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需要奶粉
末衿伊2019-06-03 18:072,131

  窗外暖阳正好,清冽的春风呼呼地吹起了帘角。室内气氛稍显怪异,桌上的一杯袅袅热茶已经冷掉,沙发中窝着的女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那杯茶一动不动。

  而身为屋主人的周敏雯自被迫迎她进来后便双手拿着扫把一直杵在一边,精神紧绷地注视着那个沙发中的女人不敢轻举妄动。这个女人可是个杀人嫌疑犯,她怎么能不心悸,怎么能不打起十二万分的警惕之心。

  可盯梢了这么久,也未见她有任何的大动作,周敏雯稍稍降低了一点防御心。

  “他们来了!”沙发上的女人忽然抬眸看着周敏雯,幽幽来了一句。

  就单单这么一个小动作,吓得周敏雯全身细胞都打起了警铃。

  “他们来了!”见她没有动作,方玲晓又提醒道。

  “来……来了?”周敏雯抖着音色,一步三回头地去开了门,果然两张熟悉的面孔跃入眼睑内,她的心仿佛一下有了庇护所一般愉悦了起来。不过也才一秒,她的目光立即被一张陌生而又帅到天际的脸吸引了过去。

  她的脸马上“唰”地一下绯红如霞,大舌头道:“这,那个,这位是……”

  “是个老头子!”凌俊泽轻声过她的耳,然后马上闪身入了室内。

  周敏雯呆若木鸡,心道:“老头子?”这么年轻的……老头子?

  “学妹!我先给你引荐一下!这是我师父!”乔知行憨憨地侧了个身介绍道。

  周敏雯惊呆了,他是学长的师父?也就是说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真的又九十九岁了?

  鲁逸将墨镜滑到鼻尖,露出一双有神勾魂的鹰眼,上下打量道:“嗨!你就是那个让我徒儿牵肠挂肚的女娃子?嗯,看上去还不赖,难得我徒儿总算有一样是可以的!”

  “啊~”周敏雯有些听不懂他的话,疑惑的目光投给乔知行。

  乔知行立马涨红了脸,粗鲁地捂住了他师父的嘴:“师父,你就别给我丢脸了!闭嘴吧!”他对周敏雯不好意思地笑笑,拖着他师父便往里面走去。

  一进屋,便见一个齐肩长发、面色憔悴清瘦的女人蜷缩在沙发里,眼珠子往上吊起静静地看着他们。

  “我来做祭品!”方玲晓的唇畔微微动着。

  “你为什么知……”凌俊泽讶异不已。这个决定他们也才没做下多久,怎么会……

  “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方玲晓打断他的话道。

  “我不同意!你最应该做的是就是向警方陈述有关李涛明死因的一切细节。”凌俊泽亦是冷冷地否决掉她的献祭。一个来路不明,前科超多的女人主动要求做祭品,实在是可疑得紧,就怕她半路耍什么花招。

  方玲晓终于从沙发中站了起来,脸部僵硬无表情,嘴唇像机器一样动着:“他不是我杀的!但他的确该死!”

  “没有人是真的该死!”凌俊泽倏然握紧拳头,对于好兄弟的死,他一直耿耿于怀,“既然不是你杀的,那是谁杀的?鬼吗?”

  方玲晓阴森地笑了:“谁说不是呢?冤有头债有主。你若还想救其他人的话,就马上做术法吧!否则晚了,一个人也别想救,统统得死!”

  “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一出现就要豁出性命帮助我们?你觉得我们会信你吗?”凌俊泽看着眼前没有昔日那般光彩照人的方玲晓,戒备地问道。

  方玲晓机械地扭着头,走到窗边:“不帮你们,我也得死!帮你们的话,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寻!还有我是婴灵屋的供体的其中之一,由我做祭品最合适不过了!”

  “你说什么?”乔知行不敢置信婴灵屋的供体竟然能活这么久。

  凌俊泽奇怪地看着乔知行,他不懂这些,需要有人来帮他答惑。

  鲁逸皱起俊眉,难得一见地似个老人感叹:“唉,这个丧尽天良的徒弟!”

  “大师!到底怎么回事?”凌俊泽问道。

  鲁逸面色严肃揪心揪肝:“所谓婴灵屋就是用婴儿的灵魂搭建,本体却还活着,只是活不久,若本体一死,婴灵屋便散去,可为何我徒弟的婴灵屋经久不衰,原来他将其中的婴灵作为婴灵屋的守护者,也就是供体,源源不断地为婴灵屋送去新的婴灵,只不过这些守护者随着时间的流逝亦将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大家陷入沉默,邪术之所以称为邪术就是因为其伤天害理,泯灭人性,故被禁之。

  初春的风,寒冷尖锐,吹过来一点也不比深冬的冰风柔和多少,甚至还要冷刺一些,但是方玲晓呆呆地站在窗前,任由那风吹红脸颊、吹冻全身:“所以拿我献祭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我与这些婴灵之间有纽带,更能轻而易举地遣散它们,成功率要比你们这些人高出许多。我不想你们失败后我要再受一次巨大的痛苦。”

  “好!那就依你!”有供体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更能顺藤摸瓜找到致命点,然后一击溃散。鲁逸正愁活人献祭的事情呢,没想到有一个活生生的供体在这,那解决此事可谓得心应手。

  “大师……”凌俊泽还是放心不下,就怕其中有诈。

  鲁逸摆了摆手道:“这个女娃娃也是个受害人!我们帮她从其中解脱出来又能遣散婴灵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这样就不用牺牲谁来成全谁了,将损失降到最低!小伙子啊,你就放心吧!”

  “既然大师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将心安下了!”凌俊泽放下一己之见道,“那大师要准备什么东西来做术法?”

  “准备的东西很简单:奶粉!如果有人奶的话会更好哦!”鲁逸说着说着嘴角似乎流了一滴口水下来。

  “师父,认真点!”真是帅不过三秒!乔知行汗颜,他怎么会拜这种人为师的呢?羞死他了!

  鲁逸敲了一下乔知行的脑袋,马上严肃道:“你给我听好了,奶粉或者人奶可是很重要的工具,为师可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