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终结婴儿草
末衿伊2019-03-22 14:412,981

  众人齐齐望向了凌俊泽。

  “你怎么会知道?”最先发问的是乔知行,连他都推算不出那具母尸在何处,那凌俊泽怎么会知道?

  “或许你们会不信。我做了个梦,梦里是一间破草屋,我亲眼看见她被萧奇峰逼着喝下一碗汤药,再亲眼目睹她是如何在瞬间被风化成一具白骨的。那间破草屋应该就在前面转个弯的山坳里。”凌俊泽伸出手臂,直指着那一个方向说道。

  “梦境?”乔知行皱眉道。这些案子与凌俊泽毫不相关,为什么他会梦到那些与他无关的事情呢?难道……

  “那本恶灵书里有你的血?”乔知行扯过他的身子,与他正视道。

  凌俊泽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拉拽着有点恍神,看向乔知行:“怎么了?”

  “你的血已经入了那本恶灵书里面了吗?”乔知行再次问道。

  凌俊泽不知所以然,老实地点点头:“是的!怎么了?不止我,雯雯她的血也染过那本书,有问题?”

  “问题大了!”乔知行后退一步,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什么问题?你倒是说出来啊?反正已经成了定局,再坏的结果不外乎死。”凌俊泽坦然说着死。对于死亡人人都怀着畏惧的心情,他也不例外,可如果真的要走那条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只能坦然接受。

  乔知行叹了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这比死还难受。你死了因为血祭之故魂魄只能进到恶灵书里面,经历千千万万个恐怖故事。你活着指不定哪天梦着梦着就再也醒不过来,除非有人将你的活灵从书中拉出来。不论哪种方式,若逃不出来你将永世不得超生。你明白吗?你现在做梦能梦到那些与你丝毫不相干的事情说明你已经慢慢地再被那本书牵引了,你懂吗?”

  “这、这么严重啊?”周敏雯的心紧了紧,有些畏惧道。

  “比死还严重!”乔知行第一次暴躁得不行,自己喜欢的人竟然成了恶灵书的血祭之人,那本书不把他们一起吞了才怪。他得抽空问一下师父该如何是好。

  “我不知道有没有做过这种梦,我只知道每天晚上都很累,梦境很糊,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事!”周敏雯回想着梦中的一切可是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不知道!这书是世间唯一一本吧!”乔知行无奈地说道。

  “那,那小俊和雯雯还有得救吗?”关乎自己女儿的性命,周燃的心就吊在了喉咙口。

  “或许有吧!外物皆是相生相克的,我等会去问一下我师父看,不知道他有没有解决的法子。现在我们还有棘手的任务要做。”乔知行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样物件,那物件是一块通体透明的圆环玉,能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若是掉了的话,很难找到它。

  “周叔叔,我想乘坐直升机直接飞到那座破草屋的上空。这里的封印已经有了破损,若它们再分裂个个把月或许就会出来为祸人间了。我会尽快将那母尸处理掉的。”他握紧那块玉说道。

  “行,跟我来!”

  话不多说,一行人又匆匆忙忙地赶着进直升机里。

  直升机起飞带动周围的尘土飞扬混沌一片,就连树木都受其影响不断摇曳着身姿。

  坐在副舱的周燃首先发现了那座破草屋,大声叫道:“快看,就是那!你们看到没?小俊,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房子?”

