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游轮惊魂
末衿伊2019-03-11 22:334,135

  豪华游轮之所以称之为豪华游轮,自然是因为里面的设施服务齐全,酒吧、KTV、舞池等这些基础娱乐设备充足,健身房、汗蒸房、游泳池、阅览室等健身休闲之地也不可或缺。让游客们充分享受海上情调。

  救援设备更是要定期做一番检测等以防不备之需。豪华游轮的顶上,左边是一个停机坪,可以停两架直升机;右边是一个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爱好者的圣地。

  而冯有斌此时正在高尔夫球场上挥杆自如,玩得满头大汗,用搭在肩上的毛巾随意擦拭了一下,再继续打球。

  “铃铃铃……”电话铃响起。此时他们已经出海,原来的电话卡已经没有用了,换了一张海上通讯卡,那么此时能打电话给他的就只有孙小东了。

  “喂!”他慢吞吞地接起电话。

  “阿斌,你借点钱给我!”对面的人有点急。

  “又输光了?”冯有斌无奈地摇摇头,随即拒绝道,“兄弟,这回我可帮不了你。走得太急,我的银行卡全放在家了,你不要忘了我在这的花销可全是你代付的。你现在把钱赌光了,我们怎么回去?”

  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你说怎么办?”孙小东不甘心地问道。这么多钱砸下去了,可连个彩头都没有,全军覆没啊。

  “能怎么办?我又没赌过。反正我是不会沾赌的,咱良好市民得遵纪守法啊!”冯有斌用肩与耳朵夹着手机,另一只手也不得空闲地打着球。

  “哎哟,你良好市民,我是犯罪分子,总行了吧!眼下我们要解决的是……”

  冯有斌只听了前半句,后半句还没仔细听就见一群穿着海警制服的人朝他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是冯有斌冯先生吗?”其中带队的一个海警向前一步问道。

  冯有斌放下手机却不关机,满是疑惑地回答:“是的!请问你们是……”可千万不是来抓孙小东的,这货欠了不少赌债了……

  “奥,我们是负责这片区域的海警。半个小时之前接到了来自T市警署的一个电话,说是你目前正在被人追杀,让我们好好保护你。”那个海警面无表情地说着,连着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冯有斌疑惑不已,有人要追杀他?还追到了这艘船上?难道是跟那些案子有关?可是这几天不都相安无事吗?

  “就我一个要被追杀吗?”

  “是的!”海警点头道。

  “不用!”他拒绝道,“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人,怎么可能有人要来追杀我呢?你是不是上当受骗了呀?这年初骗子还是挺多的。”

  “冯先生,是不是骗子难道我们做警察还会分不出来?T市警署周燃周处长你总该认识的吧?就是他专门致电向我们请求援助的。”

  海警搬出了周燃,这让冯有斌更加疑惑了,为什么周燃就那么肯定是他会被杀害?明明游轮上还有一个孙小东啊!他不信自己会那么倒霉。

  “各位,你们还是回去吧!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冯有斌再次拒绝道。他绝对不信自己会被盯上,要盯也该盯孙小东啊。孙小东可是赌债满天飞,却一分也不还逍遥自在。两厢一比较,自然是孙小东这种老赖才会提前遭报应啊。

  “冯先生,要不这样。我们就在不远处的地方保护你,绝对不会打扰你正常的行动。我们这边也是上头派来的任务,若是不做,那也没法向上级交代啊。”海警劝说道。

  冯有斌一听,只要不限制他个人行为,那还说得过去,他可不想提前体验住那大宅子的感觉。他本来就是为了躲避那个大宅子才逃到这里来的。

  “行!我现在要回房间,你们是要站在我房门口吗?”

  海警点点头道:“是的!”

  冯有斌得到答案后,便穿过他们一行人往外走去。不过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若有似无地闻到了一股酸臭味。这是什么味道?真难闻!或许人家是海警也会每天训练一两个小时,所以才出的汗臭味吧。

  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对方还没挂断,便道:“兄弟,我先回房间了。你自己再玩会吧。”

  “知道知道!你是不是被海警盯上了啊?我好像隐约听到了海警什么的。”孙小东好奇地问道。

  “嗯!说我现在正在被人追杀!他们是来保护我的!”冯有斌忽然觉得有些搞笑。

  “什么?你抢被人老婆了?居然会被人追杀!”孙小东调侃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挂了!少赌赌!”他不再多说,马上挂了电话,直奔向船舱客房。打完球后全身都是臭汗,他需要好好冲个澡,再睡个舒服觉。

  孙小东见口袋里的钱所剩无几,便去了酒吧要了杯鸡尾酒来消愁。余光瞥见几个海警在门口像是搜寻着什么!

  他立即想到冯有斌不是现在正在被海警保护着吗,怎么这些海警还能到这来找乐子?奇了怪了!

  没过一会儿,那些海警便走到了他身边,敲敲他的背,并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道:“我们是这片区域的海警,请问你认识一个叫冯有斌的人吗?”

  “什么?”孙小东惊讶无比……

  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后,便见那几个海警也跟了上来,冯有斌关上了门,往浴室走去,冲了个热水澡出来后便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

  他也不多想,身子直挺挺地就往身后的大床倒去,闭上眼睛享受着此刻的安宁与舒适。半梦半醒间,有个声音在耳边叽叽歪歪,扰得他一阵心烦。实在是太困了,他便转过身去不去理会,可那声音且不依不挠地进行着,已经造成严重扰民了。

  他将被子一扯,盖住了身子及脑袋,总以为只有就可以隔绝噪音了吧,可谁曾想到,那声音非但没隔绝反而放大了。气恼不已的他掀开被子坐起身来大叫道:“是谁啊!”

