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肃杀余晖
末衿伊2019-03-02 22:004,170

  “宇星,宇星!”张母见张宇星独自坐在阳台上一言不发,便喊了几声。见他不搭理她,张母便走了过去,拍了一下张宇星的背:“宇星,怎么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张宇星把头靠在阳台栏杆上,答道:“妈,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啊?”

  张母微皱眉:“怎么了?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最近情绪一直很消沉,是不是遇到难题啦?”

  “你就先回答我,别问那么多!”张宇星显得很焦虑,对母亲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很好。

  “我不怎么相信!但是有些事情又不得不让人相信。印证一句话:不相信不代表它就不存在。信神佛者,都是心诚则灵!”

  “妈,那你说我那些朋友都是怎么死的?警方道现在还没公布一个答案!前几个到底怎么死在家中的,警方也不提起过,可上次的交通事故连新闻都报道了它的诡异之处,我不信警方一点察觉都没有。而且为什么死的统统都是跟我有关系的人呢?我怕,我怕……”他的音量越来越小,后面的话他也说不出口。

  张母弯下腰身抱了抱蜷缩一团的儿子,安慰道:“只要不做亏心事,半夜就不怕鬼敲门。”

  怀中之人冷不丁地颤抖了一下,张母微微诧异:“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啦,妈!让我静一会!”他像是累极了般无力说道。

  “那别呆太久了,外面冷!”

  “嗯!”

  张母望了眼远处的金黄色的晚霞,叹息一声,便回了屋里。

  头抵在铁栏杆上,双手抱胸,张宇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有人为他轻轻披上了一件大衣,全身暖和了许多,可心底的寒冷却无法驱走。惺忪的眼睛看向光之处,暮色昏黄,泛着红,犹如血液般浓厚。

  他把下巴搁在栏杆上,眯着眼接受余晖最后的温暖。倏得,他睁大了眼望向天边那朵红云,红云散开又聚合,组成了一行字:“抄袭焉能苟活!”

  身子往后退去,一个不慎,滑下了凳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向后撑着,嘴里不停地呢喃着:“不祥之兆!不祥之兆!”

  他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欲往屋里跑去,却怎么打不开玻璃移动门,任凭他敲砸踹,它都纹丝不动,亦无破损之处。

  他看着那几个云字飘过来,且离他越来越近,他急忙拿起一旁的凳子,见那些字围了过来,便在半空中挥动着凳子:“别过来,我没抄袭。你别过来!我真的没有抄袭!是她,是那个女人给我的,我不知道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别过来!”

  到最后声音几近哀求。他放下凳子,站在凳子上,欲跳出这个怪圈,可是那些字又团团围住了他,一边旋转一边缩小旋转半径,直至将他围裹了起来。

  张母担心张宇星在外头待久了生病,便过来看他一下。不看没事,一看吓了她一跳。只见张宇星一只脚站在凳子上,一只脚已跨出了栏杆外,双手举过头顶,作势要一跃而下。张母紧张地大叫道:“宇星!宇星!快下来!”

  她连忙跑出去,双手一把拉住他的手腕道:“宇星,你不要吓我啊!你这是要做什么?”

  站在高处的张宇星,垂下头望着她,喃喃道:“妈妈?”

  “对,对,我是你妈妈,你快下来!乖!快下来!”张母一脸的焦急与不知所措,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死也不会放开他的手。

  “妈,谢谢你,刚才为我披了件大衣,我暖和了不少!”

  张母听得莫名其妙:“宇星,你是不是糊涂了!我在里面做饭,怎么为你披大衣啊?你是不是生病了啊?你下来,我摸摸你额头看,是不是发烧了?”

  “咯噔”,心跳漏了半拍,不是妈妈给他披的外衣,那会是谁?他要去找到那个人,要跟他说声谢谢。

  背上有什么东西在扇动,他感觉到了背后有风。僵僵地转头,定格住视线,他的背上竟多出了一双雪白色的大翅膀,在余晖之下“扑哧、扑哧”缓缓扇动着,蓄势待发的样子。

  “真好看!妈妈,真好看!”张宇星笑了,在夕阳的映衬下,犹如蒙娜丽莎的微笑之感。

  张母看到儿子露出如此纯真如此动人的微笑,不自觉的松了松手。

  “妈妈,相信我,我现在能飞哦!”他抖了抖身后的翅膀,“因为我有翅膀了。一对很漂亮的天使翅膀。”

  张母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他打哪来的翅膀,心道不妙,立即抓紧了手道:“孩子,妈妈知道你有翅膀,我们吃完饭再飞好吗?”

  张宇星往楼下望去,下面是个花坛,花坛边坐着一个人,他正在向他招手,那人就是为他披上衣服的人吧。

  “妈妈,我要去谢谢一个人!”他回转头来道。

  “好,妈妈等会陪你一起去!我们先回屋好吗?”张母循循善诱,生怕一个不察,他便跳了下去。

  张宇星摇摇头,道:“妈,他要走了!等不了太长时间。我现在就要去谢谢他!”他掰开张母的一只手,便要往下跳去。

  张母极力扯住他的手,却因紧张手心出汗而滑出了儿子的手,幸好她动作快,拉住了他的袖子,吃力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儿子!救命啊!”声音在十五楼上越飘越远,根本传不到下面。

  “宇星,你要坚持住,爸爸马上回来了,你要坚持住!”张母此时已泪流满面,她用尽了力气,手指甲也被弄翻了几个,嫩肉处鲜血覆盖直往下流,可是手中的不料却在一点一点减少。

