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野草太野
末衿伊2019-03-15 17:434,666

  大家绕着那座坟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一块方石墓碑上简单地刻着“萧奇峰之墓”五个红字,其余什么也没有。墓碑后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形馒头坟,简洁而肃穆。

  “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周燃背着手东绕一圈西绕一圈的。

  “太阳快下山了。你们还是先走吧!等太阳没有了就不好了。”老伯一边看看太阳一边担心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只信科学!但有时候也不能过于闭塞,有些现象就是科学无法解释的。曾经我也遇到过像你们这种小年轻就是不怕就信科学,胆儿比天肥,结果第二天……唉……等下次天气好的时候早点过来再进山那还可以多呆一会。今天怕是得赶紧走了。”

  “老伯。你这话说得挺前卫的吗?我们社会主义就是要信科学才能发展起来啊。”周燃乐道,没想到这上了年纪的人还会说出信科学这几个字,难得难得!

  “嘿,什么话!我可是读过书的,好歹也是算是半个知识分子。当然知道科学的重要性啦!但是我在这见识了多少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这也不是假的。”他又往上瞧了一眼日头,心急道,“不说了,我们走吧!”

  那老伯说的话不无道理,再加上周燃与凌俊泽都知道这几起案件的诡异性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便没做多大辩驳,就点头跟着老伯走了出去。

  “你们快跟上啊,这太阳下山的速度感觉比以往要快了。估计是触怒了山神了,这山神要发飙了。”老伯矫健的步子稳稳地一刻不停地超前走去,边走还边说了这一奇怪的现象。

  凌俊泽看了一眼时间,才四点,但是这天已是灰澄澄的一片,仿佛即将迎来一场大暴雨一般。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出去?”周燃追赶着老伯的身影问道。

  “若以我的速度还要半个小时。你们快点再快一点。”前面带路的老伯脚步快了起来,远远地他已经离他们有个十米远了。

  “老伯,你等一下我们!”灰尘“簌簌簌”地扑面而来,令他们眼睛都睁不开了,更别说快速前进了。

  “周叔,我觉得下次我们得带上一个高僧或者得道的道士一起过来看墓。”凌俊泽艰难前行着,这股风尘来得煞是怪异,似乎就是针对他们这些外村人而来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知道现在骗子多,装得道的高僧和道士的更多,你怎么区分呢?不怕花钱,就怕是冒充的,咱们还得一起跟着丢命。”周燃懊恼地挥舞着手臂以驱散这些灰尘。

  “啊啊啊……”身后一个警卫脚踩了个空欲往一边野草上倒去。他本能地叫了几下,不过反应灵敏身手敏捷地抓住了身边的一把半人高的野草以保持平衡。

  凌俊泽眼疾手快地拉了他一把不至于摔倒。虽然摔在野草堆上不痛,但指不定会打草惊蛇,毕竟这里的山钟灵毓秀的,免不了有很多小动物什么的寄居在此地。

  那警卫又借了一把野草的力,将身子回到正轨上,而此时被他抓着的那把野草全被他连根拔起。

  他正要放下手中的野草时,不经意瞥见野草根块,便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啊!啊~”警卫被吓得失魂落魄的,甩手便将手中的野草扔掉了,赶紧超越前面的几人奔驰而去。

  “唉唉,你怎么了?”周燃见他像发了疯一般地朝前面跑了去,便转身对着另一个警卫说道,“唉,你去把他追……”

  话还没说完,他便见其余两人也是瞪大了眼睛连腿也迈不开来,视线再移到他们所盯着的地方,只见那些被拔起来的野草根块竟然是一个个婴儿的头,而那绿油油的野草部分便是它们的头发,婴儿们的断头处正不断地流着血,在绿色草堆里流成一滩滩的特别刺眼。那婴儿们的嘴似乎因脖子被扭断感觉呼吸不畅而急促地呵着气,眼睛半睁着,目光一致地盯着他们几人看。

  周燃全身打了一个冷颤,鸡皮疙瘩迅速竖了起来。到底是年长一轮的人吃的盐比他们年轻人吃的米还多,胆子自然也比较大一点。他一把扯过面前呆愣的两人,顺便在他们胳膊上各拧了一大把。

