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奇的诡异
末衿伊2019-03-08 20:023,835

  一处两层楼大宅外站着一圈带枪警卫,庄重而严肃地站立着,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直视前方。

  大宅内。

  “周处,你说过会保护我们的安全,为什么陈淼还是在你们的保护之下死了?”杜江伟敲敲桌子,表示对警方的保护存在不满。

  “是呀,周处,为什么陈淼会这么突然……”丁小霞表情哀伤,欲哭无泪道。单语嫣见她难受便搂着她的肩安抚着。

  周燃见马上又有第三个人来“投诉”了,他便先抢了话头愤慨道:“我说过在这里我会保护你们。但是陈淼的出事地点在哪?他甩开了我安排的警卫,自作主张出去潇洒了。我没有千里眼也没有顺风耳,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与所能去帮助你们、保护你们。那陈淼不服从安排,擅自离开这里,你们觉得我是千手观音还是如来佛祖?我若真有如此手眼通天的本领就不会对这些案子一筹莫展了!”

  现在出了问题就拼命说警察无能,那当时都干吗去了?

  “作为警务人员,我最希望的是不要有案子发生,尤其是命案,责任都抗在我们肩上啊,负责监督审查的是你们这些老百姓啊!做得好说是我们应该做的,简单说就是尽职尽责,做的不好,骂名都是我们背的,老百姓的口水也是往我们头上吐的。我们连一丝松懈的权力都不敢有、也不能有。”客厅里八个人围了一圈坐着,静静地听着站在中间的周燃絮叨,“对于陈淼的死,我要负一半责任的!唉!经此一事,你们切记一定要保护自己、听从警方安排。我言尽于此!”

  “那我们难道连出去一下的自由都没有了吗?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冯有斌面色不善地说道。

  “可以出去啊!门就在那!随时啊!我们警方没有拷住你们的手和脚啊,尽管出去。但出去了发生任何事情,警察概不负责。警察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人总是要将心比心的吧!目前是处于安全的考虑才把你们聚集在一起进行统一保护,跟坐牢区别大得很。坐牢要戴手铐、脚铐,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还要关在铁笼子里什么也干不了,那才叫暗无天日。”周燃不容争辩地说道。

  “照你这么说,你们如果永远破不了案子,我们就得永远呆在这里?”方珺问道。这才是他们最在乎的问题。住在这里只是权宜之计,总不能一直等到警方破了案子的那天吧,何况警方现在连点破案头绪都没有,岂不是要长久地呆在此处,每天还要担心下一个被杀的是不是自己。

  “我们正在尽全力调查案子。我们也不希望你们一直住在这,毕竟这地方是警方花钱租来的,不可能租很长时间,经费可是有限的。”周燃说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只有最后一句,祝你们好运!”

  周燃说完便出了宅子,只余一室寂静。

  宅子里的人数从九个人减少到八个人,大家的危险意识明显提高了许多,也越来越觉得这几起案子处处针对他们几个人,如今闹得人人自危都不敢再擅自行动。

  “回房,还要交稿呢!”方珺率先打破安静便上了二楼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一楼是给警卫们换班休息用的。

  “嗯,对!哪有时间伤春悲秋的?”孙建真也转身上了二楼。

  “唉,下一个真轮到自己了,我也无话可说!就把每天当做最后一天过吧!或许只有想着写小说的动力都出来了。在死之前得完成几部好的作品留存于世,也不枉我白来一遭。”孙小东倒是看得开,感叹着回了屋。

  剩余的几人也没什么可说都陆续回了自个儿的房间里,埋头写稿子去了。

  凌俊泽在家无聊的重复翻看着那本《恐怖小说》,他一直想不通是什么让他从那段惊险的高速路上逃离出来,这上面没有说明,只能靠自己猜。

  “这是什么?”本子的某一页处有两个似乎被水浸透的小圆点。他用手摸了摸,还有点潮。这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呢?

  他又没在上面洒水,也没有放到潮湿的地方去。怎么回事?他不断回忆着,记忆一直倒退,倒退到那条高速路段上,忽然想起某一个他回头的瞬间,看到周敏雯像个小孩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的,只有那次是见水的。这么说来,这还是周敏雯的泪水。

  他仔细回忆着,当周敏雯哭的时候,他发现下雨了,而且就那么几滴,就像人的眼泪一样,不多偏少。

  难道是周敏雯的眼泪滴了进去然后化作了现实中的雨水了?

  想到这,他立马拿了一杯水过来,用手指蘸了蘸,便一下洒在了书页上,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什么神奇的反应降临。

  “是哪里不对吗?”他记得当时周敏雯一哭,雨水就“啪嗒啪嗒”落在挡风玻璃上了。难道要真实的眼泪还是因为不在故事之中,所以没有效果?

  这是一本笔记本,那如果他在上面写字会怎么样?会像《哈利波特》里的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一样吗?

  他怎么没想到这个呢?凌俊泽立即起身拿了一支笔过来,为了方便擦拭他选了一支铅笔。写什么好呢?对,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凌俊泽,请问你是不是齐文宇?”他挥动着铅笔写下一行字体,过了大概十五分钟,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笑道:“怎么可能呢?这又不是《哈利波特》,更没有伏地魔。”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好幼稚。

  “铃铃铃……”他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嘴角勾出一道彩虹:“喂!”

