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恐怖孤儿院
末衿伊2019-03-06 22:136,091

  眼前的景象让小吴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惊恐地睁大眼睛,说不出一句话来。面前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个孩子,墙上、地上到处都是血迹……

  老大爷见状立即转身就跑,凌俊泽也被里面的景象吓到了,不过反应过来立马追了上去,一个擒拿手便将老大爷给制伏了。

  他推着老大爷往里面走去,正好小吴也从惊魂未定中冷静了下来,并及时通知了B市的警方。场面过于血腥,他别了别头便又强迫自己去查看这些尸体,斑斑血迹已经干涸,可见这些人死的有一两天了,因天气寒冷还没有腐臭味。

  且这些尸体的面部表情都是惊恐与狰狞,像是死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有的甚至被肢解了,有的被钉在了墙上。

  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轻轻合了起来,三人回头一瞧,一个小孩被吊死在门背后,面部发紫,舌头微吐,眼睛睁得老大,死得极为惨烈。到底是谁这么残忍,竟将那么多无辜的小孩子杀死了。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都是些孩子,院长呢?”小吴不似平常那么和蔼近人,严肃得让人压抑。

  老大爷摇着双手:“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跟你们一起进来的,我要是知道的话老早就跑了。”

  “你刚才不就是想跑吗?”还想狡辩,小吴气愤至极。

  “看到这么吓人的场面,能不跑吗?”老大爷哆哆嗦嗦地说道。

  凌俊泽巡视一圈,并无所获:“我们还是等这里的警察过来再说吧!先出去!”

  小吴推着老大爷往外走,在大门口等着警方过来。

  终于B市的警方开着三辆警车到达了这里,纷纷下得车来,其中两名警官马上从小吴手中接管了那位老大爷,还有几名则马不停蹄地跑进了孤儿院里直奔院长办公室。

  “你好,小吴!我是小刘。”小刘警官一见面就上来与小吴握了握手,“感谢你及时通知我们!两天前有人举报说这里的孩子们都不见了,一开始以为是院长组织他们去游玩了,可是我们都知道这家福利院并没有多余的钱去开销旅游,我们就立马赶了过来,却毫无所获。”

  “你好,小刘,这位是我的助手小凌。”寒暄不到两句,小吴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们两天前就来了吗?那有没有进院长办公室调查?”小吴问道。

  “进了,但是里面整齐干净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小刘回答道。

  “走!”小吴带着他们一起到办公室里去。

  警员们戴着白色手套拍照的拍照,收集证物的收集证物,搬运尸体地搬运尸体,井然有序。

  “有什么新发现吗?”小刘问道。

  “刘队,这里有一只手机,被压在尸体的身下。”其中一个警员将套着塑料袋的手机拿了过来。

  小刘接过手机,按了一下主页键,屏幕亮了起来,而屏幕中显示的是录音界面,而因内存不足,录音自动保存了。

  小刘与小吴对视一眼,立马点了音频文件,里面断断续续地传出一段声音。

  “院长,你给我们喝了什么呀?”男孩子的声音软绵无力。

  “乖孩子,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我救不了你们。我们就快要死了,但在死之前,我不想你们那么痛苦的死去,在睡梦中死去或许会减少一些痛苦……”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中透着满满的无奈。

  “院长,为什么我们都要快死了,我不明白……”另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

  “死了便会明白的!”声音还是院长的声音,但是语气却与之前的哭哭啼啼截然不同,而是冷硬和邪肆。

  顷刻间手机里面便传出各种各样的惨叫声,还有东西打翻在地的声音,甚至还有血液飙渐于墙的声音……

  光是听这段录音,仿佛让人见到了那天血腥而残暴的画面。

  终于声音归于了平静……

  听完后,几个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老大爷,你们院长是精神分裂患者吗?”小刘看向老头子问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老大爷听完这录音后精神一度恍惚。

  “那院长的家在哪里?”一问三不知,那这个总应该知道了吧。小吴问道。

  “在美华路美华公寓五栋302室。”老头子幽幽地说着,说完又突然抓住小吴的手臂道,“你们别去那里,千万别去那!别去!别去!”

