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炸毁婴儿草
末衿伊2019-03-20 22:203,106

  三人马不停蹄地赶往西市头村。

  “怎么办,我爸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处于信号中断的情况!”周敏雯坐在后座手指不曾停下来过,不断按着那个熟悉的号码。

  “学妹,别急!可以让警局里的人帮忙联络一下与周叔叔的随行人员,或许能了解到情况。”乔知行坐在她旁边温声细语道。

  周敏雯一拍脑袋:“瞧我急得!我给小吴打个电话试试!”她立即转换成另一个号码,按了下去。

  “喂,小吴,你现在能联系到我爸他吗?如果能联系得到他或者跟他一起去的同志,烦请告诉他们千万别轰炸那里,否则会有更大的危险降临,到时候无法收场,会害了一众同志的。”周敏雯一听电话通了,立即霹雳吧啦地管自己讲了一堆。

  对方沉默数十秒,周敏雯拿下手机看了数次,没挂断啊还是通话状态啊,怎么没有声音呢?

  “喂!小吴!小吴!你别给我关键时候掉链子啊!急需你的帮助!呼叫小吴!呼叫小吴!”周敏雯觉得自己快疯了,怎么一个个地都联系不上了?

  “雯雯,你跟我说实话,那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周处要瞒着大家,自己一意孤行地闹到空军部队那里,只为了炸那座后山?”小吴终于出了声,但是他却只问真相,

  周敏雯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进行作答。告诉他真相怕他一个冲动就独自跑去西市头村了,不告诉他一样危险。她斟酌再三终是狠下心道:“那里有一种生物叫婴儿草,婴儿草非常危险,如果我爸去轰炸那些东西,他们只会像细胞分裂一样加速个体的增加,从而逃出封印地界扩散到周边,那么西市头村的村民就会有危险了,因为这些婴儿草什么都吃,被它们咬过的牲畜和人都会同化变成一株婴儿草。”

  “真的?”小吴皱紧眉头,不敢置信地问道。

  “都这种时候了,我骗你干嘛?事关我爸的生死安危,我还有什么心思去骗你啊?”周敏雯急得手心全是汗水。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联络!”小吴当机立断地挂了电话,开始联系那边的人员。

  挂了电话,她心神不宁、如坐针毡:“希望小吴能联系上我爸。”

  “会的!我相信警察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学妹你别慌,还有我呢!”乔知行看着她认真无比的说道。

  凌俊泽轻咳一声,边开车便说道:“就是啊!知行的大师兄是个厉害的角,知行的话肯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雯雯,你就放心吧!”

  周敏雯瞅着突然变得如此淡定的两人,心里稍微安慰了些,可是对于凌俊泽改变对她的称呼却万分奇怪,遂脱口问道:“咦,凌先生,你以前不是一直叫我周小姐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换了个称呼了?”

  凌俊泽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他俩,嘴角扯了个弧度道:“我们同生死共患难了那么久,不过一个称呼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再说,我都向你下聘了,也算是你的未婚夫了吧,自然要比之前叫得亲密一点啊!总不能对自己的未婚妻喊‘周小姐’吧?”

  “什么?你们俩定亲了?”乔知行眼神黯淡了下来,屁股挪了挪,与周敏雯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这一小细节被凌俊泽捕捉到了,他暗自微笑。

  周敏雯急着辩解道:“没有!学长,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俩纯粹是朋友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刚才那个下聘是个误会。”

  “下聘的钱都在你卡里了,你怎么好意思赖掉呢?难道你想对我始乱终弃?”凌俊泽哭丧着脸,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同时还一脚踩下了油门,车子的速度更快了。

  这个速度行驶在马路上会出交通事故的。

  周敏雯捏了把汗,牢牢拉着扶手喊道:“凌先生,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我们现在是以救助我爸为主要任务,其他事情稍后再详谈,你先放慢速度,我害怕!”

  “那好!回去详谈我们结婚的事宜!”凌俊泽得寸进尺地说道。

  周敏雯此刻脑子里全是“危险”二字,哪听得清别人在讲什么,人家说什么她都答应:“好好好!你放慢速度!”

