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战驭兽师
洪流2019-04-16 14:002,734

  闪电雷鸣的雨夜。暴雨顷盆而下,好像要洗净人间的铅华。水漫漫的上涨也冲洗不了鲜红的泥水,形成一条条小血溪。

  一群凶猛的恶狼缓缓走着,一双双恶毒的眼眸在闪电照耀下发出鬼异的绿光,如同天空中的繁星点点闪烁。它们从四面八方围绕着树林的深处,盯着目标,随时进攻狩猎。一曲悠扬的笛声从树林深处传了出来,狼群听到了停止待命的命令,都蹲着注视眼前的两个猎物。

  一白一青两个青年注视着周边的状况。高阳剑持剑而立,眼眸中闪烁着刀光一样的锋芒。“驭兽师,莫兄弟可曾听说过。”面对未知强大的敌人,高阳剑只能联合眼前的这位神秘人物了,已经把称呼改为兄弟。

  “大哥,”莫言琴本是爽快之人,高阳剑已称呼自己为兄弟,也干脆更亲近些了。“江湖上好像有这么一个传说,在南彊的千山深处有这么一个地方,那里重山峻岭,古树繁茂。住着一个与世隔绝的部族,专以畜养百兽为名。部族每十年都要举行一次隆重的驭兽比赛,获胜者就将成为新的一代驭兽师,并有可能成为未来部族首领。”

  “莫兄弟说得没错,但我听说,只要成为了驭兽师就将不再离开部族半步,可怎么在此出现了?”高阳剑打断莫言琴的话,又继续道“驭兽师,可分为三个等级:初级驭兽师一般只能驾驭十种以下动物,都是以口哨驱使进攻,狩猎。中级驭兽师则可以驾驭百兽,驱使进攻,狩猎的是笛声。”

  “百兽?”莫言琴惊恐的从石橙上站立了起来,“能驱使百兽,这么恐怖啊!”

  “还有比它更恐怖的,高级驭兽师。高级驭兽师不像初级和中级用声乐驱使百兽,而是用心。”高阳剑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

  莫言琴回顾四周,他知道不知多少只贪婪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俩人。听高阳剑说的心,他突然觉得心里发凉,猜测着不会是“心灵相通”吧。他不希望是猜想的那样,如果真是如此,江湖太可怕了。但还是忍不住的说“心灵相通。”

  高阳剑惊讶的回过头来看向莫言琴,心中暗道“莫言琴睿智聪明,遇事镇定。若是朋友,能得此人相助复仇有望,重整藏剑山庄也未必不可。若为敌人,那可是一位不可小视的劲敌啊!”他慢慢回过头看向树林深处,缓缓道“就是心灵相通,据古书《异世杂闻》记载,驭兽部族只有部族创始人才练到高级驭兽师,而后的都无一成功。心灵相通不是那么容易的修练的,驭兽师要与所驱动物建立心灵契约。一般一两只动物还可以,但是百兽恐怕就无法了,还有就是反馈的后果是被百兽分尸而食啊。”

  “我在家乡翻阅古籍时,无意间看到关于驭兽师的文籍介绍,当时还以为是一个神话传说,后来…”高阳剑触感而发道“现如今这些传说离我们是如此的近,莫兄弟,看来今晚我们又有一场恶战了。”

  “大哥放心,你我也算生死之交了,今晚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莫言琴伸出了右手做个拍掌向姿势。

  “好兄弟!”

  高阳剑笑笑,右手拍在莫言琴的右手上,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一曲悠扬的笛音再次响起。下着雨的泥水中,数百条黑腹蛇快速的游向高阳剑和莫言琴身边,在水中划出道道水纹。在离高阳剑他们三尺来距离的位置,弓身弹起,直飞而来。

  此时,莫言琴已经盘坐在地,双手操着放在腿上的古琴。琴音如雨水嘀嗒,落入水中,飞鱼跳出水面,欢快畅游。黑腹蛇飞了过来,犹如撞在玻璃墙上,一条条头破血流。但飞越过来的蛇并未减少,而是越来越多,不断涌动而来。

