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茅山方士
末衿伊2019-03-14 20:253,810

  老伯就着路边的一块凸出的石头坐了下来,神情有些恍惚又似在回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那村丑更是不得张扬。如今又牵涉到了外村人的命案,我老头就算被诅咒死、被村里人石头砸死也得跟你们警察同志坦白了。我们西市头村一向平和,可自从四十年前来了一户姓陆的人家,从此就不得安宁。那姓陆的是个茅山方士,看中了我们村子后面的那座坟山才定居此处的。一开始村里人都怕他,以为他是要来造妖怪还是制僵尸,都坚决反对他留下。后来他找了我们村长谈了条件,其中的一个条件是致富村子。村长也是半信半疑,最后人家拿出了好几十万块钱来摆在村长面前,说这是买地钱。当时的几十万老值钱了,我们这些村里人都看直了眼,从来没谁有过这么多钱,自然也从没有人看见过堆如小山的钱。村长马上就答应他住进村子,并让他自己选了地造房子。这一造就造起了孽来。”

  “造个房子而已,还能造什么孽?”凌俊泽不解地问道。

  老伯沉重地叹了口气:“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没想到他的房子每一块砖是一个婴儿所炼化得来的,每一滩糊墙的水泥是婴儿的血。”

  “婴儿?他哪里弄来这么多婴儿的?”周燃急问道,他从没听过四十年前有这么一大起偷婴案子啊。

  “据说他是用方术隔空取物,从全世界各地偷来的。具体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家房子盖好后,他请全村的人在他家门口宴请吃饭,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他让房子现了形,在场好多人看了之后当场都吐了起来,心里的恐惧我到现在还残留着。太糟心了,那些婴儿的哭啼声我至今难忘。”老伯摇着头皱着眉,似乎又再次看到了四十年前的那副惨象。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好的进屋酒怎么就变成人间炼狱场了?”凌俊泽见老伯十分难受,便蹲下身子为他抚了抚后背。

  “他是想控制我们所有人。在他那座婴灵屋里我们最终乖乖臣服,为其所用,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说了不说了。你们直接把我抓走吧!我良心难安呐!”老伯捶胸激动地痛哭起来。

  “老伯,我知道这些回忆让你很痛苦,本该不再逼你,可眼下七条人命还等着我们去救,实在没办法了,还请老伯能尽量详细地讲给我们听。”凌俊泽跪在地上哀求道。

  “年轻人,你们一旦知晓陆见宇的事情,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老伯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陆见宇实在是个畜生,这大畜生霸占了村长的女儿,为他生了个孩子,那孩子长大了也命苦,估计是父亲作恶多端,报应在他孩子身上了。那孩子离家出走几个月,挺着个大肚子回来,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任凭陆见宇打骂,她也不肯说孩子的父亲是谁。总之生下来后孩子就姓萧,也就是现在的萧奇峰。萧奇峰倒是与他妈不一样,深得陆见宇的喜爱,为了保护萧奇峰免遭戕害,便在其身上施了术法。若他是寿终正寝而亡的话,便福泽万里,若他是被人害死的话,便化作厉鬼索人性命,人世间不得安宁。”

  “那萧奇峰的母亲和外婆如今还在村子里吗?陆见宇呢,也一并在村子里咯?”周燃问道。好一个心狠手辣之人,竟然用方术害人害己。

  “唉!早年间村长的女儿因患重病去世了。陆见宇不管不顾,连治病的钱都没拿出来一分,最后她便含恨而终了。这萧奇峰的妈妈倒是还活着,就是……就是出了车祸后成了一个植物人了,到现在还在就近的医院里躺着呢!而那个陆见宇老婆死了,女儿疯了,自己带着外孙到处作恶,如今萧奇峰也不幸死了,他便不知所踪了。”老伯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希望他能有悔过之心,别再作恶多端了下去了。看看,把自己最亲近的人都害成什么样了?唉!”

  “那为什么你要阻止我们去坟山呢?”凌俊泽问道,至始至终老伯好像没提过坟山一事。

  “我不是说了吗,那萧奇峰现在就葬在那,他是枉死的,已经变成了厉鬼,会到处索命的。你们去了不就是等于送死吗?你们可千万别去。”老伯劝阻道,“还有那座婴灵屋,邪门的很。如今主人不在家,有谁想进去里面,便会遭来厄运。不是身亡就是生重病。”

  “真当如此?”小吴走到老伯面前问道,“上次有两个警卫为了搜方玲晓,便进了去,没想到他俩一病不起,到现在哈躺在病床上不见好转。是不是这个原因?有没有破解之法?”好歹都是警察弟兄,他知道了他们生病竟然还有这一层原因,便不能见死不救。

  “你们进去过了?唉!”老伯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道,“只能等死,除非喂他们喝婴儿的鲜血才能救活,当然不是一滴,是一整个!。我见过陆见宇就是这么救了莽撞闯进他家的村民的。”

  小吴抹了一把眼睛,咬着牙道:“可恶!真是个畜生!”

  “老伯,你们村子是不是不让人火化啊?如果把萧奇峰火化了呢?那厉鬼不就自动消失了!”周燃提出火化的建议来。

  那老伯眸光一闪,直摇着手道:“不可以,不能火化。”

  “为什么?”众人异口同声道。他都已经成恶鬼了,还要养着它干吗?