  老头看似疯癫了起来,硬是拦着小吴不让他走。

  两名警员反手将他制住,他才哇哇大叫道:“别去!她是个魔鬼,是个噩梦!我亲耳听到她在屠戮孩子们,可我却没有胆量与她对抗,我悄悄地退了出来,在门卫室后面的灌木丛中躲了起来,然后就见她满身满脸的血,手指尖还在滴着血液,她呆呆地看向我的藏身之处,我紧张地不得了,生怕被她发现后也遭遇同样的对待。我害怕极了,就捂住自己嘴硬是没敢出声,她才慢悠悠地往她家的方向去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小吴真想一拳揍过去,奈何人家是老人,算长辈。

  “刚才、刚才我以为你们是假警察……”老头子垂下头,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

  “那你为什么要说这些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养着有什么用?养大了还不是一个个如燕子般全飞走了,音信全无?”凌俊泽忽然想起他们一进门问他怎么没有孩子的时候,他便说了这么一句。

  “我那是实事求是啊!”老头子颓然道,“一个个的在外有了家庭,全都不回来了。连看望都没有来看望一下。就只有晓晓这个孩子还记得回来给孩子们买玩具买礼物什么的,虽然她是因为妹妹在这里才回来的……”

  “晓晓?她的全名是方玲晓?”凌俊泽有些激动地问道。

  老大爷点点头:“不过她已经有些天没有回来了。要是回来了发现孩子们都……她应该会很伤心的。我一直守在这里等她回来,就是为了告诉她让她快跑,不要去见院长。可是……”

  “好了,我们先赶紧去院长她家里吧。若是她在最好,杀人凶手就能马上被绳之以法。”小吴见现场清理地差不多了便催促道。这种杀人恶魔若不抓紧时间将她关进监狱里,还不知道会祸害多少无辜的人呢。

  他们一起上了警车,在老大爷的指引下,悄悄走到了302室门口。

  一行人做好准备工作,由其中一名警员上前先按响了门铃,可一直没人开门,他便动手敲了敲了门道:“你好!请问有人在里面吗?”里面依旧没有响动声。

  小刘准备好器械工具,让专人将门打了开来。

  入眼的是玄关处,有一双满是血迹的球鞋随意放在门口边上。客厅里堆满了各种报纸,凌俊泽拿起一份仔细地翻阅了起来:“这真是一家很穷的福利院啊!”报纸上登得都是这家福利院募集资金的广告,或许是没人资助吧,才会经营不下去了。

  “唉,还不是生重病的孩子多!有几个孩子都得了癌症,那时院长就算资金不吃不喝也省下一些钱来给孩子们治病。可治好了又怎么样,个个没心没肺。”老大爷一边回忆一边感叹。

  “既然院长是个乐善好施之人,为什么要做这么残忍、这么泯灭人性的事情?这不符合常理啊!”凌俊泽一脸不解。一个人在什么条件下可以让她性情大变?

  “铃铃铃……”手机铃声打破了一室安静,凌俊泽接起了电话:“喂!”

  “凌先生,你们在美华路美华公寓五栋302室?”电话那头传来周敏雯的声音。

  凌俊泽蹙眉:“你怎么知道的?”莫不是小吴跟她说的!他往里眼小吴,见他忙得焦头烂额,马上否认心中所想。

  “我看书啊!你的那本书我顺手放进了自己的包里一起带到分公司去了。开会的时候正要拿文档,结果发现那本安静地躺在我包里。开会期间暂停休息时我打开来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事还没完,上面记载着孤儿院的惨案……开完会后我就给你打电话确认一下你是否在院长家里。”周敏雯简单地说了个大概,“如果在那里,我现在马上过来!”

  “嗯,那你路上注意安全!”凌俊泽挂了电话,周敏雯的话还犹言在耳:事情还没结束!

