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藏剑灭门
洪流2019-03-15 12:172,832

  夜,如此的宁静。也是如此的黑暗,空气中沒有一丝风,如像时间就停止在这一刻。

  突然,“呱-呱,呱-呱”的声音随之而来打破了宁静,一片黑影飞了过来,盘旋在藏剑山庄的上空。之后,空中落下了雨点,雨越下越大起,顷刻之间就下起了顷盆大雨,雨水流淌在藏剑山庄的地面,发出陈陈美酒的浓香。

  藏剑山庄的黑暗处,高阳剑身着青衣,肩背一个用布裏着的长形木盒,手持长剑,他和七八个庄丁躲在论剑堂的屋顶,手持弓弩,注视着庄门前的动静。高阳飞则带着二十几个庄丁躲在练武场的黑暗角落,庄丁们身着黑衣,腰间系一条白腰带,以此好认识自己人。身背长剑,手持弓驽,弓箭。高阳剑仰望高空盘旋的黑影,落下的雨水有股浓烈酒香,他瞬间惊恐万分,焦虑不安的走到高阳飞身边道:“二弟,不好,快叫本庄弟子和各位英雄退到地道中去。听我的,别问为什么?”

  高阳飞不解疑惑地说:“大哥,可是我们弓箭手都已经隐藏在暗处,现在如何撒离进入地道?”

  “快去,无论如何都要撒离,听见了吗?快去!”高阳剑愤怒吼道。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此时他的语气是那么严厉哀伤。看着消失在黑暗中高阳飞,他狠狠仰望高空,对着身边的弓箭手命令道:“所有弓箭手,对着天空放箭。”

  此时万箭齐发,射向天空,犹如蝗虫飞去。只听见空中发一声声的惊叫声,散落下来许多东西。有的庄丁跑过去捡起来一看,是一只只乌鸦。

  顷刻之间,一阵优扬的笛声从远处传来,盘旋在藏剑山庄的乌鸦就纷纷向笛音方向飞去了。呱呱向叫声也随之远去,直至消失。

  “驭兽师,”高阳剑心里惊恐,高呼道:“全部撒入地道之中,快。”

  此时,一点星光从远外的天际飘来,那星光越来越大,变成一团火,就要落在刚下过雨的地面,是下过烈酒的地面。一把长剑轻轻一挑,那只远处射进庄里来的火箭被高阳剑挑飞到庄外去了。他定眼看了看火箭飞的地方,促急高声喊道:“快,快离开这里!”

  数百支火箭划破黑暗的夜空,飞驰射向藏剑山庄,就如同迎春节时放的烟花,绚丽夺目。火箭落入之地马上燃起熊熊大火。一时间藏剑山庄已有多处起火,火势越烧越大,沿着烈酒漫越开来。庄丁们急着打水灭火,也无济于事。有庄丁衣服被火点着,用力地脱着衣服,有的在地上翻滚着,可越滚火越大。叫喊声,哭泣声,惊叫声连成一片。此时的藏剑山庄已经成了人间炼狱。

  夜空中飞来的火箭并沒有停此,而是越来越多。这时的藏剑山庄已经是一片火海。高阳剑奋力的使出他一生的绝学,才挡住周围十来丈的地方不受火箭的入侵,但看见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火里倒下,挣扎,最后化为一具焦炭般的尸体,发出一股焦臭味。他是欲哭无泪,深痛欲绝。

  有的庄丁打开庄门,准备逃离这片地狱,可门刚开,无数的箭就飞了过来,把他们变成了刺猬。从围墙上逃离的却被数百只饿狼猛捕而上,顷刻就留下几块残布。

  “大哥,快走!”在这片混乱火海中,高阳飞提剑匆匆而来,他满脸血痕,头发零乱,左手伤口还在流着血。“大哥,他们已经从后门杀进来了,白面书生上官玉已经战死了,爹爹也受伤了,快进地道吧!”

