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铁剑血案
洪流2019-06-07 10:152,926

  穿过树林,只见草地上躺着一具男子的尸体。高阳剑早已经立在尸体旁边,静静的望向迟来的白衣少女和莫言琴,而后摇摆头。

  白衣少女看见倒在血泊中的尸体,一下就晕了过去,从马背上栽倒了下来。莫言琴见此,双手立刻抱住了白衣少女。

  等到白衣少女醒来时,高阳剑和莫言琴早已经把少女的哥哥埋好了。她跪拜坟前痛哭了一场,连一向笑容满面的莫言琴也深受感动,时而流下几滴泪珠。

  许久许久,高阳剑他们才劝说白衣少女离开了树林。高阳剑一人一骑,莫言琴只能和白衣少女同一骑。进入官道后,他们又策马西行,往长安方向而去。

  铁剑门,座落在洛阳西南方的秦岭之中。自祖师百里星云创派以来,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传至当今已是二十八代,当今掌门正是十年前一剑震江湖的剑侠候鹰。此人好剑如命,喜欢收藏百家名剑,与藏剑山庄齐名,世代掌门信物玄铁寒剑更是武林中的至尊神器。

  “大哥,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莫言琴看着前面小镇,酒楼的酒旗随风飘扬。

  “好吧,今晚就留宿这个小镇。明天一早我们上山去铁剑门。”高阳剑看看夕阳红火的天空,一片云朵已成血色,何曾几时,他也看见过此景。

  “大哥,你说我们带着这样一位女子,进铁剑门,可能会有一场大战。该怎么办啊?”莫言琴向高阳剑求救道。

  “二位恩公不必担心白雪,白雪就在今晚住宿的客栈等。”那白衣少女说着抬头看看身后扶看自己的莫言琴。

  “啊?原来姑娘叫白雪?”莫言琴道

  “不好意思,白雪刚才已被劫匪吓傻了,并未知姓名,还请二位恩公见谅。”白雪娇声的说道。

  “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说话间他们两骑三人已经进了小镇。小镇不大但还很繁华的,商铺林立。打铁,卖肉,包子铺基本上都有,但只有一家酒楼客棧。这家酒楼就座落在小镇的中央,也是小镇里最高的建筑。这酒楼为五层,上三层住宿,下两层是吃饭喝酒的大堂。由于小镇就此一家,生意还是很兴隆的。

  高阳剑等三人刚到店门口,小二殷勤跑过来牵马,招呼她们进店。

  高阳剑三人走进大堂,看着热闹非凡的十几桌人,就直接走到靠窗的一张空桌上坐了下来,莫言琴和白雪也走过去对坐。

  此时,堂里的伙计看客人坐好就连忙走了过去,问道“三位客官,想吃什么?”

  “把你们店里好吃全都阵上来,两瓶烧酒,一碗阳春面。”莫言琴吩咐伙计道。

  “莫贤弟,不能喝酒。”高阳剑阻止道“小二哥,其它都要,二瓶酒改成两碗阳春面。”

  “那几位客官住店吗?”伙计又问道

  “住,小二哥,等一会麻烦你给我们三间房,另外还有给这位姑娘找几套干净的衣服,随便给我们打点洗澡水。”莫言琴说着手里拿着一块碎银两塞进了伙计的手里。

  “得了,五号桌三碗阳春面…”伙计高兴的吆喝而起,走向厨房去了。

  吃完了饭,莫言琴付了二十文的饭钱。掌柜的吩咐小二带领高阳剑三人上五楼,住进了天,地,玄三个字号的房间。小二把几件女装也送了过来,放在白雪的天字号房间。拿来了洗澡水让她梳洗一下。

  站在天字号房间不远处的走廊上,高阳剑遥望漆黑如墨的夜空。突然对着身后沉思的莫言琴说道“莫贤弟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大哥,我觉得很奇怪了,这个小镇就在铁剑门的山脚下,离铁剑门也只有七八里的路程,也算铁剑门的势力范围,怎么就不见一个铁剑门的弟子?更为奇怪的是,刚才在大堂吃饭的有许多的江湖人士。”莫言琴不解道。

  “是啊,我也想不通啊!昔日我也来过铁剑门,这小镇可以说都是铁剑门的弟子。和今日之差使人不解啊,再说在大堂之上的江湖人士我一个也不认识,而他们的行事也很怪异。”高阳剑又回望夜空,眼神中闪出一丝异样的光芒。