  “啊!”两人异口同声地痛到尖叫起来。

  “周叔,好痛啊!”凌俊泽被拧得连眉毛都舒展不开来。另一个警卫自然也是痛得龇牙咧嘴的,却不敢发一句牢骚。

  “情急之下做的事情,没办法!你们要是再不回过神来估计就被它们吃掉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这里实在是太邪门了!”周燃边走边说道,一刻也不想多呆。

  凌俊泽和警卫自然也是马不停蹄地跟了上去。前方已无老伯和另一个暴走的警卫的身影,想必他们应该已经出去了。就这么一条野路,那警卫就算追不上老伯也应该不会走偏了。

  天空不作美,在此时下起了雨来,天色就显得更暗沉了。

  斗大的雨滴砸下来,还是能感觉到它的分量的,比一般的雨滴要重许多。

  “果然是座奇特的山,连下的雨都与众不同。”周燃加快步子往前赶着路,“就快到了,我记得这里离出口很近了,只要再迅速走个六七分钟就行了。”

  “嗯!同感!这雨砸到脸上还有点痛的呢!但是雨势不是很大。”凌俊泽摸了摸被雨水滴到的地方,走在最后面,“咦,我的裤腿难道湿掉了吗?怎么这么重,害得我走不快?”

  他提起腿来看,不看还好一看吓得灵魂出窍,尖叫迭起:“啊~啊~”

  “怎么了?”前面两人停下步子,转身问道。

  “我的裤腿上……好恶心啊!”凌俊泽第一次感觉自己有种想疯掉的冲动。

  周燃见到他的裤腿上正被刚才拔起来的其中一个最小的婴儿头野草咬着不放,鲜血沾满了一裤腿管。

  凌俊泽拼命甩着腿,欲将它甩下去,可是它非但没有被甩下来,反而有往上爬的趋势:“好恶心!”再镇定沉稳的人碰到这种情况估计也都会情绪失控。

  “怎么办?”周燃慌了神,见它不断地往上蠕动着,心急如焚。四周只有那种恶心的野草,再无其他质地坚硬的东西可以将它挑开了去。

  “你要不脱裤子吧!”那个警卫建议道,“反正我们都是男的也不用避讳,出去了再问那老伯借一条旧裤子穿就好了。”

  “对对对,把裤子脱了!”周燃立刻反应过来,连忙点头说道,就差帮他解裤腰带了。

  凌俊泽也不敢再多耗费时间,即刻解下皮带,正要脱裤子时,一低头,却发现野路周围的野草都似乎被拔高了一点,而此时底下都露出一个个婴儿的头,正闭着眼一脸享受的汲取着这些雨水。

  他呼吸急促起来,咽了咽口水对前面两人咆哮道:“跑,快跑~”他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它们会动会吃,恐怖无比。若继续呆在此处,等它们喝饱了水后会不会直接扑向他们进而啃噬他们?都是未知数,但必须都离开这里。

  周燃及其那名警卫似有察觉,便不再逗留加快步子往前奔去。

  “小俊,快跟上!”周燃还不忘唠叨一句。

  林俊泽双手执起皮带,再用力往外一扯皮带,见它结实牢固,便将皮带搁在那个咬着他裤腿不放的婴儿头嘴巴处,死命地将它给刮了下去。裤腿被扯掉了好大一块布,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之先保命要紧。

  他扔下手中血淋淋的皮带后便一刻不停地奔向了周燃他们。在这种窄小的野路上他发现有时候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身体反而平衡了许多,不再歪歪扭扭,连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前方似乎是出口了,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远远的他看到了周燃与那个警卫快要到达出口处了。而出口处站着的正是那个老伯和还有一个警卫。

  那老伯朝他们大声喊着:“快点!加油!”

  “周处,快一点!”那个警卫也在一旁不断地加油呐喊着。

  似乎他们的后面有什么东西追来一般,总之老伯和那警卫喊得很是焦急与紧张。

  没过几分钟,凌俊泽看到周燃和警卫终于安全抵达了出口,老伯和另一个警卫分别将他们俩各拉了一把爬到了高一点的小坡上。他的心不由得轻松了一下,至少又有几个人安然无恙地活着了。他突然感觉自己好累,脚好重,实在有些跑不动了。

  他又看到周燃和那个上了坡的警卫望向他这边的时候,表情僵了僵,尤其是那个警卫眼神中透着惊恐,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老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周燃见凌俊泽身后乌央乌央的一大片青绿色的野草跟在他身后急速移动着,而有些还会一个跳上一个的肩膀,手舞足蹈地追赶前面的人。

  “这是婴儿草!”老伯简短地回答道。

  “婴儿草?是婴儿还是草?”有手有脚有脸有五官,像极了人类,而且还在吃着凌俊泽的衣服和裤子,那吃完衣服和裤子后不就要吃人肉了?

