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死亡赛车之路
末衿伊2019-03-07 22:126,274

  一辆高档的红色奥迪车内播放着响亮的DJ音乐,连经过它身边的车子都感受到了音乐的震撼力,连车带人一起随着节奏一蹦一蹦的,有些车甚至被它干扰了电波中途突然也放起了同样的DJ音乐,霎时引来车主人的不满,可遇到红灯只能被它继续干扰,只有驶出一段距离后才能摆脱这音乐的魔抓。

  “出来了就是爽快!”陈淼随着节奏一会儿顿着头一会儿摇着头。九个人加一群带枪警卫,天天窝在一处大宅子里,而他们九人就像是犯人一样被严加看管起来,这没生病都要窝出抑郁症来。他这回算是甩掉警卫偷溜出来玩的,可没知会其他人。

  那些案子发生的是很诡异,但是根本不可能是齐文宇出来作祟。他更多的相信是人为的,而且那个人肯定就是方玲晓,肯定是她在背后捣鬼。

  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这些糟心事,到达目的地后,他露出笑容,关了音乐下了车后与人打起了招呼:“哈喽,大家好啊?”

  “嘿,这不是陈哥吗?”正在忙碌中的人抽空走向了陈淼。双方举起一拳互相撞击了一下以示友好。

  “很忙?”陈淼看了眼赛道,工作人员来来回回地收拾着场地。

  “不忙不忙!倒是陈哥你最近有好些日子没来了,在忙啥呢?”那人拿着一瓶矿泉水递给陈淼后反问道。

  陈淼拧开矿泉水瓶盖子,一倒头含了一口在嘴里,“咕噜噜”两下便咽了下去才说:“最近被警察圈养了。没办法脱身!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摆脱他们才来的。”

  “圈养?”那人皱眉,没弄明白这是坐牢呢还是保护?

  “嗯!唉!我有几个朋友莫名其妙地死了。警方说要他们剩下的朋友召集起来保护。我这都快被憋死了。趁他们不注意……”

  “陈先生,总算找到你了。”陈淼话还未说完,便被来人打断了。他俩回头一瞧,原来是三个警卫正朝他们走来。

  “你瞧!我这还没开玩呢就找上门来了。”陈淼耸耸肩道。

  “陈先生,请你有点自我保护意识!周处交代过你们不能擅自行动,若要独自行动也请先报备一下,方便我们寻找。”其中一个警卫郑重地说道,对他的私自行为有些不满。

  “我又不是你们的犯人,有必要这样吗?”陈淼又喝了一口矿泉水,道“那你们现在也已经到我身边了,我可以自己玩一会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那个带头的警卫犹豫道,“周处说了,你若要独处的话,我们就必须按照规定安装监控,以便随时观察。”

  “你们烦不烦的啊?在我们房间里安装监控也就算了,连开个车也要装吗?”陈淼有些无语,几件案子下来连人身自由都没了,“告诉你们周处,请尽快把案子查出来,案子破不出只能怪你们警察自己无用,别限制别人的人身自由,否则这种日子我都不想过了。”

  “难道厕所也装了监控?”那人笑着紧接了一句。

  “唉,尤城你是不知道,要不是我们极力阻止,他们是想安装来着!”陈淼叹了口气,真是要被这些警察弄疯掉了。

  “噗嗤!”尤城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做得可真够绝的啊!你们这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警方居然连厕所也不放过。”

  “一言难尽啊!”陈淼摇着头,又对警卫凶狠狠地说,“你们要装就快装,我还有一帮兄弟等着我去比赛呢!”

  警卫们见他松了口,便抓紧时间在他的车子了安装了小型摄像头,又拿出显示器进行调试,正好能全方位观测驾驶室的动态情况。

  陈淼坐进了自己车,排气管“咕咕”两声便出发向赛道靠拢。

  那边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子了。

  “陈哥,你怎么这么慢?”一人从车窗外探出脑袋问道。

  “没什么!个人私事而已!要比就现在,不比我就走了啊!”他还有几天就要交稿了,时间上还是有点紧张的。比完这场赛,他就要全身心投入到创作中去了。

  “好嘞!就现在!”那人坐直了身子,全身都来了劲,兴致勃勃。

  “几圈?”这回换陈淼伸过头来问道。

  “啧,陈哥,你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儿。”那人歪着脖子道,“三圈!”

