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恐怖小说》
末衿伊2019-02-28 15:124,764

  驱车一个小时,赶到了本城的郊外。方圆数十里地全是稻田,时值冬季,稻田一抹光的土色,依稀还有稻子的残根扎在土壤里,生机亦被埋入了淤泥之中,等待春天发动。稻田中央有一处破草房子,是那种实实在在稻草为披瓦、四周薄木板一围的草房子。

  警方已经在四周设了防线,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进行搜查,把看似有用的东西全都搬了出来。

  一个看上去六七十岁、农民样的人裹了一件破黑棉袄、头戴竹编帽步履稳健地走向了凌俊泽,见到是警察在搜屋子,敢怒却不敢骂,只能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那是我的草房子!里面都是些农具和农药,没有其他东西。我可是个老实巴结的正经农民,不会藏什么毒品之类的东西。”

  “老伯,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为缉毒而来,你放心吧。”既然是这个老伯的房子,那他肯定知道有关齐文宇的事情,凌俊泽便接着问道,“老伯,这草房子以前住过人吗?”

  “住啊!我和我老婆子一起住过的啊!里面还有一张一米五宽的大床呢!可大了,我老婆子就喜欢住那,我就给她在床边开了个窗,亮堂点,后来我老婆子管自己走了,我就搬出来住到我儿子家里去了。那里就成了放农具的农舍了。”老伯解释得很详细,一提起老伴来双眼发亮。

  凌俊泽微笑道:“老伯,那你有租出去过吗?一年前?”

  “我想想!啊哟,这年纪大了记性就不好使了。”老伯回忆了一下,才激动地说道,“有!有!一年前呀,来了一对小两口,年纪跟你差不多大。”

  “小两口!老伯,你确定没记错?”凌俊泽追问道。

  “没记错!这个很肯定。因为当时那个小姑娘还嫌床小,说要换大点的,为此我还费老大的劲找了张大床过去但放不下,只能作罢。那小姑娘就要求我把床的位置挪一下靠墙,靠窗处就放一张写字台。”老伯回忆道,“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小姑娘自己搬走了,只留下那小伙子一人,孤零零的怪可怜,可没成想,几个月后他就在我的草房子里喝农药死了。联系不上他老家的人,也联系不上他那小女朋友,最后还是我们这边的派出所过来给他收尸的呢!”

  老伯惋惜地摇了摇头:“年纪轻轻的,有什么好想不开的?你看我这糟老头子还不是这样活到这把岁数了……”

  “老伯,那你还记得这小两口叫什么吗?老家在哪可有跟你们说起过?”若是知道他女朋友的名字,还能调查一下,或许还能告知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这个,叫什么我也不记得了。他们租房子租到我们这,说明他们身上也没什么钱。我那间稻草房子每月只要五十元。钱不多我们也就没签租房合同。我们也没听他们提起过老家的事情,本来那稻草屋与我们民房隔得远,一般就月底交房租见一次,见了面他们年轻人也不愿与我们这些糟老头子多说话。我们也识趣,拿了钱就走了。”

  “那老伯,那个年轻人死后,他的遗物怎么处理?”

  “他没有遗物啊!唉,说来也真是奇怪,他死的时候房子里的东西都不见了。每月交房租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屋子里东西还挺多的,比如衣服啊鞋子啊什么的,哦,对了对了,还有书,好多的书堆在窗口。但是他死的那天,房子里干干净净的,连张纸片都没有留下。当时没上心,被你这么一提醒,还真是奇了怪了。”

  “奥。谢谢老伯!警方现在正在调查他的死因,还望老伯能积极配合。”

  “那是那是,既然不是来拆我房子的也不是来搜毒品,我也愿意让他们搜的!不过警察也奇怪,那年轻人都死了一年多了才来调查啊?”

  “警方肯定有自己的想法。”

  老伯点点头:“那你们查啊,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就走了。

  凌俊泽见警方的人搜索得差不多了,便上去打招呼:“你好,小吴!”

  小吴见到他,连忙也打了声招呼:“唉,你好啊,小俊!周处刚才还打电话给我,让我好生招待你呢!办案本来是我们警察的事情,没想到你这个小说家办起案子来比我们警察都还要积极!”

  凌俊泽被夸得不好意思:“哪里哪里!我也是承诺了别人,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信守承诺这一点我还是要遵守的吧,否则以后不好回老家啊!”

