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高速险情
末衿伊2019-03-04 21:543,542

  恐怖小说 第九章

  高速险情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身边的景物不断变换着,就连天气都换得贼快,一会儿强烈刺眼的光照,一会儿乌云密布得吓人,一会儿晴天霹雳,一会儿又是倾盆大雨,一会儿下起了鹅毛大雪,果真阴晴不定。

  T市离B市并不远,两个小时的路程就能到达。可这天气如同那些命案扑所迷离,乱得毫无章法可言。

  “嘿,这什么鬼天气?”小吴坐在副驾驶上愤愤地抱怨道,以前也经常走高速,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怪异的天气。

  “就像你说的,这天气恐怕也是遇到鬼了吧,一会儿被吓得放屁,一会被吓尿,一会被吓屎!”周敏雯坐在后排,身子前倾,头靠在驾驶座椅背上揶揄道。

  “哎呀,你一个女孩子说出来的话真是太那啥了……”小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描述,只转过头对着她就是一阵摇头。

  周敏雯白着眼睛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愣是把小吴给逗笑了。

  凌俊泽似乎并不受天气的影响,双手把着方向盘微笑道:“这就叫一方水土养一方天气。”

  小吴摇倒座位,躺了下去:“唉,管他呢!我现在就想尽快把案子了结了,睡个踏实觉。小俊,我先休息一会儿,你注意着点奥,到了记得叫醒我!”

  “嗯,辛苦了,小吴同志!”凌俊泽注视着前方,聚精会神地开着车。

  话音刚落,小吴便鼾声响起,进入梦乡。

  本在下冰雹的,可就在小吴睡着之时,天气忽然转好,应该是阴转多云了吧!

  “哇,这么快就睡着了!啧啧啧!”周敏雯见他一秒入睡,甚感好奇。

  凌俊泽望了眼后视镜,见周敏雯对着小吴的鼻子好一通捏,便笑着阻止道:“你还别说,警局里那帮人为这几个命案累得够呛。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反正车程不止两小时!”

  “哦!”她停下跃跃欲试的手,又突然问道,“为什么不止两小时啊?我经常去B市出差的,两个小时都用不着。难不成偶尔坐了你一次的顺风车就要被耽搁工作时间了?那我也太倒霉了。”

  “有可能你就是这么倒霉!”凌俊泽此时手心都捏出了不少细汗来。

  周敏雯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瞬间严肃了起来:“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因为天气变化无常,你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天气上而忽略了环境变化。”凌俊泽两鬓处的汗水滑了下来,不知是因为车里的热空调够给力还是因紧张而产生的冷汗。

  “环境?”周敏雯观察着两边急速而过的景物,心也跟着警惕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她猛地睁大双眼,惊恐万分地说道,“我们在不断地重复着同一段路?”

  “你终于发现了?”凌俊泽淡定地说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周敏雯紧抓着座椅后背,望着前方的路牌,“距新岭镇八百米!又是这块路牌。我们已经好几次遇到这块路牌了!”

  “对,而且高速路上的车子在经过这块牌子的时候会突然换一批。也就是说我们在不断地穿越这个空间,但是其他车子都没事,能正常越过。可想而知这次的事情是冲我们来的。”

  “我来做个试验。”周敏雯自知恐惧也无用,又见凌俊泽从容不迫,她似乎受到了一点感染,慢慢冷静了下来。想起小时候父亲在大街上徒手逮匪徒,英勇无畏的样子让她的心坚定了起来,现在只能选择尝试自救。眼下天上没有掉任何东西下来了,这是个好时机。她打开天窗,整个人探出了天窗外。望向后面,景物在不断缩小,后面的车被他们甩得好远,而前面的车倒是一辆又一辆地被他们赶超过去。

  “你要干嘛?”凌俊泽镇定地问道,“跳车会死的!我现在的速度是一百二十码。我踩过刹车,目前已经失灵了。你如果乱来,出了什么事后果自负!”

  “反正都是死,何不一试?”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周敏雯敏捷地爬出车外,蹲在车顶上,双手拉住天窗边缘,像一只猎豹正在等候时机。

  “追上前面那辆车!”疾风过耳,冷风呼啸,纷飞的发丝在空中乱舞成魔,她的脸被寒冽之气刮得通红而冰寒。

  “提速的后果是速度再也减不下去了。你要想清楚!”凌俊泽奋力地喊着,就怕她受风声影响听不见。

  “追上去!”周敏雯吼道。这风吹得她真难受,还是车里温暖好多。

  “好!”他脚下油门稍微一踩,车子立马“嗖”地一下追了上去。

  越来越接近前面那辆车时,周敏雯努力地探着头望向那辆车里面,并不时大声对着那车喊道:“喂,喂!车牌号为8167的车主,能听见吗?8167能听见吗?喂!”

  她喊得嗓子都要崩溃了,但依旧叫不动前面的那辆车:“凌先生,你再快一点!”

