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剑琴奇遇
洪流2019-04-16 13:242,991

  轰隆隆,雷电闪烁,暴风骤雨风狂的疾驰而下。一个身影在雨中歪歪斜斜的走着,他衣襟破烂,身背长剑,长发披肩,被雨水淋湿,散乱在脸上。右手握着一支木棍,那是一杆长枪,被他折断把它当拐杖,支持着身体,左手留着一个长长的伤口,血在雨水中混合还在流淌,落在一他走来的水路上。他就是高阳剑。

  藏剑山庄,高阳剑一人一剑力战数十个蒙面高手,但后来他越杀人越多,他忘了是怎么逃出藏剑山庄。只是觉得杀了许多许多人,而后就在雨中逃跑,跑了很远很远。跑不动了,就慢慢的走着。

  在雨夜中走了一夜。高阳剑现在很累,只希望找个地方静静的休息下。前面雨蒙豪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建筑的轮廓,虽然是在雨夜,也能隐隐约约看见。但是他走得很慢,现在每走一步,都非常的痛苦。

  轮廓的建筑越来越清淅,那好像是一座草亭,四根木头支起几根横梁,上面盖了些茅草。雨水正从茅草上流下来,正如瀑布一样。草亭的中央放着一张圆形石桌,上面放着一把古琴。周边有四个石凳子。一位青衣少年正坐走石橙上,双目紧闭,手里抚弹着石桌上的古琴。

  那古琴发出的音,如夜莺鸣叫,泉水叮咚,海浪涌动,云卷云舒。青衣少年突然把双手合十一压琴弦,弦中之乐回耳不绝。他嘴角微微一笑,对着刚进来避雨的高阳剑道“这位兄台可是为我这把琴而来?”

  高阳剑闭着眼,坐在另一张石凳上,身体倚靠着草亭的木柱。并没有理他,而是呼呼大睡。

  青衣少年好像是自讨没气,看着天空中刚闪过的雷电。又自言自语道“唉!还是出来好啊,虽然是风餐露宿,可比在呆在一个地好多了。”他又一笑“他不是来追杀我的人?就算是,也逃不过我的催眠离神曲。”

  “哈哈哈,莫言琴,就凭你一把琴,几首曲也想逃脱我月明阁的追杀吗?”几条黑暗在夜雨里走了出来。明亮的刀在雷电的照耀下闪着鬼异的光芒。

  青衣少年看看那几条如鬼魅般穿梭而至的黑影,左手抚弦,又手轻轻的弹动一根琴弦,“当!”一声悦耳的音回荡开来。那几条黑影刚冲进草亭,就被这声波给震飞了出去。倒在雨水的泥地上,一身都是泥水。

  “大家快捂住耳朵,用弓弩。”不知是那一位黑衣人说道。此时,几张弓弩对围着草亭对准了莫言琴。随时都有箭飞逝而来,丧命的危险。

  莫言琴镇定的抚着琴,一曲悠悠的琴声又响了起来。莫言琴微微一笑,“把耳朵捂着就想破我催眠离神曲,也太小看我了吧,哈哈!”

  忽然,黑衣人中有一人开始狂笑起来,把弓弩对准了身边的另一位黑衣人,扣动了机括,那弩箭离了弓弩,直飞进了心脏。“啊!”被射中的黑衣人应声倒下,血混着雨水流淌在泥土里。其它黑衣人见到此景,早已经按耐不住,几个弩箭从不同方向向莫言琴射去。

  “当!”此音如高山的流水,从百丈高的山峰顷泻而下。一声音波又起,如平静的湖面突然被抛进块石头,荡漾起圈圈波纹,把射过来的弩箭都阻挡在草亭外面。“叭,叭”强劲的弩箭掉落在了泥水里。一股如飓风的劲道横扫而来,几个夜衣人又重重的摔倒在草亭四周的泥水里。

  雨,还在下,而且是越来越大。琴音停了,莫言琴看看泥水中的黑衣人,说道“明月阁怎么派你们武功低微的草包过来杀我?真想不通,不过今日我已废了你们武功,望各位好自为之。”

  就在这电光火时,一名黑衣人手持一把雪亮的长剑从天而降,冲破草亭的茅草,直刺莫言琴的头顶。此剑速度的已经叫莫言琴没有了退避的机会。眼看莫言琴必死无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彩虹闪现,围在莫言琴身边。莫言琴才看清楚是刚才醉入梦香的背剑人。高阳剑此时已经手持长剑,剑尖直刺向黑衣人的剑尖,两剑相击。锵,星火闪烁。黑衣人借着两剑碰撞的力道,在空中又是一个回旋,向高阳剑横扫而来。

