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恶梦
末衿伊2019-03-16 22:143,622

  他眨了眨眼,困顿不已的眼睛有些酸累。手掌贴在了某个凸出的地方,背后硬邦邦的似是床板,他第一个反应便是他在何处?反正不是在自己的床上。

  他撑开眼睛,几缕光线从破玻璃窗中照了进来。

  破玻璃……窗?这是哪里?他在哪里?为什么是个破茅草屋?像极了齐文宇租住的那个破草屋,却又不是那个。

  全身酸痛得像被大车子碾过一般。他艰难地坐起身来,手却打翻了什么东西,“哐啷”声响起,他转头望去,一副森森白骨赫然躺在他的身边。他吓得连连后退,却不曾想后面是床沿,没有栏杆围住的,他便一个不稳从床上滚落下来。他却不知疼痛,连忙破屋而出。

  谁愿意与一堆死人骨头睡在一起?

  出了屋子,除了屋前一块水泥空地高起,周边到处是那野草,一丛丛地,微风吹来,便如海浪般涌动着。

  他心头一惊,难道还没走出那个鬼地方?那会他已经很累很累了,腿下似有几千只马拉着他往后退去,他实在是抬不起腿来。可隐约又记得他已到达了出口,更是抓住了那根最后的救命稻草。最后、最后……他记不得后面的事情了。难道他没有被周燃救起?

  看着眼前杂草丛生,他心生惧意。那野草底下可是一个又一个会跑会咬的婴儿。不离开这里,就只能被这些草给吞噬掉。离开,他要离开这里,可怎么才能离开?

  “啊!”忽然屋内传来一阵尖叫声,“小峰,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你走开!”

  “清清,我不是要害你,我只是想救你。”一个男人的声音陡然响起。

  凌俊泽跑到窗户边,透过破裂的玻璃窗往里面望去。光线不是很好,他只看到了一个男性的背影正对着床上的女人说着话,而那女人却激烈挣扎反抗着。

  怎么突然多了两个人?刚才床上明明只有一副人骨头架子,现在骨头架子倒没了影,只有这一男一女。

  “小峰,你外公是个恶人。你不要听他的话,他这是要我死无葬身之地啊!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好,我答应他,我会离开你的,你跟他去说一下吧!”女人带着哭腔道。

  “你不许离开我。我外公他是个好人。他这是在帮我救你命呢!清清,乖,听话,喝下这道符水,你的疾病就能痊愈了呢!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男人手中端着碗黑乎乎的汤水,力劝女人喝下。

  清清?杜清清?小峰?萧奇峰?外公?陆见宇?这是怎么回事?萧奇峰不是死了吗?他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我不喝!你走开!我不要喝!”杜清清一个劲地往里床退去,直到背部抵着墙面,她把头埋入两膝之间,嘤嘤啜泣。

  萧奇峰见她哭得厉害,心也软了下来,轻柔地说道:“清清,这是我们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我们暂且试试看,好不好?我相信我外公不会害你的。”

  “你到现在还在替你外公说话。我要回爱珍,我求你带我回去吧。我想沈院长了。”杜清清宁死也不肯把头抬起来,只是低低哀求道。

  “哼!”萧奇峰一下把汤碗“砰”地砸在床上,“别提她!她才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明明知道你得了癌症,明明有很多募款,却舍不得为你花钱给你看病。这种人才是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没有!沈院长她是个好人!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我的妈妈。她为了做了很多很多,更是花了不少钱了,只是偌大的一个孤儿院全靠她一人维持到现在,她实在是顶不住了呀!而且是我自己从医院跑掉的,我不想给她添那么多麻烦,从小就是她抚养我们兄弟姐妹长大,供我们吃穿住读,一切的一切我都不能再拖累整个孤儿院了。”杜清清想与他说清楚事情的真相,可萧奇峰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只想着怎么劝她喝下这碗汤药。

  窗外的凌俊泽得知真相后,心下一凉,不由得倒退一步。果真,那场残忍的命案是萧奇峰在作怪。沈美知是被他活活害死的。

  “清清你若再这样,别怪我出此下策。”萧奇峰冷着声线,咬着牙道。要不是外公叮嘱他只能她喝让他别碰,他肯定就嘴对嘴灌下去了。

  他一狠心将她的头掰起来,不顾她的剧烈挣扎,紧紧地抵着墙,又死死地钳住她的下巴,拿起碗就是一灌。

  凌俊泽见状立马跑到门口就想撞门而入,却不知为何,门却纹丝不动。他拼命敲打着门,并喊道:“萧奇峰,你别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你不要真的成为恶煞。”

  可是他敲打了半天,喊了半天里面也没有人回应他。他连忙跑到窗口看向里面,又拍着玻璃窗户,可里面的人却一点也没感知到他的存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又像上次那样了吗?