  就是说他们还在故事中。

  那要怎么样才能脱离故事。

  警员们依次打开房间门,一间一间地搜寻过去。搜到最里面的那一间时,门一打开,众人都吓了一跳,一个臃肿身材的中卷发女人正背对着他们,笔直地站着。

  “院长?”老大爷率先唤了一声。

  警员们纷纷举起了配枪,小心谨慎地慢慢走了过去。

  小吴与凌俊泽从她的后面绕道前面来,发现她双眼注视着窗外,面容安详,嘴角微翘,一副和蔼可亲的姿态,就是她一动也不动地站着,见到他们也不说话,只是这么站着看向远方。

  小吴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可她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凌俊泽大着胆子,伸手便在她的肩上轻轻一点,院长便直挺挺地往后倒了下去,“砰”,重重的一声,扬起一阵灰尘。

  小刘蹲下身立即进行检查,发现她全身僵硬早已断气多时:“怎么会这样?”

  “院长、院长她、她死了?”老大爷颤着手惊慌地说道。

  “对,她已经没气了。”小刘站起来,打了个电话,“速速安排法医!”

  “她身上也没什么伤口啊,这是怎么死的呢?”小吴摩挲着下巴深思道。

  只有凌俊泽隐隐感觉到这起案子并不是人为的……

  “怎么这么重?”两个正在抬尸体的警员龇牙咧嘴道。这院长虽说是体胖型的,但也不可能会这么重啊。

  “很重吗?”小刘也过来帮忙,托起她的侧身便奋力往外走。从没遇到过这么重的尸体,三个人抬还那么费力。

  小刘甩着发酸的胳膊进来道:“小吴小凌,去一趟我们警局吧!”

  凌俊泽想到周敏雯正在赶来的路上,便道:“小吴你跟小刘先去,我在这里等一会周小姐,然后一起去找你。”

  小吴也不多说,点点头后留下B市警察局的地址便随小刘一起走了。

  凌俊泽也离开了院长的房子,把车开到马路边上边等她边想事情。这个院长为什么会死得这么离奇,难道她也抄袭了人家的小说?不会!这院长面善心慈,整日只会做公益,哪里是个像写小说的样子。可为什么会在那本书的故事之中?

  “咚咚咚……”车窗上突然响起了声音,让他一下回过了神,见是周敏雯便解锁了车门。

  “书里怎么说?”她一关上门,林俊泽就发动了车子。

  “书里倒是没怎么说,后续发展就是按照我们所经历的来。但是我用平板电脑查了一下关于孤儿院的恐怖小说。被我找到了一篇,你要不要听一下。”

  “好的,你讲!”

  周敏雯清了清嗓子:“我一向热衷公益事业,所以我办了一家儿童福利院,但是靠我一个人压根就支撑不起福利院的每日开支,所以我决定募集资金。登报,电视宣传、网络宣传等渠道的拓宽,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捧着一笔又一笔的大额资金送到了我面前。我当时超级开心,为那些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孩子感到高兴。因为他们现在的家会越来越好,不会吃不饱穿不暖不会流浪街头。可是好景不长,有个孩子生了重病,急需一笔庞大的医药费才能维持生命。而我犹豫了,我若拿出这么多钱来,那其他孩子怎么办?我若不拿出这些钱,那这个孩子的生命就会被病魔所终结。我犹豫再三,始终下不了决心,救还是不救成了我这几日的思想斗争主题。就这样拖了一天又一天,直到医生给我打了个电话才结束了我的犹豫不决。医生说她没能熬过去,在前一天晚上病逝了。我听后心脏一阵绞痛,失声痛哭。这些孩子每一个都是我接手的,每一个我都注入了真感情,每一个我都当自己的亲生孩子看待。可是没想到她就这么突然地走了,在我还在衡量她与其他孩子的日常开销时。我感到万分内疚。伺候每一天晚上我都会做梦梦见她。她穿的很漂亮,手中拿着精致的小蛋糕,看着我一口一口地吃着,却不说话。我每次想要问她一些问题的时候,都是突然从梦中惊醒,后背处冷汗湿了衣衫也湿了被褥。那天,我哄睡了其他孩子就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可当我打开门时,屋里黑漆漆的,却和清楚地望见窗口站着一个身影像极了女孩子的小孩。我脑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个被我延误而死的女孩子。我心惊胆战地伸手欲开灯,她却突然说话了:‘妈妈,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不管?医院的床好冷、好硬啊……’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声音。我心中大惊却故作沉静道:‘不是妈妈不肯救你,实在是……实在是妈妈很为难!’她静静地站在窗口,一如往日般的安静:‘妈妈,我和他们都是您的孩子,为什么你偏心?’我一时说不出来话来,鼓起勇气打开了电灯,却发现窗口的影子不见了,我以为刚才是一场我自编自导的幻觉,等明天太阳升起一切都会好转。可就在我放下心来之时,孩子们睡觉的房间里传来了阵阵惨叫声,声声撕心裂肺。我赶紧回头跑到了那间房间,打开门一看,却是血肉横飞,孩子们个个面部扭曲地倒在了被血液浸透了的被褥之中,无一幸免。我伤心欲绝,看着那个小女孩狰狞的笑脸,我拼了命的冲了过去,想与她一起同归于尽,可我没想过她已是一介亡灵,我怎么与她同归于尽?她身形一闪,躲过了我的攻击:‘妈妈,你就是如此爱我的吗?’她双眼留下血泪,五官逐渐变得丑恶而血腥:‘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些孩子,那么舍不得你的那些钱,那我就送你一件厚礼……’小女孩话音刚落,在她身后无数金块如同万箭齐发般一齐飞向了我的嘴里。我的肠胃一点点地被金块塞满,我的身体一点点地在加重,我能感觉到肠子因金块的大个头而被挤爆,肚子一阵阵致命的绞痛袭来,我缓缓地跪倒在地,最后的意识便是她微笑着说道:‘妈妈和其他弟兄姊妹们终于都来陪我了,真好……’”