  “那是那是!我听说你那个好兄弟他妈妈,可厉害了,在咱们警局里都闹翻天了。啧啧啧,我现在总算明白你的难处了。不过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或许以你小说家敏锐的观察角度去分析的话,我们办案就是如虎添翼啊!”

  “嗨,什么小说家啊!我也只是个苦命的码字员。能解决温饱已经不错了,要成为那个‘家’我还没到那个实力。”凌俊泽谦虚道,“对了,你们在这里有什么进展和发现吗?”

  “目前还没有什么发现!周处说若有任何发现就马上报告给你。我这也苦恼着呢,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又要付之东流了。这老农啊,估计把齐文宇的东西全都给收拾掉当做垃圾给处理了。”

  “这倒没有!刚才我在来的路上碰到这个老伯了,他说死者的遗物在他死的那天全都不见了。我猜测或许是她女朋友拿走的。”

  “齐文宇有女朋友?”

  “嗯!那老伯说的!”

  “那老农说的话能信吗?我总觉得不靠谱。”

  “就算不靠谱,我们如今也没有什么其他线索了啊!死马当活马医吧!”凌俊泽无奈地叹息道。

  “报告吴队,都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一点蛛丝马迹。”一个警察前来报告。

  “好了,收队!回警局!”小吴命令道,“唉,小俊,要不要与我们一起走。”

  “不了,我去附近再查看查看。你们先走吧!”

  “嘿,我忽然发现还是我们好多了,至少还有上下班的时间。小俊你就是责任感驱使的,没办法松懈啊!”

  凌俊泽朝他耸了耸肩:“就是说啊!担子老重嘞!”

  他看着几辆警车驶出了视线之外,才踏进了那间稻草屋。里面光线很暗,只有窗口处显得明亮。他打开茅草屋的电灯,灯光亦是昏黄色的,也就照出了个大概来,并没什么大作用。

  他搜罗了一圈,只有一堆农具靠墙站放着,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的农药堆在写字台上,床上和床下都放满了一根根粗细大小都差不多的圆木柴火,并没有特别之处。窗外的寒风吹了进来,将木门给吹得关上了。

  他看向木门背后,空无一物,略有点失望。他走到写字台前面,抽开了其中一个抽屉,里面只有几个生锈了的螺丝钉,没有其他东西。也是,刚才警察都搜过一遍了,若有重大发现早就前来报告了。

  他关上抽屉,转身欲走,在走到门边的时候,头不自觉地往上看了一眼,就这一眼,他似乎看到了屋顶处有一道缝隙,那里露着一个……书角,它与稻草颜色相似,若不仔细查看,会被误认为是稻草的。

  环顾四周,他找来找去找不到一张凳子或者其他可以垫高的东西,看到农具,灵机一动,便拿了一把锄头,举起它来,小心翼翼地把上面遮盖的稻草一点一点撩开,一本架在屋顶架上的封面是浅黄色的书裸露了出来。他用锄头再一寸一寸的将它挪到框架空格处,“啪”,它掉了下来,扬起好一阵灰尘。

  凌俊泽先立即把锄头放回原位,再捡起地上的书,拍掉了上面积的挺厚的一层灰尘。他仰头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屋顶其他地方有没有类似的缝隙,确认没有后,他拿着书本就跑回了自己的车里。

  他坐在驾驶室里,心情激动不已,如获至宝般抖着双手翻开了浅黄色书皮。这是一本厚实的笔记本,也有些日子了,纸张已部分泛黄,有些纸张上依稀有点黄得发红。笔记本的第一页空白处写着四个血淋淋的大字“恐怖小说”!不知怎么的,一看到这四个字,他全身止不住得打了个冷颤。旁边还有一竖行的小字“文字客”,这大概就是齐文宇的笔名吧。这一页的底端还有一个红色印章印,印的名字就是齐文宇,说明此书是齐文宇所有的。

  他接着翻开下一页,上面只有一段话:“人是一切恐怖的源头。人间炼狱,不过如此!恐怖一直在进行中,从未停止……”

  继续翻到下一页,上面的标题竟然是《嗜血手机》,而里面的内容让他禁不住瞪大了眼睛。这上面记载的是李涛明的死亡真相及警察的查案过程,以及他协助警察的一些事宜,统统详细记录在内。他吓得连忙合上笔记本,像丢垃圾一般将它丢了出去,却安稳的落在了副驾上。