  “OK!”陈淼比了个手势便准备准备就出发。

  裁判是个身材妖娆、穿着超短裙的长发波浪卷美女,举着大旗,收到各位赛车手已各就各位后,她便大旗一挥,所有车子便“唰”地从她身边呼啸而过,一眼便是百米。

  陈淼追求着急速的刺激感,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胜利感。每一次都能轻松转弯,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这时他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强者。

  下一段路程是笔直的,他要追上前面的车成为第一名,也能在之后的写稿日子里平添一丝快乐和一点动力。他握紧方向盘,脚下猛踩油门,速度马上提了上去,可就在此时,一个人影突然窜了出来,他本能地踩下紧急刹车,不幸的是那人还是被他冲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好洒在了他的挡风玻璃前。

  他惊魂未定的停下车来,松开安全带,打开车门,每一步都慌张地手在抖、心在颤。可当他下车去查看被他撞飞出去的人时,却发现方圆几十米都没有一个人影。

  “我撞鬼了吗?”他眺望前方,好几辆车子在他身边急速飞过,化作一点。

  他顾不得那么多,随即上车欲系安全带时,却发现挡风玻璃上的血液化作了一行字:“抄袭者不得好死!”

  他瞪大了眼睛,紧张道:“没有!我没有抄袭!我没有抄袭。”他连忙操起一块毛巾,下了车,拼命地在挡风玻璃上上上下下的擦着那些血迹。可无论怎么用力擦都没办法清除这些字。他慌了神,脑中回想着周燃的话:“……现在的六起命案都跟齐文宇扯上了一点关系。我想你们肯定也清楚这六起命案有多诡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是个未知数。因为死的人好巧不巧全是那起官司的被告人,而目前幸存的就只有你们九个人了……”

  “对,齐文宇!是齐文宇吗?齐文宇你有本事就给我出来,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快给我出来。”他在车子外面大吼大叫,却无一人回应他的话。

  他快被这种寂静折磨得都要疯掉了。明明是大白天,明明是一条环形赛车跑道,为什么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呢?连其它车子的排气管声音都没有了。

  他转身进入了车里,开启了之前的劲爆音乐,可听到一半却“嗞嗞”地发着杂音,随即广播里传出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路上太寂寞,与人结伴行。”

  “你是谁?”他惊道,欲动身下车,却被安全带紧紧地锁住了,让他下不了车。

  “莫问行人名,各有各的道。”广播还是那个阴森森的声音。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走,你走!”陈淼慌张地找着摄像头,对准摄像头便疾呼道,“警卫,快来保护我啊!你们警卫是干什么吃的,没看到我正面临危险吗?”

  那边没有回应,陈淼后悔了,后悔没听周处的话,对,厕所里也是要装监控的。厕所里怎么可以没有监控呢?

  “我等你一起走啊!来吧!”广播里的声音突然变得遥远而空洞起来。

  陈淼再用力扯了扯安全带,就是挣不开。他不顾三七二十一一边猛力踩下油门,一边还说道:“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没有抄袭。”

  前面的路似乎都带着一长串的血迹,他看不清前面的路,双眼满是通红,突然他感觉后座有人,便望向了后视镜,一张惨白的脸陡然间放大了起来,他还没看清那人的长相便尖叫出声,一头撞向了护栏翻了车子……

  等一群人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让你们看个人吗?啊?人怎么就没了?”周燃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自己准备得够充足的了,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他拧了拧鼻梁显得特别累。

  那三个负责看守的警卫很是委屈。其中一人带头道:“周处,我们给他车子装了监控,他比赛的时候我们眼都没眨一下就盯着显示器看了。之前他还开地好好的,稳居第二名,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停了车,拿着一块抹布趴在挡风玻璃上死命地擦着。我们当时以为他是觉得玻璃脏了看不清前面的路,便下车来擦窗户。后来他又对着摄像头说着什么,面部表情有些惊恐。我们那时候就出发去找他 ,谁曾想还是晚了一步……”

  周燃有些疲惫,三个警卫也已经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骂他们也无济于事。

  “算了,你们回去吧!记得还有八个人要加强保护力度。千万别重蹈覆辙!都是人命呐!”周燃语重心长地说道,挥了挥手让他们都好回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喂,小俊!”周燃打通了电话便立即说道。

  “喂,老爸!”

