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十二话
冷月窥人2019-03-10 08:002,382

  永乐十八年,明成祖设立东缉事厂。

  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曹风为厂公。

  二十年,宁亲王府。

  宁王爷朱权与曹风夜谈。

  昏黄光照下。

  朱权把八仙桌上的匣子掀开。

  是一把银鞘长剑。

  鞘上镶嵌七颗绿石。

  他握住剑柄,缓缓抽剑出鞘。

  随着剑身寸寸出鞘。

  金灿灿的剑光照在二人脸上。

  一口金剑乍现在眼前。

  朱权单指轻弹剑身,当的一声,剑尖微颤。

  他凝视着剑,道:

  长,二尺八,宽,一寸一,厚七分,两耳一寸五,剑身镶刻符文,剑柄原镶对玉。

  朱权握剑。

  朝身旁一件铜樽轻轻一劈。

  翁的一声铜樽一分为二。

  曹风通身一颤。

  双手各拿起半个铜樽。

  这是商朝的青铜器,固若磐石坚不可摧。

  他拿着两半铜器,切面对接,严丝合缝,看不出劈开的纹路。

  曹风叹道,王爷好剑法!

  朱权摇头,道:

  我不会武功,这把剑,是天外陨石落入帕米尔高原,趁热提炼石中金晶,锻造而成,银鞘实则是石中提炼的白金,可谓天降神兵,人间仅此一把。

  曹风低头望着白金剑鞘,出神的说道:

  相比之下,其它的剑都成了薄铁了。

  朱权把剑匣子盖合,说:

  剑要人用才能活,剑法既人法。

  曹风低头作了个揖礼,恭恭敬敬道:

  卑职,愿闻其详!

  朱权起身。

  双手负背来到窗棂下。

  目送夜空一轮皓月,道:

  这京城内还好说,无非是皇亲国戚,各部的官员,加之御林军,这外城就杂了,三教九流,往来人等。

  他回眸望向曹风,道:

  曹大人,整治机务,不能只眼看着朝廷,江湖上,也要有所联络,厂卫提督才坐得稳呐。

  曹风点头,边起身,随朱权身后,道:

  几十年来,武林三分天下,北有塞外邪派赤血盟,南有正派丹心联,西域隐世三派与名门四世暗黑四府同为中立,这三方势力,皆为朝廷所能利用,如何利用好,就在制衡。

  朱权回眸一笑,道:

  这制衡之人,唯有曹公公了!

  曹风躬身屈膝,恭然而道:

  是替主子和天子做制衡之道。

  说罢一顿,问道:

  敢问王爷!此剑缘从何来?

  朱权答道:

  你若不知此剑主人姓甚名谁,那么制衡武林之道,还真需下番苦功!

  曹风噗通跪地,叩首谢罪:

  老奴罪该万死!老奴明个儿一早,钦点旗下精英,尽潜正邪各派卧底!

  朱权将曹风扶起,道:

  你无罪,此剑,在西域隐世八十余年,中原无人知晓。

  说着,他目光如炬,凝视着曹风,问道:

  你可曾,听说过二十八星宿的由来?

  曹风刹那间面色一怔。

  朱权接着问道:

  你可是其中星主?你身上可有朱砂痣?

  曹风本就煞白的脸此刻惊的惨白。

  朱权上前一步,浅笑道:

  你幼年师从天山派传奇阿姆姑,是天山绝学内天罡诀法唯一传人,偷盗天山派秘籍萨祖弥天掌法,逃到云南时,恰逢皇兄亲征平云之战,为躲避阿姆姑下昭武林的追讨令,你入了燕王府,委身自宫追随今上,靖难之役,你随皇兄在郑家店大战朱允炆一役立下大功,提拔你为掌印太监首领,监管了东缉事厂,我说的对不对啊?曹公公!

  曹风头上冷汗涔涔,单手负背,掌心暗运内劲。

  低声道:王爷高高在上,奴才在王爷面前如同蝼蚁,区区贱命一条,让王爷费心了。

  朱权昂首说道:你先别急着杀我灭口,你的身世之谜,打你入燕王府那天起,皇兄便已知晓。

  曹风为之一振,如遇当头霹雳,呆若木鸡的望着朱权,说道:怎么会?

  朱权道:有件事,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我皇兄幕后第一谋士,有着黑衣宰相之称的姚广孝,生前对皇兄进言二十八星宿之事,极力劝说招募其中星主,你在燕王府阉割之时,一刀下去昏厥不醒,净身师切到底,被一块朱砂胎记挡住,那块皮肤无论如何就是切不动,最后沿着胎记,切的不是很干净。

  朱权会心一笑,望着曹风道:这你应该知道。

  续道:姚广孝对皇兄叮咛再三,如遇身有刀枪不入朱砂痣者,便遇二十八星主位。所以自那时起,皇兄便有意在提拔你,他派人打探到你身世,知你潜入王府是为了躲避追讨,并非对他图谋不轨,而你之后忠心耿耿,鞍前马后,还立了大功,所以你的身世在我和皇兄看来,不是问题,你自不必紧张。

  曹风稍舒口气,战战兢兢问道:王,王爷怎知,我想杀你灭口?

  朱权淡淡一笑,从容说道:

  我虽不会武,但我会读心术,不然,在众多王爷其中,我也不会成为皇兄唯一的心腹!

  说着,面色一沉,正色道:再说,你真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你是星主,杀我是如砍瓜切菜,但这把剑的主人也是星主,她是不会让你轻松杀我的。

  曹风愧然一笑,长跪不起,道:

  王爷今日不说,老奴根本都不知我是星主!

  朱权道:武林十大神技,天山派独占两项,你回忆一下,你是不是年少轻轻,就将天山派的内功和掌法都练就大成了?一代传奇阿姆姑,晚年时期才得以大成,凭着那招萨祖弥天掌,挽丹心联于即到,将穆完悠击落九方峰下,你如今六十有余,二十不到得以大成,几十年来一直潜心贯注修为,内功加掌法,可敌几个阿姆姑加穆完悠了,这只有星主能达成。

  曹风叹道:王爷真乃博古通今天下大奇人呐,那么敢问王爷一句,这把剑的主人,现在何处?

  王爷答道:此剑名为天宿剑,相传,八十年前,一颗天外陨石降落在东帕米尔高原,昆仑派掌门离云子从中觅得这把剑,也有一说,是提炼石中金晶淬炼而生,但肯定的是,这把剑绝非来自人间。离云子死后,传与当代掌门飞云子,前不久,飞云子将此剑赠予一位女侠,这位女侠客,只身单剑,被我请入了府邸。

  曹风难掩激动之情,道:哦?在哪里?

  朱权道:待明日我再引荐给你。

  这时门外有响动。

  管家拎着灯笼带进来两个铠甲侍卫。

  身后跟着四个下人,端上美酒佳肴。

  朱权哈哈一笑,道:来啊曹公公!今夜与你一醉到天亮,如何?

  曹风飒然一笑,道:王爷既然如此雅兴,老奴陪你痛饮一夜!哈哈。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十三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