  惊魂未定的他,立即开着车驶向了医院。他脑子一片空白,凭着多年的开车经验才安全抵达了医院。

  他跌跌撞撞地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了一块毛巾出来,裹住了那本书,又急急忙忙地奔向了周燃的病房。

  “周叔!”他喘着粗气喊道。里面的两人被他这么一喊,全都停了手中的动作,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小俊,你怎么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周燃不解道,“小吴向我报告了,搜不到什么东西。也可能是被房东给收拾掉当废品卖了。”

  “就是啊!”周敏雯看他如此狼狈,又因他在帮她父亲查案,也就不对他毒舌相向。

  “周叔,卖不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房梁上找到了这样东西。我也不怕在你面前丢脸了,我实在是不敢一个人看下去。我现在心跳的很厉害。”他边说边把毛巾打开,现出那本书来。

  “笔记本?笔记本有什么好怕的啊?”周敏雯忍不住笑了笑道。一个大男人还怕一本笔记本?

  “周叔,多说无益,你自己看!”他连忙给周燃从第一页开始一页一页地翻了下去。

  周燃越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当他看到书里面他自己的办案经过时,颓然往后一倒,背脊处冷汗淋漓,嘴上更是不停地说着:“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小俊啊,你告诉我实话,这本书是不是你写的啊。我知道你是写小说的高手,写这种书简直就是信手拈来。你周叔年纪大了,可开不起这种玩笑。要是再来个心脏病,我就不用活了。”

  “周叔!我会拿你的命开玩笑嘛?我会拿我自己开玩笑嘛?再说我已经好久没写恐怖小说了,都不知道怎么下笔铺悬念。这书上写的可不是悬念,而是经过,所有人查案的一举一动都在里面,详详细细,真真切切。哪个人偷懒没干好活,你都能找出来,我再有本事也监视不到你们的行动啊。你让我如何写。况且,这上面的字迹可以作对比,我的字迹不是这样的。”凌俊泽知道这太匪夷所思了,不是当事人根本就不信这种事情,只当它是民间鬼怪传说。

  周敏雯见两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样子,夺过书本,认真看了起来:“这比录口供还要一字不差啊!这是怎么做到的啊?太厉害了!”

  “雯雯,别闹!”周燃无精打采地说道。

  “《嗜血手机》、《网吧怪事》、《恐怖键盘》、《诡异车祸》……”周敏雯每看一个故事便读一遍故事的题目,再继续看内容,“咦,这个怎么只有故事的题目却没有故事的内容。是你还没有想好怎么写吗?”

  “你说什么?”凌俊泽惊讶道。

  “你自己看啊!这里只有一个题目《婴灵不散》。下面还是一片空白啊!”周敏雯指着书中的题目给他看。

  “再次郑重声明这真不是我写的。我要怎么解释你们才肯相信。”凌俊泽扶着额头,挫败感一阵一阵袭来,只能靠着病房的墙徒然蹲了下来。

  病房内陷入沉寂。

  “周叔,不好!你让小吴发我一份齐文宇起诉的那些人的姓名还有详细地址及联系方式。”他突然站了起来,急切地说道。

  “为什么要这个?”周燃问道。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前面四个已经发生的命案,都在这本笔记本上显示了,还没有发生的命案,这笔记本先给我们开了个头,具体内容还要根据我们的行动来描述的。目前我们没有行动,所以在这上面就不会显现。周叔,趁命案还没发生前,我们先立即召集这些人,却保他们的人身安全才是关键啊!”凌俊泽激动地说道。

  “小俊啊,你在胡说什么呀?你是恐怖小说看多了吗?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恶作剧。”断案数十年的周燃不会只凭他的三言两语就相信此事是鬼怪在作祟。

  “周叔,您就信我一次。你若不信那这本笔记本先暂且放你这里,但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把它藏在哪里,我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种事情,只能等结果出来,相信一切都会有所明了。”凌俊泽全身感觉乏力不堪,累的不行。

  “周叔,我先回去了!”他需要回去好好睡一觉,补充精力,才能对付下一轮的故事……

  “小俊啊,路上小心点。不是周叔不相信你……”

  他走出医院的大门,仰头望向天空,纷纷的白雪糊住了他的眼睛,就像真相被雪深藏了一样,他不曾看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