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榜文追凶
洪流2019-06-28 10:322,924

  长安自秦汉以来就是繁华古都,政治文化中心,经过数千年的历史变迁,这座古都已经人口大减,虽商铺林立,但繁华落尽,今非昔比了。

  厚实坚固的城墙经历了风风雨雨腐蚀,依然屹立不倒。城门边上立着十来个官差,查询着过往的商人农夫。时而看看查询之人,又看看旁边城墙上贴着的海捕公文。

  那城墙上贴着三张海捕公文,引来了进城办事,出入城乡的人们的关注。一位白衣书看着公文,朗诵读道:“今有洛阳人氏高阳剑,在长安府地界平安镇所属铁剑门惨杀一百二十七口人命,罪孽深重。现此人已逃至各州府,为保各州府的平安,刑部特赐赏银二千两缉捕此凶犯。望各州府民众全力缉捕。”他看了看榜文上的画像,又走到另一张海捕公文上读了起来,也同样是杀害铁剑门一百二十七口人命,缉捕赏银也是二千两,他就是莫言情。

  “这无头尸案已经够恐怖的了!今天又出现个铁剑门血案,一百二十七条人命一夜之间全部死于非命,太恐怖了。这世道真是太乱了。”

  “是啊,没事最好别出远门了。”

  “晚上最好别出来了”

  两个黑炭大汉看看榜文和旁边的一位妇女道,“我们进城吧。”

  “站住,三位是进城干什么的。”一位官差拦住两个黑炭大汉和那位妇女道。

  一位黑炭大汉指着另一位黑炭大汉和妇女道:“禀报官爷,我们是赏金猎人。这位是我大哥,这位妇人便是我内人。”

  “赏金猎人?哈哈哈!把我们官府的人当吃白饭的了,要你们来抓获真凶?”官差狠狠的瞪了三位一眼,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明白,长安这无头尸案已经够他们忙的了,整个府衙的差役忙了一个月连凶手的一根毛都没看见,可凶案还连续发生。在刑部施压无果后,终于派遣刑部待郎亲自下来查询此案时,却又偏偏出现个铁剑门血案,还叫人活不叫活了。知府已经暗中联系江湖中的赏金猎人帮助追凶,他这个府衙捕头是知道的。

  “官爷,我们是知府大人请来的贵宾,你看!”黑炭大汉说着从胸口中摸出一张请帖,给了官差。

  官差接过请帖,看了一下,恭维堆笑道“原来是关中黑三杰,失礼了。”他心里暗笑,黑乎乎的如同黑炭,果然名副其实,什么黑三杰,简直就是黑三炭。他向旁边的一位差役叫道:“张三,过来,带这三位大侠去招贤馆休息。”又把请帖还给了黑炭大汉。

  张三走了过来,带着这关中黑三杰就进了城。走过东大街,转北走,就是长安知府的府衙。府衙往西走就是一座很有特色的别园,朱红的柱子,黑色的大门。大门的门额书写着“招贤馆“三个字,行云流水。门边立着两条健壮的大汉,双手互抱,见张三带着三个黑炭人来,都情不自尽的笑了起“张铺快,我们的厨房又不缺火夫,带这三位黑炭头来干嘛?”。

  “老爷请来的,你们说来这招贤馆干嘛?”张三说罢,也不理会那二位壮汉,自引关中黑三杰进了招贤馆的大门。

  招贤馆里面一个练舞广场,广场上站立着五男一女。看见张三引着三个黑炭进来,六个人一下子把目光盯向关中黑三杰,面无表情,给人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

  张三见了这五男一女,恭敬道“各位大侠,这三位也是你们的同行。还请诸位行个方便,团结努力合作。”而后他又对关中黑三杰道“三位你们的房间就在左厢房的那两间,好好休息,一会大人会过来见你们,有什么需要就叫小青。”张三指了一下正在向他们走来的一位少女。

  张三安排好之后就回衙门复命了,小青热情的带领关中黑三杰走进各自的房间,就退了出去。

  莫言琴连忙把房门关上,看向练武场上的五男一女。“大哥,看来这五十两银子的诱惑不小啊?居然引来了江湖闻名的雌雄双剑和文房四友!”

  “莫贤弟认识他们?”