  “不能再快了!”凌俊泽喊道,“再快就要飞起来了。”

  为什么小吴还没有被他们的喊声吼醒?照理说他俩扯着喉咙喊了大半天了,再熟睡的人也会被吵醒。白天和晚上睡觉是不一样的。白天一有动静就会被惊醒,无论睡得多熟。

  “我看不见那司机。”站得太高了,车架挡住了,唉,真是失策。

  凌俊泽见车即将追上之际,往旁边的车子望了一眼,却惊得他歪了方向盘差点撞了过去。

  “啊!你搞什么啊?把车子开好啊!”车子一歪,她因惯性差点被甩了出去,幸好她抓得牢。

  “你快下来!你的方法没戏了!”凌俊泽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车顶。

  “为什么?”她慢慢地移了一条腿进了车里,却无知觉地踩到了小吴搭在挂挡旁边的手。

  “车里的司机,双手垂在两侧头靠着方向盘睡着了。也就是说车子目前是无人驾驶状态。你跳过去有什么意思?”

  “无人驾驶?”不会吧!她被寒风侵染地打了一个哆嗦,慢慢地双腿移了进来,“咦,脚底下是什么?怎么软软的?”

  凌俊泽帮她看了一眼,“噗嗤”道:“你踩着小吴的手了!”

  “啊!”她身子撑在车外,条件反射地勾起双脚。

  “快下来,已经把他的手拿掉了。”

  “好!”她下得车来,看到小吴的手被她踩了好大一块淤青,内疚感瞬间满满,不过也只是几秒钟的功夫,她立即拼命摇着小吴。

  “小吴,小吴!你醒醒!怎么回事啊?”都踩成这样了,他竟然还能呼呼大睡,明显不正常啊。

  “不用叫了。这条路上估计只有我们两个是清醒的。”凌俊泽不敢放松一下下,就怕穿越空间的时候突然撞到前面的车子,“那些穿过这条迷障的车子马上就会恢复正常,而我们却一直在绕,有人想把我们困在这里。哦不,应该说不是人!”

  周敏雯倒吸一口冷气:“鬼、鬼、鬼打墙?”

  “哟,这么专业的术语!你是捉鬼的?”

  “你才是捉鬼的呢?”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毫无意义的玩笑,“话说你不是写恐怖小说的吗?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需要怎么解决?”

  “再次重申,我已经金盆洗手不写恐怖小说了。而且这个鬼是谁写的,那么办法只有作者知道。其他作者想的办法没有用,除非跟原作者想到一块去了才能破解。”

  “这个鬼是别人写出来的?”她怎么越听越糊涂了。鬼还能被人写出来?它不是超自然现象吗?

  “对!你快看看那本《恐怖小说》,在我的公文包里。”

  “哦!好!”周敏雯马上在公文包里乱翻一气,“啧,没想到你一个男的,东西理得这么整齐,难道你是处女座?”

  她掏出那本书,急忙翻到最新的一篇内容里:“天呐天呐,我竟然被写进书里起了。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里面怎么说?”凌俊泽冷静地问道,来回开了几十圈似乎也不急了。

  “说我们要去B市,却在高速的某一路段上不断来回徘徊,永不得出。”周敏雯捧着书的手不断颤抖着,“奇了怪了,我又不是写恐怖小说的,这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我也会被牵扯进来,而小吴可是查这个案子的警察却一点事都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沉睡了。为什么?”

  “我也不是写恐怖小说的啊,不也被扯进来了吗!”

  “你至少以前写过啊!我是真的跟这个一点关系也没有啊!”周敏雯懊恼地把书一砸,抱着驾驶座椅后背嚷嚷道,“我还没谈过恋爱呢,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死啊!凌先生,你倒是想个办法啊!”

  “别吵!我估计是因为小吴没碰过这本书,所以才没事。而我们俩都读过这本书的内容,作为承载内容的思想者会传播里面的故事,说明我们被它当做敌人了,它想杀人灭口。”

  “什么?不会吧?那我爸他……”她爸一样也有危险。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怎么把手机给忘记了,从包里翻出手机,可一看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一格信号都没有,气煞她也。

  “没有信号!”她泄气地歪着脑袋。

  “嗯,意料之中!”这样才有恐怖的感觉,才符合恐怖小说啊!

  “那怎么办?我们这样下去要么饿死要么过劳死。我还想见我爸爸呢!呜呜呜!”想起爸爸的安危来,她一头扑在小吴身旁哭了起来。

  凌俊泽艰难地把手往后伸,在她头上摸了摸:“别哭了,真是个没长大的姑娘。放心,我会带你回去见你爸爸的!”

  “你,你有法子了?”周敏雯带着泪水仰起头问道。

  凌俊泽微微摇头:“暂时没有!容我想想!”

  若他是作者,他会怎么安排剧情,若作者是齐文宇,那齐文宇又会怎么安排剧情?哪里有破绽呢?哪个点可以死里逃生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