  可里面传出来的却是自己女儿的声音,周燃拿开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错啊,是凌俊泽的电话号码啊!这、这……

  “喂,爸!你怎么了,说话呀?喂?”周敏雯奇怪地喵了眼通话显示,正在通话中,她爸没关掉电话呀,怎么就没声音了呢?

  “咳咳!”周燃咳了两声道,“我说你怎么拿着小俊的手机啊?”

  “唉,还不是因为我爸他从来不给自己的女儿打电话而给别人打电话打得很勤快,我就把别人的手机占为己有咯!只有我就假装是我爸在给我打电话!”周敏雯语气失落到感觉她是个被丢弃的孩子一般可怜巴巴。

  “别闹!快把手机还给小俊!我有……”

  “你有正事要找他商谈是吧?”脚趾头想想也就知道了,她又道,“什么正事,你说吧?跟我说也一样,他现在去洗手……哎、哎、哎,我还没说完呢。”手机中途被人劫了去,她大声抗议道。但一般抗议无效。

  “喂,周叔!”

  “哎,小俊,跟你说件糟心事!陈淼出车祸身亡了。”

  简短的几句话让凌俊泽不禁眉头一皱,困惑道,“怎么会?陈淼他……”他不是在那大宅子里住得好好的?凌俊泽连忙翻开那本《恐怖小说》看了下去。

  《死亡赛车之路》这题目一显示出来,他便急着去找周燃,奈何周燃星期天竟然不在家,而周敏雯打开门一见到焦急如焚的他便知道又有情况发生。她便软磨硬泡地要求他告诉她,他毫无招架力地全招了。

  接下去他俩便全网搜索《死亡赛车之路》,只等找到了再将此事禀告给周燃。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他估计是憋得慌,甩开警卫自己驾车去跑赛道比赛了。没想到中途撞在了护栏上翻车了,当场死亡。”周燃叹息一声,“还有我看过摄像视频,挡风玻璃上一闪而过一行红字:‘抄袭者不得好死!’”

  “这几个案子的关联性还是蛮大的。可我就是想不通孤儿院的那桩惨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联系性,而且一次还枉死了那么多人,也查不到那篇小说的作者……”凌俊泽合上了那本书,语气间都是愤愤然。

  “或许那桩案子真的是院长发失心疯错手杀了那么多人呢?”

  “不可能!周叔,你忘了,《恐怖小说》里都有记载!说明这些案子都是有关系的。”凌俊泽提醒了他一下。

  案子越积越多,又破不了案,传出去毁警局名声事小,牵扯到更多的人命事大。

  周敏雯拍了拍他的后背道:“找到了!《死亡赛车之路》在这里。作者是三水之巅,三水也就是淼,没错,就是陈淼写的。”

  凌俊泽索性打开了扩音,以便周燃也能听得见。

  周敏雯摘了一段重要的读了起来:“我看着人们在看台上高呼加油,并不时挥舞着旗帜,觉得这是一种压力。人们一听赛车手就会觉得高大上,但对我而言这其实是一个相当有压力的职业,也是一个死亡率超高的职业。其实我从最初的热情退了下去便只剩恐惧。一切源于那次意外。意外之所以为意外那边是始料未及的事情。在一次私人组织的拉力赛中,我当时开着自己的车在赛道上尽情狂奔着。我充满了斗志,一心想要超越前面那辆车,勇夺第一名的冠军称号并可以拿下一千万元的冠军奖金。可我没想到前面那辆车突然失控撞向了围墙,车子冒起了滚滚浓烟。我四下张望却发现并没有救护人员,当时我踩了刹车放慢了速度便想立即停车救人。可望着后视镜中由那黑点变成具象、赶超而来的其他赛车,我的心犹豫了一下,再犹豫了一下。短短几十秒内,天人交战。可当后面的人即将紧追我的车尾时,我见那直升机从空中飞来,我想他应该有得救,为了一千万我便急忙踩下油门,飞驰而去。不过两秒,‘砰’,一声惊天炸雷响彻整个赛车道。我望着后视镜中那火焰高窜的赛车,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了。如果、如果那几十秒钟我下车将人拖出来便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自那以后,我对赛车有了一些恐惧。我坐进了车子里,这次不是为了冠军,纯粹是为了友谊而比赛。扣好了安全带,一声令下,我便随其他赛车手们一起进入了赛道内。我还是处于第二名,我使劲地踩下油门,因为我不想看到前面的人出事,我做了第一名就不用回首。可是万万没想到在我加速的时候前面突然冲出了一个人,我来不及踩刹车直接撞了过去,那人鲜血喷了我整面挡风玻璃,我吓得赶紧停了车,下车之后却发现并没有那个人,可是挡风玻璃上的鲜血还冒着热气。我慌张地寻找着那个人,却已依然没有结果。我心中抑制不住地恐惧,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便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去。广播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路上太寂寞,与人结伴行。’我问他是谁,他便回答道:‘莫问行人名,各有各的道。’我害怕极了,又由于挡风玻璃上一片模糊不清,我用玻璃水清洗也不管用,我想靠边停车却发现刹车失灵了,突然我看到了后座有一个人,他对我笑了。我惊得全身寒毛竖起,他、他是那天我没有去救的那个赛车手。我立即尖叫道:‘你走,你快走开!我不认识你!’他又弯了弯嘴角,僵硬地说道:‘我等你一起走啊!来吧!’‘砰’,我只感觉自己升到了上空又急速下降,随后便没了意识……”

