喉处因呼吸不畅而死的……”

  “昨晚我、昨晚我查看过几次的,当时病人已经睡下了,我就不再打扰。因为之前他交待过,他睡下后不要再去打扰他。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对呀,那个病人脾气很怪,每到晚上就不让我们进去打扰,说是打断他的思路,我们赔不起……”

  “这一星期下来,我们也习惯了他这样的脾气,晚上能不打扰就不打扰……”

  ……

  “周处!”小吴身着警服一脸严肃地开门进来。

  “小吴!你怎么有空来医院?”对于小吴的到来,周燃深感意外。警局最近忙着为几个命案奔波劳累,根本就没空暇时间。

  小吴叹息道:“你们楼下病房发生了一起命案。这不调查结束我就顺道过来看你一眼,把事情原委告知你一下。

  “什么?病房里还会发生命案?是两个病友闹矛盾吗,发生肢体冲突意外导致一方死亡吗?”周燃问道。

  “不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死者名字叫孔森然,是上一起案子中李涛明的朋友。他死得也很蹊跷。我们已经把尸体交由法医去鉴定了。”小吴也是几天没睡好觉了,一件案子还没告破紧接着又来了一件。

  “有这等事?”周燃心中一紧,又是李涛明的朋友。

  “嗯!这孔森然在一个星期前晨跑时扭伤了脚才住得院,不然他老早来我们警局里报到过了。还有在孔森然的遗物里有一只MP4,摄像师拍到了屏幕上的四个字‘抄袭之罪’。照片一会儿洗出来我再传给你。”

  小吴因公务缠身没法多说几句,便急急地走了。

  周燃和周敏雯互看一眼,又不约而同地都看向了抽屉。周敏雯拉开抽屉,郑重取出那本书来,直接翻到了那篇《婴灵不散》那里,赫然发现上面有了故事内容及案件展开的叙述。“啪嗒”,一个不慎,她把书抖落在了地上,身体止不住地发颤。

  周燃从她的眼神和动作上似是看出了什么,皱着眉头说道:“不会的!怎么可能?”他自己挪着身子下了床,捡起那本书来,翻了下去,越看下去手越颤抖。他发了疯般地把书扔到了地上,重心不稳地倒坐在床上,这怎么可能?这本书一直放在他这里,小俊不可能……

  “对,小俊!”他立刻操起手机打了过去,“喂,小俊,事态紧急,你赶紧过来一趟。”

  “好的,周叔。我也正有事情要跟你说呢!”电话那头的凌俊泽如是说道。

  他拎着手提电脑急匆匆地赶来医院,进了病房,气都不带喘一下把电脑放在病床桌子上道:“周叔,我知道下一个是谁了!我查了好多资料才找到那个人的,你们尽快派人去保护他……”

  “不用了,他已经在昨晚上死了。”周燃愧疚地说道,垂下头不敢看他的双眼。

  凌俊泽看看周燃,又看看周敏雯,视线移到地上,那里静静地躺着那本笔记本。他的大手往脸上一抹,憔悴的脸上尽是不甘。

  三人陷入沉默,恐慌的负能量也在三人之间来回传递着。

  周敏雯咬着唇,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有一个名为“死者小说”的文件夹,她打开文件夹,找到那一篇《婴灵不散》,看了下去。

  “男人一手抽着烟吞云吐雾一手拿着苹果偶尔啃一口,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好不惬意。突然电视屏幕变成了雪花状没了信号。他大骂一声:‘TMD,看个电视都看不爽快。’他放下苹果拿起遥控板便要关了电视,谁知那屏幕中的雪花慢慢聚焦成了两个胎儿状的图案。他皱起眉,眼都不眨一下便按下关机键。可电视机却没像以前那么听话说开就开说关就关,它不断跳闪着屏幕,两个胎儿状的图案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慢慢地长大,直至长成了两个四五岁的披着长发的小姑娘。男人不禁慌了起来,又自我安慰道:‘这破电视怎么了?’两个小女孩逐渐有了面貌,穿着依稀可见。她俩身上都穿着白色连衣裙,身上各处都是伤口,血液不断地往外喷涌,流到了电视机外面,一滴一滴地滴在地板上,声声作响。这下男人坐不住了,连忙拔腿就往外跑,可一打开门,门口就站着那个小女孩,她咧嘴一笑,极为恐怖地说道:‘爸爸,陪我玩吧,快来陪我玩吧!嘻嘻嘻!’那男人吓得跌坐在地板上,大声疾呼道:‘鬼、鬼啊~救命救命……’那小女孩双眼空洞地望着他道:‘爸爸,陪我玩吧!爸爸,你不要我了吗?爸爸……’被她一口一个爸爸叫得他头皮发麻,男人摇着手道:‘我不是你的爸爸,你不要过来,别过来~’他踉跄着起身朝卧室跑去,狠狠地将门甩上,连忙爬到床上,侧着身子拉起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了。他想起来了,他的前女友曾今怀过一对双胞胎,是他的种,因检查出来是两个女孩,他就偷偷给她下了堕胎药……难道就是这两个孩子吗?不会的不可能!好一会儿没了动静,男人悄悄地把自己的脑袋钻出被窝外,不料……‘爸爸!原来你在这里!嘻嘻,嘻嘻!’背后阴冷可怖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他惊恐万分地喊道:“我不是你爸爸,我不是你爸爸!”他拼命地挣扎着想要下床来,可是那个小女孩在背后抱住了他,使他动弹不得……‘爸爸,来,吃个苹果吧!’另一个小女孩把苹果塞进了他的嘴里,连同她的整一条手臂……‘爸爸,好吃吗?嘻嘻嘻……你终于可以下来陪我们玩了呢……’”