  “凌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把我的工作辞了不说,还把我一个人晾在家里。请问你到底要干什么?”电话那头的周敏雯无聊中带着焦躁。

  “没干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吗我会养你的!”凌俊泽笑道。

  “别跟我来这一套!男人说这句话大半是假的,小半是敷衍。”

  “嗯!分析得有道理!那你来我这工作如何?我这的薪水保准是你之前公司的一倍。”凌俊泽说得豪气冲天。

  “凌大哥!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嘛?那么容易就上你的当,那我白干这么多年出纳了。你要是说薪水比之前的公司多一倍,那我还接受。不要咬文嚼字套路我,我可不上当!”周敏雯有些无语,挖墙脚也不是这么挖的啊。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凌俊泽抬头一看原来是凌妈。

  “妈!怎么了?”凌俊泽问道。

  凌妈手里拿着一件白衬衫,道:“你衣服破了,我帮你缝好了。记得自己挂起来。”凌妈见他在打电话便没有多说,放下衣服就出去了。

  “嗯!不愧是出纳小天才!有两手!”凌俊泽大赞道。这让周敏雯有些难为情,不自觉地红了脸。

  她有些懊恼:“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没什么!啊!嘶~”

  听到对方一声呼痛,她急忙问道:“你怎么了?不会被你妈给揍了吧?”

  “猜对一半,感觉是像被我妈给揍了。流血了,流血了……”凌俊泽叫得有些夸张,这辈子就见不得自己出血,“刚才我妈送来我的衬衫,她说帮我缝补了一下破损的地方,没想到那根针还挂在衣服上。我没仔细看就被深深地扎到了。好痛!”

  “要不要紧啊,弄个创口贴贴上就好了。记得扎到的地方不要泡水。”

  周敏雯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他只看着自己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到了本子里,然后消失不见,连点血迹的影子都没留下来,像是被书喝掉了一样,一滴不剩。

  莫名地恐惧感油然而生,他拿着手机颤栗道:“血,血没了,我的血不见了。”

  而周敏雯听得云里雾里,关切地问道:“什么你的血不见了?你说清楚啊?”

  “我的血滴在了那本书里,诡异的是它不见了。”凌俊泽激动地说道。他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眼花,大叫道,“妈,妈!你在吗?”

  凌妈见他叫唤地紧,急巴巴地跑过来道:“怎么啦?”

  “你就站在那看着,别动!”凌俊泽不想他妈妈被牵扯进来,只能让她远远地张望着。

  凌妈听了吩咐,站在门口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乱了儿子的计划。

  “妈,你看着奥,我的血滴到本子里,本子会发生什么?你等会跟我说你看到的。”凌俊泽将手指挤了挤,又一滴浓厚的血液“啪嗒”落到了本子上。

  “妈,你看见没,血被书喝掉了,没有了踪迹。”凌俊泽显得有些亢奋,完全没了往日的沉稳与冷静。

  “小俊,你不是从小怕血吗!你这是干什么?自残啊?”凌妈小跑过来,欲将他的手包扎一下。

  “别动!妈,就站在那别动!”凌俊泽拿着书翻了个身远离了凌妈,“妈,你看到我的血滴在书上发生了什么吗?你说呀!”

  “好像没了。不见了。”凌妈据实以告。不过她的眼中只有凌俊泽受伤流血的手指,连忙去客厅拿了创口贴给他包上。

  “周小姐,你听到了吗?我的血竟然不见了。”

  “嗯嗯!我听到了!那是去了哪里?”周敏雯问道。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消失不见的。

  “你在家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去!”凌俊泽拿起书挂了电话便直接往外跑去。

  风驰雷掣般到了周敏雯的家。

  “周小姐,我要你的血。”凌俊泽敲开门后的第一句话就吓住了周敏雯。

  “什、什么?”周敏雯有点后怕地想要关上门,拒绝他进入。

  “嗨!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要你的几滴血,滴在书上试试看。”凌俊泽见她反应如此便了然于胸地解释道。也都怪自己太莽撞了,一见面就要人家的血,搞得自己像个吸血鬼一样。

  周敏雯才松了口气道:“吓死我了!我这就给你准备一点。”她给了他一双拖鞋,便进了厨房。

  “快快快,书呢?要流下来了。”周敏雯急着从厨房跑出来道。

  凌俊泽连忙翻开书页,让她的血滴入书中,最后隐没了踪影。两人相视一眼,又观察了一下书本,完全没有一点血迹。真是神奇的诡异!

  “怎么会这样?我们俩的血都融进去了。”周敏雯呆呆地说道。

  “嗯~”凌俊泽也是呆呆地点着头,“血相融,说明是血亲啊!”

  “血亲个头,谁要跟你做血亲了!”周敏雯推开他便给他去倒了杯水来。

  “怎么?不想跟我做血亲,那就是想与我做……”

  “做什么做?快喝你的水!”凌俊泽还没说完,便被周敏雯红着脸打断道。

  他一脸委屈:“我只是想说做……做朋友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