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诡异车祸
末衿伊2019-02-27 21:115,541

  “铃铃铃……”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加震动,使得其主人不得不接电话,“喂!”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钱宗源不耐烦地拒绝道:“去去去!哥我今儿个有事!没工夫陪你们玩。”

  对方估计在问他什么事情,他更是眉心紧缩,边走边说道:“唉,死人啦,还能有什么大事啊?就我那几个同事一星期内死了三个,这不一大早警察刚电话打来让我马上过去一趟录口供提供线索呢!没空啊没空!下次再说!拜拜。”

  挂了电话塞回口袋,却遇到了红灯,他只能与一群行人等候在路边。六十秒的世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主要看等的人的心态如何。钱宗源的家与警察局只隔了两条街,原本不远的路,他因等了一个红灯就烦躁得嫌远。

  今日是他的交稿日子,偏偏还要去一趟警局,又恰逢上班高峰期,行人车辆不要太多。急得他在等红灯时双脚就没停下来过,左走走右走走,见到缝隙就往前挤,生怕前面的人挡了他的去路。

  就在他往前挤的时候,手机又开始响铃了,他掏出手机,便接了起来:“喂!”

  “你好,钱先生!地狱车次即将启程,请准备上车。”

  “什么破事?还地狱车次!能不能有点新意!”他好歹也是个写恐怖小说的,虽然还称不上“家”,至少他的书迷也过万了。估计是哪个傻缺的恶作剧,若是被这种低下的恶作剧吓到,那他还有脸在恐怖小说界混。

  他直接挂了电话。抬眼看了看红绿灯,却发现红灯的秒数一直停在十秒处不动了。怎么回事?他疑惑着正要问身边的人,却发现他们表情呆滞一动不动地保持一个姿势站在原地,连刚才说话的人都没了声音,但保持了最后那个要说的字的口型。又望了望远处的车辆,却发觉那些车辆亦都停在原地,不曾前进。

  “这是群演吗?”他好奇地观察着,用手在他们眼前晃了晃,却见他们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也忒敬业了点。”

  他便轻轻摇晃了一下他们的身体,但他们依然不动,时间像是被定格住了一般,原本嘈杂喧哗的城市街道变得颇为安静,安静到令人毛骨悚然。

  他管不了那么多,到了警察局就安全了。如是想着,他走到最前面,想要独自过马路,先瞄了眼红绿灯,却发现红灯上映出一个红色的“抄”字,绿灯上映出了一个绿色的“袭”字。他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揉揉了眼睛再定睛一瞧,发现上面的字又变了,红灯处是“必”字,绿灯处是“死”字。

  接下来就是这两排字轮流反复上映。

  “抄袭,必死!”他吓得后退了几步,随后又给自己下了定心丸,“我没有抄袭!不是我抄的!”这肯定是有人在附近拍戏,瞧这几个群演,演得多逼真啊!对,没错!就是有人在拍戏。

  “说谎者,下地狱,必割舌。”一个缥缈空寂的声音从天空之上传落下来。

  他扬起头面朝天喊道:“是谁?到底是谁在作妖!有本事你就给哥现身,鬼鬼祟祟的一点都没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

  他有点害怕,挤到人群之中寻求庇护。

  谁知就在此时,所有的人一致转向他,目光呆滞地盯着他看,嘴里却齐齐木讷地重复喊着:“抄袭必死!说谎者下地狱割舌头……”

  他被围得水泄不通,慌不择路地推开人群,挤出一条路来。正当他挤到马路边上时,一辆通体黑色的大巴士缓缓开了过来。

  他见到大巴士高兴到想要尖叫,终于来了个正常的。

  可等大巴士一开门,他看到里面的司机全身冒着黑烟,“咕噜、咕噜”得脖子不动、扭过头颅来便对他咧嘴一笑:“钱先生,请上车。”

  此时大巴车里传出一段人语声:“靠站请注意安全!本车次开往下一站地狱路口。”

  钱宗源哪里见过这种诡异的场面,简直比他的那篇小说还恐怖。“我不要去,我不要上车!”他失声尖叫着慌乱不迭地往大巴士的反方向跑去,欲穿过马路时,一辆急行的私家车响着喇叭冲向了他……

  “啊!”一声长音划破天际……

  此时红灯已开始倒数计时。

  地面上的血液流成一滩,钱宗源睁着眼看向天际,忽然一个身影飘过,他睁大了双眼,说不出一个字来,抖了抖双腿,便闭上了眼去。

  靠前排的人都被溅了一身血液,场面太血腥,全都被吓得直哆嗦,直到有人惊呼:“快报警,快报警……”

  警察局此刻又再次成了闹市。

  “警察同志,我跟你说,当时真的是凶险万分啊。那个男的不顾红灯便勇往直前地去了,我当时还看了一下红灯秒数,差不多还有八九秒的样子,他以为没车就冲出去了……”

  “警察同志我们都是守交通规则的良好市民啊,就他一个……”

  “死得太血腥了!呕!不好意思,闻着那味道我就想吐。死得真惨啊,四只轮子全往他身上招呼过去了,真的是我这辈子的噩梦啊……”

