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三话
冷月窥人2019-03-05 16:312,406

  圆果施展轻功。

  双足如飞。

  疾奔向弥须崖顶。

  听了老道的话。

  心下忽觉大事不妙。

  他咬住腮帮子。

  憋住真气。

  运轻功一口气登上弥须崖。

  来到峰顶时。

  穿入一片竹林。

  密密挨挨的翠竹碧叶间。

  隐约可见一顶塔尖。

  他再展轻功。

  身型如风穿过这片油油葱竹。

  只见一座通天宝刹赫然屹立在眼前。

  他内功耗了大半。

  叉着腰边歇息边注目着宝塔。

  余光瞥见。

  远处一抹绯红。

  定睛一看。

  是个穿着倪红罗裙的女子。

  手中闪烁着银光。

  躺落在草地上。

  圆果大步上前。

  只见手中闪烁的银光是两柄短刺。

  伸手一探鼻息。

  早已气绝身亡。

  他沉一口气。

  正要为死者超度。

  忽然看见前方不远处。

  一路血迹延伸进樟松林中。

  遥见一条清消人影投在林中。

  他步履徐徐。

  走出林荫。

  一张刀条脸和头顶束着的泛黄枯发。

  暴露在当头赤日下。

  他表情邪魅,痞气怀胸。

  闪烁精光的双眸像两道锥子般投向圆果。

  唇角微扬,发出尖锐厉声,喝道:

  又来个送命的,死吧!

  说罢。

  单手一挥,数道寒光。

  峨眉派女弟子们的随身兵刃。

  云刺,匕首,长针,拐勾。

  流星飞矢向释圆果。

  圆果不及闪避。

  长针刺中当头,断为两截。

  云刺坠落胸口,锋刃荡裂。

  匕首,拐勾命中腰腹,当啷落地。

  再看圆果和尚,安然无恙。

  站在原地当中,指着那人高呼道:

  恶人!杀害妇女!看我不撕了你!

  那人一怔,退后一步,道:

  少,少林寺的?

  说着朝身后回望了一眼,道:

  都说少林武僧一身铁打的横练筋骨,今个开眼了!

  圆果哪容他废话?

  腾腾腾数步蹿将过来。

  双拳齐出,掏向他胸腹。

  那人左闪右避。

  见圆果出招之下破绽暴露。

  左掌顺势劈砸天灵盖。

  右手双指超腋下,取少府穴。

  只听哎呦一阵凄声惨叫。

  那人左掌落向圆果头顶之际。

  手腕崩裂。

  右手拍中圆果少府穴的同时。

  被夹在腋下牢牢不得动弹。

  圆果腾空而起,落定一棵大树梢头。

  将那人夹在半空中摇曳不止。

  朗声正色道:快说!你到底什么人?为何要来我丹心联搞事!

  那人疼的面红耳赤,冷汗涔涔。

  疾呼着哀嚎道:不是我呀!大哥大哥!快松开!

  扑腾一声。

  那人悬空坠落。

  掀起一片扬尘。

  尘埃散尽。

  只见圆果站在当头。

  缓缓蹲下身子。

  附身上前。

  抓起他左臂,瞭望伤势。

  说道:不打紧,不打紧,还好你就这么点儿力气。

  那人疼的龇牙咧嘴。

  叫嚷着说道:哥呀!你脑瓜骨真硬啊!

  圆果淡淡一笑。

  抓起那人背在背上。

  朝林外走去。

  边走边道:你投掷手法,和闪避的身法有唐门功底,是赤血盟下唐门帮众吧?

  那人笑到,嘿嘿,小的唐三,你猜的真对啊!一看就是老江湖。

  圆果不屑而道:放屁!唐三唐老前辈的内功远在我之上,你人在我背上,内功如何我一清二楚,你根本就没有内功。

  那人呵呵一笑,说道:我就是考考你,唉对了对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圆果背着他来到塔前。

  看着塔底两扇木门只剩下烧焦的门框。

  塔内弥散着缕缕乌烟。

  问道:是你放的火?

  他边说边走进塔内。

  一股烟味窜入鼻端。

  耳边道:未必是火,是化掌风成烈焰的武学。

  圆果淡淡而道:怎么可能。

  说着,穿越烟尘。

  眼前。

  在四散的硝烟之中。

  陡然矗立着一具焦尸。

  衣衫皮肉化作灰土摊撒一周。

  只剩下一具枯骨。

  手中。

  还握着一块巴掌大的金疙瘩。

  圆果上前一步,来到跟前。

  双手颤巍巍接过金疙瘩。

  端在眼前细细观瞧。

  正是定风师太的排位金身像。

  已被大火熔炼的身形扭曲,面目全非。

  唯有底座一行字中残留的定风二字。

  耳边道:

  这回信了吧?谁会活活的站着被烧焦了也一动不动?

  圆果怔了一怔,眼中豁然出现,定风师太对面一人,隔空一掌,拍出滚滚烈焰,赤焰如风般,刮过定风师太。

  不由喃喃自道:

  听师父说,百年前,江湖之子穆完悠,独创绝技水火神功,其中的化火功,就是化掌风为火焰,武林万众,无人能避无人能挡,我们师兄弟都只当神话来听。

  耳边道:不信?不信是吧!

  圆果又看了看定风师太的骸骨。

  眼中不禁闪烁迷惘,说:

  这已是,百年前的事了,后来穆完悠在弥须崖,也就是这座塔顶,中了天山派阿姆姑老前辈一掌,坠崖而亡,穆完悠终身无子无徒,那水火神功的绝技也跟着失传了。

  圆果把背上之人撂在地上,怒目圆睁。

  盯着他喝道:你看到什么了?

  那人怪眼一翻。

  不屑的望着圆果。

  鬼魅一笑,说:

  我说就是我干的,你信么?

  圆果单掌一探。

  拿住那人手腕。

  疼的那人又是一阵龇牙咧嘴,苦苦哀求:

  疼!疼!疼!疼!疼!

  圆果眉心渐展。

  撒手松开他。

  望着他猥琐不堪的样貌。

  心下思量:

  此人贼眉鼠眼,只不过是个会点三脚猫功夫,来偷盗金身的毛贼罢了,但他投掷暗器手法不俗,想必出自唐门,唐门虽入邪派势力赤血盟,但终是名镇一方的大帮,投鼠忌器,对这个东西还要留一丝分寸。

  圆果长舒口气,冷冷的道:

  你走罢了!

  那人缓缓起身。

  拍拍身上尘土。

  指着圆果,哈哈一笑。

  道:孤陋寡闻!

  他吹着口哨。

  行至门前。

  回首道:

  我本想让你带我去九方殿,来个连锅端,省的我自己费事,东打听西打听的,我要说这老尼姑是我杀的,你肯定跟我拼命,那你就死了,没人带我去大殿,说不是我杀的吧,你又放我走,那怎么才能带我去呢?

  圆果走过来。

  与他擦肩而过。

  道:我没时间跟你打哈哈,快走吧!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四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