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绕梁古琴
洪流2019-04-29 12:472,879

  “吼吼~”阵阵的虎啸,震动山林。数百只花斑大虎从四面八方的树林中窜了出来。一路蹦跑咆哮,利爪猛烈踏在泥水里,水花四溅。

  高阳剑看着围扑而来的百兽之王,心骇的望了莫言琴一眼,持剑而立,犹如一尊贮立千年的塑像。黑色的剑身开始散发出一丝光芒,缓缓形成一道长虹,发出耀眼的七彩光影。

  莫言琴则背立高阳剑身后,左手抱琴,右手抚摸着琴弦。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冲刺入来的虎虫。随时操琴的右手微微抚动,发出一声悦耳动听的乐曲。

  凶猛的虎虫并未放慢进攻捕猎的脚步,一跳跃起猛扑了过来。眼看高阳剑和莫言琴就要成为虎虫的口中食。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一个黑影从天而降,锋利的爪子抓向了高阳剑和莫言琴的肩头。那黑影带着一阵飓风,扑打着泥水,水花飞溅。高阳剑和莫言琴只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抓住,并摔了出去。还沒等他们反应过来,早已经离开了地面。

  “这是什么啊?莫兄弟,我们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高阳剑惊愕的举头望去,一只巨鸟双爪抓住他俩,巨大翅膀扇动着,穿梭在电闪雷呜间。

  树林深处的驭兽师缓缓走了出来,仰望在闪电中穿梭的黑影,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鬼异的微笑,“有意思,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黑衣人立在他身边,惊奇道:“那是什么?”

  “那是洪流古兽——鲲鹏”

  “什么,鲲鹏?”黑衣人惊愕的看着驭兽师,“那不是神话传说中的神兽吗?怎么会…会在这儿出现?”

  “承影剑,绕梁琴都出现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出现的。首席大人,以后的惊喜还多着呢!”驭兽师缓缓道。

  “一切尽在门主的掌控之中,谁也改变不了!”黑衣人又望向早已消失在夜空中的鲲鹏,慢慢和驭兽师百兽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且说高阳剑和莫言琴被巨鸟抓起,腾空而去,穿云越雨,飞过河流,山川。最后把他俩丢进了一片山谷,又冲向长空而去。

  凌晨的朝阳洒向山谷,如铺上一张黄金地毯,雨后树叶的水珠发出闪闪金光。云雾缭绕,翠竹飘摇,泉水叮咚,飞瀑顷下。看着仙界般的美景,沿着伸向竹林深处的小径,他们缓缓的走着,谁也没有说话。他们不知道在这山谷中会迎来什么样遭遇,那巨鸟把他们带到这山谷是何用意。警惕着四周的一草一木。

  云雾随着高阳剑和莫言琴的走来缓缓散开,露出峡谷深处的小径,犹如一条小蛇弯曲盘旋在这山谷之中,最终伸向一小楼。小楼为两层,都是用这山间的翠竹建造而成,形式一座独特风格的竹楼。一袭青衣少女在竹楼的一层忙碌着,额头的汗珠悄悄的流过她玲珑玉面,却依然不知。那双明亮的眼眸突然看向窗外的两个青年人,如春花开的笑容浮现脸上,印出红红的羞晕,可爱之及。“二位少侠,请留步!”

  高阳剑和莫言琴惊异的看向屋里的青衣少女,莫名的相互对视一下,“姑娘是在叫我等吗?”

  青衣少女呵呵一笑,点了点头。从竹屋中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两碗热气沸沸的药汤,指着竹屋前竹橙竹椅道:“二位少侠请坐,此间名为药王谷,此间的云雾有毒,只有喝了我的解毒汤药方可无事。”看见高阳剑和莫言琴坐下,她继续说“放心,我并无杀你们之心,要是有你们也不可能到此见到我,早已经被驭兽师给拖死了。”

  莫言琴微微一笑,双手抱拳“多请姑娘救命之恩!”

  高阳剑也忙陪笑道“姑娘救命之恩,我等定当日后回报。只是在下有个疑问?”

  “呵呵,你是想问我为何救你们吧?”

