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出生地
南孩2020-03-06 20:205,952

  1990年3月30日,一枚流星划破南方那一望寂静的夜空之后,随即消失在海平面上,寥落的星光点缀的夜空也随即自愈,继续保持它的寂静,以为就此得以安宁的黑夜,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尖锐的啼哭打破了它的宁静,在黑夜下沉睡的圣诞村也随之苏醒过来,然而这一声迫不及待的啼哭并无收敛的意思,反而更尖锐地刺向了熟睡的上帝的耳膜,似乎是想通过扰上帝的清梦来宣泄他被扔到人间那不适的情绪。也难怪,他刚刚从母亲的子宫里钻出来,身上的羊水还没被擦干净,眼前的世界还是一片没有任何物象轮廓的灰暗。

  虽然他巧合地和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一个世纪的梵高先生同一天生日,但从出生直到抓起画笔那天,他对梵高依然是一无所知,直到他在教科书上看到梵高的向日葵,阅读了关于梵高的一些故事碎片,才粗浅地了解到偏执的梵高。尽管他后来也选择了画笔,但他依然坚信,对于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投入如此偏执的热情,即使那偏执被赋予了意义,他也不想为了艺术贡献自己短短的一生,更何况他一直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信心,包括爱情。要不是被扰了清梦的上帝后来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在他的人生剧本上安排了她,让他的偏执遇上了意义,他会选择相信上帝一辈子。

  出生后的第七年,学校给予他一份特殊的礼物——一条鲜艳的红领巾。那是一个新的身份,所以领到红领巾的那天,他迫不及待地跑回还只是水泥胚房的家中,对着一面挂在窗边的十五寸大的镜子,认真又笨拙地将红领巾系在脖子上,虽然系得并不完美,但他依然自豪地挺直小身板,坚定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了句:“祖国的花朵,邓逸心。”接着,他将自己的小手举过头顶,一本正经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敬了个礼。随着胸前的红领巾被从窗户吹进来的风拂动,他稚嫩又黝黑的脸上溢起得意的笑容,这笑容里包含了他对当下身份转变的自豪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因为那年他刚上小学,老师和校长都极度一致地告诉他们,他们是祖国的花朵。

  “我还是祖国的花朵!”喃喃自语的他站在满地泥沙的足球场上,没趣地踢着脚下的泥沙。今天是他上高中的第一天,在记忆的长河中,成长只是一滴瞬间便被淹没的水滴,但花朵们确实是以正常的速度在成长,大人们也以正常的速度老去,唯一亘古不变的就是领导在开学典礼上的那句开场白:“今天的你们是祖国的花朵,明天的你们将会成为祖国的栋梁,世界是你们的。”领导的开场白喊得激昂澎湃,但这激昂澎湃也仅限于开场白。

  从成为学生的第一天起,邓逸心就握紧拳头相信自己是祖国的花朵,信仰促使他努力生长,只是作为花朵的他,花期确实太过漫长,而花期过后的结果,却遥遥无期。他总是幻想到长成果实的自己,憧憬着未来的自由,因为他天真地以为长大那头,除了为祖国贡献,他还可以赚钱给自己买更多的《龙珠》漫画书和光碟,当然,还可以将自己体内的种子散落在另一朵花儿身上,开枝散叶,就像悟空和琪琪一样。

  领导还告诉他们,作为花朵,要多点吸收阳光,阳光有助于健康生长,于是,一场阳光灿烂的开学典礼顺应而来。9月的第一天,南方的早晨早早来到,阳光才刚出来不久,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显露自己的锋芒,穿透不断升温的空气,肆意地刺向整齐地站立在沙地足球场上那心里揣着梦想,脸上挂着冉冉朝气的花朵们。没过多久,花朵们便收起了朝气眯起眼睛,他们稚嫩的脸蛋被阳光烤得泛起一层油光。而叫他们花朵的领导们,就坐在他们前面的舞台上。脸部肌肉略显松弛的校长在喊完几句激昂澎湃的开场白后,便拿出演讲稿,坐在红布遮盖着的主席台前滔滔不绝地念起来,干巴巴的声音完全抵达不了花朵们的心坎,花朵们毫无感情波动。套着统一黑色西装革履的十多个校领导在校长两边排开坐着,他们有的看着手臂上金光闪闪的手表数着从秒针上溜走的时间,有的拧开摆在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有的略显躁动地交头接耳。在校领导们的头顶上是一方遮阴挡雨的圆拱,圆拱挡住了有助于健康生长的阳光,阳光打在圆拱上面,格外苍白。

