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十一话
冷月窥人2019-03-09 10:152,307

  寂灭踏过金鼎。

  落在殿后一间朴素清简的茅庐。

  两个道童守在门口一尊铜鹤旁。

  殿内烛火幽幽。

  传来一阵苍老沙哑的声音:

  清风明月,是有人来拜访吗?

  两个道童相视一笑。

  呆呆的凝望着寂灭,不言不语。

  寂灭大步流星。

  推门而至。

  屋内一个老道穿着内襟素衣。

  正从塌上起身穿鞋。

  正是武当派掌门陈道玄。

  寂灭目光炯炯,厉然而道:

  召集九宫三殿主持真人,一同赶往九方峰盟地。

  陈道玄披上长褂,连连点头。

  忽而一怔,呆问道:

  丹心联怎么?出什么大事了?

  寂灭疾道:

  代盟主定风师太被奸人所害,现在丹心联内再无高手镇守,岌岌可危!

  陈道玄哆嗦着唤道:清风!明月!召集九宫三殿所有真人,还有各宫各观高阶弟子!

  漠北塞外,库什城。

  有座府邸,名曰穆府。

  府内,有地城。

  密道盘综错杂,宛若地下人间。

  在一间厅堂内。

  轮椅上坐着个百岁老人。

  无须无发,肥胖油腻。

  正是赤血盟主穆完悠。

  身边站着个短小胖子。

  俯身耳语道:

  前方密报,少主击毙九方峰代盟主,惊动峨眉掌教,此刻,峨眉寂灭带领峨眉十三燕,挨家走访几大正派,向九方峰汇聚,眼下的峨眉,武当,派中空虚,不如?

  穆完悠森然一笑,轻轻的道:逐个击破。

  二人相视一笑,穆完悠道:交给你去办了。

  说罢。

  车轮发出呀呀转动声。

  身后帷幕拉开。

  一方血池登入眼帘。

  一个个啼哭的婴孩在血池之中拼命哀嚎。

  穆完悠回眸一笑,道:

  我该续命啦!呵呵呵。

  那矮胖子是赤血盟二号头目,师爷苗三笑。

  他走下殿堂,对侍卫传令道:命二护法罗样上殿。

  罗样,字森破,号九尺剑魔。

  身携六剑,独创绝学九尺剑法,可御六剑同时出鞘,九尺之内寸草不留。

  少顷,屏外窸窣脚步声。

  罗样登堂上殿。

  他三十岁年纪。

  中等个头,体态消瘦。

  一袭紧身黑衣黑裤。

  颈后,肩头,臂旁,腰边各露一柄剑把。

  腿绑一剑,腰缠一剑。

  整六剑。

  丹凤眼,刀条脸。

  白面无须,目光如炬。

  额头一道长疤。

  长发束顶,一根簪子固定。

  他抱拳行了个礼数。

  声音低沉的说道:二护法罗森破领命!

  苗三笑嘿嘿笑道:来啦老弟。

  走上前,勾肩搭背,耳语道:

  少主把丹心联盟主给做了!

  罗样大惊,瞪圆双目,问道:

  峨眉掌门,寂灭?

  苗三笑微一沉吟,道:

  啊,是代掌门,定风师太,寂灭在闭关。

  说罢忽然兴奋而道:

  峨眉,武当眼下倾巢出动,门派空虚。

  罗样插言道:我先平武当,再灭峨眉!

  苗三笑道:不不不!你直取峨眉,盟下唐门距峨眉最近,我叫唐家堡多出些硬手,你们在山下汇合,峨眉山下有青羊宫,青羊宫有峨眉十三燕之一的金尘子,实力不俗,万佛顶还有留守的三燕湮灭,莫可轻敌。

  罗样点点头,问:那武当派呢?

  苗三笑蔑然一笑,不屑而道:武当?尽是酒囊饭袋!传令湖北境内的盟下势力去一伙人,把那些老道道童杀干净,几宫几殿放把火烧光,镇派秘籍和兵器拿走,就了事了!这一下子丹心联就少了两伙势力与咱们抗衡。

  说着,转身从桌案上稳稳端起一盏托盘。

  罗样接过。

  苗三笑从托盘上展开一件乌黑披风和一袭黑底金纹长袍。

  道:这身金锁夜行衣是盟主赐予你的,穿上它去战斗吧!

  武当山上,金顶大殿内。

  九宫三殿十二大真人。

  悉数到场。

  寂灭师太坐堂中正座。

  掌门陈道玄独站一旁。

  她手持丹心联盟主令牌。

  一轮银月中一个烫金葫芦。

  葫芦上刻着八卦图,挂着一串佛珠

  坐在古铜莲花台上。

  莲花台上印有佛教的万字标。

  令牌巴掌大。

  金银铜三色交烁。

  内涵儒释道三义。

  也寓意着星宿台青铜,白银,黄金三个段位。

  寂灭目送殿外悠悠长空,朗声道:

  话已至此,诸位现在就随我同上盟地,守护丹心联。

  太极殿真人正阳子缓缓起身。

  他面若二十岁年华。

  皮肤白嫩,五官英俊。

  身材挺拔,气质轩昂。

  然而眉发须髯皆白了。

  面露不满之意,发难道:

  此去助你镇守九方峰也罢,那每月上缴盟里的香火油金和供奉福禄,是不是也该谈一谈啊?

  寂灭拍案而起,朝殿外走去。

  边走边道:你没资格跟我谈盟事。

  两仪殿真人广霞子叫嚷道:掌门!你总有这个资格吧?你快说说罢!

  寂灭师太行至门口,转过身来,怒视着众人,道:

  同盟危难之际,计算个人得失,好啊!我把武当踢出丹心联,你派两样绝学太极奥义和两仪剑法在座各位谁得真传了?到时赤血盟的杀上山来,你们孤立无援又无力抵抗,到那时,香火油金供奉福禄,根本不值一提!

  陈道玄一脸难色,不停的摆着手,喃喃说道:啊不不,别呀!别呀!

  太极殿真人玉真子悠悠起身,缓缓而道:

  既然蔽教绝学失传,人才断档,真如盟主所言,那我派即便前去九方峰也无能为力。

  他微微一顿,续道:

  而如若因此,盟主将蔽教踢出丹心联,我派仍有朝廷撑腰,并非孤立无援,赤血盟敢杀上山来,朝廷兵马,东厂锦衣卫,绝不会袖手旁观,盟主披星戴月连过九宫三殿,可曾一睹我派各宫各殿风光气势?皆由朝廷出钱出力出人修缮。

  说罢,得意一笑,走向寂灭师太,笑道:

  我深知,丹心联人吃马喂,养一座山,方方面面开支花销很大,但我拙见,身为盟主,如何运做丹心联盈利,才是王道,而非靠着同盟契金。

  寂灭师太惨然一笑,道:

  我看这盟主位,该由你坐。

  看客们,若是你,该怎办?

  说罢,她转头飞身下山离去了。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十二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