  高阳剑看着如此冰雪聪明,神秘的少女点点头。心里对少女的警惕并未放松,正打算看少女的举动而行动。

  “二位少侠尽可放心,你们身上虽然身怀神物,但在我手里也是废品一件。只是当年家师与这把琴有一段渊源”青衣少女指着莫言琴背上的古琴。莫言琴解开古琴,双手奉上给了青衣少女。青衣少女抱着古琴,轻轻的抚摸,看着丝丝的裂纹。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师父,绕梁古琴的传人我已经找到了,您老人家可以安息了!”

  “绕梁古琴?”高阳剑惊讶道“数千年前被楚庄王毁掉消失的绕梁古琴?当年不是被毁了吗?怎么又在此出现了?”

  青衣少女微笑道:“据说绕梁是一位叫华元的人献给楚庄王的礼物,其制作年代不详。楚庄王自从得到绕梁之后,整天弹琴作乐,陶醉在琴乐之中。有一次,他竟然连续七天不上朝,把国家大事都抛在脑后。王妃樊姬异常焦虑,规劝楚庄王说:君王,您过于沉沦在音乐中了! 过去,夏桀酷爱‘妹喜’之瑟,而招致了杀身之祸;纣王误听靡靡之音,而失去了江山社稷。现在,君王如此喜爱‘绕梁’之琴,七日不临朝,难道也愿意丧失国家和性命吗?”楚庄王闻言陷入了沉思。他无法抗拒绕梁的诱惑,只得忍痛割爱,命人用铁如意去捶琴,琴身碎为数段。从此,万人羡慕的名琴‘绕梁’绝响了。

  “其实,世人都认为绕梁已被铁如意捶坏,可不知道当时楚庄王身边有一位乐师,他急中生智,用一把其它的古琴偷梁换柱,其实被捶坏的是一把劣质琴。

  “之后,楚庄王的这位乐师便以回家服丧为由,辞去乐师之职,带着绕梁回到了家乡,此后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数千年之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位以琴为兵器的侠客,他行侠仗义,救赎了不少的民众。当然,家师就是其中的一个。但也得罪了不少江湖大佬,后来,不知是谁认出了他所持之兵器为绕梁古琴。当时此消息一传出,正个江湖都震撼,每一个武林门派都结盟抢夺绕梁琴,并诬陷这位侠客是魔教中人,全力绞杀。

  “天涯山一战,武林精英基本死伤怠尽,而琴侠也被逼跳入了死丈深渊。至此之后,江湖上再也没有绕梁琴出现过,家师花了数十年也没有找到琴侠的遗体和绕梁琴。也因此,寻找绕梁琴传人的事也成了我药王谷的世代使命。”

  青衣少女说完又叹了口气,双手把绕梁琴还给了莫言琴。“前几日,我得鲲鹏传来的消息,得知绕梁琴又现江湖,就一直派它跟踪暗中保护绕梁琴的传人,没想到却遇到了承影剑的传人。”她停了停,望向高阳剑。

  事以至止,高阳剑也没有隐藏自己身份的必要了,说道:“没错,我就是承影剑的传人,藏剑山庄高阳剑。”

  莫言琴并没有惊讶之色,拍了一下高阳剑的肩“大哥,其实在树林草亭你救我之时,使出的惊虹七剑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高阳剑,在整个江湖之中也只有你才有如此高深的剑术。但并不知道你手上全身黑体的剑是传说中的承影。”

  “承影,绕梁都出现在江湖之中,这可并非一件好事。一场风暴将在江湖中崛起,到那时又会有多少**离子散,家破人亡啊!”青衣少女喃喃道。

  青衣少女看着高阳剑和莫言琴喝下了汤药,又道:“今后两位少侠有何打算?”

  “请问姑娘这是那里,离洛阳城多远?”高阳剑突然想起与二弟高阳飞约在鲜味来酒楼的事,急忙问道。

  青衣少女玉脸红晕羞涩道:“不好意思,我叫燕飞飞,是这药王谷的主人。此处离洛阳三十里地,高阳少侠是想去洛阳?”

  “是的,我藏剑山庄遭此劫难,与二弟约在洛阳城相见,不知他在那里生死如何,使我痛心疾首,希望马上见到于他。燕姑娘的救命之恩,可能以后再报了。”

  莫言琴看看高阳剑“大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先去洛阳城会我二弟,再去铁剑门询问承影剑如何而来,我藏剑山庄被毁必定与承影剑有莫大关系,也与飞刀门有关系。”

  “好,我们就先去洛阳,再去铁剑门。”

继续阅读:第七章血溅酒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