  而此时的杜清清痛苦不已,用舌头抵出一些腹水来却远远不够,便想摇着头想吐掉口中的符水,可是力气终归还是男人的大,她不自觉地咽下几口,也有一些因反抗而顺着嘴角流了下来。直到一碗符水见底,萧奇峰才开开心心地收了手。

  “我这是为你好!我只要你能好起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萧奇峰激动得搂住了杜清清。而杜清清心如死灰、眼中无神、呆若木鸡状,任由他搂着。

  “你会后悔的!”杜清清瞪着眼睛,机械般地说出这五个字后便闭上了眼睛,头一歪,软倒在了萧奇峰的身上。

  “清清,清清!”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萧奇峰连忙扶住她的身体,将她躺倒在床,并一个劲地握着她的手道,“清清,你会好起来的,外公不会骗我的!”

  可是手中的她体温正趋于冷硬,渐渐的她的手已变得似冰块。

  “不会的不会的!”萧奇峰嘴里碎碎念着,感受着她的身体僵硬而冰冷,他捏紧了拳头立即打了个电话。

  只听得他咆哮道:“你说什么?晚了半个小时?那该死的院长!都是她害死了清清!”他把手机砸在了地上,形同疯子般闯了出来,直奔外面,踩着野草一路狂奔而去。

  而杜清清则一动不动地如同睡着了般直挺挺地躺在那。

  凌俊泽大着胆子走了进去,见到脸色惨白毫无生气的杜清清,心中不禁暗道自己没用。

  可没过一会儿,杜清清的身体逐渐衰竭、枯槁、直至成为一幅白骨架子。

  看着这几秒钟的极端变化,他踉跄着后退一步,这副白骨架子就是他醒来时摸到的那一副?

  他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若是现实,这一切真的太不切实际了,若是虚幻,为什么他还留在此地,梦醒后不是都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吗?

  他想回家。对,这里有门,他可以出去。

  一转头,却活生生地要被吓死。那个一去又复返的萧奇峰正背着手定定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并诡异地笑着。

  “萧奇峰?是你吗?”凌俊泽的心脏被拎得老高,全身止不住地颤抖着,好不容易从嘴里发出了几个字来。

  他的嘴角又扯开了一点弧度来,但是不说话。倏地,他从背后抽出一把刀来,直直的冲向了凌俊泽……

  “啊~”

  一声尖叫,让正在削苹果皮的周敏雯抖了一下手,并割刀了手指。她见他叫声凄厉,便顾不得手指上正流着的血,放下东西后立即站起身走近他身边,连忙安抚道:“凌先生,凌先生,是我,是我呀,我是周敏雯!你醒醒!”

  大概是尖叫声过于响亮,连护士和医生都被惊动了,纷纷赶了过来。

  周敏雯见护士医生都过来了,急忙说道:“医生,快给他看看,这是怎么了?尖叫声不止啊!是不是哪里痛了?”

  医生和护士各司其职地为他做着检查和输液,有条不紊。

  突然凌俊泽的眼睛一下睁得老大老大,感觉都能比过一个鸡蛋了。

  “醒了醒了!医生,他醒了!”周敏雯叫道,“凌先生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凌俊泽僵直的身体总算有了软意,眼珠子转向周敏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仿佛不认识她一般,要将她望出一个洞来。

  周敏雯见他如此奇怪,便小心翼翼地叫唤道:“凌先生,凌先生,你不会忘记我是谁了吧?忘了倒也不碍事,只要你将欠我的五百万还给我就可以了。我肯定不会跟你追究法律责任的。来来来,这是你的卡,我刚好带了POS机。”周敏雯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钱包,再从里面随意取出一张卡,然后她再自己的包里翻出一只无线POS机,定好金额后,“唰”地将卡在卡槽里刷了一次,最后才说,“来,请输入密码!”

  凌俊泽看也没看那个POS机上金额数字,保持原来的姿势,只伸了一只手出去,便“滴滴滴……”地将密码输入后,又惯性地按了一下绿色的确认键。

  动作之快,让她来不及阻止。

  “嗞嗞”,手机在此时也震动了两声。她立即按亮手机,短信已到:“您好,您目前卡上的余额为……1234567。”她倒吸一口冷气,睁着圆眼一个一个地数着一大串数字的末尾的零。他、他居然真的转给她钱了,还是七位数!

  她欲哭无泪,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他是傻了吗还是中了魔魇?

  “凌先生,我这就给你去把钱取出来!”她哭丧着脸起身欲走。

  “不用!”冷了好几十分钟的凌俊泽,此时却突然开口道。

  医生护士见他好转了起来,便都笑着出了病房。

  “什么不用?”她低叫道。他若傻了还好,她肯定不还,看他那样子明显不傻啊,这钱当然得还,不然还指不定派出什么恶魔任务出来让她去受罪。

  “这是聘礼!”他淡淡地说道,仿佛如“吃饭了”一般寻常。

  “聘什么……聘礼?”她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怎么一下扯到聘礼上了。

  “对!我下的聘礼。等会我会与周叔详谈一下我们的婚事!”

  “什么?婚事?”会不会太快了点?她什么准备都没做好。

  “对!我娶你!为了给周叔省点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