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魂除夕夜
末衿伊2019-03-09 23:144,441

  他揉了揉眼睛,果然是老了,熬不起夜了。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一点多了,瞌睡虫爬满了脑子,上下眼皮亲热地难分难舍,哈欠也不断溢满了嘴。

  多少天了?大概有个五六天了吧,他就一直盯着这本书页看,都快看出洞来了,也不见这本书显示书名。

  “咚咚咚”,凌妈关了所有房间的灯却独见他房间里还亮着,便敲门进来询问:“小俊,很晚了!你这几天不眠不休地盯着那宝贝干什么啊?”

  “妈,你甭管我,我自有分寸。”说完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他感觉自己已经撑不住了。

  “好吧!那你早点睡,明天是除夕,记得去买套新衣服,后天可以换上。你这几天忙得都没空去采购。”凌妈叹了口气,了解自己的儿子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便也随了他去。

  “哦!”他听到凌妈把房门给关上了,自己的眼皮也不自觉的合了起来,同时嘴里还呢喃道,“明天是除夕……”

  “铃铃铃……”大清早的,这种铃声再好听也是刺耳并且折磨人的,尤其对于一个好几天没怎么休息的人来说,更加是魔音入耳,恨不得将手机砸了。基于日益养成的优良品性,凌俊泽还是很有耐心地接起了电话,沙哑的嗓子一听就知道还在半睡半醒间:“喂!”

  “凌先生,现在都几点了?拜托,能不能快点起床啊?”话筒里传来无奈的声音,“你上次跟我说今天有任务交给我,你倒是说说这大过年的你要我做什么?”辞了人家的工作不说,还专挑这种大日子来差使她,无言的悲痛啊!

  “奥,对哦,我忘记了!”凌俊泽抓了把头发,“我马上起床!你在家等我!”

  一秒不等就挂了电话,他起床前的首要任务便是翻开床头的《恐怖小说》最新一页,嗯,很好,还没显示题目,那这个年应该会好过一点。起身穿衣、刷牙洗脸、囫囵吞饭、抓书驱车,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不一会儿就到了周敏雯家楼下。

  周敏雯上车便问:“快说,有什么狗屁急事?日薪多少?少了我不干!”

  凌俊泽亦快人快语道:“逛街陪我挑新衣服,明日要穿。日薪是衣服价钱的三倍。”不过又转而道,“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说话斯文点,有内涵一点。”

  后半句周敏雯假装没听见,光是前半句的“日薪是衣服价钱的三倍”这句话就反复回味着不下几十遍,心思亦是百转千回。最后得出结论:挑贵的买。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为确保手头有证据,她还拿出手机录起了音,“来,再说一遍。”

  他一脚踩下油门,她一个趔趄,头差点撞向挡风玻璃:“唉,你怎么每次开车都这么莽撞粗鲁!能不能绅士点?”

  “野兽怎么能配绅士呢?”凌俊泽嘴角微翘,说得很隐晦。

  周敏雯摸不着头脑,这话什么意思?还不等高她脑子转过弯来,身子倒先随着车子先转起了弯。

  出了停车场,周敏雯比他还兴奋地来到商场男装专柜。一排排的衣服鳞次栉比,她却没空看衣服款式,只认吊牌上的数字,越天价越心动不已。

  找到一件更高额的,便“嗷嗷嗷”地大叫起来,拉着他去试衣服。而凌俊泽除了在开车的时候其余时间都是一直盯着那本书在看,试衣服一点也不用心,导致扣子扣错,衣裤穿反,裤子不拉拉链等囧事层出不穷,最后周敏雯忍无可忍:“凌先生,请好好试穿衣服!”这可关系到她的日薪多少的问题,当然得尽忠职守。

  “好吧,我知道了!”买新衣服可不是他的本愿,实在是这么多天以来,看得太入魔,怕他妈担心,只好找借口出来。买套衣服而已,他妈其实早就想给她买了,只是他一直劝她不要去买而已。

  “好了,就这套吧!”看来看去都差不多,又不是女装潮流时尚样样得追,男装的话玩不出什么新花头来,差不多就好。

  周敏雯见他指着其中一套,便迅速翻开了那衣服上的标签,一瞧,气得差点吐血。她忙前忙后,忙里忙外地奔波劳累,挑的都是四位数字的衣服,结果被他随手一指就定了今天她的日薪,还只有这么一点点。