  高阳剑长剑突然金光闪闪,化为一道七彩的长虹,竖立挡住了横扫的黑衣人,护住了莫言情。随后左手一掌向黑衣人击去。黑衣人直接左手接住高阳剑的一掌,两掌双碰,两股内力撞在一起暴发出一道震波,击向草亭的四根木柱上。木柱摇摆着,看似就要倒塔的样子。顷刻之间,两人已经在离莫言琴头顶一尺来高的地方已经来回过招七八回。

  黑衣人剑快如飞,连使三剑击向对方,这是的他绝招“三绝斩”,在他杀过的人当中还未有人逃脱过。可这个人却跳脱了,最可恨的是他连对手都弄并未看清,只见一把长剑透发七色光芒,如同一条七彩的蛟龙,翻腾舞动。每一剑的击出都会被对手反弹而来。黑衣人慢慢的在攻击中也带点防御,但是每一招是至命的狠。

  就是这点防御,让高阳剑看清了黑衣人剑招的缺口,七彩长虹瞬间幻化为七彩蛟龙,旋转而起,形成一阵龙卷风,包裹着黑衣人,冲天而起。草亭现在已经支离破碎,茅草四处纷飞。被卷入旋风之中,形成一个铁桶,应该说是草桶。雨水也被裹着形成一层如玻璃般透明的隔墙。隐隐约约看见透明隔墙中心的两个人影互相往来的碰撞,发出点点星光。

  此时的草亭除了石凳石桌,什么也沒有了。莫言琴的长发飘飘,衣袖随着旋风凛凛作响,他依然还是坐在那里优雅的抚着琴。尽管雨水已经把他的衣服淋湿,他也毫无知觉。

  突然,一个人影从旋风中蹿了出来,是高阳剑。只见他轻飘飘的落在莫言琴身边,目光看向周围已经震惊发呆的黑衣人,说“带着你们的人滚,别让我大开杀戒!”

  空中的龙卷风慢慢减弱,最后化为乌无。茅草纷扬扬,和雨一同而下,如同天上下了一场草雨。

  一个黑衣人也随着这场草雨而下,“啪”重重的摔在泥水里,溅起一片飞水花。那群黑衣人赶快跑了上去,准备扶起刚落下的那人。却看到了触目惊心,让他们这一生当中最恐怖的一面,在他们面前的人已经不是人了,而见一堆肉,支离破碎的尸肉。这群黑衣人见到些场景,并未有什行动。而是一个个慢慢的栽倒在泥水里,口流黑血,气绝身亡。

  “唉!我本是想留这些人一条生路,没想到却害死了他们。杀手啊!命就该如此吗?”莫言琴长长的一叹,看着立在身边的高阳剑。。却发现背剑人高阳剑的长剑正指住他的咽喉。

  那是一把全身黑暗的剑,在这电闪雷鸣的夜晚,很难看清它。闪电过后,遗光照耀看见其全身,寒气逼人。莫言琴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位仁兄,有什么话好好说吧,何必动刀动枪的呢?”莫言琴堆笑着说。

  “费话少说,我且问你,你且给我仔细回答,若是给我胡说八道,必杀了你。”高阳剑凝视着莫言琴的一举一动。莫言琴的身手是已见到,可此是如此的沉着镇定,并非一般之人可比。“我且问你,你们飞刀门为何要灭我藏剑山庄,幕后主使是谁?”

  “飞刀门?我?”莫言琴一脸无辜的样子。

  “还装什么糊涂?”

  “大侠,我真是冤枉啊!飞刀门我是听说,好像二十年没在江湖上出现过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飞刀门,我看你是误会了。”

  “误会,江湖之中误会的事太多了,那你是什么人?为何在此?”高阳飞根本就不相信莫言琴所说的话。

  “好吧。我叫莫言琴,本是宫廷的一位小乐师,只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本琴谱和这把古琴。被宫廷乐坊主发现,并想占为己有,便处处压制于我,我便逃出皇宫,流浪江湖。可那坊主并不死心,使钱买通明月阁追杀于我。本想逃到南方去,谁曾想在此遇见大侠你。”说到此处,莫言琴看看高阳剑继续说道“谁知明月阁高手也追杀至此,刚才还多谢大侠出手相救,不然莫某早已命归黄泉。”

  “此话当真?”

  “当真。”

  看着莫言琴的明亮的眼眸,高阳剑缓缓收回了剑。此时,夜雨的深处传来了一声狼嚎。而后便是一曲悠扬的笛声。莫言琴和高阳剑齐声惊恐道:“驭兽师?”

继续阅读:第五章 战驭兽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