  周敏雯关了页面,喃喃道:“真的,有鬼吗?”她活了二十几年从不搞迷信活动,对鬼神一直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可这案情太扑所迷离了,让人不得不信……

  “别胡说!”周燃骂道,从没有一次这么凶戾地对他女儿说过话,“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玄机。当今社会科技迅速发展,这里面肯定是科技在作怪。我们不做愚昧的人。”

  周敏雯被她爸吓了一跳,却没了往日的张牙舞爪,安静了下来。

  “周叔,能否帮忙查一下当年为齐文宇辩护的律师。”凌俊泽稍微冷静了下来。

  周燃点点头,抓起手机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见是小吴打来的,他便接起电话,开了免提道:“喂!”

  “周处,我们调查了孔森然生前联系过的人,发现他有一个前女友名叫程慧欣,我们已经电话联系过了,她目前在其他城市工作生活。她向我们透露她之前怀孕却因怀的是女孩就被孔森然带到医院做了人流而导致两人分手的事情,还透露说她认识方玲晓,当初是方玲晓交给死者小说稿子的。而死者抄袭了小说之后就把稿子给烧掉了。这稿子从何而来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确定这小说不是方玲晓写的。然后孔森然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主要是因苹果塞进咽喉窒息而死。”

  周燃看了眼凌俊泽,停顿了一会儿,才道:“好的,我知道了。还有小吴啊,你帮我去找一下当年为齐文宇辩护的律师,要详细地址和联系电话。”

  “是,周处!”

  “嗯!”周燃怔怔地挂断了电话,虽然又有了新线索,却没了往日该有的干劲,只有一脸凝重,“这方玲晓是李涛明的女朋友。李涛明却因抄袭事件被杀害了。那也就是说李涛明抄袭的小说也是方玲晓的提供的,程慧欣又说她确定这些小说不是方玲晓写的,而所有命案都牵扯到一个一年前就自杀身亡的齐文宇,齐文宇告他们抄袭他的小说。那只有一个可能方玲晓认识齐文宇,并且她是从齐文宇那里偷来的稿子,然后分别给了这十几个人。”

  “没错!”凌俊泽轻点着头,“若是能把方玲晓找出来,所有谜题都能解开。”

  “雯雯,你和小俊去外面吃个午饭吧!医院里也没什么好招待小俊的,你请他吃个饭吧!”周燃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又到了午饭时间。

  “周叔,不用了……”凌俊泽本想拒绝,却被周燃制止。

  “小俊,你别回去了。小吴他等会就会有消息传过来,你现在回去等会又要过来,太麻烦了,先跟雯雯去吃个饭再说吧!”

  凌俊泽一想也是,便跟着周敏雯出去了。

  “嘿,我爸对你倒是比对我要上心。感觉他把你当亲儿子看。”周敏雯有些士气不足地说道。

  “周小姐,我不叫‘嘿’,你要么叫我一声哥,要么叫我凌先生或者俊泽也可以。还有你爸对谁都挺上心的,但绝对把你放在他的心窝窝里,没人能取代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林俊泽替她更正道。

  “好吧,凌先生!谢谢你替我解惑!你要吃点什么,尽管说吧!”周敏雯恢复到以前的开朗,爽快地说道。

  “我随意!要不就对面那家快餐店吧!近一点!”凌俊泽哪有心情吃饭,心中挂着这几件命案,若不尽快查出事情真相,死的人就会增加。

  周敏雯经历了一次恐怖命案后,理解他和她爸的心情有多沉重,也明白了她爸为什么拼着老命也要先破案子,她就不给他们添堵了。

  两人相对无言地吃着饭。

  “唉,平时机灵淘气的周小姐怎么今天这么沉默?”凌俊泽先开了头,有点不习惯周敏雯突然的变化。

  周敏雯白了他一眼:“我哪有淘气?我那都是作给我爸看的,谁让他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真实的我其实挺沉默的,不喜欢社交,不喜欢吵闹,只喜欢独处。”

