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嗜血手机
末衿伊2019-02-25 09:266,370

  墙上的猫头鹰挂钟显示已是十一点十一分。钟锤一来一回有规律地摆动着,“滴答、滴答”永无止境……

  李涛明一如既往地坐在电脑前,敲一会键盘,停顿一会,再敲一会键盘再停顿一会。眼睛里布满了红色血丝,他已经连着好些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又看着交稿的日期即将如约而至,可他却一点思绪也没有,不知如何下笔。

  没过多久,他便“啊、啊、啊”地连发数声,同时他的头直接往靠椅后仰倒,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了那把转椅靠背,双手捧着脑袋,五官紧扭在一起貌似痛苦不堪。

  “嗞嗞~~”手机振动了两下,屏幕亮了几秒又暗了下去。

  他不耐烦地瞟了眼桌上的手机,这时候给他发短信的一般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他的“狐朋狗友”,一种是广告或骚扰短信,不管是哪种他此刻都不高兴理会。

  “嗞嗞~~”没过多久,短信又来了。

  他靠着椅背闭目养神,振动声令他皱了皱眉,随即又置之不理。

  “嗞嗞~~”像是在比谁更有耐力般,手机再次振动了起来,而此时手机振动的频率也越发地高了,如同有人打他电话一样,若不接电话便不间断地振动着。

  “这TM谁啊,大半夜的,不知道我要……”已经够烦的他暴躁地吼道,不情不愿地拿起手机。可当他看到手机屏幕中的几行鲜血淋漓的红字时,顿时傻了眼。

  “这、这肯定是谁的恶作剧!TMD,若是被我找到是谁,要他好看。”他气恼不已,盛怒之下必砸东西,可怜了那只手机,被主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哼,想吓唬他,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职业出身。

  以为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没想到手机屏幕再度亮了起来,并跳出了Siri界面,Siri用机械的语音不断重复地说道:“杀人偿命,杀人偿命……”

  李明涛瞪圆了眼,不知是心虚还是愤怒,他气呼呼地边一脚一脚用尽力气踩着手机边咬着牙喊道:“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如此过了十分钟,他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情绪更加激动,只因手机里传来一阵铃声:“飘雪的日子,温暖有你,还有冬衣……”

  这是他专门为女友设置的铃声。且不说手机已被他折腾地不成样子压根就不能再使用了,而他女友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更何况他女友现在就住在隔壁的房间里,有什么事只要走过来知会一声就好,怎么可能会打他电话?太诡异了……

  “玲晓,晓晓!”他边喊边冲到门边,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书房门,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他拼命撞着门,“晓晓,你在不在?是不是你在耍我?快把门打开!晓晓,听话,乖,以后我会多陪陪你的!你快开门!”

  外面没有一点动静,仿佛这里就住着他一个人。

  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想要找到一个可以把门凿开的钝器,却一件也没有。看来看去,也只有那把转椅比较结实,砸个木门应该也不会是什么难事,他立即举起转椅朝着门就是用力一砸,“砰”地一声巨响,以为门被砸开了,放下转椅才发现那门好似铁做一般,竟然完好无损,连点被砸的凹凸起伏都没有。他有些慌了,却依旧不信邪,一直砸一直砸,砸得满头大汗也不能动它分毫。

  “玲晓,你快开门,别闹了!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我发誓!我已经把她们的联系方式全删掉了,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他几近哀求地对着门外喊道,就怕对方听不到。

  外面还是一片寂然。

  他背靠着门颓然地瘫坐在地上,房间归于安静。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这木门难道被人下了降头?而玲晓又去了哪里?

  房间里的暖气“嘣”地停住不运作了。他奋力起身跑到窗边,拉开窗帘,窗户外面的空调外机却一直在工作,并没有坏。

  “窗外?”他突然想到可以借空调外机爬到隔壁房间去一探究竟。正当他如此欣喜地想着时,窗户却在此时“咔哒”自动落了锁。

  他连连退后几步,这窗户锁竟然自己动了!