  “我呀!”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飘入他的耳中。

  全身一个激灵,他睁开眼睛,原来是客房中的电视机被他不小心打开了,里面正在播放一段视频。视频里的人戴着一张面具,全身由黑衣黑裤包裹着,诡异的很。

  忽然,电视屏幕转成雪白一片,慢慢地屏幕中间渗出血一样的红色液体,而那红色液体像是被人控制着一笔一划地写着字。

  “你抄袭,你该死!”几个字血淋淋地映在液晶屏上。

  他吓得全身一抖,这不是,这不是以前周燃跟他们讲过的死亡征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进了孙小东的房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不会死的,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不!我没有抄袭!我们是被冤枉的!我们是被方玲晓骗了,她骗了我们……”冯有斌激动不已又惊惧万分,嘴里一直重复着没有抄袭这四个字。屏幕一转,又是刚才的那个黑衣人,他不屑地说道:“抄了就是抄了!还敢狡辩!”

  “没有!我们是从她手里买过来的!她说她要救她妹妹,我们处于好心帮她忙才买的。”他哭丧着道。

  “买来可以收着啊,为何一定要以自己的名义发表出去?这就是抄袭!你该死!”黑衣人带着面具恶狠狠地说道。

  镜头又突然跳转,电视播放了一则新闻,讲得是一年前这片海域出过事情。当初有一只海警的小船在出任务时不幸触礁,船上的几名海警全部遇难。而这些海警的照片也被一一列在了屏幕上……

  “不,不可能!”这些人不就是站在他门口的那些说要保护他的海警吗?

  他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瞥见床头的手机,立即抢了手机过来,颤颤巍巍地送出了电话,可是里面是一阵盲音,随后又传来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啊?”

  他看了一眼去电显示,没错,是孙小东的啊,难道是这货故意在捉弄他就因为他没借钱给他?

  “小伙子,你家在哪儿啊?”见他不说话,里面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孙小东,你给我正常点!我现在命在旦夕,你快点给我回来!快回来救我!”他激动地大叫一声。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啊?”里面的声音不紧不慢地问着。

  “孙小东,别玩了,我的命可全在你的手上了。你快点给我正常点!”他歇斯底里地尖叫道。

  “小伙子,你就告诉我吧,你叫什么名字啊?”对方依旧是那副慢条斯理的样子。

  冯有斌抓着这个最后的一线希望才不敢将手中的手机狠狠砸烂,若可以自救,他老早摔破手机泄愤了:“孙小东,你这个混蛋!”

  “小伙子,你不用瞒着我。我知道你叫冯有斌!”里面一阵窃喜地笑声传来。

  “是是是,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啊!拜托快来救救我!”他彻底失去了耐心,直接将手机砸向了电视机。

  “哐当”一声。

  “小伙子,别动怒啊!”手机已被砸烂,可是声音却依然存在。

  冯有斌抱紧被子瑟瑟发抖,看着床边围满了那群海警,他面色惨白,脑子停止了思考,只余恐惧萦绕心间,做不出任何反应来……

  “啊~”

  ……

  “你们不是已经与他汇合了吗?”孙小东怪异地看着眼前的这几个海警,难道这几个海警是假的,他们就是来追杀冯有斌的凶手?打扮成海警的样子,让人毫无防备?

  “没有啊!我们才刚到。去了他的房间却发现没人,就来各个场所找他来了。你们警署的周燃周处长说他还有个朋友叫孙小东,与他一起在船上游玩。难道你就是那个孙小东?”带头海警果然厉害,简短的几句话就被他猜中了身份。

  孙小东见他们不像是说假话,又垂眼略一思索,暗叫一声:“不好!他有危险!”顾不得与他们周旋,他把腿就往客房跑去。

  海警见他神情不对,便立即跟了上去。

  而此时停机坪上刚停了一架直升机,“嗡嗡嗡”的声音让人耳膜都要破裂了。直升机里走出了几个人来,顾不得那烂漫的海景与天空,只看着脚下的路与心中的急事往客房奔去。

  众人来到客房前,已然晚到了一步。

  冯有斌躺在床上,眼睛大睁望着天花板,嘴角下巴全是水。

  孙小东见状连连后退,差点踩到后面进来的那些海警的脚。几个海警扶了他一把,以免他摔跤。

  正巧,周燃一队人马也到了现场。

  “你好,何警司。我是周燃!非常感谢你们能帮我这个忙。”周燃见到这场面,心下一阵叹息,人已经救不回来了,但是公关还是要搞好的。

  “客气了!周处!我们其实也帮不到你!实在抱歉!还是晚了一步!”刘警司语气中歉意满满。

  周燃摇了摇头道:“帮了!帮了很多!感谢感谢!”说着便互相握了握手。

  “既然这事是周处知情的,那便周处来处理吧!我们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一定尽我所能!”刘警司客气地说完后便招呼所有海警撤走了。

  “周处,初步断定他是溺水死的!”法医检查完尸体就来汇报工作。

  “溺水?”周燃和凌俊泽异口同声道。

  “周处,电视屏幕上又出现奇怪的现象。你看!”

  摄像师拿着摄像机递给周燃看。

  “你抄袭,你该死!”周燃读了出来。还是跟抄袭有关啊!

  “我们没有抄袭!”孙小东发了疯般地吼道。

  “死的人一般会说自己没有抄袭,而加害者却说你们全都抄袭了!”凌俊泽叹道。只有找到萧奇峰的全部资料,或许会有答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