  “哦?你倒是挺会剖析你自己的吗?”凌俊泽放下筷子说道。

  “那是自然,人嘛,总得有一点自知之明。可不能被别人当傻瓜了去。”她夹着菜往自己嘴里送。

  凌俊泽觉得对面的大姑娘其实挺懂事的,对以往跋扈的印象改善了许多,或许从小没有母亲,而父亲又忙于工作将她疏忽了,她因没有安全感才会如此罢……

  吃完饭,两人回到病房里。

  “爸,我给你打包了一份,你快吃饭吧!”周敏雯拎着快餐盒放在桌子上,给他发饭。

  “我吃不下!”周燃有气无力道。

  “周叔,多少都要吃一点。”

  “大道理就别给我说了,我都明白,可如今这个状况我实在是难以下咽。你们就别逼我了,真饿了,我会自己扒口饭吃的。”

  “嗞~嗞~”手机振动了两下,周燃马上点开信息,忙对着凌俊泽道,“小俊,那个律师的信息找到了。是一家小律师所,名字叫‘正发律所’,是一个叫郑建的律师作为他的辩护律师的。地址和联系方式我发你。我让小吴跟你一起去。”

  “行!那我先走一步!”凌俊泽收到信息后,马上就走了。

  他与小吴汇合后,直奔律所。

  到了律所后,前台小姐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并有礼貌地问道:“两位先生,可有预约?”

  小吴掏出自己的警察证件,道:“麻烦你帮我们叫一下郑建郑律师,我们警方需要他协助调查一桩命案。”

  前台小姐看到是警察,也不敢懈怠,便直接拨了内线道:“郑律师,外面有警察找你,说是需要你协助调查一桩命案。”

  前台小姐挂了电话机,道:“两位稍等,郑律师马上就下来。”她领着他们去里边的招待室,“这边请坐!”

  没过一会儿,只见一个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进来,问道:“请问是你们找我吗?我是郑建。”

  “郑律师!你好!我姓吴,正在为一桩命案奔波,希望你能提供一些可靠的线索给我们!”小吴边拿出警察证件边说道。

  “你好,郑律师,我姓凌!”

  郑建在他们俩对面坐了下来:“什么命案?我尽我所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年前,在城郊外的一座茅草房内发生一桩自杀案,死者是齐文宇,不知道你对他还有印象吗?”凌俊泽抢先道。

  郑建似是在回忆,过了几秒后,他才答道:“知道!齐文宇是个有才华的年轻人,只可惜遇人不淑,也没有挖掘他的伯乐。我当时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他,见他可怜便为他作免费辩护律师。可当时被告人数众多,又是有钱有势的人家,他们利用上头的关系,进行反污蔑,导致我方以惨败告终。我对他有愧!不知你们现在旧事重提,是为了何事?难道他不是自杀?”

  “不是!是最近发生了四五起命案,都跟抄袭有关。我们猜测他们抄袭的就是齐文宇的作品而遭到了死亡报复。命案一直没有更好的进展,而新的命案又在增加,为了避免更多人因抄袭事件而死亡,所以我们正在追查当初有哪些人被齐文宇告上了法庭。听你刚才说齐文宇遇人不淑,那我想请问一下你是否知道他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等有关的信息?”凌俊泽问道。

  “我去把当年的资料给你们拿来看看。我想你们要的答案资料上全都有。毕竟一年多了,我怕说错,还是你们自己看吧!”郑建起身去了档案部拿了一个文件袋回来,摊到二人面前。

  凌俊泽不客气地进行拆封,细细翻阅着档案,除了已死的五个人外,还有十个人,名字分别是张宇星、孙建真、孙小东、陈淼、柴可为、丁小霞、杜江伟、单语嫣、冯有斌、方珺。

  原告口述中,有一句是这样写的:因其女友方玲晓背叛他,将他的文稿全都偷走了,还分别卖给了这些人……其他内容跟他想得差不多。

  “他的女朋友是方玲晓?”真是个惊天的新闻。凌俊泽不敢置信。

  “对!”郑建点头道。

  “郑律师,我们能否把这些资料拍个照留作备案?”小吴问道。

  “可以!”郑律师大方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拍完照,凌俊泽与小吴不作过多打扰便起身告辞了。

  “这关键还是在方玲晓身上啊!”小吴坐在副驾上叹道。

  “是的!”凌俊泽答道,只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保护这剩下的十个人。当面跟他们说“你们都快要死了,还是因抄袭而死的”,估计他们个个都会拿把大扫帚赶他出门,谁会相信自己即将跨入地狱的大门。就算是警方也是同一个下场!而且警方是不会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为了让周燃相信他,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而如今要让整个警方相信,恐怕会直接把他送到精神病院。

  事情难办的很呐!

  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