  老伯为难地说道:“是陆见宇弄的,说是保护我们村子的神草。里面是种的最早的一批,这路口处的是新长出来的,所以后面的速度要快很多,路口处的还很稚嫩不大会跑。所以还有得救。”

  还有得救就好!

  “小俊,快点!”周燃在小坡上像只无头苍蝇般来来回回地走动着,眼睛却一直紧紧盯着他后面不曾放松,“快点,只有三四十米了,快点!”

  凌俊泽有点虚脱,只听得周燃的前面半句,后面半句被自己的呼吸声与心跳声遮掩住了。他实在是太累了,好想扑倒在草堆里休息一下。

  忽然想起以前在读书的时候,每次上体育课都要进行长跑短跑测试,可那会都没有今天这么累,这么疲惫。腿像灌了千斤重的铅,每抬起一步都要耗费他许多精力。他感觉自己有点撑不住了。

  “小俊!”周燃大喊一声,明明只有十多米了,为什么凌俊泽会越来越慢,如果再慢下来,就会被……他环顾四周,见一旁有一棵比较粗的大树,连忙跑过去拗下一根细长的树枝,抬着那根长树枝,刚好凑到坡下出口处还要多一点。

  “小俊,快抓住树枝!我们拉你上来!”周燃感觉一根不够,连忙命令道,“你们俩快去那边再弄两条细长点的树枝来。”

  “是!”那两个警卫也不敢怠慢,便去弄了两条过来。

  “你们掩护我。我拉他上来的时候,你们把旁边的那些和后面的那些统统赶走。”周燃指挥道。

  凌俊泽喘着这辈子都不会再喘的粗气,终于一手搭上了周燃的树枝。

  周燃感觉手中的树枝被拖了出去,便知他已经拉住了那端,连忙与老伯一起使力将他拉了上来。

  “小俊,小俊!”周燃疾呼道,可他显然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再看着他身上全是那种东西,尤其是他的裤腿上,挂满了小婴儿,几个人愣愣地无从下手。

  周燃脱了自己的衣服,用衣服将那些东西裹住几个,然后再往外掰扯掉,扔到了坡下,再将衣服裹住几个,再扔到坡下。另外几人也一起脱下外套,加入到这个救援行动中去。

  不一会儿才清干净了他的身体,可是衣服裤子全都变得破破烂烂的了。

  “这些该死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周燃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愤愤地骂道。再看着那些兴奋不已的野草在坡下蠕动着、跑跳着,他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

  “这些婴儿草一到下雨就会活跃起来,平时都埋在地下不出来的。若是出来了,就会找东西吃,而且什么都吃!不过它们是不会离开那块地方的。因为那块地方正是施法之地。到外面来它们也待不了多久,不否则就会枯竭而死,所以它们会马上跑回去。你瞧,它们都已经回去了,吃不到东西的那些也都安静了下来。最怕就是被它们咬到肉,若是咬到了肉,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不出两个小时就会变成婴儿草。”老伯解说了一下这草的性子。

  “有解药吗?在哪?不知道刚才那么多只,会不会已经咬到小俊了?”周燃见那些草真得重新都埋到了土里才问道。

  “不会,这小伙子的秋裤不错,都没有咬过的痕迹,还有这里面的衣服也没有坏掉。幸亏是冬春交际,正值寒冷时,衣服都穿的厚实,不会那么轻易被咬到的。”老伯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以及裸露在外的手、脖子和脑袋,“都没事!咬到的话就会有一排牙齿印。”

  “那你说的解药在哪里?”为下次进入此地而做准备的周燃追问道。

  “在陆见宇的婴儿屋里。那里也是个危险的地方……”老伯低声说道。

  在婴儿屋里!这跟在毒蛇堆里差不多。可是毒蛇堆的话还有办法弄到解药,可这婴儿屋里……周燃摸了摸后脑勺不再说话……

  “周处!周处!”远处传来小吴的声音,由远及近,“周处,你们怎么样了?”

  “我们没事了!快找个救护车把小俊送上救护车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