  周敏雯读完后吐出一口浊气道:“这太血腥了。与爱珍儿童福利院的应该差不多。”

  “作者是谁?”凌俊泽问道。若是知道作者的话那还可以深入调查下去。

  “没写!我老早都搜过了,我也想找这个作者,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不过它被发表在网上的时间是前年十二月份。”

  “前年?”凌俊泽说着便停了车,道:“到了!下车吧!”

  二人到了B市警察局里,急忙下车跑进了警局大厅。

  “小俊,这!”小吴看到他来了便招呼了声。

  他俩小跑着过去,异口同声道:“怎么样了,小吴?”

  “啧啧啧!”小吴看了他俩各自一眼,道,“默契!”

  “哎呀,谈正经事!”凌俊泽推了他一把。

  “好了好了。尸检报告出来了,是……”

  “吞金自杀?”小吴还没说完,周敏雯马上接口道。

  小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怎么知道?”

  “唉!没办法,这几日修习佛法,我估计某天我要立地成佛了。”周敏雯开着玩笑道。

  小吴白了她一眼:“切!能成佛者皆是男人。你一个女人成什么佛啊?”

  “嘿,观音大师就是女的!”周敏雯强调道。

  “啧啧,真是文盲!观音大师是个男的!你还是成仙来得靠谱,七仙女都是女的。”小吴立马更正道,“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是猜的啊!”周敏雯见凌俊泽对她使眼色,便知道这书还是得瞒下去,“就凭我的智慧还会猜不出来。你看看那个福利院有多衰败,估计就是院长她私吞公款呗。这个金么就是公款的意思。”

  凌俊泽对她竖了一个大拇指,圆谎圆得真溜。

  “小吴,小凌,我们初步判定这起命案是爱珍儿童福利院院长沈美知先对几个无辜的孩子痛下杀手后再吞金自杀。”小刘拿着文档走了过来。

  “目前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小吴分析道,“这个福利院长期缺乏资金,已经很难再运作下去了。这个院长估计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失去理智,对这些孩子……不过真的走投无路的话,她怎么又有这么多金子的呢?”这一点倒是费解的很。

  “我们调查过,这些金子是在她杀人之后,有个慈善家特意亲自送上门来的,可为时已晚,孩子们都已惨遭毒手。她便选择了这条不归路。”小刘解释道。

  凌俊泽与周敏雯三缄其口,警方的推测有理有据,若他俩现在说事实并不是这样的,那他俩该如何交代?这始终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处理完案子,三人便驱车回了T市。

  这次凌俊泽选择走下面的国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