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五话
冷月窥人2019-03-07 07:162,011

  勾起随八万先锋军南下。

  驻扎巴伦台。

  五更天。

  帐外有稀疏脚步声。

  一人轻轻唤了三声:老母驴下小马驹了吗?

  这是赤血盟的接头暗号。

  勾起撩开帐帘抬眼一望。

  是个青年壮汉。

  头箍黑巾。

  巾缝赤铁。

  铁上刻着个叁字。

  是五大黑帮中寒门火字堂的人。

  见是同盟中人。

  勾起微一点头,回了句:今天不下明天下!

  将那人拉入帐中。

  那人说道:

  西南五里外的老窑沟有一铁矿。

  寒门分舵火字堂按月收数。

  最近来一伙村民把兄弟们打的不轻。

  带头的是个会武的。

  就住在矿上的西场院。

  得知大护法途径此地。

  还劳烦勾护法给我们寒门铲事儿。

  勾起一听。

  二话不说随那人去了老窑沟铁矿。

  到了矿上。

  早已将那人甩的无影无踪。

  他见有一块空地。

  歪歪扭扭的杵着几间茅庐。

  走上前去。

  大喝一声。

  这一声震如天雷。

  惊得远处林中飞起一片黑鸦。

  不一会儿。

  各间茅庐里纷纷走出数人。

  个个睡眼惺忪的望着勾起。

  勾起环视一遍,问道:你们哪个会武?

  众人面面相觑。

  勾起再问:我是来替寒门收数的,谁是管事儿的?

  一片啊?声。

  众人这才觉醒。

  个个大惊。

  抄起地上的镰镐钉耙。

  大喝着一拥而上。

  勾起腾身跃起。

  落在两丈高的冶炼炉上。

  指着众人,道:你们谁会武?

  众人挥舞着长镐叫骂着。

  却无人能碰到勾起。

  勾起摇摇头,正无奈间。

  只听一声清啸。

  逮!寒门狗贼!

  便觉一阵气浪滚滚荡来。

  勾起一翻身。

  凌空单臂扬起。

  钢锥脱袖而出。

  一点寒光闪过。

  噗通一声。

  一少年跪在地上。

  咽喉被钢锥穿过。

  鲜血似泉涌般。

  双眼呆望着勾起。

  勾起飘然落地。

  一旁的众人瑟而不敢进半步。

  望着勾起走向那少年。

  一把合上他双眼。

  说道:嗯!还是个高手,可惜了,年纪轻轻。

  说罢。

  一侧头。

  望向众人,悠哉问道:他谁啊?这就是帮你们打跑寒门的带头人啊?

  勾起来到少年身后。

  把地上钢锥拾起。

  在尸体布衫上来回擦拭。

  道:有知道的吗?

  其中一人喃喃答道:是,是不远处房山一个观庙里的出家人。

  勾起点点头,道:哦,我说呢。

  他边道边目送远处。

  此刻。

  天边泛着鱼肚白。

  伴着一丝朱霞,遥见一座峭峰。

  他拿手里的钢锥指了指。

  众人齐齐点头,答,对的对的。

  勾起送锥入袖,向矿下走去。

  轻飘飘的传来他的声音:以后按月交数儿啊。

  勾起施展轻功。

  身形疾如风。

  一炷香功夫来到房山脚下。

  再施展轻身步法。

  双足叠踏,蹬在峭壁之上。

  匆匆数步就攀上崖边。

  又是凌空几步。

  来到半山腰。

  看前边土坡上有石阶。

  顺石阶蜿蜒而上。

  当头一座碧瓦红砖的道观。

  勾起朝手心啐口气。

  勃然怒道:我捣毁了这座破庙。

  窜入拱门。

  一鼎乌铜大香炉。

  勾起双袖垂落双锥。

  朝着鼎立三足的其中两个足下插去。

  运足内劲。

  嗤的一声,足底别开一道缝隙。

  再一运劲,大吼一声。

  双臂扬起。

  铜炉腾空掷起。

  勾起飞身一脚。

  香炉附着着内劲直奔庙堂而去。

  庙内一阵疾风扑面而来。

  一老者喝道:谁断我香火!

  勾起落地一瞬,长锥出手。

  一青袍老道腾身跃起。

  凌空单掌一拍。

  香炉呼啦啦飞奔向勾起。

  钢锥穿炉而过。

  勾起一侧身。

  香炉咣当一声砸在身后砖墙上。

  镶进了半个身子。

  再看青袍老道。

  侧着头,牙咬钢锥。

  转过脸来。

  把钢锥吐在地上。

  勾起一惊,定睛凝视。

  这老道。

  黑发束顶,两鬓微霜。

  枣红的面堂,杏仁大眼。

  肚如大瓮,身材魁梧。

  竟好似那顶香炉。

  双手负在背后。

  目光如炬的盯着勾起。

  勾起大惊失色。

  飞身跃起,飘出院外。

  心道:游历四海三十余载,别说接我一锥,即便避我一锥的人还未见过,今日这人居然用口齿叼住我一锥。

  自思间,几个起落。

  已飘落山下。

  忽听半空中传来老道的呼喊:老弟莫走!

  勾起仰头望去。

  长袖顺势扬起。

  长锥脱袖而出,附带几枚长针。

  青袍老道凝空中单足踏虚。

  双臂在胸前画了个圆。

  一瞬之间。

  一道太极气墙稍纵即逝。

  钢锥伴着几根长针凝在老道身前。

  他左臂横挥右掌直出。

  一道掌风柔柔袭来。

  勾起从未见过这般玄幻的武功。

  腾身向后一退。

  乍然一惊,想起主公提起过的太极奥义。

  不由思量。

  青袍老道翩然落地。

  右掌在胸前收落。

  左手将钢锥长针端在面前,毕恭毕敬的道:

  兄弟还你兵器!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六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