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多了半步
末衿伊2019-07-25 11:262,135

  一行人趁着夜色匆匆赶到西市头村。当众人来到陆见宇的婴灵屋前站成一排,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不禁毛骨悚然,夜晚的风吹拂而来更像是阴风阵阵,冷不丁地让人打个寒颤。

  白天来看倒也没瞧出什么异样,晚上来看才觉得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楼房不高,只有两层半,楼下铁篱大门像一张婴儿的肉嘴,二楼的两个窗户更像一双婴儿的眼睛,又大又黑,一眼望进那个“眼眶”犹如跌入深渊,不寒而栗,最上面的半层亦有两道通风的雕花小洞,像极了眼睛上的眉毛。

  看得渗人!

  方玲晓双目呆滞地看着眼前所熟悉的一切,机械地说了一句:“宝贝们,我回来了!再忍忍,你们都要自由了!”

  本来就够阴森了,被方玲晓这么一说,周敏雯便不自觉地吞咽一下,往后退了一步,躲到了旁边人的身后,扒着他的肩颤着音道:“为什么我们要晚上过来?白天不是更好吗?”她怀念太阳公公了!只要太阳一出来,什么邪祟都化为灰烬了!

  “因为晚上来更刺激啊!”凌俊泽很认真的说道,而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幽深之屋。

  “我们又不是来玩的,还刺激!”周敏雯哭丧着脸,明显感到很紧张很害怕。

  乔知行弯唇一笑:“别怕学妹!我会保护你的!晚上阴气最盛,到了十二点就达到顶峰,这个时候观察婴灵屋其实最能找出弱点!”白天都被阳光压抑着弱化了,弱点便隐匿其中,一到午夜阴气迅速强盛,而弱点却不会有变化,马上就凸显出来了!

  “臭小子,重色轻师!为师好伤心,你竟然不先保护我!”鲁逸像个大孩子一眼竟然抽噎了起来,感觉就像是被亲爹亲妈遗弃了一样。

  乔知行嘴角抽搐了一下:“师父,认真点!”哭得有多假,自己不知道吗?

  “好了,臭小子,干活!”鲁逸与乔知行对视一眼,二人一左一右分开走,绕了房子一圈后二人又走回到原地。

  “奇怪!”鲁逸摘下了墨镜,脸上没了之前的轻松,他摘下墨镜将其插在胸口衣领处。露出那双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目,认真地视察着。

  “师父?”乔知行道行浅了些,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但被鲁逸这么一声低语,他又重新丈量了一圈这座婴灵屋。

  “大师,你们这是在做……”凌俊泽问出了其余外行人的心声。

  “要解散这座婴灵屋,必须先找到房心!”乔知行一边自然丈量着屋子,一边解说道,“万物为灵,以心凝聚!房心找到后,将其毁灭或净化便可释放这里所有被禁锢的婴灵!”

  “那这与你们丈量房子的周长有什么关系?”还来回走了好几圈似乎在算平均周长。周敏雯躲在凌俊泽背后只露出一双眼睛,眨巴地望着鲁逸与乔知行。

  “一般绕着婴灵屋的结界走一圈下来刚好是七七四十九步,无论腿长腿短,无论小孩大人,都是这个数!”鲁逸站在原地,从脖子上扯下木葫芦道,“而我走了两次,两次都是四十九步半!”这多出的半步……

  “师父,可是我刚好是四十九步啊!”乔知行很困惑,师父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不靠谱,但是只要认真去做的事情,他都是百分之百地全力以赴,所以师父他是不会说谎的!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知道,所以才奇怪啊!”说完,鲁逸陷入深思,这估计是九十九年来第二次进行深思,第一次吗,哼……

  多半步,多半步……

  鲁逸脑海里只盘旋这三个字,他为什么会觉得这半步有什么深意呢?

  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久到他几乎都快淡忘了!

  “师父,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方术的!”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扎着清朝秃头小尾辫跪在他面前,脸上全是不符合当时年龄的坚毅,看着让人心疼。

  “别叫我师父!我还没答应呢!”冷冷地打断了那个孩子的妄想!鲁逸一如当年的样子始终未曾有过变化,唯一变化的只是时代更替,发型与衣着上的与时俱进的区别而已。

  那孩子机灵的很,非但没有被冷声呵止住,反而急忙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走向坐在上座的鲁逸便是举着茶杯一跪,铁了心地要拜师:“师父,徒儿给您敬茶!”

  鲁逸没有接过水杯,起身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你不适合学这个!快回去吧,免得你家人担心!”那时他以为是孩子自己偷跑出来要学方术的,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会如此残忍,以致于以后的日子里他都隐藏了真实的心境,瞒过了所有的人……

  是啊,他最终还是收那孩子为徒弟了!

  那天,那孩子便在他面前起誓道:“师父,我终有一天会超过你的!我一定会比你厉害!”

  他一笑了之,觉得一个孩子有决心、有目标是好事,便也没往深处去想!可谁会知道那孩子的话真的成为了他积蓄力量报复社会的开始,当然也成为了作恶的开端!

  鲁逸眯起了眼,对着婴灵屋一阵冷笑。

  耳边回荡着六七十年前那个孩子的一句话:“师父,我就算跟你打成平手,也一定要站起来比你多走半步!”

  半步是这个意思吗?见宇?

  “你想将为师困在婴灵屋里面是吗?”鲁逸喃喃自语道,“原来你都算好了一切,所以这个婴灵屋其实专门为我而建的呢!你还真是有孝心,也就你会给为师造房子,不让为师在外漂泊!”年纪大了,是该消停些了!

  众人看着鲁逸那凛然的气息不由得都退后了一步,又见他嘴唇上下阖动着似乎在说什么话却又听不清楚。

  “学长你师父在念咒语吗?怎么感觉周围的空气结霜了呢?他是不是要出大招了?”周敏雯扯了扯乔知行的衣角,紧张兮兮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见我师父如此气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