  “妈,他要走了,你放开!我还没跟他说谢谢!”感谢他给了他一双翅膀。

  “孩子他爸,你快回来啊,我坚持不住了!”张母闭着眼睛往后扯着,把最后希望寄托在张父身上。

  忽然屋内传来一声惊呼:“这是怎么了?”脚步声匆匆赶来,在他即将要抓到张宇星的手时,衣袖一轻,张母扯着一件外套人直往后跌撞过去,摔倒在地。

  “啊~”张母声嘶力竭,大哭着踢着脚,捶着地面,“宇星,我的孩子。你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晚?你知不知道你再早一点宇星就不会摔下去了,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

  “确认是自杀!”小吴在办公室里向周燃报告案情,“法医鉴定说是从高空坠楼而亡!我们当时赶到那的时候,死者张宇星的父母也都在场,都亲眼目睹了他自己跳下去的经过。周围没有异常。”

  “嗯,好!”周燃摆了摆手,让他先出去。

  “周叔,怎么样?”凌俊泽得知此事后急急赶来。

  “目前看是跳楼自杀!”好不容易没有再碰到诡异现象,他也松了口气,否则难以向上级交代。

  “他是李涛明的一个朋友,一个恐怖小说作者。我不相信这事与齐文宇没有关系!周叔,还请你把那本书还给我。”

  “没有就是没有关系!小俊啊,不要把案子搞得那么复杂!死者的父母自己都说了,自己的儿子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了。这是最好的呈堂证供。不要给他们牵扯更多的麻烦了。他们已经有丧子之痛了,怎么还能接受得了那些灵异事件。追查下去只会对死者的家人增加悲痛的负担。你停手吧!”周燃揉着眉心道,出院不久便急着来上班,就因为又出了个命案。

  “周叔,你把书先还我!我就不查下去了。”

  “小俊啊,这么多天相处下来,你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固执,倔强。这时候你若收手,我宁可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的。”周燃算是拒绝了他的要求。

  “周叔,我们一起研究一下那本书行吗?我想知道每次案件发生的时间相隔多久。我想那本书上有答案。”周燃不死心地道,“被告者一个个接连受害,你难道还想自欺欺人吗?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找出下个被害者,阻止那个力量继续行凶,而不是掩耳盗铃,自怨自艾。”

  周燃捏紧了拳头。他从凌俊泽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不追查到真相誓不罢休。就算前面道阻且长,却依旧干劲十足,从不害怕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年纪大了,做事畏手畏脚了,害怕这世上真的有恶鬼作乱。与凌俊泽相比,他没了年轻时候的勇气!

  “好!坐下!”周燃道。

  凌俊泽松了口气,不用再与周燃争锋相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周叔啊!”

  周燃从办公桌一个带锁的抽屉里拿出了那本笔记本,递给了凌俊泽。

  他接过笔记本,翻到最近的那个故事,题目是《肃杀余晖》,详细的过程令人不寒而栗。

  看完后,他便在网上搜查这个题目的原小说!

  “《肃杀余晖》作者:邪星。”凌俊泽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题目,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

  “谁不向往自由?人人都渴望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也是如此。每天奔波劳累,又碌碌无为。在晨起中挣扎起身,在落日余晖中弓背归来。晨起时斗志盎然,归来时意气阑珊。又是一个金黄的落日西斜,我背着公文包徒步上了十楼,当做一天的运动。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累过,累到瘫痪。开门进到自己的公寓房里,一头栽入沙发中,不肯起来。眼一闭陷入睡眠之中。浑浑噩噩间,似有人给我盖了毯子,只觉得后背一暖。我太累了,不愿翻转身体看清来人。可是想着又不对,这公寓里只住着我一个人,钥匙也都在我身上……我无奈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看向身后,一团白色。‘咦,这是什么?’我站直了身体,这团白色也牢牢地黏在背上。我反手摸了摸,抓到一根羽毛便用力一拔,‘啊~’痛死我了,是从我身体里长出来的吗?‘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羽毛?’看了眼被拔下来的东西,我奇怪不已,羽毛根部还有血迹。我这是怎么了?‘孩子!你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个身影飘忽了出来。‘妈妈?’我唤道。‘孩子,要好好吃饭啊!’又一个身影冒了出来。‘爸爸!你们不是……’倏然,二老的身影向阳台外慢慢移去。‘爸妈,你们别走!留下来陪陪我!我好累啊!’我向他们奔去,余晖之中,他俩消失成点点碎金。我趴在栏杆上悲痛欲绝。突然有一个好听的声音指引着我:‘别怕!这翅膀会飞呢!’‘你是谁?’我转身看向屋里,并无人。‘这翅膀是自由之翼,能帮你解脱任何烦恼。’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是谁在搞怪,给我出来。’我有点害怕。而此刻我后背的翅膀‘扑棱棱’地拍打着,飞了起来,将我带到了半空之中,翅膀却突然不见了,身体呈迅速下坠的状态,我没有一丝挣扎。对于死亡,我不曾惧怕。耳边的声音又飘忽了过来;‘恭喜你自由了!’……”

  “翅膀?呵!有翅膀的也可能是恶魔!”凌俊泽关了电脑,又拿起那本书来,仔细研究了起来。

  “在我找到这本书的时候,下一个故事题目已经给出了,然后马上第二天就发生了一起命案。而现在书本上还没有印出题目,说明这些人应该还能活一段时间。我得想办法联系到剩下的人。”凌俊泽分析道,若题目一出现,那他只有一天时间去找到那个人还要想办法如何保护他。

  “我早就让小吴去联系,尽快让他们来警局一趟。或许等会就到!”周燃也想将这些人保护起来,不然这种案子积压多了会造成社会恐慌的。

  “周处,人都来了,一个不差!”小吴从门外闯了进来,有些激动。

  “带他们来我办公室!”周燃与凌俊泽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了喜色。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