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血溅酒楼
洪流2019-05-14 06:382,699

  洛阳城。繁华的南街,街道宽敞,两旁的商家招牌酒旗迎风飘扬。街道上人声喧哗,叫卖声,拉客声,宣传的的吆喝声不绝于耳。鲜味来酒楼就座落在这条街的东面,这里生意如火如荼,出入的都是一些达官贵人。

  这天清晨,南街的大街上走来了两位青年,一白一青。牵着两匹骏马,走走停停,看着热闹的大街行人。

  “大哥,这洛阳城没想到尽是如此繁华,早知道我就来玩玩了。”莫言琴笑笑看着一脸惆怅的高阳剑,“大哥放心,飞二哥他们会没事的。”

  “莫贤弟,不知为何,自从进了这洛阳城,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可能要发生点什么事。”高阳剑皱着眉头,望向不远处的鲜味来酒楼。

  他们走到酒楼前,酒楼小二见有客人到,堆笑着脸“这马小的牵到后院给您们喂着,二位客官只管里面请!”说着就高阳剑他们的马匹牵走了。另一个小二马上迎上来,颜笑的引着他们进了大堂。大堂里摆了十来张桌子,每一桌都是人数暴满。高阳剑扫了一下在厅堂在坐的人,给莫言琴使了个眼色。莫言琴立马拦住店小二道“你们酒楼可有包房?”

  店小二说有就领着他二人上了二楼,转过一个一廊,进入了玄字号包房。里面放着一张圆桌,几个圆凳一幅富山春居图橫挂在房壁,现得诗情画意。

  “小二,去把你掌柜的给我叫来!”高阳剑刚进门坐下就吩咐道。

  “客官,你是第一次到咱鲜味来吧,我们是有规矩的。”酒楼小二抬着头,斜着眼看着眼前的这两位青年,“本店规定有三条:一,进包房者先缴纳一两银子。二,不点菜不点酒者,逐出酒楼。三,要见掌柜都须吃十两银子以上酒菜方可。”

  “说什么破规矩?”莫言琴看着酒楼小二鄙视的样子,怒道“要银子,爷这儿沒有,要命,倒有一条。”

  “我看二位也并非富贵之人,还是到大堂去吃饭吧!包房不是你们这种人吃饭的地方。”酒店小二说着作了个请的手式。

  高阳剑不慌不忙从腰间拿出一顶十两银子,放去酒楼小二手中道“麻烦小二哥了,带句话给掌柜就行了。”然后就在小二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小二听后高兴的走了。

  过了一会,刚才离开的的小二带着一个四十来岁,素衣中年人开门进了来。此人一脸胡须,如同钟馗,眼大如珠,声如洪钟。见到高阳剑并对小二言道:“没事了,你先去忙吧!”

  看着小二离去,中年人回望长廊没人,忙把房门关上。回头过来就单膝跪下道“胡昆参见大少庄主。”

  高阳剑连忙双手把胡昆扶起来,“我二弟可在这里?”

  胡昆看看高阳剑又看看莫言琴,莫言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对他笑笑。高阳剑明白胡昆的意思,说道:“莫兄弟不是外人,你说吧!”

  胡昆点点头道“三日之前,二少庄主带着四五个庄丁是来过酒楼,我也才知道庄主已经过世,庄里惨遭浩劫。之后二少庄主说在此间等大少庄主你来,连住了两天也没等到。就在昨日,有几个铁剑门弟子到酒楼喝酒,调戏张老爹的女儿。被二少庄主出手相助,打了那铁剑门弟子。谁知那铁剑门二当家的不顾惜日恩情,大打出手,把二少庄主抓走了。”胡昆说到此,看了一眼高阳剑。他发现高阳剑的脸色并无变化,只是默默的听他述说。

  “二少庄主临走时告诉我,如果大少庄主你到这儿了,就去铁剑门救他。还告诉了我老庄主安藏的地方。”

  “好吧,胡叔。你就带我去纪奠一下家父。我再去铁剑门讨个说法,救出二弟。”高阳剑缓缓道,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昔日的藏剑山庄已不复存在,现在正是龙游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掌柜的,不好了,不好了!”刚才离开的小二急匆匆的在外面拍打着门。

  胡昆把门打开,怒道“什么事,这么大呼小叫的?”

