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祭品
末衿伊2019-05-16 20:382,572

  “这人比人啊简直要气死人咯!”鲁逸一进得凌俊泽的家中,不免感叹道,“小伙子人长得不错,连赚钱的能力都是一流的啊!瞧瞧,这家大的,都可以抵我徒弟的两个家了。再瞧瞧这装修,干净明朗,阳光一照,我就可以晒太阳咯!再瞧瞧……”

  “小俊,这人是……”刚好凌妈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到一个高大帅气的精瘦男人比划来比划去的评价着这套房子。

  鲁逸看到凌妈,墨镜一下滑到鼻尖,围着凌妈转上一圈道:“再瞧瞧,还有一位美丽的小姐持家!果然是舒坦啊!小伙子,你好福气啊!”

  “老大爷,这位是我妈!”凌俊泽介绍道,“妈,这位是知行的师父鲁逸老先生!”

  “老先生?”凌妈多看了鲁逸一眼,没看出来他哪里老了,莫不是尊称,“他很老吗?”

  “嘿,你个小姑娘,还不知道吧,我比你大多了!今年我都九十九了!再过一年我都一百了。若不是我那笨徒弟摊上这么大的事情,我想我必当能安然度过百岁生辰!”鲁逸将墨镜推上鼻梁,如自己家般到处走走看看,一有新鲜东西便大声嚷嚷。

  “小姑娘?”凌妈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这小伙子年纪不大,却得了这么个怪病,实在可惜了!

  凌俊泽拉过凌妈道:“妈,这位老大爷真的有九十九岁了,在他眼里你还真的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

  听了儿子的话,凌妈不可置信地跟在鲁逸的身后打量起来:“真的吗?这是怎么做到的?九十九的人怎么可能保养的这么好?”反正她不信!

  “嘿,小姑娘,保养是门高深的学问,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掌握要领的……”

  “好了好了,师父别再卖弄你那劳什子驻颜术了!谁会使那术法啊!也就你了!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别误导人家阿姨了!阿姨啊,真是对不住,我师父年纪大了,脑子有点不好使,你就当他不存在吧!”乔知行拆台道,拉过他师父便往房间走去。

  “还有阿姨,这些日子,我和我师父都要再次打扰了,谢谢阿姨收留啊!”乔知行边走边回头地对着凌妈说道。

  “乔先生,不是应该说我收留你们的吗?”凌俊泽反驳道。

  “嘿,你又不是长辈,这房子的长辈就是阿姨,当然得跟阿姨说了!再说阿姨还管我们三餐呢!就冲这点,怎么着也得跟阿姨道声谢啊!”乔知行也不肯落得下风,立即搬出长辈为大的理论与凌俊泽对抗。

  ……

  凌俊泽关上房门,开始进入正题。

  “老大爷,关于那本恶灵书,你能详细跟我们讲讲吗?”

  鲁逸逛了一圈自己徒弟的房间,摇头叹道:“玄!”

  凌俊泽投了个眼神给乔知行:“什么意思?”

  乔知行接收到目光后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

  “老大爷,不,应该叫您鲁大师!”凌俊泽尊重其职业便改了称号,“鲁大师对恶灵书可有什么解决之道?”

  “恶灵书呢?”鲁逸摊开手掌问道。

  “奥,我这就给您取去!”凌俊泽便将恶灵书取来交到他的手上,“大师,您研究一下!”

  鲁逸的手一触及那本书便被那本书的温度给烫了下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温度:“此书怪异啊!”说着他便一手托着书一手捏住脖子上的木葫芦,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葫芦周身变得金黄一片,光芒耀眼,恶灵书一页一页地自动翻动着,从第一页开始翻到了最后一页,再从最后一页翻到最前面,如此循环往复好几遍后,葫芦金光一灭,书便自动合上。

  “唉!”鲁逸沉重地叹了口气!

  “师父,你看到什么了?”难得见他师父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不免担忧道。若是连师父都不能破解,那他们就真的没得救了。

  “唉!”鲁逸再次叹道,“难!难啊!”

  “怎么个难法?”凌俊泽问道。

  “小伙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原来我大徒弟已经在这本书里了!怪不得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他,难怪难怪啊!”鲁逸摇摇头道。

  “那这又有何惧?”凌俊泽不解,就算陆见宇进了书里,也不至于愁成这样。

  “也就是说我们进了书中便是大师兄的囊中之物了!大师兄的婴灵屋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强大的力量,我们是斗不过他的!”乔知行解释道,看来是毫无希望啊!

  “那么我们破坏掉婴灵屋不就好了吗?切断他的能量之源。”凌俊泽说道。

  “不可!婴灵屋里的婴灵都是活婴灵,也就是说每个婴灵的本体都是活着的,若毁掉一个婴灵就是杀一个真实生活在世界上的婴儿!婴灵屋承载着数万个甚至数亿个活着的孩子。”鲁逸说道,神情有些严肃。

  “那如此,我们更应该解脱这些孩子啊?不能让他再为所欲为了!”凌俊泽有些激动,捏紧拳头朝柜子就是一击。陆见宇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如此对待这么多婴儿呢?丧尽天良,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鲁逸见他怒不可遏的样子,心下一阵懊悔:“也都怪我,没教好他!他会变成这样我也要承担大半的责任!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达到人神共愤了。唉,想当年,我若是把那些禁术销毁,一切都不会发生!”

  “说这些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关键是如何解决?”凌俊泽抓重点地问道。

  “需要祭品,以活人为祭品,将婴灵屋遣散!”鲁逸回答道,“此法做起来不难,只是无人肯献祭。因为献祭的话祭品是死是活是个未知数!有些强悍一点的人存活下来的几率会高出许多。”

  凌俊泽摸着下巴深思,片刻后他才深吸一口气说道:“就拿我献祭吧!我身强体壮的应该没关系。乔先生会术法应当留下保护好大家以应对一切变故,其余都是老弱妇孺,也不宜献祭,唯有我是最合适的。”

  “小伙子啊,你知道下场的呀!不一定能活下来!”鲁逸透过墨镜,深邃的眼神就这么盯着他瞧。

  “知道,所以不能让别人冒险!”凌俊泽视死如归道,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壮感。

  “哐当!”门外站着的凌妈,将茶水糕点打翻在地。

  众人回首,便见凌妈呆愣当场。

  凌俊泽立马走上前,揽着凌妈进来:“妈,没事的!鲁大师道行高深,绝对不会让你儿子我出一丁点事的!是吧,大师?”

  凌俊泽一个劲地给鲁逸使眼色,鲁逸立即反应过来:“嗯,对!小姑娘你就放心吧!你这儿子老头子我中意得很!放心放心,定会把他完好无损地带回来的!”

  凌妈什么也没说,转身便将撒了一地的东西清理干净,才道:“儿子,不论你做什么,妈妈我都支持!但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妈妈就你一个亲人了!”

  “嗯!”

  凌妈哽咽着走了出去。

  “叮铃铃”手机铃响起,凌俊泽接通后,听见对话说了一堆后,他的表情变化了一下便挂掉电话。

  “谁来的电话?”看他这表情,绝不像是工作上的事情。乔知行便问了一句。

  “敏雯的电话!她说方玲晓现在就在她那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