  高阳剑一招手,沒被射伤火烧的庄丁把他兄弟二人围在中央,向熊熊烈火的论剑堂冲了进去。当冲出论剑堂,来到白天蝶舞纷飞,鸟语花香的后花园,这里的火势虽然没有练武场的大,但是也燃烧着一片片的火场,也有不少庄丁被烧死在此,叫喊声,痛苦的哀吟声也不绝于耳。

  数十条黑影从花园的外墙一跃而下,如鬼魅般一闪而过,守在围墙之上的庄丁就纷纷倒下,并未发出什么声音。“好快的身法”高阳剑心惊自语。看着黑影向高阳剑这边来了,还有百步之时众庄丁们的箭也就搜搜的向黑影射去,可是只见黑影们如喝酒醉般,东倒西歪,摆动了几下身体,又继续而来。庄丁们的第二支火箭还沒拉个满弓,几道寒光就在他们的脖子上一吻而过,鲜血如喷泉飞洒,之后随声倒下。

  高阳剑手握长剑,瞬间躲开黑影的那一刀吻,一剑剌穿了黑影的身体。然后长剑如虹,在空中划过,以他为中心点,剑尖画了一个圆,黑暗中出现一条彩虹。彩虹的光芒一现即失,黑影就在他身边倒下。高阳剑转过身看了一眼身边倒下的庄丁,含着泪水和高阳飞、余下的几个庄丁向竹林深处跑去。

  此时的竹林小屋战斗正在僵持着,高阳离恨身边七八个庄丁和他围着一个圈,都手持长剑向外。一群四五十个黑影蒙面人把他们围在中间,时不时双方刀剑擦出绚丽的火花。蒙面人巳经向高阳离恨他们冲刺了无数次,都被一一化解,然而高阳离恨所排成的剑阵还转动着,不断的向竹林小屋靠近。

  忽然,一道彩虹一闪而失。围着高阳离恨的黑衣人倒下十来个人,有的被庄丁弓弩击射,有的被高阳剑兄弟俩偷袭刺死。此时,其它黑衣人见了,都迎了上去,乱战成一团。

  高阳剑杀掉围攻上来的蒙面人,正想和高阳高恨合在一起,一把钢刀挡住了他的去路,高阳剑定眼一看持刀之人,虽然蒙面,但此人身材魁梧,一把鬼头刀使得出神入画。不知不觉中,高阳剑已经和鬼头刀蒙面人过了十来招,暗暗惊讶此人刀法之快。一道彩虹在天空出现,如游龙般翻腾,击向鬼头刀蒙面人。鬼头刀蒙面人立刻旋转刀身迎上,锵,一声巨响,发出几星火花,两把兵刃已经再次碰撞在了一起,两股内力也撞到一起,之后相撞,爆炸开来。高阳剑和鬼头刀蒙面人都被对方的劲道所震惊,后退两三步。

  突然,一柄飞刀在黑暗中穿梭,无声无息,犹如一条守猎的蛇。火光映在飞刀之上,一闪而逝,它飞速的向着高阳剑的后心脏而来。此时的高阳剑正好退步,还未站稳,眼看就要被飞刀穿心而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嗖”,的一声,一个人闪到了高阳剑的身后挡住了飞刀。他回顾一看,一柄飞刀正插在高阳离恨的胸前。看着那柄飞刀,高阳剑犹如五雷轰顶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他立刻转身左手扶住高阳离恨,右手的剑在空中画了个圈,一条长虹飞了起来围住了他和见高阳离恨中刀拼杀过来的高阳飞和众庄丁。等到长虹消失时,原地己空无一人。

  鬼头刀蒙面人惊叹道:“惊虹七剑,果然名不虚传,好一招虹霄雨霁啊。如果过了今晚你还活着,希望能和你公平一战。”

  “剑儿,飞儿,我是不行了。”高阳离恨躺在地道里,胸前鲜血已经被点穴治住了,飞刀还有一寸来长露出衣服外,已被鲜血所染红。身边围着四五个庄丁,高阳剑扶抱着他。高阳飞瘫软地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右手,泣不成声。“”咳咳咳”高阳离恨咳嗽几声,虚弱地说“你们要记住一件事,无论谁…无论谁活了下来,都不能报仇,远离江湖。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过日子。”他又看看高阳剑背上用布裹着背着的长条木盒,嘴里吐了一口鲜血,高阳剑悲痛的用手擦着高阳离恨嘴角的血痕,继续听他说道“此剑不得动用,谨记…谨…”

  此时,一个满身鲜血的庄丁慌慌张张跑到跟前,禀报道“两位少庄主,快走,他们已经杀进地道里来了。”

  高阳剑此时是悲痛,是愤怒,是怒吼。他吩咐高阳飞和余下庄丁把高阳离恨抬出地道另一个出口,好好安藏。并约三日之后在洛阳城里的鲜味来酒楼见面。而他取出背上的长形木盒,拿出了里面的剑——承影。一人一剑冲出地道口中去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 剑琴奇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