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七话
冷月窥人2019-03-09 08:292,370

  圆果褪去上身布衣,摊在地上。

  双手微微颤抖。

  将定风师太焦黑的枯骨摆放在布衣上。

  听那人道:我叫张玄扬,认识一下吧,你叫啥名?

  圆果含泪默默包裹好遗骸。

  轻声答道:释圆果。

  张玄扬问:你们和尚为什么都姓释?

  圆果把师太遗骸在背后系紧,淡淡的道:

  释,是释迦牟尼,圆果,是法号。

  说着,把已变形的师太金身握在手里。

  张玄扬瞥眼望去,不屑而道:

  我义父说,真正的星主,身上会有一块万坚不摧的胎记,如果她真是星主,就算被烧成灰,也会留下一块完好的胎记皮肤,你们正派设擂排名前二十八的做星主,真是有辱武学。

  圆果悬在门槛上的脚凝住了,问道:

  你说,我也不配做星主?

  张玄扬摇摇头,沉思而道:你的武功,还不行!但不见得就不是星主,义父说,每个星主开印的年岁都不同,我是前年开印的,我大伯勾起是十九岁就开印的。

  说罢,走近圆果,抚摸赤裸的上身,寸寸观瞧。

  圆果问:什么是开印?

  张玄扬边摸边道:就是武功高强了!

  说着,伸手要扒圆果的裤子。

  圆果怒喝道:你干嘛!

  张玄扬蹲在膝边,仰望着圆果嘿嘿一笑,道:

  看你身上有没有朱砂痣啊!

  圆果一皱眉,冷然道:凭什么星主就一定要有胎记?我武功练到登峰造极,有没有胎记,我都是星主!

  张玄扬悠悠起身,道:你就算练到登峰造极,照样打不过星主,星主就是星主,凡人就是凡人。

  圆果扭过头去。

  望着门外大步走了出去,道:那你拭目以待吧!天下有朱砂痣的人那么多。

  张玄扬道:有朱砂痣未必是星主,没有朱砂痣那就一定不是星主!

  圆果抬头望向天边。

  一只白鸽呼啦啦飞来。

  落在圆果肩头。

  他咔的一声,扯下裤腿一块布。

  指尖送入口中。

  张玄扬看到。

  圆果在布料上血书这几个字:

  定风仙逝,请盟主出山主持丹心联。

  他心道:

  义父告诫,中原武林天外有天,此飞书一出,定将招来正派众多星主,我水火功虽说大成,可真要是与正派全联盟为敌,也恐难敌万众。

  眼见圆果将血书捆在白鸽爪上,端向半空。

  张玄扬双臂一震。

  白鸽振臂飞扬之际。

  一道火光冲向圆果。

  圆果回头一刹,双瞳大睁。

  体内的横练硬气功登时运起。

  但肉身虽能抵御化火功的掌风烈焰。

  内体却受不住掌风蕴含的强劲内功。

  只见他背后的包裹,下身的鞋袜,灯笼裤,瞬间灰飞烟灭。

  整个人皮肉完好,直挺挺的晃了一晃。

  噗通一下倒在地上,登时毙了命。

  那只白鸽的羽翼携着星火,远走高飞。

  张玄扬施展轻功,步步蹬空,却终究不能飞翔。

  他腾身数步,还是落在了地上。

  无奈望着飞鸽渐渐消失在天际。

  他向圆果尸体望去。

  通身烧灼的紫里透黑。

  脸上的五官面目全非。

  两个颧骨和一排白牙暴露在外。

  甚是恐怖!

  张玄扬心下暗叹:

  死在我化火功下,却未烧做焦炭,世间真有这般金刚铁骨之人,看来我应该带他去一个地方,探究一下少林的横练硬气功之奥妙所在。

  他返回塔内找了块油布。

  把圆果尸身包裹的严严实实。

  下山离去了。

  山下。

  彰德府城中。

  李天师打了二十几斤的老白干。

  灌在一个半人来高,肚大如瓮的碧翠葫芦里。

  被在背后。

  本就清消的体态。

  衬托的更加瘦小。

  坐在堂子里。

  喝着小酒,就着豆干。

  听了半日小曲。

  逍遥快活,悠哉悠哉。

  傍晚时分。

  知府家丁进了堂子。

  毕恭毕敬的把李天师请去府邸。

  李天师一进府邸。

  来得前厅。

  彰德府知府姓李,名缈,字三青。

  早已站在庭前等候。

  看李天师一身白衣青袍,颈后插着白丝拂尘,背悬瓮大葫芦。

  清消的身形,须眉飘飘,气质超然。

  不由得折扇入掌心,赞道:

  好一个仙风道骨的全真教道长!

  李天师站定丈许开外。

  不卑不亢。

  拱拱手,微笑道:无量天尊!贫道见过知府大人呐。

  李缈拉着一人的手。

  二人快步走近李天师。

  恭肃而道:来来来!李真人,我来给你引荐一番。

  说着,手掌挥向身旁牵手之人。

  这人知天命年岁。

  一身重甲披身。

  目光笃定中透着刚毅。

  四方大脸,身材魁梧,气质雄浑。

  朝李天师抬了个礼,正色道:

  久闻全真教三清散人李天师真人,久仰久仰!在下镇北副总兵,张玉美。

  李天师微一点头,目光转落在李缈脸上。

  指着张美玉问道:此为何意啊?

  张玉美快人快语,直言答道:

  漠北线报,鞑靼国师阿鲁台带十万急先军,来犯我居庸关,我奉旨前往飞狐陉指挥战事,听闻李知府管辖范围内,有座山峰,山上有武林正派联盟,盟内第一高人,李真人,这两日做客联盟,这就想,借此机会,邀请您为我保驾护航!

  李天师微一点头,愁眉而道:大内东厂,高手云集,为何不借调几个锦衣卫护道副总兵一程呢?

  张玉美怪眼一翻,怒道:东厂厂公曹风权倾朝野,可是今上面前红人,手下的一兵一卒除了今上,再无一人劳驾的起。

  说着,话音一变,道:况且,幡子的武功哪能和李真人相媲美?

  李天师听罢捻须长笑,道:言重了!无非是,刚猛的路子和阴柔的路子罢了,各有优劣而已。

  张玉美抚了抚李天师的臂膀,说道:

  哎?就是要你这阴柔的路子,四两拨千斤啊!

  李天师哈哈一笑,道:那是武当派的太极的奥义,我们全真教,并不会什么四两拨千斤!

  此话一出。

  李缈,张玉美二人面面相觑,竟无言以对。

  李天师忙道:副总兵带兵征战南北,不懂武林各派路数也属正常,但武学的奥义在于相生相克,绝非一家独大。

  张玉美一怔,问:三清散人到底陪不陪我去杀鞑子?

  李天师摇一摇头,面色一沉,决然说道: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八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