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刑部亲卫
洪流2019-06-06 09:362,674

  “高阳剑,你杀了我铁剑门上下一百二十七口人,今天我要杀了你,忌我铁剑门在天亡魂。”高阳剑抬头望向来人,此人正是铁剑门掌门候鹰的大徒弟方旭。

  方旭本是铁剑门侯鹰的得意弟子,数年前参加朝廷的武举,一举夺魁武状元。被当今皇帝御封兵部待郎,之后一年又调入刑部,现为刑部待郎。这次本来是奉旨去西安查无头尸案,路过秦岭已经是天黑了,计划是在秦岭露营,第二天继续干路的。但方旭离别师门已经四五年,思念师父师兄弟。就带领二十来个亲卫夜访铁剑门,本想给师父一个惊喜,谁知进入铁剑门却一个人也没见到。随后便入御剑堂,看到的一切差点让他晕死过去。他昔日善良,和蔼的师父,剑铁门上下一百多号人全死在御剑堂里。

  而凶手却是让江湖中人称道敬佩的高阳剑,方旭怒火冲天,大叫一声,一口鲜血从喉咙深处冲到嘴里,″咳,给我把他们杀了。”

  话音刚落,二十名亲卫就抽刀一拥而上。这二十名亲卫并非一般江湖中人可比。身为朝廷刑部的亲卫,都是从捕快中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他们刀法淋漓尽致,规而不乱,每一刀都是绝命杀招。

  高阳剑和莫言琴分斗十名,虽说处于上风,可是在这尸血遍地的地方激战,也施展不出真正的实力。只要亲卫们使用车轮战,早晚会把他二人拖死。高阳剑和莫言琴都明白这一点,在击退亲卫的新一轮进攻后,他们纷纷破窗而出。

  练武场上,二十名戎装的亲卫面无表情,把高阳剑和莫言琴围成一个圈。高阳剑的承影已握在手中,面无表情的盯着刑部亲卫的一举一动。莫言琴也已把绕梁古琴环抱在怀,手指轻轻的弹抚着琴弦。古琴发出阵陈悦耳的音符,环绕众人,久久回音犹在。

  突然,众亲卫一起扔刀而来,二十把刀从不同的角度飞旋而来,封杀住高阳剑和莫言琴的三百六十度的周身死穴。高阳剑的承影缓缓出现一道彩虹,瞬间变成一个七彩光盾,护住了自己和莫言琴。飞来的刀碰撞在光盾之上,发出闪闪星光。而后飞出来的刀又旋转飞回了亲卫的手中,

  “封杀大阵”立在一旁的方旭断铁截钉说道。亲卫们手里的刀全扔了出来,并无规律也无规则,到处都是刀乱飞。又一次碰撞在七彩光盾之上。此次光盾的七彩光芒暗淡了下来。

  此时,一曲动听的琴音响起,阵阵音波如水波荡漾,压住了飞刀的力道。

  “莫贤弟,如此下去对我们不利,想个办法离开再说。”

  “想离开,别做梦了。你以为我们刑部亲卫是吃素的吗。”方旭火红的眼睛盯着圈内中心的高阳剑二人,道“缠杀”。

  二十名亲卫各自收回空中旋转的刀,衣袖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铁链,突后就把铁链套在刀环之上,左手拿铁链,右手拿刀。二十把刀又飞向高阳剑和莫言琴,这次的刀并未碰撞光盾,而是分成四组。每一组五把刀从五个方向而来,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圈,如同一条腰带把高阳剑和莫言琴捆住。高阳剑和莫言琴的头顶,项部,腰间,小腿处分别都有一组。然而每一组的刀链形成的圈也越来越小,如果被其中一组刀碰到都会分尸。

  “高阳剑,你们今天就给我师门陪藏吧!”方旭还是立在那里,死灰般的脸看着高阳剑。

  “听说刑部三十六亲卫的封杀大阵,无人能逃脱。今日虽然只有二十名亲卫,也让我高阳剑身受其阵的厉害。但我得告诉你,尊师并非我们所杀,我们到时就已经如此了!”