  眼睛里充斥着恐惧,瞳孔极具缩小,眼白中的红血丝如同青筋暴起般粗了起来。他使劲地揉了揉双眼,再次确认一遍,对,它锁上了。

  “是谁?到底是谁?你、你有本事给我出来啊!鬼鬼祟祟的,小人!”他扯着嗓子在房间里转着圈圈怒吼道。

  屏幕早已裂有十几条沟壑的手机此刻却又响了起来:“你好,我是Siri,我饿了,我要吃饭!我饿了,我要吃饭……”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李涛明一时记不起在哪里听到过这句话,只意识到出现这句话时那此刻的自己就处于非常危险之中。

  手机一明一暗“嗞嗞嗞”接二连三地响着,他慌乱之下又上前碾压了几次手机,可手机照旧振动着并重复着那句话。

  “嗖”地一下,充电线不知从哪个角落飞了出来,与手机连接了起来。充电线另一头USB接口如同一张饥饿的嘴巴,拖着手机如蛇般扭动着上上下下地到处找着食物。

  “嗜、嗜血手机!”他终于记起了这一幕在哪里发生过,惊恐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竟变成了现实。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他又去撞门,狠狠地撞门,他知道目前的手机还要再过会才来攻击他,他庆幸当初写作的时候留了一段逃跑的时间。他要在这段时间内逃出升天。

  见门还是撞不开,他又举起转椅,转身朝玻璃砸去。可不知怎么的,玻璃像是变成了防弹玻璃般任他怎么敲砸都无济于事。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狰狞的面孔映在玻璃上显得异常可怖。

  “滋啦、滋啦~”日光灯忽明忽暗了两下。

  在第三下到来之前,李涛明惊恐万分地盯着那USB接头,紧张而厉声大喊道:“不~~”

  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来到他面前,李涛明心脏骤停,颤抖着手指向了那个黑影:“你~”

  “滋啦~”在灯灭的刹那间,USB接头朝着李涛明迅速扎了过去,一声“嚓”响,屋内归于安宁、没入黑夜……

  窗外正大雪纷飞,万家灯火亦是忽明忽暗……

  第二日一早,阳光正好。

  “铃铃铃……”凌俊泽被一通电话铃声从美梦中转醒。

  他闭着双眼,紧皱着眉头,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摸索着声音之源。抓到手机后,又凭着感觉接通了电话:“喂~”

  “你说什么?”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后,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好,我马上就来!”

  他抓起衣服裤子,往身上一套就飞奔出了房门。

  “唉,小俊,去哪,还没吃早饭呐……”

  身后凌妈的声音越来越远,他也顾不上回答一句,便开着车飞驰而去。路上的红灯,此刻在他眼中全是血,无尽的血……

  终于到达目的地,他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警察厅。

  “警官,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进去,见到谁就逮着谁并急切地问道。

  那警察被问地莫名其妙:“请问你是?”

  “奥,我姓凌!”

  “凌先生,这里!”

  他抬眼看向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面容清瘦、约莫四五十岁的警察,他松开面前的警察,说了声抱歉,便朝那边的警察跑了过去。

  “警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朋友怎么会……”

  “先别激动,凌先生!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但木已成舟,希望你能接受现实。请随我来!”那警察一边说一边带他往里走去,“还有我姓周,单名一个燃字!是负责这起案件的总指挥。”

  他们来到“停尸房”。里面的工作人员见到来人,恭敬地喊了一声:“周处早!”

  “早!”周燃倒是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并接着道,“把18号打开!”

  工作人员接到指示后打开了藏尸冰柜。

  “你先瞧瞧他!”周燃对凌俊泽说道。

  他上前一步,往里一看,一脸不可置信,果真是他——李涛明。

  周燃见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冰柜里看,便给他讲述了案发现场:“我们凌晨12点接到报警,声称东园小区6幢第一单元801号房传来的大闹声严重扰民。等我们赶到那里时,大门是开着的,而里面一片狼藉。我们进去后发现书房的门已被砸了个稀巴烂,还有书房的窗户,玻璃碎了一地渣渣,其他无一幸免都乱成一团,而死者被手机数据线吊死在灯上。其他房间也是,东西扔了一地。初步以为是入室抢劫杀人案,可检查了一圈下来,死者的重要财物并没有被拿走。还有我们发现他的后脑勺处有一个长方形的小凹槽,而尸检报告显示他是失血过多而死,我们推测是后脑勺这个凹槽导致他死亡的真正原因,可也有人表示怀疑,因为现场没有太多血迹,而且就这么一个小口子也不足以令他失血过多而亡。目前死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不是入室抢劫,那会是什么?他又从不与人结怨,也就不会有人上门寻仇。