  灿烂的阳光将花朵们干蒸了一个小时,校长手里的演讲稿才念了一半,真是才高八斗,口水横溢,只可惜台下那些只有半斗容量的花朵早早就装不下那溢出的几斗口水才,他们开始躁动不安,小声埋怨。站在队伍后面的学生干脆蹲了下来,躲在其他站着的学生的影子下。他站在队伍中间,身上的那件黑色T恤已经发烫,黑色T恤虽然挡住了刺向身体的阳光,但吸收热量。除了衣服温度上升,他那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也让他头皮灼热得发痒,于是他左右张望一下,也偷偷蹲了下来。这样一蹲,脚下的沙地触手可及,于是他顺势伸出食指,在沙地上画起画来。很快,他在沙地上画下一个篮球,篮球一半压在前面学生的影子之下,另一半暴露在阳光下,凹凸起伏的线条在阳光下变得立体。

  他停住手,谨慎的他又再次环顾一下周围,一张熟悉的脸让他停住了目光。的确是那张脸,那位负责美术招生的牛登老师,正站在队伍后面,用左手挡住刺向眼睛的阳光,皱着眉头看着主席台,他额头上几条清晰的皱纹暴露了他正趋向老年的年龄,可是却幸运地掩盖了他不为人知的往事,让人误以为他是为祖国的花朵的健康成长操劳过度所致。

  这些往事也是让他牢记牛登这张脸的原因,在那件事之前,他还被拦在川三中学的大门外,那件事之后他就成了川三中学的美术特招生。

  不过这个学校的特招门槛甚是复杂,除了“特长招生考试”这一槛外,还要跨过另一特殊门槛,这道门槛就是牛登的钱包。虽然川三中学的招生简介上明确写着:美术考试前十五名的学生优先列入录取范围,但实际上这十五名学生的名字在美术组长牛登手里随时可改,只需一个大红包。为了这个大红包,牛登怀着满腔的热情逐个给名单上的考生家长打去通知电话,电话接通后,牛登先是对家长大赞一番他家孩子考得不错,是个好苗子,已被列入录取范围,接着他画风一转,告知学生家长名单还没公布,可能会有所变动,接下来就要看看家长的表现了。

  那个暑假里,他的父亲也接到牛登打来的一通电话。挂掉电话之后,他父亲摇着头无奈地叹息了一句:“唉,没想到到嘴的鸭还被人掐在喉咙里。”

  三个小时后,散会的音乐终于响起,这音乐如同久旱里的甘露,被晒得脸部通红的花朵们便是那搁浅在烈日之下的鱼儿,得水之后,他们的朝气一下子蓬勃起来,轰轰烈烈地向倘开的两扇黑色铁网大门涌去。他拍拍手上的沙粒站起来,踢散脚下的沙画,随着涌动的队伍挤向操场大门。

  拥挤之下,一个柔软的身体被挤到他身边,无意间两人的手臂相碰,那只如水般柔软的手臂让他忍不住扭头看上一眼。一张清纯水嫩的桃子脸让他眼前一亮,只可惜这张脸上的五官被刚及耳垂的短发挡住了一部分。虽未来得及看清这张脸上的五官,但他还是直接被勾走了几分魂魄,身体在刹那间失去了大脑的指示,呆滞若木,不知所向,在周围涌动的人流连架带推之下,木讷地走出了铁网大门。