  “快啊!我穿L号,就这套了!服务员打包结款!”凌俊泽说完便又自顾自地低头盯着那本书,像是着了魔一般。

  周敏雯无语问苍天,拎着手中好几套价格不菲的衣服差点背过气去。

  无奈人家现在是她老板,有气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在餐厅吃完午饭便欲回去。途中,凌俊泽道:“先去你家里吧!”他想傍晚在回家陪他妈过年。

  “肯定的啊!难不成你想把我一个人甩在街边,管自己回去啊!绅士总得先将女士送回家啊!”周敏雯一脸不开心,累个半死结果就拿了那么点工资,过个年都不够她花的。

  “可女士并不优雅啊!”凌俊泽脱口而道。

  “你!”周敏雯气结。不跟他争辩。

  到了家,她前脚进门,他后脚便跟了上来。

  “唉,这是我家!”周敏雯堵在门口不让他进来。

  “我知道啊!我是来看周叔的!”凌俊泽便望向里边,看到周燃坐在客厅沙发上,便急急喊道,“周叔,我来看你了!买了点东西不成敬意!”

  周燃见是凌俊泽便迎了出来:“小俊啊,快进来快进来!你说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啊?拿回去可以给你妈吃。”他一手推开周敏雯,还对她挤眉弄眼道,“别没礼貌!过了年又大了一岁了。快去准备茶点招待客人!”

  周敏雯翻翻白眼,走就习惯了周燃的态度,默不作声地走开了去。

  “周叔,应该的应该的!我妈的也已经备好了!这就是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凌俊泽不容拒绝地说道,又问起了案子的事情,“周叔,最近案子怎么样?”

  周燃一提案子,眉头就皱得跟山峰差不多:“别提了,案子没告破,倒弄得人心惶惶!”

  “怎么说?”他好些天没去警局了解情况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散播谣言,在网络上闹得还挺大,说是恐怖小说家接二连三地死亡,且死亡的惨样与他们自己写的其中一篇小说内容相似,闹得人人自危。总之接近年关越是难!而那八个人也要过年吧,有些不是本地的,特别想回老家看望父母,或者走亲访友,拦不住,都回去了,也坚决反对警方派人跟着。这让我们省事多了,好多同志也是好几年没回家了,给他们换班的换班,休假的休假。”

  “这么说,那八个人现在是处于随时都有可能被杀的处境之中咯?”凌俊泽心中隐隐升起不安。这八个人还真是不要命了,明明知道目前是敏感时期,竟然还不怕死的都回去了。

  电话铃声碰巧响起,周燃接通后,听对方说完便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一趟!”他挂了电话拿起大衣边走边说道,“雯雯,照顾好小俊,我去趟警局,有几个盗窃案要去处理一下。这接近年关了小偷就是多……”

  屋子里又剩下他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对,是大眼瞪对面的人,对面的人双眼瞪着书。一直到下午毛五点,凌俊泽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要回去过年了,便起身告辞。

  周敏雯正要相送,却不知怎么的空间画面迅速转换不停,直到某一瞬间才停顿下来。

  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周敏雯有些紧张又害怕地走近凌俊泽的身边,轻扶着他的手臂。突然一只蜡烛出现在他俩面前,照亮了一方,陡然间对面有个人,神情凶恶,手中还拿了一把菜刀,定定地看着他俩。

  “啊~”周敏雯惊恐地叫了半声还有半声被她自己用手捂住了。

  凌俊泽握紧了她的手,亦是恐惧到不能动弹。这人是谁?

  还不等他多想,对面那人便举起菜刀向他们冲了过来,凌俊泽连忙护着周敏雯就往旁边一躲,回身又看向那人。

  那人不停地砍向床边,床上之人大叫出声:“救命啊!救命啊!萧奇峰,你这是要干什么?”床上之人是个女人,

  “我要干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啊!”说完他又疯了一般砍向了女人。

  那女人穿着睡衣,不停地在房间里躲闪跑跳,而那男人也是穷追猛打,一副势必要将她砍死的模样。

  就在女人快要被男人追到的时候,门被推了开来,又一个男人进了屋子,见女人在被追杀,便极力叫唤道:“晓晓,快,快来我这儿!他疯了!我们快跑!”