  “撞鬼了撞鬼了,大白天的。我们全都可以作证,那辆车是无人驾驶的,那驾驶座位空空如也,绝不是肇事弃车逃逸……”

  “太邪门了,警察同志!我本来心脏就不好,看到这样一幕,晚上是没办法睡好觉了……”

  ……

  “周处,差不多都录好了口供。”小吴把所有记录都交到了周燃的办公室。

  周燃一手扶着额一手捂着胃部,一声不吭、一动未动。

  “周处!周处!你怎么了?是不是胃病又犯了?”小吴见此发觉他的不对劲便立即叫来救护车。

  他又拨了个号码,急道:“雯雯,你爸胃病又犯了,快去医院陪陪他。我这边实在是走不开……”

  “嘀嘟、嘀嘟……”救护车载着人到了医院进行抢救。

  抢救室门前的灯一直亮着,周敏雯来回踱步,心焦地等待着医生的宣判。

  她紧握周燃的手机,终是打出了一个电话。

  凌俊泽刚把小说上传好了,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周叔,接起电话就道:“喂,周叔。有事?”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她经不住心中的悲痛,捂住嘴哽咽了起来。

  “喂,周叔吗?”怎么是个女人的声音,似乎还在哭,他不禁皱眉道。

  “是、是我!周敏雯!”她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才说道。

  他拿下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确认无误是周叔,再附耳道:“怎么了?周小姐!”

  “我爸,我爸他住院了!正在抢救……呜呜呜……”周敏雯还是哭出了声。

  “等等,等等,你先别哭!我这就过来!”他边说边抓起外套就往外赶,“在哪家医院?几楼?好好,我马上来!”

  第一次听女孩子对着他哭,他有点小慌张又有点不知所措,心软得似乎什么都能答应她。

  到了医院,直奔抢救室,只见门口一排座椅上孤零零地只坐了一个人。她把头埋得很低,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面容,但也不难猜出此刻的她有多难受。

  他静静地走了过去,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不知道用什么话可以安慰她,怕多说多错还不如默默陪伴。

  她似乎有所察觉到有人靠近,一抬头便看见了他,泪眼婆娑道:“谢谢你能来!”

  这是第一次见她说这么客气的话,没了平日里的嚣张无礼,他都有点不适应。

  “周叔怎么样了?”他没话找话道,没交往过就不知道如何与女孩子独处。

  “胃病犯了!”她答道,又自顾自讲了以前的事情,“自从妈妈去世之后,都是我在照顾爸爸的饮食起居。可是那会十五六岁的我不懂事,他若不按时回家,我就把煮好的饭菜全倒了,责令他必须每天按时回家吃饭,逾时不候。他每天晚上办完案子回来都饥肠辘辘,寻找东西吃,可都被我扔掉了。他自己也傻,从不在外买点东西垫垫肚子,直接倒头就睡,早上一早就出去上班,也从不好好吃个饭,导致他的胃病越来越严重。”

  凌俊泽不知道如何接话,只能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抚。

  “都是我不好。才害得他病情加重!我只有他一个亲人了……呜呜呜,我不能再让他离开我。”周敏雯说着说着,眼泪又断了线的掉下来。

  正当他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忽然,他被她抱了个满怀……

  他愣住了,双手更加不知道如何自处,举在半空,放下也不是,抱住也不是。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他不由得心跳加速,脸色涨红似要窒息。

  这就是传说中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今日他是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把,感觉非常不错。

  “叮”,手术灯灭。

  周敏雯听到声音后立刻退出他的怀抱,连忙擦干泪水,见医生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她赶紧围了上去询问情况:“医生,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暂时脱离危险了!不过他的胃壁太薄了,以后饮食上一定要注意!好好给他养养胃,目前情况不算严重。若再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恐怕会越来越糟糕。”医生叙述着病情。此刻医生说什么都是圣旨,周敏雯不住地点着头。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她听医生说还不算严重,便安了安心,暗暗发誓要养好周燃的胃。

  周燃被推出了抢救室,转入普通病房。

  “爸,你看谁来看你来了!”周敏雯见他爸转醒了过来,便在他耳边低声道。

  “奥,是小俊啊!小俊真是有心了!谢谢你!”他虚弱地说道。

  “周叔,别客气!你先别说话了!等养好身子再说吧!”

  周燃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子来,害得周敏雯扶着他哇哇大叫:“爸,你坐起来干什么啊?快躺下!”

  “我有急事要跟小俊说一下。快扶我坐起来!把床摇高就好!”

  “爸!你先把身子养好啊!”

  “对啊周叔,什么急事都不及你的身体重要啊。”

  “我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没事的!”

  两人拗不过他,只能把床摇高,以免他挣扎后反而对病处不利。

  “小俊啊,刚才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者是李涛明的同事。今天本来是要叫他来警局一趟,因为他好像见过方玲晓,可谁知他来警局的路上突遭横祸。唉……”周燃痛心疾首,这么重要的线索又断了。

  “交通事故?”凌俊泽不解道,周燃管的是命案,怎么去管交通事故处理了?