  “这个……这个是我们历来的传统,尸体若是火化了便会给村子带来不吉利的。”老伯解释得有些牵强。在场的人自然没有人信他。

  “那老伯,你知道萧奇峰是怎么枉死的吗?”毕竟是一个村子里的大人物,总该知道点什么吧。凌俊泽期待他的回答,步子是否和他那次看到的一样。

  “嘶,据说是情杀!我曾经远远地看到过他带着一个女孩子回家过一次,但是好像陆见宇并不喜欢那个女孩子,因为那女孩子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无靠山的,作为长辈的陆见宇就有点意见了。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老伯皱着眉头边挖着记忆边说道。

  “老伯,那你知道那女孩的名字吗?”凌俊泽追问着,心中想着应该是方玲晓没错了。

  “名字啊,我想想奥。当时这事闹得还挺不愉快,爷孙俩为此吵起来了,闹得人尽皆知。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姓杜的,叫什么名字呢?蓝?不对!红?不对……”

  见老伯只想起了一个陌生的姓氏,凌俊泽忙问道:“不是姓方吗?”

  “什么姓方?就姓杜。这个我们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而且陆见宇还让咱们去打听这女孩子是哪个孤儿院出来的呢?奥,对了对了,想起来了!叫杜清清!看我这记性!”老伯自诩记性不好,但是说出来的事情是一定是正确的,不容置疑。

  “那你们有打听到她是哪个孤儿院的吗?”周燃也紧跟着问了一句。

  “有!不远,在B市,就那家叫什么……爱珍儿童福利院……对,就那家!”老伯很肯定地说道。

  “爱珍?”凌俊泽不禁心里一抖,这事还给圆了起来。方玲晓也是爱珍儿童福利院的,那么也就是说方玲晓认识这个所谓的杜清清。他们第三个人的关系难道又是……

  “爱珍啊!原来如此!爱珍儿童福利院在年关前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及自杀事件。这杜清清和方玲晓可都是这里出来的孤儿啊!可是死者名单上面我记得好像没有杜清清这个名字啊!难道她已经外嫁了,正好躲过了那场浩劫?”小吴醍醐灌顶道。

  “什么?爱珍发生杀人事件了?那沈院长呢?”老伯脱口而问。

  他知道沈美知?这是凌俊泽第一个反应,又深入一想,这个陆见宇肯定是派人去找沈美知说明情况了吧,若是孤儿院不配合,他们估计又要在那作恶了。

  “就是她杀的人!所有的孤儿都在她的办公室里被杀害,残忍到令人发指。”小吴说起那桩案子气愤地直叹息。

  “作孽啊作孽啊!”老伯哭喊了几声便站起来道,“既然你们想要去坟山,我带你们去。不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见老伯回心转意,凌俊泽倒是疑惑了:“老伯,你不是说那……”

  “对!本不想牵扯你们进来,可是死了这么多人,连爱珍都……就当我为自己积点阴德吧。跟我走吧!”老伯挥一挥手,让大家跟上。

  周燃让小吴留下继续搜索方玲晓的踪影,自己带着凌俊泽和令外两名警卫跟着老伯的步子走了上去。

  “老伯,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不实行火葬?”凌俊泽不打破砂锅问到底就不甘心,见老伯有了松口的意向便追问道。

  “嗨!还不是为了敛财!我们村子的坟山被陆见宇施了法术,说是人死了若火葬那村子就会有危险,容易遭土匪打家劫舍或者家有怪事发生,若土葬不仅没有这个顾虑还能为整个村子牟取利益。起初我们是不信的,后来的事种种迹象表明他说的全是对的。由不得我们不信了。各自为了自己为了村子自然是坚决抵制火葬的啊!不管政府来说多少遍,都是一个结果。”反正都要带他们去坟山了,老伯索性都讲了出来。

  “你们还真是油盐不进!”周燃说道。

  “我们也是没办法,感觉整个村子都被陆见宇掌控了。如今他消失的一年多里,我们活得倒是自在多了。”老伯在前边领路,绕开人多的地方,直接往人烟较少的小道上走,似乎是为了掩人耳目。

  老伯带着大家来到了后山。

  后山绵延起伏着几座大山,初春之际,那几座大山看上去郁郁葱葱,生机勃勃,似有生命般喷薄着朝气。

  老伯打量了一下跟上来的人群,再次说道:“你们再考虑一下!要进我就带你们进去。”

  “进!”周燃笃定道。这大白天的,阳光正好,能碰上什么事情。

  “好!跟我来!”老伯便沿着荆棘之路往里面走去。

  那草足足到人的腰际线那么高,小路更是难走,若是遇到雨天肯定是泥泞不堪。

  “就没有大路可以走吗?”凌俊泽很好奇,若是人死了,那还不得抬棺材进去,这种路怎么可能抬得进去。

  “有啊!但是大路太远了,要去山上绕一圈,等我们绕到天都黑了。我们这出殡一般都是清晨五点六点这样子进山的,做好一切事宜后再出来也还是有太阳的。现在都快毛两点了当然还是抄近道节约时间。”老板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走着。

  大概过了近一个小时,大家才挤到了一处都是坟的地方。

  “呶,这就是萧奇峰的坟了!”老伯指着某一处坟头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