  莫言琴的右手再次拨动琴弦,发出一声震耳的乐音“咚”。以他和高阳剑为中心发出了一圈音波,震动着泥水跳跃,黑腹蛇纷纷被抛向四方,寸断而亡。

  黑暗的夜雨中的恶狼早已是啐涎三尺,不断发出“呜呜”声,等待着狩猎的命令。笛音在雨中回旋而宛转,一头高大的头狼眼眸闪过一丝鬼异的锋芒。后脚一蹬,跳出六尺来高,重重落在泥水里,泥水四溅。群狼看见狼头已经行动了,都蜂拥而起,向着那一白一青两个猎物而去,它们争先恐后,就怕抢不到属于自己的一份。

  高阳剑目光凝视前方,看着莫言琴的琴音杀掉的数百条蛇,他长叹一口气道“莫兄弟,这一阵我来。”说着他手里的黑剑发出一道七彩光芒,护住自己和莫言琴。

  “呜呜”的狼嚎,瞬间就到了高阳剑他们身边,恶狼都露出锋利的獠牙,张着血盆大口捕了上来。高阳剑的剑对着捕来的恶狼划过几道七彩光芒,之后如鬼魅般闪避开去。先捕上来的恶狼一捕而空,正准备再次转身回击时,却已经发现身不由己,头和身体早已经分家。七彩光芒在雨夜之中显得是那么的耀眼,狼群不断拥上,发出一声声惨叫。

  高阳剑的剑在不断挥舞,形成一阵旋风,包裹着恶狼,带着泥水飞旋起来。慢慢形成一阵七彩龙卷风。

  突然,树林深处的笛音停了下来。一声吼叫从里面传了出来。而此时进攻的狼群停止了,缓缓的聚集,退回了树林深处,那一双双绿眼睛渐渐消失不见了。

  莫言琴看着满身鲜血的高阳剑,两人对视一眼,都同声道“怎么都退回去了?”两人呆呆的立在那里,各自有不同的想法,但一个最可怕的想法就是,这百兽再不凶猛,任凭你杀戮,也会有力道用尽之时。到时还不是要成为它们口中食,想想就后怕。

  “大哥,依我看并没那么简单,可能更凶猛的野兽正向我们走来。你可曾听到刚才的吼叫?”莫言琴盯着远处的黑暗的树林。又继续说“我猜得没错的话,一定是老虎,应该不止一只,也有数十百只。”

  “唉!莫兄弟,今晚我们是在劫难逃了。”高阳剑看着手中的长剑,本想就此把剑身的这一层黑布扯掉,让承影重见天日,这样不管你是谁都休想困住于他。高阳剑明白这样的后果,或许还没杀掉驭兽师驱使的百兽,就已经死于莫言琴之手了。这也是在试探莫言琴的真实实力。

  “大哥放心,就算是挣个鱼死网破,也要驭兽师给我们陪藏。”莫言琴还是镇定自若,微笑着对树林深处喊道“百里师兄,别在躲躲藏藏了。”

  高阳剑惊愕的看向莫言琴“你也是驭兽师?”

  “大哥是误会了,我并非驭兽师,而是一个宫廷乐师,至于驭兽师是我百里师兄,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这其中的缘由我以后自会与大哥说,他是如何成为驭兽师我实为不知道。”莫言琴叹一下又道“其实怀疑我也很正常,现在关建的问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

  “走不了啦!莫师弟。”一个白衣胜雪的青年人骑坐一只白虎缓缓从树林的黑暗中走了出来,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他哈哈一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追踪高阳剑到此居然会遇见你,你们俩个人都身怀武林至宝,得其一必能称霸江湖,如今看来我两样都事在必得了。”

  高阳剑和莫言琴不约而同凝视对方一眼,有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

  白衣驭兽师拿起一根奇特的笛子,缓缓放到嘴边。笛音响起,他又消失在了黑暗中。数百只猛虎飞奔着向草亭废墟中去,虎啸震动树林。

  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巨大的爪子抓起高阳剑和莫言琴就腾空而去。

  高阳剑惊魂未定“这是什么鸟,这下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 绕梁古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