  “是那铁剑门二当家的,说什么从今天起,这鲜味来酒楼就是他们铁剑门的产业了。叫小的给掌柜你通报一声。”小二喘着气,说罢就拉着胡昆往外走。

  “大少庄主,此事我先过去看看。”胡昆说就和小二出了玄字客房,从二楼下到了一楼,只见一位身着黑衣的大汉一只脚踩在板凳上,呼喊道“这家酒楼主人差我们铁剑门的钱,已经把酒楼底押给我们铁剑门了。从今个儿起,这里就是我铁剑门的产业了,各位在这儿吃饭喝酒照旧,规矩嘛…”

  “规矩?候虎,你别在这里欺人太甚,我鲜味来酒楼本是藏剑山庄的产业,什么时候沦落到你铁剑门的产业了。”胡昆正从楼梯处下来,与候虎视而相对。

  “哈哈!”候虎干笑一声“藏剑山庄,惜日的藏剑山庄我铁剑门敬他三分,是看中他的钱财。今日的藏剑山庄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了,而他的钱财就不属于我铁剑门吗?”

  “听侯二掌门这话,莫非是要抢了?”胡昆双眼目瞪,怒火冲天,“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哈哈哈!江湖传说铁手胡昆一双铁手,断铁如泥。我倒要领教领教,叫你成断手胡昆”侯虎话没说完,早己一跃而起,抽出背上的铁剑力刺而来。

  胡昆一跃而起,躲过了候虎的一剑。他在空中旋转身就是一脚踢向胡昆的天灵盖。此时候虎刺出的一剑还未收回,只觉身后有遗风袭来,他连忙使个千斤坠落在了地上,又是一剑击向空中新力未生,旧力已尽的胡昆。

  胡昆不慌不忙,直接伸手和侯虎的铁剑碰撞在一起,发出“锵”的一声巨响。候虎只觉得铁剑差点离手飞出去,手掌被震得麻木。心惊道:“好厉害的内力。”又是一剑回击胡昆的周身穴位,使出了铁剑门的绝学“封杀三十六剑“,每一剑都封锁着胡昆的攻击,剑剑都刺向胡昆死穴。

  胡昆慢慢从攻击变成为防御,手掌每一次和铁剑的碰撞从实撞缓缓变为无法触碰到对方的铁剑,仿佛在他眼前的铁剑都是幻影。

  “铁手胡昆,哈哈哈。你也逃不过我的封杀三十六剑,今天叫你变成残手。”侯虎笑着,虛影一现,如鬼魅般闪到胡昆身后,一剑砍便向胡昆的头颅。

  眼看胡昆就要身首异处,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一道长虹出现在了胡昆身后,挡住了侯虎的那一剑。

  侯虎骄傲自满的脸上瞬间苍白“你,你是高阳剑?”铁剑随着他的惊愕瞬间断裂,叮叮当当掉落在地上,手柄还握在手上。侯虎苍白的脸沒有一丝血色,呆呆的站立着。

  突然,侯虎握住剑柄的手抖了一下,离开了他的身体,掉落在了地上。一股鲜血胳膊处喷了出来,喷洒向正在看热闹的江湖人士,近一点的几个人被喷得满身血红。侯虎大叫一声,晕死了过去。铁剑门的众弟子见状,慌慌张张抬起候虎就匆匆向鲜味来酒楼大门就跑。

  “好快的剑”

  二楼靠楼梯的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山珍海味,一个俊俏的白衣少年和一位中年书生对饮着杯中美酒,又随眼看向一楼大堂的状况。

  “这好像是震惊江湖的惊虹七剑。”

  “三叔,可我看此剑法之快,好像与二叔的死有莫大的关系。”俊俏少年又看看一楼高阳剑,嘴角微微一动“我必查清楚,为二叔报仇。”

  “那你打算如何查?”中年书生问道,而后又一沉思,“莫非是想…”

  白衣少年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第八章白衣少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