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四话
冷月窥人2019-03-06 07:431,749

  在塞外漠北的蒙古草原上。

  西为瓦刺,东为鞑靼。

  鞑靼国有太师阿鲁台。

  坐镇朝中路瓦城。

  他年岁五十有六。

  赤发碧眼。

  鹰鼻阔颚。

  典型西域外邦人相貌。

  在鹰钩鼻两侧。

  埋着两道沟壑般的法令纹。

  此刻。

  在帐中烛影的照耀下。

  如两条暗涌潮波的湍流。

  一侧忽而崩裂。

  带动唇角飞扬。

  高声喝道:处死!

  就这样。

  成祖皇帝朱棣派来的使臣。

  登时毙了命。

  过了一时半刻。

  一蒙兵帐外有号。

  幕僚官唤了进来。

  蒙兵屈膝伏地。

  道:有赤血盟人来见!

  阿鲁台神容一震。

  立刻召见。

  帐后。

  疾步走进来一个朱袍酱裤高脚靴的喇嘛。

  是译官令。

  阿鲁台挥挥手。

  侍从,军卫,幕僚官匆匆退下。

  半柱香后。

  帐帘子拉开。

  走进一人。

  身形不高,体态中庸。

  一身青衣青裤,脚蹬束腿靴。

  头戴斗笠。

  圆檐压的低低的。

  只露出颏下一撮短须。

  他由怀内掏出一枚金牌。

  椭圆的牌子上左刻一团火右刻一滩水。

  之间一把长刀斜着穿过。

  刀柄在上。

  扎着红穗。

  阿鲁台定睛凝视。

  站起身来。

  对身旁译官令说:

  是从库什城来的?

  喇嘛用汉文翻译过去。

  那人点点头。

  摘下斗笠。

  露出一张近五旬的汉人面庞。

  其貌不扬,不卑不亢的淡淡而道:

  是,在下赤血盟第一护法,勾起。

  说罢,拱手施礼,歉然而道:

  我主公万分感激师太进言大汗,能分座城池给我盟。

  阿鲁台走上前来。

  围着勾起转了三圈。

  双眸闪烁,目光奇异的盯着他从头观到脚。

  自叹道:中华武学的至高真淳,都集于此人一身了。

  喇嘛翻译出来。

  勾起道:师太言重了,蔽盟四大护法中,在下武功属末流,排行第一因忠与悌。

  阿鲁台朗声大笑道:你们中原汉人,就喜好谦虚,把自己说的低贱。

  勾起轻轻一笑,道:

  并没有集结中华武学的至高真淳是真,但能对付明国的虾兵蟹将也不假。

  阿鲁台一拍勾起肩头,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此番进攻居庸关不在话下!贵盟穆完悠盟主派你前来助我一臂之力,让我看到未来我们两方更进一步的紧密关系啊!

  勾起点头称到,道:

  官话我不会说,事情上见吧,但在这之前,我有一事急需处理。

  阿鲁台问他何事。

  勾起答:

  我盟少主张玄扬,是我主公唯一义子,主公二十五年前,在扎哈卡子旗下的大石山里修化水功,眼看山下小村被一伙马贼屠戮,主公他心生侠义,飞身下山,运内功荡飞马贼,隐隐听得一阵啼哭声,主公寻声辨位,在一户火光冲天的院内,发现一个燃烧的火球,是个燃烧中的婴儿,主公扑灭他身上的火,本以为烧做焦炭,却毫发无伤,将他抱回盟中,名字随他颈坠铜锁上刻的张玄扬三字,收为义子,传授他水火神功,少主身子骨天生异于常人,从六岁修习,只用十六年便已大成,我主公资质悟性天下第一,逾百岁才得以大成,少主天资傲人,性情飞扬跋扈,太自负!听说了主公当年被丹心联四位掌门围攻坠崖险亡一事,又听说二八星宿转世人间,丹心联设擂定星主,上个月,肚子出了城,留下张条子,写着,我去南边找我星主,主公深知中原武林三山五岳,少主虽说水火功已大成,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遂命我,先找回少主,再帮大汗对抗明军。

  阿鲁台听后,怆然一笑,道:

  穆完悠他牵挂着自己的继子,是人之常情,但我奉命攻居庸关也是迫在眉睫,能不能先帮我随队入关,我再派精兵良将,帮你完成任务。

  勾起决然说道:少主关乎我盟未来兴亡,我主已是一百一十岁高龄,他心愿就是尽快召回少主来接他衣钵,这件事不容商榷。

  阿鲁台来回踱步,辗转踌躇着,幽幽说道:

  不如,咱们折中一下,你南下寻你们家少主,途径飞狐陉,替我做掉守将王烦,居庸关就等于攻破一半儿城门,你曾是中原第一刺客,一生暗杀行刺只输过一次,就是当年靖难之变刺杀当今狗皇帝朱棣老儿,当年若是成了,你如今便是重臣,只怪朱棣害你输了,你迫不得已到这塞外边城来,有力无处施展,今天你帮我直取飞狐陉,明日我攻进燕京,取了朱棣狗头,你就是大元功臣,岂不美滋滋?

  勾起微微一笑,表示:

  这个不劳你费心,我本有此意。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五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