  凌俊泽看着李涛明那苍白无血僵硬如铁的脸,心中一阵悲痛。从小一起长大,虽然长大后性格各异而导致矛盾加剧,二人商议为不伤彼此感情便偶尔联络一下,以实现距离产生美。前些天还联系过的他,此刻却冰冷地躺在里面,毫无声息。

  “我们也已经通知了他的父母,他们正从老家赶过来。我们从通讯公司那调取了他近五年的电话及短信的往来记录,查到你是他联系比较频繁的一个朋友,又是老乡,住得也不远,所以才会请你来了解一下情况,并告知我们死者最近的一些事情,以便我们更好地处理案件。”周燃一边说一边让工作人员拿来一个透明袋子。

  “这个袋子里的东西是死者的遗物。就是这根充电线……还有连着充电线的是一只手机。这只手机已经完全破损,不能再用了。不过在我们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我们的摄像师拍到了奇怪的一幕,手机屏幕里印着一行字,但拿开摄像机后却什么也看不到,没过多久,连摄像机也拍不到这行字了。”

  “什么字?”凌俊泽语气有些急,或许能从这查出点什么事情来。

  周燃不说话,而是直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他面前。

  他接过照片,只见这上面拍到的就是这只破手机,而屏幕白色背景上写着一行血腥的字“你抄袭,报应来了”。

  他呢喃着这句话,似是想到了什么,却又微微摇了摇头。

  周燃将这一细节看在眼里,便说道:“我知道你们俩都是写小说的。抄袭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便是永生的污点。还请你告诉我们实情。”

  凌俊泽哆嗦了一下,垂下眼睑道:“周警官,我们还是去外面说吧!”他最后看了一眼好友,便转身先离开了停尸房。

  至少不能在死者面前说他的不是……

  到了外面,凌俊泽突然想到一个人,急忙问道:“周警官,那他的女友呢?你们进屋的时候没发现他的女友吗?”

  “他有女朋友?”周燃蹙眉。

  “是的!他女友叫方玲晓。他们俩应该是同居关系。之前我们电话联系的时候,不管几点,他女友都在的。我也只见过他女友几面,所以不是很了解她。原本他父母是要过来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只因他交了女朋友,就劝回了他的父母。我手机里有一张我和小涛的合照,是在聚餐的时候拍的,却不小心将他女友也拍了进来。你可以找一下这个人!”凌俊泽在手机里翻出那张照片,递给周燃看。

  周燃看了眼照片后将它传送到自己的手机里,并立即拨了个电话号码:“喂,小吴,我马上发你一张照片,查一下照片上的女人有没有在小区里出现过,还有房间里有没有女人住过的痕迹。”他吩咐完就挂了电话。

  “周警官问这话,是之前没有任何发现吗?”凌俊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人的生活痕迹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女人,不说各种款式的衣服都会来一件,那化妆品护肤品更是一大堆,就算吵架搬离了此处,那也不会搬得这么干净,连警察都没发现她的存在。

  周燃摇了摇了头,深思了一会儿道:“如果有女朋友,那他们难道连短信电话都不发一个、不打一个。我们将通讯记录里的人都联系了一遍,要么说是同事,要么说是普通朋友,且都说不了解他,更没有你说得那个人。”

  “这就奇怪了!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不会无缘无故凭空消失。”凌俊泽觉得不可思议。

  沉默片刻后,电话铃响起,周燃接通电话,听完后道:“你再仔细调查一下,包括小区内外的监控记录,哪怕是小区周边几条道路口监控。”

  他挂了电话,道:“房内查无此人,生活用品全都只有死者一人用过的。但是我方人员询问了几户邻居,他们倒是说有看到过这个女人,只是目前下落不明。你还有其他什么线索吗?”