  “好恐怖啊!”周敏雯读完打了个寒颤。

  “这也叫恐怖,改天我给你看更恐怖的!”

  “不要不要!我晚上一个人睡觉,别说了!”周敏雯连忙拒绝凌俊泽的“好意”。

  “那你还要我说案子的事,还拦着我不让我走,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凌俊泽很是无语,不然他早就在警局里了,才没时间跟个女人耗时间。

  “小俊,你在我家?”周燃在电话里头惊讶不已。

  “对啊。周小姐不让我走!”凌俊泽事实已告。

  “胡闹!孤男寡女成何体统!”周燃骂道,“雯雯,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矜持样子啊!”

  “唉唉,爸,不说了奥。拜拜!”周敏雯迅速点了挂机键挂断通话,省得她爸说教。

  “怎么了?还挂你爸电话?”

  “超烦!我爸是个老古董!封建思想特别严重,比孔子还孔子!”周敏雯解释道。

  凌俊泽表示不认同,但很快跳过此段,围绕案子说道:“我昨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翻看了一眼这本书,还没有题目显示,我便睡了。等到我十点醒来的时候,再翻开书的时候它的题目已经出现了。我就连忙驱车赶往你家,可是你爸正好也出发去警局查案了。而这个赛道车祸发生的时间段是上午九点三十分到九点四十五分。按照以往的案子来推算,题目肯定是比案子早一点,也就是说题目出现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后到上午九点半以前。如果说题目出现的时间是晚上十二点,那道九点半,一共有九个半小时的时间可以阻止一场命案发生。”

  “可是你又不知道这题目到底什么时候出现。那不成把书翻在那里,一直盯着它瞧,看它在什么时候出现题目,然后马上搜索作者并加以保护?这太耗时耗人力了。”

  “对!目前只有这个笨方法可行,不然我们找不到规律就没办法在最快的时间内救人。”

  周敏雯打了个哈欠道:“那你慢慢盯着吧!”一直盯着一个地方,眼睛不疼死,腰椎都要坐成骨质增生了。

  “周小姐,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凌俊泽临危授命。

  “哈?我没听错吧?”周敏雯掏掏耳朵,见他一脸坚定,她立即摆摆手道,“我不要干!太累了!而且我还要上班呢!不行!”

  “我已经帮你递交辞呈了!昨天晚上发的邮件!”凌俊泽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什么?”周敏雯大叫道,严重透着不可置信,“不可能!你又不知道我的邮箱账户和密码!”

  “你平板上的备忘录里都有记载!傻瓜!”凌俊泽淡淡地说道。

  “什么?”周敏雯立即打开平板查看,没想到还真有,“你太残忍了吧!我接下来的日子怎么活啊?没工资我怎么吃饭啊?怎么买包啊?怎么买化妆品啊?我开销很大的!”

  真是要晕哭了她喂!

  “我养你啊!”凌俊泽淡然地抛出了这么一句,一下镇住了哭天抢地的周敏雯。

  一室安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