  凌俊泽往下张望着,底下一座破烂不堪的茅草屋闯入视野之中,茅草屋前面是一块平坦的水泥空地,周围全是婴儿草,与梦中的那个场景一模一样。

  “对,就是那里!梦中的地方就是那间破草屋。”他激动地大喊道,若能消除这些魔障也算是为西市头村的村民做了一件好事。

  “飞行员师傅,请飞得低一点!再低一点。”乔知行指挥着飞行员的飞行方位,并拿出那块玉摊在手心上,口中念念有词。

  突然狂风作起,风沙袭来,植被都被吹得倒向一边,乌云迅速合拢遮蔽了日头,天色黑腾腾地一片,天与地不分彼此。

  坐在直升机上的大伙都睁不开眼睛,就算睁开了眼睛也看不见任何事物。

  “飞行员师傅,麻烦你开稳咯!”乔知行声音洪亮却礼貌不改。

  “孽畜,还不快快往生。”手在空中比划了几番,像是与谁在争斗一样。

  忽然乔知行低叫一声,随即怒斥道:“孽畜,休要纠缠!速速往生!”说完便再次念起词来。

  “学长你没事吧?”坐在后排的周敏雯刚才听到乔知行的低呼声,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学妹!你放心,马上就好!这孽畜似有冤屈,迟迟不肯消散。心中有执念必是在人间有牵挂之事。孽畜,你快说来,到底所谓何事?”

  别人看不到听不到,只有他一人透过那块透明玉环在环间看到暴风中心的那个影子。

  那个影子慢慢靠近乔知行,枯槁的样子犹如地狱恶魂,乔知行早已见怪不怪:“快说!”

  “爱珍……一切……好吗?”断断续续又很是粗哑的声音传到了乔知行的耳朵里。

  “什么?爱珍?你牵挂里面的人?”幸亏来之前凌俊泽将所有案子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他也有个大概的印象,那么此人就是杜清清。她还牵挂着生前爱着她的人,可惜那些爱她的人或许因她早已消亡多日了。

  见她点点头,乔知行却沉默了一会儿,也不过几秒马上又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放心!一切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含糊其辞地回答了她的问题,这不算是欺骗,而是顺应天意。

  她了然地再次顿首道:“谢谢!”

  乌云散去,疾风消退,只不过一眨眼间一切又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大家谨慎地睁开了微眯的眼,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是幻境般不留下一丝痕迹。

  只是一股浓烟袅袅升起,熏到了眼睛。

  大伙低头一瞧是那座草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顷刻间,这里所有的婴儿草都着起了火来。

  “飞行员师傅,我们快走。”底下将会变成一个火葬场,飞得太低容易中暑或者直接被烤熟了也有可能。

  直升机远离了那片火海,降落在之前停着的空地上。

  “学长,你真的没事吗?”周敏雯见大家安全着陆了,连忙送上自己的关心。她最怕别人因她而受伤。这件事是她有求于人家,如果学长受伤了,她要负全部责任。

  “没事!学妹!只是被她的戾气在手上划了一道口子,不久就会痊愈的。干这行的受个伤是家常便饭。倒是你和小俊的事情才是刻不容缓的。我马上打个电话给我师傅,让他支个招!”乔知行躲开了她伸来的手,掏出手机便打了电话。

  “师父,婴儿草已经消灭完了。就是目前还有一桩很棘手的事情……”乔知行吧啦吧啦讲了一堆,等待对方回应。

  “真有此事?”对方的声音有些沉重,思虑咱三道,“你还是赶紧回来吧!不要管这档子事情了!这恶灵书我也没办法解决啊!只能怪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上辈子作什么孽了,竟然……唉!”

  “师父,你能不能正经点?这事关人命呢……”

  “臭小子,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平时就见你没那么好心。上午那通电话是你那个暗恋许久的小学妹打来的吧,看你接电话那副神不守舍、温柔得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脚趾头掰起来想想就知道了。”

  “师父,别为老不尊,老不正经!很丢人!”

  “啧!有你这么当徒弟的吗?竟敢这么说你师父!这世上没人比你师父更正经的人了。就因为是正经人,我就不插手这种不正经的事情了。你立刻给我回来,听到没?”那边说完就挂了电话。

  乔知行听着话筒里的盲音,直想摔手机。该死的,师父不管他了。

  他左思右想,最后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小俊,那本恶灵书借我一下。”

  见识过他的本领后,凌俊泽二话不说便拿出了那本书。

  乔知行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口,接过书本随意翻开一页,便将手上的血液像敲印章一样印在了书上。

  凌俊泽眼睛睁得老大,许久才说道:“你、你这是做什么?”别人想解除血祭都还来不及,这人却自动送上了门去。

  “与学妹共进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