  凌俊泽面露难色,说出来就坏了好友的声誉,不说的话又……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们最终还是能查到的,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周燃一点也不急,沉稳地说道,“谢谢你今天提供的重要线索,对我们帮助还是蛮大的。”

  他恍恍惚惚出了警察局,外面很冷,却冷不过内心。天空又飘起了雪花,马上要过年了,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回到了家,他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抱头而冥想。那行白底血字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情……

  “啪”一拳招呼在了对方的脸上,他愤怒道:“李涛明,我把你当兄弟看,你当我是什么?”

  对方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无所谓道:“随你怎么说!但我告诉你我还是那句话,这其实没什么!”

  听到他不知悔改,凌俊泽抡起又是一拳,这回李涛明机智地躲了开去,并接着说道:“不就是抄了你一篇小说而已,你就下这么重的手,还说把我当兄弟,鬼信!”说完他还朝林俊泽吐了一口口水。

  “不就是抄了一篇?”凌俊泽重复他的话,深知他还没认清自己错的多离谱,“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啊!不是你说的好东西要分享吗?不是你带我入这行说会扶持我的吗?我不过就是借鉴了你其中一篇我觉得还看得上眼的小说而已,你却发了疯的要揍我!我倒要问问你,这叫兄弟啊,这叫扶持啊?搞得我睡了你女人似的,跟我拼命!”李涛明也是据理力争,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觉得自己无辜被揍冤得很。

  凌俊泽被他的一番话差点背过气去:“好,好,好!看来我平时白帮你忙了,我TM都帮狗了!我是说过好东西要分享,但我没教你去剽窃,我是说过要扶持你,但我没教你去抄袭!我拿你当兄弟,你能不能往正路上走?邪门歪道是不长久的!”

  “什么邪门歪道?只是借鉴而已。如今借鉴之风盛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大家都在做。说直白了,大家都在抄袭,那又怎么样?凌俊泽,你是已经小有名气了,当然不在乎我的感受。你知道走正路要耗费多久吗?你这是在帮我?”李涛明固执己见,听不进任何一句劝。

  凌俊泽亦是激动万分:“大家都在做?难道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一定就是正确的或者一定就是对的吗?一定就能让你扬名立万了吗?李涛明,醒醒吧!所有事情都是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去做才能成功,才是获得属于自己的成功。”

  “别给我撒鸡汤!这鸡汤都煮烂了,已经是毒汤了!我不管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只要能赚到钱那就是好的。我今天不想跟你吵,为保住这份友谊能长久,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住吧!我明天就去外面租房子!”“砰”,李涛明甩手关了房门,终止了这场争吵。

  凌俊泽望着那扇门站了许久,他想挽回兄弟间的情谊,可对方似乎不在乎、也不领情。

  随后,李涛明真的搬了出去。至此,他俩便每个星期见一次面或每隔几天打一次电话联系,但是每次也都对写作之事避而不谈。

  可如今李涛明死于非命,生前再有万般不是,都已经随风而逝了……

  “小俊,小俊?”凌妈在外面边敲门边喊道,声音有点急切与不安。

  “怎么了,妈?”他连忙去开门,一开门就见凌妈担忧的眼神。

  “我听说,我听说小涛死了。怎么回事啊?”一见到他,凌妈就泪眼婆娑了起来,“刚才接到老家来的电话,说是小涛父母都哭晕了过去,警察让他们来认领尸体,恐怕今天是没办法来了。小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与他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早已把他当半个儿子来看了,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呢……”凌妈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语无伦次,痛哭当场。

  凌俊泽扶着凌妈往沙发上坐去:“妈!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你也别太难过,这事还得交给警方来处理。我们最多就是提供线索。”

  “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那样你和小涛还可以住在一起互相照应,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妈,这不是你的错。小涛他是自己搬出去大半年后,我才叫你过来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凌俊泽知道凌妈又要揽罪责了,便急着安抚道。

  “可是……”

  “好了妈,你只要记住,这事跟你没关系。我一定会协助警方找到凶手的。相信你儿子,好不好?”

  “嗯!”凌妈勉强地点了点头,可心中还是隐隐觉得不放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