  凌俊泽看清外面男人的脸后大吃一惊,这不是齐文宇吗?刚才那女人叫那个拿着菜刀的男人为萧奇峰,而齐文宇口中的“晓晓”是方玲晓!那个女人是方玲晓!

  周敏雯死死地抱住凌俊泽,看着那男人追杀女人的场面使她全身瑟瑟发抖,都忘记了要尖叫这回事!

  萧奇峰见齐文宇来了,便哈哈哈大笑几声:“你也来了,正好送你们一起去做地狱夫妻。你们这对狗男女!”说着便抓住方文晓的头发,就要往她身上扎刀子下去。

  齐文宇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借着冲力便将他冲了开去。他连忙抱起方玲晓就要跑出去,奈何萧奇峰穷追不舍,比他们快一步将门给锁上了。

  瓮中捉鳖!此时的凌俊泽与周敏雯比被追杀的那两人还要紧张,屏住呼吸不敢乱动。

  萧奇峰在个头上明显比齐文宇要高出半个头,且身体素质上也是萧奇峰来得结实。齐文宇见他狞笑着走了过来,便随手抓了一样旁边的东西,他看也没看,便朝着萧奇峰砸了过去,水洒进了他的眼里,玻璃杯撞在了他的额头上,他一时睁不开眼,抱头痛呼之际,齐文宇便拉着方玲晓跑到了门口,可是死也打不开那扇门。

  齐文宇见他还没缓过劲来,便当机立断欲夺下他手中的刀,一两次夺不下来便狠狠地要了他的手一大口,他痛呼不已便松开了手中的刀,被齐文宇一下夺了去。

  齐文宇毫不犹豫地就往他背上一砍,顿时鲜血飞溅,亦溅了他一脸的血。他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不敢置信他竟然杀人了。

  方玲晓在一边拼命拧着锁,等她找到窍门打开了门后,便忙起齐文宇的手跑向了外面……

  萧奇峰笔直地站在那里,双眼一直盯着凌俊泽和周敏雯,盯着盯着,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反手拔出了那把插在他背上的刀,笑着向他们俩走来……

  他们俩害怕极了,原以为是一场往事,没想到是往事下的丑恶。凌俊泽将周敏雯护在身后,准备迎敌……

  “小俊,小俊……”

  “雯雯,雯雯……”

  呼声不断,脑子很乱。这是怎么回事?

  凌俊泽幽幽转醒,看见他妈妈一脸焦急地唤着他,有些虚弱地问道:“怎么了?妈!”他又抬头看了眼装修,这里不是他家,而是……

  “爸!”周敏雯亦醒了过来,无力地叫着她爸。

  “你们两个孩子怎么了?集体晕倒在客厅,我差点就要叫救护车来了。幸亏热空调开着,不然冻死你们俩。”周燃有些心疼道。

  “爸,刚才、刚才我……我好像……好像被人追杀……”她摇了摇头,努力想回忆起什么来却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只有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从眼前闪过。

  “这次多亏小俊妈妈。到了饭点还不见小俊回家,便到处找他。去了他所有去过的地方,最后想起这几天小俊频繁往警局跑,她便来警局找人来了,当时我正好处理完盗窃案要回家,碰巧遇见便一起过来了。没想到一进门就见你们两个人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可把我们两个老的吓坏了!立即掐人中才把你们叫醒。今天还是除夕夜呢!我还想平安过个年!”周燃絮絮叨叨地说着事情的经过。

  “是呀是呀!小俊啊,以后晚回来先跟妈提前说一声,吓得我魂飞魄散的。”凌妈心有余悸道。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凌俊泽搂着凌妈的肩膀安慰道。

  “既然没事,今天又是大年夜,要不咱两家一起过年吧!厨房里早就备好菜了。大家一起吃吧!”周燃建议道,“雯雯,走,我们去把菜热热再端出来吧!”

  “我去吧,周叔!雯雯刚醒,你让她一个女孩子做什么呀?我来帮你忙!”

  “嘿,你这小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