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谈攻2019-03-09 10:491,574

  第十八章

  偏偏天子不像前几代【喜帝】,【灵帝】一样安分守己,自暴自弃。干脆不再过问诸侯为何不再次向宗主国朝贡,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反而认为自己很有威严,下旨赐婚【泰安侯】与宁国公主,本来诸侯列国等着宁国国主轻蔑地拒绝旨意,并奚落一番,但出乎意料的是宁国国主毕恭毕敬地派出军队护卫圣旨进境,还昭告全国表示圣恩浩荡与国同庆。诸侯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没有人派出使节询问宁国国主原因,但都嗅到一丝不同的政治气息这其中的关键人物【宇文拓跋】无疑引起了各国的警觉。宁国国内也充斥着不一样的声音。新贵子弟不约而同地敌视宇文拓跋,无兵无实的空闲架空皇帝的臣子迎娶本国公主,还被浩大宣传,无疑是丢了宁国的脸面。而老派政治家则是暗地里揣摩国主心意,认为此举必有深远的考虑。选择冷眼旁观,但也并非没有推波助澜,再次也是默许了新贵的举动。

  宇文拓跋在宁国的代名词几乎就是无耻之尤。

  但是,军方对自己也有不小的敌意是宇文拓跋没想到的,政治家需要噱头争夺更多的政治资本,自己无疑是块舒服的垫脚石。可军方将领的凭借大抵在于手头有多少国君交托的兵力,将领不会愚蠢到拿自己去对付一个人来讨好君主的,君主只会判断通过你是否能够战场驰骋,能否冲锋陷阵,能否值得信赖,而不是这些政治家的手段。

  那么,究竟宁国内部暗流涌动的原因到底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呢?相比梁国犹如暴风般恶劣的局势,宁国倒像是暗流不断的池塘,不过也因此,更有挑战性不是吗?宇文拓跋拍拍与之同乘的妖姬的香肩,拉动缰绳。示意身后的亲兵跟上,天色就要暗了,既然南门遇瘪,从另一个西门按妖姬所说的方法分批进入城池。大概三四天详细的命令就会到来,到时肯定戒备严厉,尽快穿过宁国边境,虽然暗潮涌动的宁国很吸引人,但是梁国的局势可不容乐观,自己没有一丝能够逗留的空闲。

  然后,宇文拓跋紧紧怀里的妖姬柔软腰身,眺望一下身后的落日即将堕入城头,城头上宛如鱼鳞般矗立的宁国边士身上的银铠反射刺眼的黄晕。视线越过半山腰的如火烧般绚丽的晚霞,眺望远方。

  【灵虚城】真的没有特别的事发生吗?,哼。谁知道呢?!

  乱世将至,每一步都要走得很仔细呀,毕竟,活到现在怎么能不珍惜呢。

  分开后的宇文拓跋一行人七八个一组快速通过城池准备向梁国方向出发。当,马匹快速通过街道的时候,马蹄迅疾踩过青砖发出清脆的哒哒声,转瞬的楼栈,避让的行人。青楼爱凑热闹的纨绔子弟搂着莺燕的浪笑声,怀抱菜签四处寻卖的女童。屠户狠狠劈肉的剁刀声一一被落在身后。

  某一瞬间,宇文拓跋的眼角低垂,扫视怀里已经重新蒙上面纱的妖姬,

  很像啊!,跟十五年前如一呀!不过,未穷知道怎么做。这一点,你们兄妹差很多。

  马蹄量着大地,而大地也越发的变得荒凉,脚下是厚厚的黄土地,眼中存在的只有一望无际的萧瑟。

  这种感觉可能和人的心情有关,心情差的时候看荒漠只能看出孤寂的意境来,若是心情好的时候也未必不是没有辽阔的意境。

  很快,宇文拓跋就要接近自己的军队了,那种心慌的不安全感也在慢慢散去,任何时候只有握在手里的,才有真实感。宇文拓跋似乎有点明白,离阳天子姬昌宁那种感觉,群狼环伺,自己却无立锥之地。

  所以会做那样的决定吗?,呵,我有点理解你了,昭武帝。

  强劲的西北风从对面吹过来,地面上指头蛋大小的砂砾贴着地面游走,整个世界宛若一下子就活过来了。

  吹动石头的风沙吗?今年的天气依然很恶劣。这时候,全队的人都需要用汗巾遮住口鼻在满天的黄沙中前行,马匹的耳朵也用布料堵住,防止对于行军的影响。只有妖姬依旧是蒙着那副面纱倒也省事。

  幸亏现在在戈壁,地面还坚实,但马匹的行动能力已经大大削弱,而那些异族之人却能依仗着骆驼行动如风,四处劫掠。尽管,骆驼看上去很笨重,但在大漠几乎就是最快的存在。

  辛亏,有一座霸城。宇文拓跋不禁想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谋河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权谋河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