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二话
冷月窥人2019-03-04 19:162,825

  少林派开元寺有个僧人。

  三十岁盛年。

  他身穿泥衣。

  脚踏草履。

  风尘仆仆。

  一路自归德州火神台北上而来。

  日行百里。

  赶了几日脚程。

  达九方峰山门。

  这天是八月初六。

  他来到山门脚下。

  风雨忽至。

  他吟啸一首定风波。

  徐步登山,咏道:

  也无风雨也无晴。

  忽见一个老道站在阶梯上的拱门里。

  招手笑道,圆果和尚,体魄还是那么强健,这几年在开元寺没荒废技业。

  释圆果一个箭步踏至他身前三尺。

  抱拳行了个礼数。

  道,阿弥陀佛!谅晚辈眼拙,道长可是哪尊仙翁?

  这道人。

  年逾四十。

  身穿一件浅青及碧长及腿腕的大襟。

  袖垂随膝,头戴纯阳方巾,身形清消。

  棱角分明的锥子脸,面如白霜。

  颏下一撮短须。

  长眉拂腮,柳髯飘飘。

  一双凤眼飞扬。

  透着淡然纯净。

  丈许开外。

  站着个穿戒衣的小道童。

  手里拎着一柄乌黑剑鞘的玄铁宝剑。

  剑柄上嵌着颗绿石。

  绿石上刻着丹字。

  圆果自思间。

  那道人单掌竖于胸前。

  垂首道,无量天尊!

  微一扬头,答,全真教金丹南宗,李天师。

  圆果豁然一呆,缓声说道,啊!是遇见道口真人啦?

  李天师淡淡一笑,道,一介虚名罢了。

  圆果上前一把挽住李天师臂弯。

  二人相搀而行。

  一路交谈甚馨。

  小道童隔着丈远步步跟随。

  他们穿过樟松林。

  行至三戒院。

  李天师道,两年前,咱俩在星宿台上有过照面,你记得不?

  圆果和尚说,记得!记得!

  李天师道,我侥幸小胜,但老弟一身的横练硬功,在二十八星宿里头,那可是要排第一的。

  圆果摸着头顶的戒疤。

  怅然而道,我就不喜欢跟你们道士打架,使不上力啊!那天咱俩都是徒手,我先用铁头功,后用金铲指,最后耍谭腿,运的是练了二十年的独照培炉。

  李天师道,独照培炉心法摘自少林镇派内功二指禅篇,贵派内功繁杂,虽同承阳刚一路,却也分三脉,二指禅讲的是个一默如雷,这一默,是我道家武学究其的奥义。

  二人来到山崖一角的小凉亭。

  少息片刻。

  再走一条蜿蜒小径就是九方宝殿。

  圆果问李天师,过了晌午,你干嘛?

  李天师悠哉一笑,道,下山,去堂子听曲儿。

  圆果皱眉苦笑道,不听我诵经吗?我是奉师命,来咱丹心联诵经的。

  李天师盘坐在石凳上。

  闭目摇头,笑而不答。

  圆果凝神片刻,腾身而起。

  道,道释终归殊途陌路,不叨扰李真人雅兴了。

  圆果拔开长腿。

  衣裤忽感呼啦啦贴着皮肉刮动。

  猛然回头间。

  见李天师已悬身飘起。

  身形飘然如落叶。

  长袍长袖凌空飘忽在山崖烟云间。

  他不禁长叹一声,好飘逸!全真教好俊的轻功!

  那个戒衣道童行至跟前。

  他怀抱宝剑,对圆果和尚说,全真一教,唯有三清真人他一人有如此绝伦的轻功。

  圆果摸摸头顶的戒疤。

  问道,他不会摔死吧?轻身功夫我也粗通一二,像我少林的一苇渡江,但这么高的山崖跳下去,我可从未见过,必粉身碎骨啊?