  “高阳剑,你受死吧!”方旭说着,抽出腰间的长剑,那是一把黑漆寒冷的剑,抽出剑鞘瞬间,寒气丝丝,剑脊之上就有一层寒霜。

  “他手上怎么会有玄铁寒剑?”莫言琴惊讶道。“看来今日我们只有放手一搏了。”

  方旭抽剑指天,一跃而起,如同一只快箭疾驰飞向高阳剑和莫言琴。眼看他们就要成为一串羊肉串了。

  突然,一声巨响就在高阳剑和莫言琴身边响起,发出一阵浓浓的烟雾。二十名亲卫和方旭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嗅到烟味都情不自尽的一身酥软,坐在了地上。

  “此烟有毒!”方旭大叫一声也载倒在地。

  等到烟雾散尽,二十名亲卫和方旭调理好体内的毒时,高阳剑和莫言琴早已经消失无影无踪。

  “给我传令下去,全国各州县全力追捕高阳剑和莫言琴。”方旭缓缓站立起来,向二十亲卫命令道。

  “大人,那长安的无头尸案?”一位亲卫长问道。

  “明日天明,通知当地府衙到此查询立案,并安藏好我的师门中人。明日一早我们就去长安,追查无头尸案。”

  莫言琴睁开双眼,看见身边坐着一位少女,正张大眼睛看着他。见他醒来,白雪高兴的笑了起来“莫大哥,你醒了。”

  “高阳大哥呢?”

  “高阳大哥,早就醒了,在外面练剑呢!”

  “这是那里?”莫言琴回顾四周,才发现现在自己正身处在一座破庙当中。

  这座庙可以说已经破烂不堪,窗户破了个洞,早晨的微风正吹着已经掉下来的窗户纸一摇一摆。阳光从破洞的屋顶斜射过来,正好落在无头的佛像上,现出一个光斑,如同一块闪闪发光的宝石。

  “我们怎么会在此处呢?”莫言琴疑惑的望着白雪。

  白雪用手理了理头发,微笑着说:“昨晚我们各自回房休息之后,我就早早入睡了。睡至五更时分突然被一个黑衣大汉叫醒,并说二位恩公有难,已被他救下,叫我到小镇西面山林的破庙照顾二位恩公。听说二位恩公有难,我也不管真假,就往西面山林的破庙而来,果然见二位恩公躺在破庙之中。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有等二位恩公醒来了。”

  莫言琴听了白雪的话,疑点重重,但他又不好反驳理论,只是笑了一下说:“我出去看看高阳大哥。”

  一袭白衣在早晨的阳光下沐浴,一道长虹随着他手舞而动,一阵微风吹过,树叶沙沙而响。七彩光芒闪过,树叶纷扬扬,片片而落。飘飘洒洒,瞬间化为细粉,随风飘去。

  “好剑法。”莫言琴拍着双手,笑道。

  高阳剑回过头来,看看莫言琴,“莫贤弟醒了。”

  “大哥,今后有什么打算?”

  “莫贤弟,此次铁剑门血案,你怎么看?”

  “大哥,依我看法,我们进入别人的圈套中了。”莫言琴停了一下,又道“从一开始,我们就被别人牵着走了。铁剑门血案我看并不简单,我查看过死者伤口,都是一刀毙命。江湖上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一个堂堂的铁剑门一百多名高手一刀毙命的?”

  “贤弟的意思是铁剑门众人被杀之时已经无力反抗了?”高阳剑不解问道“这样说的话,在被杀之前已经中毒了?”

  “这说来也奇怪,我检查过并无一人中毒。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莫言琴摇摇头,思又好想在沉思。

  “那救我们的人呢?”

  “依白雪所说,疑点重重,此事以后方便之时再说。”

  听了莫言琴如此说,高阳剑也不再追问。望向正在远处为他们煮饭烧火的白雪,似乎明白了什么,向莫言琴点点头。

  “我们去长安吧!”

  “为什么去长安,大哥?”

  “到长安就知道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榜文追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