  邓逸心这种与异性稍微有肌肤上的接触便立即脑子短路的情况自他小时候就有,那时他的家乡还是个保守的地方,那里的孩子,从小听大人们教导的男女关系叫“男女授受不亲”,但事实上,从他懂得储存记忆开始,他的记忆里就开始本能地储存了许多的异性,例如儿时的过家家,即使他扮演过许多的家庭角色,拥有过不少的家庭成员,但他能记住的也只有和他牵过手的小女生小倩。对于一个男性来说,这是本性,一点也不奇怪,作为孩子来说,这也只能叫可爱。可是慢慢长大点,男女有别的道德观念开始在他们玩伴之间逐渐成型,一些关于他和同学小倩的流言蜚语开始不胫而走,在不懂啥是爱情的小屁孩嘴里,牵手便成了爱情。这“爱情”传到了大人的耳朵里,照理说,这只是小孩间的游戏,可当这话传到小倩那思想十分保守的母亲的耳朵里,她母亲便信以为真,认为这是早恋,丢人,于是私下把这些闲言闲语说到邓逸心母亲那去了。邓逸心的母亲虽笑言那只是孩子的玩笑话,可转身回家后,她便把儿子叫到跟前,不温不火地说:“心仔,你最近和小倩走得太近了,闲言闲语也多了,你离她远点吧!还有,作为一个学生要好好念书,别想着不该想的东西,包括男女朋友。”那时的他并没有想过谈恋爱,毕竟他还是个连女朋友和女性朋友都区分不开的小屁孩,但母亲的这番话一出口,他的脸便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带着羞涩,他一本正经地对着母亲点了点头。

  从那时起,他心里便埋下了对女性的过分羞怯,过分的羞怯让他和女性保持着过分的距离,也让他过分抑制自己感情的自由发展空间,于是他的身体对异性开始保守起来,似乎她们身体的任何地方都是禁果,包括皮肤。可是人类都渴望自由,当然包括对感情的自由支配,所以他身体里的灵魂随着他年龄的递增,越发变得不听话,身体越是保守,他的灵魂对禁果的欲望就越发强烈,因此很多时候,碰上合眼的姑娘对上视线,都会让他体内的灵魂紧张起来。

  走出操场,他的灵魂逐渐平静下来,他刻意地留意了一下周围,想看清楚那张脸上的五官,好停下他不确定的想象,可是那张脸早已淹没在人潮里,他只好带着遗憾随着朝气勃勃的队伍回到课室。

  不过很快,他们勃勃的朝气便在接下来的两周军训里被消磨得所剩无几,留下来的是黑黝黝的皮肤,而那个他人生里的第一次军训,却成了他青春里的一个转折点,只是那时的他还浑然不觉。

  新生开学典礼过后便是迎新晚会,虽然新生晚会并无他想象中精彩,但现场还是来了不少观众,而这些观众,大部分是高二高三的师兄师姐,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的前来只为物色一下师妹师弟。只可惜台上一个二个都化着浓烈的妆,再加上缭乱刺眼的舞台灯光,台上的人是浓眉还是大眼,是黑一点还是白一点,台下的人只能凭着想象力展开讨论,当然,有点造型基础的同学还是估摸得到几分台上之人的五官和身材的,比如邓逸心。不过似乎更多的同学愿意欣赏浓妆下的姑娘,观众席前面刺耳的尖叫声足以印证了这一点。

  热闹过后,校园回归平静,过于炎热的天偶尔下起几阵大雨,之后白昼和黑夜照常轮换上班。两个月过去了,除了宿舍旁边的那排夜来香依然不甘寂寞地在夜里喷着浓郁的香味,校园的生活依旧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散发出来。月亮渐渐隐去,伴月的星星也没趣地逃离寂寞的夜空。这天夜里的天空没了星月,只剩下零星的灯光点缀一下校园里的沉寂。白炽的灯光挡住了外面的夜色,松松散散地撒在两个男生身上,一个身穿川三中学夏季的校服——蓝领子白衣的男生,半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呆呆地看着一本高一物理书,在他枕边,还摆放着一本练习本,本子上面写着一个名字:李祖。另一个男生便是上身穿着宽大的白色运动T恤,下身穿着蓝白色篮球裤的邓逸心,他正翘着二郎腿半卧在李祖对面的上铺,手里同样拿着一本物理书在看,准确来说,是对着书进入神情游离的发呆状态。