  “这么多江湖人士聚集在此,难道铁剑门要发生巨变?”莫言琴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就在此时,一个甜美的音从他二人身后传出“二位恩公。”

  莫言琴应声回望了一眼,但是这一眼却收不回来了。一位白衣少女婷婷玉立在那,清晰的玉脸之上镶嵌着两粒宝石般闪亮大眼腈。高挺的玉鼻之下一张红唇犹如三月的桃花。长发披肩,至到腰间,在晚风的吹抚下轻轻飞扬。白衣的包裹正是为她量身而做,衣衫穿在她身上显得凸凹有形。

  莫言琴失魂半分,突而清醒道“这位姑娘是?”

  高阳剑此时也转过头来,看见眼前的这位白少女,如同见到天人,半响才说道“你不会是白雪吧!”

  白雪点点头。莫言琴呵呵笑道“白姑娘,原来如此漂亮啊!”白雪白玉的脸庞红晕印上,默默的低下了头,而后又忍不住的偷看莫言琴一眼。

  “莫贤弟啊,就别取笑人家白姑娘啦,白姑娘一直都很美,只是你没有发现而矣!”高阳剑说着也发出一阵笑声。

  而后,白雪跟莫言琴和高阳剑聊着她离开家乡经历的苦难,以及今后的打算。莫言琴也敞开心扉说着今后的打算,三个人就这样在走廊里席地而坐聊着人生江湖。

  月黑风高。三更的更鼓刚响过,两个黑衣人从酒楼的五楼窗户飞跃而下,很快就消失在小镇的夜色当中。突然,又有一个黑影从五楼的窗户中飞跃了下来,在小镇的房顶上跳跃几下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两个身背长形包袱的黑衣人躲在围墙之上,观察着园里动静。不远处的一座房屋里蜡烛还亮着,几个人影在里面闪了一下,灯熄灭了。

  等了许久,两个黑衣才从墙上拿起一块小石头,投向了庭院之内。庭院静悄悄的,没有一声响动,又投了一块,还是静悄悄。两个黑衣人才翻墙跃下,如鬼魅般闪现在庭院的黑暗角落。

  突然,他们一闪而过,进入了庭院的房屋之内,里面黑暗无比,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在房间里溜了一圈,走了出来。然后,翻身上了屋顶,几个跳跃来到了铁剑门的地牢。

  铁剑门的地牢非常简陋,一个厢房的地下屋里订了几个木笼,墙壁上的火把吱吱的燃烧着,把整个地牢照得通亮。周围挂满了铁链,锈迹斑斑的铁脚手铐,墙璧之上挂满了各种刑具。一个火炉还在旺旺燃烧着,吐出蔚蓝的火焰。

  两个人在地牢里转了一圈,不说铁剑门弟子,连一个犯人也没有。他们迅速们撤出了地牢,而后躲藏进地牢边上的一片小树林。

  “怎么这么怪,铁剑门的一个人都没看见。难道他们搬家了?”莫言琴终于忍不住说道。高阳剑也不解的说“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这里面必须有什么事,我们去他们的前厅大堂看看。”

  高阳剑和莫言琴向铁剑门的御剑堂飞蹦而去。此时的御剑堂灯火通明,但是练武场上并无一人。他们俩穿过练武场,直接就冲进了御剑堂。

  刚进御剑堂的大门,高阳剑和莫言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眼前的一幕使他们瞬间惊恐。整个御剑堂里全都是尸体,铁剑门的弟子的尸体,血流成河,整个御剑堂的地面流淌一层厚厚的血水。高阳剑和莫言琴两人的木履都被血水侵湿了。高阳剑回视一周,铁剑门的长老,掌门全在这里,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一击歼灭了铁剑门。

  突然,高阳剑看见铁剑门掌门侯鹰的手动一下,他连忙跑过去,把他扶在了怀里。把面罩拉了下来,露出真面目。

  “候掌门,你醒醒,你醒醒。是谁杀了你们?”

  侯鹰微微的睁开双眼,看见扶住自己的高阳剑,吃力的吐出一个字“龙,”然后坚难的望向堂前那幅苍龙出海图,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师父,师父,我回来了。师兄弟们我回来了”突然一个人随音而至。后面还跟着一群人,都是戎装锦衣。

  来人见到高阳剑,惊恐奋怒道“高阳剑,我杀了你!”

继续阅读:第十章刑部亲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