  “只是听说而矣!但她们身上的兵器我认识。”他从窗户被捅破的洞里看向广场上的六个道“大哥可见那白面书生,腰间的那支笔了吗?那支笔笔身可是用精铁打造而成,笔毛可是用传说中的千年玄狼毫毛制作而成。此毛遇水软如棉,风干坚硬如钢铁。从这支笔我可以推断他就是文房四友中的笔,铁笔书生萧海川。而笔到了,其它的研,墨,纸当然也在了。”

  “莫贤弟果真好眼力,我在江湖上也听说文房四友的事迹,本想有缘会上一会,唉!没想到却以这种方式会见。”高阳剑叹息的望向窗外,转身看向白雪说道:“白姑娘,明日你就去投靠你远房表叔吧!”

  “不,两位恩公的大恩大德,白雪无以为报,只希望今生服侍恩公,再无它想,两位恩公去那里我就去那儿,无论龙潭虎穴还是刀山火海。”白雪楚楚可怜的看着高阳剑。高阳剑面无表情,白雪只好走到莫言琴身边,伸手抓住莫言琴的衣袖撒娇道:“莫大哥,你就让我跟着你们吧!”

  莫言琴突然间被白雪这么一拉,脸色开始红润起来,羞涩的对高阳剑道:“大哥,我看还是让白雪留下吧,这次要不是白雪的功劳,我们怎么能轻松进入长安城啊!”

  数日前,高阳剑她们三人准备离开破庙之夜,下了一场大雨。突然,来了两男一女,面如黑炭。进到庙里来避雨。而此时的高阳剑他们见有人就躲进了破庙的暗格里,说起暗格还是白雪无意之中发现的。

  只听见走进来的两男一女说道:“这雨说下就下了,什么时候才到长安啊!”

  “是啊!只怕我们到时,无头尸案的真凶已经被别的赏金猎人抓获了!”

  “王知府出五百两银子抓捕真凶虽说很诱人!可无头尸案的真凶也并非那么好抓捕的,要不然也不会发帖请我们关中黑三杰出马了!”

  “来的路上,大哥可曾看见又多了一张海捕公文?”

  “看到了,好像是铁剑门血案。”

  “听说,是昔日的藏剑山庄的少庄主高阳剑和宫廷乐师莫言琴所为。”

  “什么?凶手是高阳剑和莫言琴?”

  “是的,大哥怎么了?”

  “此二人不好对付,只能智取,不可力敌,因为我们三人联手也打不过他其中一位。”

  “大哥,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了自己威风。他二人果真有那么厉害?”

  “贤弟可知藏剑山庄是被什么门派灭的吗?莫言琴是被什么人谁追杀了?”

  “大哥所说,我全然明白了,他二人能逃脱飞刀门和明月阁的追杀,必有惊人的智慧和超凡的武功。但我们也不懒啊,也可以逃脱飞刀门和明月阁的追杀。”

  “如果此次此也能将他二人缉捕,那就是大丰收了!哈哈哈!”

  这关中黑三杰的谈话,高阳剑等三人是在暗格中听得清清楚楚。莫言琴小声说道:“这关中黑三杰,今晚必定就住在此庙了,兄弟我倒有一计,不知大哥同意否?”

  “都是自家兄弟,说吧!”

  “大哥,这关中黑三杰也不是什么江湖侠义之士,为了钱什么都干。不如我们出去杀了此三人。而后代替他们进入长安城,他们不是说长安知府请他们去协助抓捕无头尸案的真凶吗?我们就去做一次赏金猎人。我想此时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一定贴满了我们的海捕公文。化妆成他们三人就可以被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行动也方便些,只是这易容术……”莫言琴无懒的摇摇头。

  一旁的白雪拉了拉莫言琴的衣袖,“莫大哥,这易容术我曾经学过一点,也许能帮上一点忙。”

  “好的,莫贤弟。就依你所言而行。”高阳剑说着准备出去杀了关中黑三杰。

  此时,莫言琴一把拉住了高阳剑,“大哥等一下,还是我去吧。”莫言琴武功以柔为主,而高阳剑却以硬为主,之所以莫言琴阻挡高阳剑也是为了关中黑三杰的衣物不被承影所毁坏。

  高阳剑知晓莫言琴的用意,也没争取,点了点头,“小心点”

  莫言琴回眸一笑,打开了暗格的门。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赏金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琴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