  和许多上帝作过证的好孩子一样,他们看书,上课下课,打篮球,肉体生活在好孩子的轨迹上面,但他们也同样有着和许多同龄人一样的秘密。作为祖国的花朵,对于男女感情,他们同样是心花容易怒放,只是在这个未成的年龄捆绑之下,父母的严管之下,“好学生”的标签之下,他们的心花开得小心翼翼,甚是煎熬。因此,他们常常要依靠脑子里的幻想去解渴,例如在按部就班的课堂上幻想,在酸甜苦辣的情感文字间幻想,在虚幻沉浮的梦里幻想,以致一觉醒来他们都鬼鬼祟祟地躲进厕所里换内裤。像这样隐藏在世俗的规则之下蠢蠢欲动的一群人被称为暗恋者,他们的思想一直在情感禁区里冒险,肉体却徘徊在禁区之外。当然,暗地里突破禁区让爱情之花怒放的学生也不少,最让人羡慕的莫过于班上的朱荻和刘小妹,他们的感情穿梭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里,悄无声息的手机信号里,相互碰撞相互纠缠,然后开花,那纠缠在一起的四片红唇便是花瓣。而邓逸心只敢做一个在禁区外蠢蠢欲动的暗恋者,他的思想精神早已悄悄地出走在上帝为好孩子铺设的轨迹之外,简短来说叫精神出轨。

  灵魂被肉体憋得难受的时候,邓逸心会找到班长李祖诉说一下,因为李祖和他一样,一本正经的皮囊之下也藏着一个躁动不安的灵魂。

  “你和她怎么样,还联系吗?”邓逸心突然向李祖抛了一个问题,虽然他眼睛还是盯着手中的那本物理书,但视线已卡在文字之间。

  “少了,不过早段时间她去过我家找我,我刚好不在,后来她给我写了封信•••她告诉我她有了男朋友。”李祖停顿了一下,眼睛还盯着手中的书,只是表情略显失落,接着他忍不住吐出了一句:“真后悔。”

  李祖家境不是很好,在手机迅速普及的年代,大部分高中生兜里都揣着一部手机,而李祖却觉得那是件奢侈品,养不起,家里唯一能与外界信息往来的就是那一台固定电话,可是他在校的时间较多,只有周末偶尔回家,因此那女生只能给他写了封信寄到他的学校。又或许是觉得,有些话在信里说起来更容易坦然,毕竟当面的语言情感太过赤裸,打击肯定是强于可以理性组织包装过后的委婉文字。

  “她可是问过你是不是喜欢她的噢,只是你不承认,现在后悔有什么用。”邓逸心把书扔到了一边,眼睛盯着幻想空间更大的天花板,沉默的天花板是他忠实的倾听者,但他现在不想和它说话,他只想回忆。书砸在床上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下铺的同学和其他舍友外出吃宵夜了,没人理会这没力的声音。冲凉房里的水声倒是挺响亮的,还伴随着时不时走调的歌声。“这么快就找男朋友了?真佩服她。”邓逸心憋不住埋怨了句,像是那女生一下子和他搭上关系然后出了轨。

  “唉,出去打工是这样的了,换作你,或许也会很快喜欢上能给你依靠的人。”都说穷孩子早当家,不知道是不是早当家的缘故,李祖总是爱用不符合他年龄的大人口气说话。

  邓逸心抿着嘴摇摇头,他一直生活在相对风平浪静的家庭和校园里,社会上漂浮不定连滚带爬的闯荡所导致的孤寂无助他未曾有过,道听途说倒是有,他凭着别人片面之词想象了一下,可是脑子里没有画面,他想象不了另一种生活下的男欢女爱的那颗心是酸是甜是肥是瘦,就像一朵温室的花朵不曾理解一颗野草的经风历雨。

  李祖把书合上放到枕边的练习本上,接着坐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还躺在床上的邓逸心,然后把话题转移到他的身上:“你和她•••还常联系吗?”像一个家长在询问孩子的成绩,他满眼期待地等着邓逸心的回答。

  邓逸心没有回答,依然盯着沉默的天花板,他伸直双脚,然后摊开双手,也一同摊开脑子里的记忆。

  “对于我们,或许这样的选择,是对的。”李祖把枕头揉了揉,又躺下来,用班长惯有的口吻意味深长的总结了句,似乎历经了沧桑,看惯了人间烟火,然后无奈收场,无奈地给自己刚开始的人生打了个还不确定的分数。

  邓逸心还是沉默,连同眼睛一起闭上沉默。

  这时,从冲凉房里传出来的跑调的歌声出奇地清晰起来,水声幻作旋律,夹带着记忆的歌词,歌声虽然走调,但经过了他的耳朵和想象力的过滤,声音变得异常动听煽情,并不影响他情感的波动,他的灵魂随着歌声游走在洞黑的大脑记忆空间里,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

  初秋的天

  冰冷的夜

  回忆慢慢袭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一朵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