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六话
冷月窥人2019-03-09 08:292,648

  勾起喟然长叹,道:敢问老道长,高姓大名!

  青袍老道仰天放声大笑,一拢颏下短须,道:

  好多年没出手了,快哉!

  忽而面色一沉,拱手道:在下武当尉迟侧。

  他迈开大步走向勾起,将钢锥长针递到面前。

  勾起微一躬身。

  双手接过兵器。

  二人四目相对。

  各人闪过一丝犹疑。

  尉迟侧眉心紧锁着问:你,可是二十八星宿?

  勾起呆立良久,幽幽问道:你也是其中一位星主?

  尉迟侧挺着浑圆大肚,双手负背,目送长空,怅然道:年少时,在师门,常听师父师伯们讲起关于二十八星宿的故事,当年只当传说笑谈,后来,初入丹心联,听盟主阿姆姑老前辈讲述二十八星宿,开始半信半疑。

  说着。

  他扭转双眸。

  目光恬淡和蔼的落在勾起脸上。

  神容中,好似一位久未谋面的故友般,亲切和睦。

  笃定的说道:直至,十九年前,燕京燕王府里,我中了一枚钢锥。

  说时,尉迟侧低头扒开胸前衣襟。

  袒露出胸膛上一颗朱砂胎记。

  勾起呆望着指尖大小的一点朱红。

  脸色苍白,已是魂飞千里。

  仿佛回到十九年前,那个月黑风高之夜。

  勾起,唐二,牛大。

  三人奉命前来燕王府刺杀燕王朱棣。

  燕王府邸高手云集。

  其中有位传授太极心法的武当门下幕客。

  尉迟侧缓缓向前,踱了数步。

  与勾起并肩而立,道:

  我当时,还未顿悟太极奥义,直至胸口中了你一锥后,仿佛是开了窍。

  勾起面色犯难,双眼似深潭,回忆着那晚的一幕,道:

  当晚,我们一路从前厅,中堂,杀进了后堂,副总兵,偏将,各路武林高手,统统倒在我的钢锥长针之下,当我发现朱棣时,出手一刻,你横在了他身前,钢锥正中你胸口那颗胎记部位,恰巧窗外一道闪电,我清清楚楚的看见,钢锥刺中你胸膛一刹,断作三截。

  尉迟侧在身旁叹了口气,道:

  师父和阿姆姑老前辈曾说,二十八星宿的星主,身上会有星宿印,如同一颗朱砂胎记,这玫印记固若金汤,万坚不催,我打娘胎出生时,胸口就带着这块胎记,可直到我年近不惑,中你那根无坚不摧的钢针时,才觉醒自己是星主,自那以后,我北上寻你,途径此地,在天一洞里顿悟太极奥义,这一住,就是十九年。

  勾起呆呆的说道:怪不得,中原没有你的名号,原来是一直隐世塞外。

  忽然他一怔,兴奋的说:你知道吗?你是你们武当派唯一一个拥有太极奥义的!我几十年来年年南下中原,对武林风云了如指掌,你武当派还没有继承张三丰所创的太极奥义之人。

  尉迟侧微微一惊,转过头来。

  不可思议的望着勾起,道:

  胡说!我武当派弟子众天下,九宫三殿里的门徒也有三五百人,祖师爷张三丰自开宗立派那天起,广收门徒,他独创的太极奥义以防卫自保为主诣,派中上下口口相传,人人学之,怎能就我独懂?

  勾起仰天大笑,道:

  你们正派,就爱自以为是,你以为你们人多,个个都是英才了?据我所知,太极奥义早已失传,现在所谓口口相传的,只是肤浅的心法口诀罢了,不足一提!

  说着一顿,眼中油然而生一股惊异之色,道:

  倒是有个十七八岁的小道姑,也不是在哪个山旮旯里,偶遇了张三丰真人,传授了她一套剑法,叫什么,两仪剑法?好像是张三丰不传授的独门绝技之一,这个小道姑,应该是未来你们武当派唯一的栋梁了。

  尉迟侧听完,目光流转,迟迟不语。

  勾起在一旁用胳膊肘一下下怼他,笑道:

  喂!喂!老家伙琢磨啥呢?