  乔知行见他俩的互动,心知自己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大学时期本以为能追求到人家的的,结果她好友跑来跟他说她很怕他,让他一度心里有了感情创伤。

  可谁知多年后这学妹竟然主动联系他了,他不知道有多开心,开心到连话都不会说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时以为自己还有希望,可选择看来人家已有良人陪伴左右,他就是个多余的,此刻更是感觉自己像个大太阳一样刺眼。

  他瑟缩回角落,尽量不成为人家感情路上的绊脚石。

  很快到达了西市头村。这次凌俊泽将车子开到了后山。

  同时周敏雯接到小吴的电话:“喂,小吴,怎么样了?我爸能联系上吗?我们现在已经在西市头村了,目前正在开往后山的路上。”

  “嗯!已经联系到了!我把电话转接给你。你等一下!”小吴说完便将电话转接到了一架直升机上。

  “喂,雯雯?”

  “爸,你千万别炸!我现在就在下面,你找个空地下飞机吧!”

  “好!”

  周燃与他们三人火速汇合!

  “周叔,你没事吧!”

  “周叔叔好!很久没见,没想到你还这么健朗!”

  周燃见到眼前这两个小伙子,心叹自己老了。

  “到底怎么回事?小吴联系到我的时候我差点就开火了!想起来真是千钧一发啊!”周燃抹了抹额头的汗水道。

  “周叔,这婴儿草比细胞分裂还厉害,只要一有折损,它就会在折损处分裂开来变成两个,炸弹若是下来,那一个婴儿草就能分裂成千千万万个。细思极恐啊。”乔知行解释道。

  “那这样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些东西呢?若不除掉它们,有朝一日它们还是会不断分裂生长的啊!”凌俊泽问道,斩草要除根的道理大家都懂,就是不知道彻底解决它们的方法。

  “婴儿草向来以母尸养精,以母血养灵,以母骨化形。只要将养着它们的那具女尸找到并烧毁尸体便可。”乔知行回答道。

  “母尸?女尸?”凌俊泽脑子中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偏偏又来不及抓住,懊恼地咬着嘴唇。

  “对!养婴儿草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它需要一种杂草的种子,经过数十年的培育,当然培育过程中需要男子的血液为基液不断输送给这些野草,等它们长大一定时候便需要一具女尸,那具女尸必须先服下一碗已成草的原始婴儿草的草发,再通过术法将女尸所有精血输送给那些将被幻化成婴儿草的野草上,经过数月的培育,这些婴儿草的根部就会慢慢变成一个类似婴儿的生物。”

  “这么说来,这些并非是真的婴儿咯?”周燃问道。若不是真的婴儿那他还是能狠下心来除掉这些鬼东西的。

  “要说是也可以是,要说不是也可以说不是!这些婴儿草已具有人类的肉体与灵魂,相当于一个人类小孩了,可是它们却又不同于人类,不同之处你们都见识过了,我就不多说了。所以要毁灭这些东西只能从母本与父本下手,一般以烧毁母本为主要手段。因为父本的话他可以是个活体,若是个活体我们总不能将他活活烧死吧。而母体必须是死人。”乔知行解说道。

  “这么说养这些草还牵涉到一桩命案?”没有一个人愿意成为这些草的母体吧?听听都觉得恐怖,哪里敢真做?凌俊泽猜测道。

  “极有可能!”乔知行见那片绿油油地婴儿草,此时正安静地随风舞动着,“看这样子,这母体还是纯母体!瞧这些婴儿草养得多肥壮啊!”

  “什么是纯母体?”周敏雯不解地问道。

  “咳咳!学妹,这个就是……”乔知行一碰上周敏雯就会害羞不已,“嗯,就是处子!”

  周敏雯略显尴尬地点点头,心里暗道:“早知道就不问了!”脸有些烫。

  “那怎么判断母体在哪?我们该怎么销毁母体?”凌俊泽问道。

  “母体应该在这片婴儿草的附近。她要滋养这些东西,必须得离得近且还不能下葬。一旦下葬就失去了营养价值,婴儿草就不能长大。”

  “不能下葬?”凌俊泽忽然想起了那个梦,梦中他醒来之时发现床边是具森森白骨!他记得那个茅草屋周围全是这些婴儿草,他记得那具白骨是杜清清的尸体,他记得杜清清在化成白骨之前被迫喝下了一碗药汤,难道……

  “我知道她在哪里了……”凌俊泽眼神直视前方,定定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