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飞刀惊魂
洪流2019-03-15 15:482,479

  “来,来,干了这一杯,今天是家父七十大寿的好日子,我高阳飞代表家父敬各位英雄。”一位黄衣青年手持酒杯,向每一桌举杯敬道。

  “二少庄主,请。”一位满脸胡须的壮汉高举酒杯,一饮而尽“大少庄主和庄主怎么没见到?我们就等着给庄主拜寿了。大伙说是吧!”

  “是啊,是啊!”满堂宾客都起声附和。

  高阳飞缓缓抬起手,示意众宾客勿吵,“家父与家兄马上就出来,请各位稍安勿躁,来,来…喝酒,喝酒”

  “嘚”一声响,一柄三寸来长的竹叶形飞刀钉在了论剑堂的镏金寿字上。瞬间镏金寿字开始以飞刀插入点为中心,裂开出一丝纹路,裂纹越来大也越来越多。“叭”地一声巨响,镏金寿字全部炸开,四外飞溅。几个庄丁正在堂里忙碌着,突然被这突然其来的的碎片砸中,头破血流,叫喊声,哭泣声一时淹没了堂前的饮酒高歌。庄丁丫环们惊恐的往堂前宴席处奔跑。此时,宴席上的宾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听见一声巨响,又见庄丁丫环纷纷向着这边连滚带爬而来,一时也起身向庄门外飞奔而去。

  “里面出了什么事了?”高阳飞一把抓住一个向外奔跑的的庄丁问道。庄丁正在慌乱之中,一时哑口对着高阳飞指指堂里,又指指从后面跑来用手抚着头流血的庄丁,一时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放开庄丁的手,快步向论剑堂冲了过去,后面还跟着数十条壮汉随他冲了进去。

  此时的论剑堂除了被镏金碎片刺入要害当场死亡的两具庄丁尸体,堂里空空已经没有人了。高阳飞看着死的两个庄丁眼睛睁着,他便走到尸体前蹲下,用手把庄丁眼睛抚摸闭上摇摇头站了起来,他抬头望向爆炸处,一把竹叶形飞刀在震开镏金寿字后,还继续钻入墙体,露在墙体外的尾部还在震动摇摆,如同一条刚出水的鱼儿在拼命的挣扎摆动。

  “飞刀门?”

  飞刀门,一个神密的江湖组织门派,无人知晓此门派身在何处,也无人见到过此派的门徒,因为见过的人都已经成死人了。它就像一个杀手组织,但它又与杀手组织不同。杀手组织是为了钱,只要是雇主给钱,叫杀谁那么杀手组织就会杀掉谁;而飞刀门却是从来不收钱,专杀恶霸奸细之人,但有也杀做错过一两件事的江湖豪杰。飞刀门实际是什么门派,使用什么武器,也无人知晓,江湖之所以称之为飞刀门,是因为在杀人之前都会出现一把竹叶形的寒铁飞刀。

  江湖传言,只要有飞刀出现的地方,不出十二个时辰,必定是惨招杀戮。江湖中只要是提到飞刀门,必定的胆颤心惊,人人自危。更不用说亲自见到寒铁飞刀了。

  立在高阳飞身后的众位江湖豪杰不约而同声惊道,语音之中带着惊恐,疑惑。高阳飞的脸色变得苍白起,他似乎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他僵硬的目光看不见一丝光明。突然一只手在他肩上抓了一下,他下意示的回过头来,只见一袭白衣青年和一位老者立在他身后。

  “二弟,你没事吧!”高阳剑松开放在二弟高阳飞肩上的手,道“各位掌门,各位英雄不必惊慌,今天本来是家父七十华旦寿辰,没想到飞刀门却在此闹事,欺我藏剑山庄。我藏剑山庄建庄二百年来,什么大风之浪没经过。”他回顾了下立在身边的众人,抱拳继续道“飞刀门此次来,只冲着我藏剑山庄而来,各位掌门,各位英雄没有必要淌这个浑水,还请诸位回避。”

  “大少庄主说的是那里话,我等起能是贪生怕死之辈?再说我等在受难之时承蒙大少庄主的收留,不然早已经罔死它乡,成为孤魂远鬼,白骨一堆了。再说在庄上我们有住有吃有穿的,这里已经是我们的家了,那有弃家人不顾而逃的道理”

  高阳剑看向说话之人,他六尺来高,身穿一件素袍,三十来岁的岁月苍桑也抹不去师那一张俊俏的娃娃娃脸,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江湖人称“万年玉郎”江枫。两年家乡闹旱灾,他带头起事,杀进乡里奸商的粮店,杀了奸商,放粮赈灾。也因此犯下杀人罪被官府通辑。后来江枫逃到藏剑山庄被高阳剑收留,成为了藏剑山庄的门客。

  “是啊,是啊。江大侠说得沒错,在这里的诸位掌门,各位英雄有谁没受过庄主和大少庄主的恩惠,今时藏剑山庄有难,我等怎能为这条贱命苟延残喘,而不顾山庄之安危。”附和江枫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书生,他头戴白头巾,一身白袍,面如粉黛,江湖人称“白面书生”上官玉,使用一只铁笔,曾经大战关东十大匪盗,一笔就抹掉了官府花重金悬赏多年的十大匪盗,谁知道官匪早就勾接,匪死官府的财路就断了。后来官府就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他给收押了。上官玉用全部钱财买通府衙夫人,才得以脱险。正当快饿死在洛阳街头时,高阳剑救了他一命,后来他就成为了藏剑山庄的智囊先生。

  “各位掌门,各位英雄。请听我说两句。”高陌离恨走了两步面对着众,高抗的洪音道:“飞刀门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二十余年,此次出现意在我藏剑山庄,一切后果皆由我藏剑山庄自行承担,各位英雄,掌门还是早早离去吧。”

  “老庄主说的是什么话,我等并非贪生怕死之辈,誓与山庄共存亡。”一位青衣道袍的中年道人慷慨激昂地道,但他僵硬的脸上微微动了一下,继续道“我等在此这么多人必定不是飞刀门对手,待我马上回青城山多调些人手来帮忙,事情紧急,汪某就此告辞!”

  望着青城派掌门汪富义离去的背影。点苍派掌门朱鹏也说门派中有点事,先行处理一下,处理好之后就回来帮忙。铁剑门,五通派,华山派也借机说回山请援兵走了。一时间数十人走了七八成,只剩下十来个庄客,和护院的庄丁。

  高阳剑看着留下的五十来号人,吩咐大家散了,各自回屋为晚上的那场恶战准备一下。然后又叫来管家到帐房先生那里领来三百两银子,两百两送去给刚才被砸死的两个庄丁家属,买副棺材好好安藏。另外一百两去药店买和被砸伤的庄丁丫环看病。又吩咐管家安排庄里的所有庄丁、丫环、庄客都到帐房先生那里领钱,各自去找安生之所。

  一时间,在江湖中响当当,英雄豪杰聚集的藏剑山庄已经走到了黃昏。百十来个庄客也以各种借口陆续离开。高阳剑本想放手一搏的想法也随之瓦解。真是世事难料啊!

  “剑儿,暴风雨就要来了。两百年来,藏剑山庄就如一叶孤舟漂流在无边无际,暴风骤雨的江湖之中,经历了多少风吹雨打,是否继续漂摇就在今晚了。这次是我们以前没有过的劲敌,万事小心。”高阳离恨贮立在论剑堂前,仰望天空。

  “爹爹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藏剑灭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