  最后一肘怼在肋下,如怼了个空。

  整个人登时摇摇欲坠,不受控制的向着尉迟侧怀里扎。

  尉迟侧圆鼓鼓的肚子忽然一收。

  侧肩一挺。

  肩头轻轻一撞。

  勾起瞬间被弹出丈许开外。

  落向一条溪流。

  入水一刹。

  悬身半空,足尖在水面一点。

  飞身落在了岸边。

  双手一拱,沛然而道:传说中的四两拨千斤!

  说着,抬手一挥。

  一根长锥飞矢而去。

  尉迟侧一侧头。

  长锥嵌在身后的崖壁上。

  竟是锥子尖冲外,锥子把凿进了岩石里。

  尉迟侧拍拍手。

  望向勾起,看他正在把脚上浸湿了的鞋袜脱掉。

  跟着起身飞踹。

  赤足直奔崖壁上的锥子尖而去。

  尉迟侧大惊。

  挺身上前要拦住勾起,大叫一声:

  莫开玩笑!

  勾起身法迅捷,足已至锥。

  尉迟侧再看勾起。

  赤着脚落定在地。

  崖壁上那根钢锥。

  完完全全陷进岩石之内。

  尉迟侧一愣之下。

  看勾起抬起右脚,绷直右腿。

  把足心抬至朝天。

  一观之下,尉迟侧恭而一笑。

  原来足心上,也有颗朱砂胎记。

  正是用这玫星宿印踩在锥子尖上。

  把整根长锥踩进岩壁。

  尉迟侧走上前来,问道:何时发现的?

  勾起拍拍脚下的沙,道:十六岁时,在唐家堡练轻功,过钢索,底下坑里立着铁签子,我一个不留神,掉下去,正好胎记踩中签子尖,把签子踩折了,让眼尖的师父看见,禀报了当时的门主,门主唐三栽培我,传授我一身的暗器和轻身绝技。

  尉迟侧赞许的点点头,道:时也命也!

  勾起语重心长道:

  你也应该回武当,别让张三丰的绝学失了传。

  尉迟侧摇摇头,道:

  武当内,派系林立,不适合我这种清修之人,所以我当年才会入燕王府做幕客。

  说着,他一转身,面朝涓涓细流,幽幽而道:倒是你说的那个小道姑,我有意收她为徒,武当至高绝学两仪剑谱功法玄妙,得神技者先得道,这等威力无穷的武学一旦落入无德无道之徒手里我是不放心的,何况,我想知道她是不是星主。

  勾起一拍他肩膀,道:

  那其实我也有个事儿,南下去寻我家少主,我看你这老道挺有趣的,虽然咱俩一正一邪,互不两立,可我也想破一回例,跟你这个正派中人结个伴儿,一道南下,你寻你的小道姑,我觅我的少主公,咋样?

  说着,落在肩头的手一收,却使不上劲儿,纹丝不动放在肩头。

  他不由一怔,另一只手抓着右臂。

  把手抬起后,活动自如。

  不禁目光惊异的望着尉迟侧。

  尉迟侧微微一笑。

  从怀里掏出一块烤馍。

  揉成稀碎,撒在肩上衣襟间,扎了个马步。

  道:看着!

  不一会儿,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飞来。

  落在尉迟侧肥胖的身上叼着碎屑。

  一阵清风掠过。

  身上的碎屑抢食一空。

  几只鸟儿忽闪着翅膀。

  两只小爪在他身上扑腾着。

  一只也飞不起来。

  发出阵阵怪叫。

  勾起凝神静气的观摩着,叹道:太极奥义的鸟不飞绝技!开眼了!

  尉迟侧呵呵一笑,收了神通。

  鸟儿四散而去。

  尉迟侧,勾起二人。

  南下而去。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七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