  道童得意洋洋的道,这是师叔的独创轻功绝技,将我教七招秘传轻功一一习得,一一贯通,再相交相生,组合成一套轻功,从起身,飘身,凝身,落身,纵横挥洒一一使出来,无论是万丈绝谷还是山川林间,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番话道得圆果和尚目瞪口呆。

  他只在一分见方的擂台上和李天师比划过拳腿功夫。

  倍感已是登峰造极。

  岂料轻功之术也是这般神玄通天。

  他深知施展轻功要倚仗内功内力。

  可见李天师的内功又是何等真淳。

  想到这里。

  圆果唯有久久不能语。

  他走出凉亭。

  登上蜿蜒小径。

  行至九方殿。

  远远的,见殿门紧闭。

  门前立着两个布衣老尼。

  上前打听,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两位菩萨晴天安好。

  说罢,掏出丹心联腰牌,道,可否一见盟主上人?

  尼姑目落腰牌,即刻回礼道,南无阿弥陀佛,盟主本是我教掌门人寂灭师太,但掌门自去年以来,深居峨眉山顶闭关至今,丹心联当下由我派长老定风师太代为主持。

  圆果问,她人现在何处?

  尼姑答,昨日一早,同门生一道去了山顶的九合宝刹。

  圆果问,那何时能归?

  尼姑埋首摇头道,这便不知了。

  圆果四下张望。

  见院中两颗樟子松,一鼎香炉,和一个扫院的尼姑。

  香炉降降的升着青烟。

  问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两个尼姑互望一眼。

  其中一人答,不会的,一同前去的门生有本门高阶弟子,加之定风师太武功高强,何况这里又是正派圣地,歪魔外道岂敢来此造次?

  圆果心下踌躇不安。

  他把肩上包袱卸下。

  交给尼姑,叮嘱道,先替我保管,里面有本门师尊写给盟主的密函。

  说罢。

  跪地,冲紧闭的殿门诚心实意连叩三首。

  又向尼姑打听了九合宝刹的方向。

  大步流星直奔弥须崖顶疾去。

  弥须崖距九方大殿隔着一泗两崖。

  寻常人日夜不懈要走上两天一夜。

  释圆果身怀内功。

  倚仗内力施展轻功。

  足尖点地腾空一跃数仗。

  再一点地又是蹬出数仗开外。

  双足交替短短数十步。

  便来到了清照泗。

  饮过几口山泉水。

  踏步如飞。

  登上猪奶崖。

  找了块树荫下。

  盘膝打坐调息片刻。

  回了回体内元气。

  起身朝着祖云崖大步踏去。

  崖边有座黄漆砖瓦小院。

  升着徐徐青烟。

  释圆果行走到红漆斑驳的门前。

  门未闩。

  他急匆匆的步入院内

  东头三间行房。

  西首一座矮庙。

  庙内坐着泥烧的霹雳大仙。

  中间茅斋里走出一个青衣道士。

  白须白髯头戴方巾。

  一把年纪驼着背。

  来到释圆果面前。

  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

  欲言又止。

  释圆果也是一脸的呆讷。

  和尚进了道观。

  浑身的不自然。

  单掌拂着头顶戒疤。

  左顾右盼,道,定风师太和她门生来过吗?

  老道猛点点头。

  答道,来过,来过,昨晚在弟子居里宿了一宿,说是要去弥须崖顶的九合宝刹,早上天未亮就离去了。

  圆果点点头,告了辞。

  匆匆离去。

  正欲运起轻功。

  被身后的老道叫住。

  在院内哑声喝道,小伙儿!

  圆果回首道,何事?

  老道蹒跚着追上来,疑云遮面。

  惴惴不安道,前两天,来过一个人,问我打听有关丹心联的事宜。

  圆果双瞳圆睁,哦?了一声反问道,何人?何事?

  老道挣扎着断断续续说道:

  他,他不是好人,一定是歪魔邪道来此造孽,他起初是询问,问我盟主在哪儿?问我是不是有座宝塔,叫九合宝刹,又问我塔在何处,塔里是否供奉着二十八星主金身像。我不说,他就踢我,站在门口只踢空气,就有气团落在我胸口,踢的我生疼!这人好不厉害!好不讲理!

  圆果轻抚老道肩膀,道,好了好了!老丈,你且歇息。

  说罢,转身大踏步直奔弥须崖顶。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三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