  “嗯,说来也怪,是一起无人驾驶肇事事故。”周燃说话有些颤抖,似乎在害怕什么。

  “无人驾驶?事故?”虽然听上去玄之又玄,凭直觉,凌俊泽似乎能猜到这肯定与恐怖小说有关,“他叫什么名字?”

  “钱宗源!我们调取了出事路口的监控,他来警局的路上遇到了红灯,但他没停下脚步,而是不断地朝等红灯的人群中挤去,挤到马路边的时候,红灯读秒正好十秒处,他冲了出去,而一辆飞奔而来的无人驾驶车辆直接撞向了他,血溅当场。短短红灯六十秒,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没了。”周燃看上去很是自责,“还有监控也拍到了红绿灯一刹那间的影像,红绿灯映出了四个字‘抄袭必死’。”

  “真的是无人驾驶?”

  “真的,我们放大了监控里的画面,无人驾驶!”

  凌俊泽沉思了一会儿,便道:“周叔,你先养好身体,也别内疚和自责。他的死不关你的事情。他的死肯定与他抄袭有关。就算你这次不叫他来警局,他也会在其他地方遇到相同的事情,这就是命!这就叫现世报。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他们到底抄袭了谁的小说,以致于要用生命的代价来完成报复。”

  “是啊,爸!你先养好身体再去管这些事吧!”周敏雯亦在一旁劝道。

  “周叔,我回去就去查证一些事情。你先安心养病,这时候你得多听听周小姐的话,别再伤害自己的身体了。革命的本钱没了,就算找到凶手也毫无意义。”凌俊泽起身告别了父女俩。

  他回到家中,忙不迭地在网上好一番寻找。钱宗源的笔名叫源源不断,写了十几篇小时候且这些小说篇幅都不长,但读者群挺多的。

  他翻找到了钱宗源一年前的几本小说,有一本的小说名叫《诡异车祸》。

  “就是你了!”凌俊泽将它下载了下来,并细细地读了下去。

  “……‘妈妈,老师说不能随便闯红灯。’小女孩穿着漂亮的红裙子,对着正要过马路的女人说道。‘没关系的,你看,现在又没有车子,若这样干等着不就是浪费时间吗?你们老师也跟你们说过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啊!对不对?时间宝贵可不能随便浪费啊!妈妈还要赶回去做饭呢!’女人搬出自己的大道理对着小女孩一顿好说。小女孩似懂非懂,默默地看向了不远处的一辆车子,道:‘妈妈,再等等!你看,那里有一辆车子正在开过来,你别去!’她拉着女人的手不让她横穿马路闯红灯。‘囡囡,你今天是怎么了?’女人顺着她的指向望去并没有她说的什么车子。‘妈妈,我不要你死!’小女孩突然呆呆地说了这句话。‘囡囡,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妈妈好得很,怎么会死?’女人越看她越觉得不对劲,便一把抱起了她来要闯红灯。小女孩挣扎道:‘妈妈,那边有辆车子要开过来了,我们别过去。’见孩子这么坚持,她停下脚步仔仔细细搜罗了一圈周围也没有发现一辆车要开过来:‘囡囡,没有车子啊!’小女孩从她妈妈身上下来,指着那辆车道:‘妈妈,就是那辆车,上面一个人也没有,可它偏偏就在马路上面来回行驶着,而且速度还挺快的。’女人有点生气了:‘囡囡,说谎就不是好孩子咯!’‘我没有说谎!妈妈别去!马上就绿灯了,还有十秒,再等等吧。’女人终于失去了耐心,撇下小女孩,管自己穿越马路了。‘妈妈!啊~’一声稚嫩的童音划破傍晚的天际。女人被小女孩推出一段距离后虽重重地摔倒在地,但幸好躲过了这次劫难。她怔怔地望着倒在血泊里的孩子,脑袋一片空白……”

  “红灯十秒……”凌俊泽背脊发凉并喃喃自语道,“这不是意外……”

  “铃铃铃……”手机铃声突兀地在此刻突然响了起来,差点没把他吓死。

  “是周叔!”他一看来电显示,稍微平复了下心情,便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

  周燃激动不已:“小俊啊,我之前让小吴去调查这些人的所有事情。他刚才给我来电,说是这四个人在一年前被一个叫,一个叫什么来着?”

  “叫齐文宇!”周敏雯汗颜。

  “对,叫齐文宇的人给起诉了,起诉之人还不止他们四个,好像有十几个人一起被告上法院。而起诉内容说得正是抄袭。但不知怎么的,他的官司落败了,还被反咬一口,让他赔偿所有人的名誉损失费,而这个费用高达五百万。或许是拿不出这么多钱,他在官司落败后不多久便自杀身亡了。我现在派小吴去他之前的住所调查一番,你若想去,我让他来接你!”

  “齐文宇?好的,我知道了,周叔!你让他发个地址给你,你再转发给我,我自己去就好了。”凌俊泽挂了电话,得了地址,便立马起身出发。

  这个真是至关重要的线索,他可不能再错失良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