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八话
冷月窥人2019-03-09 10:082,566

  文至此,话分四路。

  李天师护送张玉美北上飞狐口。

  勾起,尉迟侧相伴为伍,自漠北巴伦台南下中原。

  张玄扬携圆果尸身下九方峰。

  最后这第四路。

  要从圆果和尚生前放飞的那只信鸽开讲。

  白鸽展翅翱翔天地间。

  穿越秦陕的满天黄土。

  沿长江上游,飞入川蜀。

  万丈高空垂瞰之下。

  烟雾缭绕在蜿蜒峰峦间。

  片片云海,层层霞晖之中闪烁着一点金光。

  白鸽振翅一挥。

  流星疾坠般俯冲而下。

  穿过青烟,拨开云雾。

  三座险峰在延绵山峦围绕间赫然眼前。

  那一点金芒缓缓放大。

  在三山之间的峨眉山之巅。

  屹立着光芒万丈的万佛金顶。

  白鸽挥动着羽翼在上空盘旋了三圈。

  落在了普贤菩萨道场。

  一个酱袍尼姑走来。

  抓起信鸽,揭开绑腿上的信。

  朝着一间居所行去。

  在门外轻叩三声。

  传来屋内老太话音:进来。

  屋内炉烟笼罩,焚香沁鼻。

  一个粉衫白袜的俗家弟子接过飞鸽传书。

  绕过佛字屏风。

  走入内厅。

  向坐在藤椅上的老太说道:念么?

  老太眯沉双眼,慵懒说道:念,念。

  弟子撵开粗布,大惊失色。

  粗布飘落在地上,她瑟瑟而道:

  定,定风师太她!

  屋外的白鸽。

  在洗象池衔了几口清液。

  呼啦啦飞去。

  飞过大峨山与二峨山之间。

  矗立着一根直插云霄的参天玉峰。

  峰如柱,四壁光如白玉,无棱无枝。

  峰顶一人见方。

  一中年尼姑枯坐蒲团。

  蒲团四周再无落脚之处。

  衬着徐徐升起的晨光。

  她泛起双眸。

  与白鸽隔空相视一笑。

  老太杵着拐。

  躬着驼背站起身。

  还不到俗家弟子的肋边。

  她一身草席麻衣,脚踩草履,脸上横纹密布,头顶枯发如杂草丛生。

  弟子随她出得门外,道:我去请掌教师太出关!

  说罢拔腿便走。

  老太疾呼:召集!召集峨眉十三燕。

  说着,晃了三晃,整个人摇摇欲坠,怆然而道:

  哪里还有我们十三燕了!

  她缓步走向主持俺。

  站在门外石阶下。

  目光遥望着空空荡荡的掌教椅后。

  悬在墙上的峨眉十三燕名册:

  一燕:寂灭-掌教

  二燕:平素姑-传功长老

  三燕:湮灭-抚教师太

  四燕:定风-外仪师太

  五燕:风华-戒律师太

  六燕:莫慈-小乘宫主持师太

  七燕:莫悲-大乘宫主持师太

  八燕:金尘子-青羊宫执事

  九燕:栗青夙-十二代高阶弟子

  十燕:俞青莲-十三代高阶弟子

  十一燕:许钰-十三代高阶弟子

  十二燕:叶佩持-十三代高阶弟子

  十三燕:左龙灵-十三代入室弟子

  这其中的二燕平素姑。

  便是眼前的这位古稀老太。

  她手杵木杖,罗锅驼背。

  蜡黄的脸上双眼凹陷,下唇兜着上唇。

  枯黄的碎发在头顶四散。

  侧一回头。

  伴着清晨的霞光。

  望见了三燕湮灭师太。

  她站在丈许开外,黑衫黑群裹着细高身形。

  三十多岁年纪。

  面容姣好锥子脸。

  苍白的面色,气质清冷。

  颈缠菩提手捻佛珠。

  款款上前来,平平而道:这是怎么了?

  平素姑垂眸叹了口气,轻声言道:

  定风,她走了。

  傍晚时分。

  十三燕中除了一燕,八燕,十三燕。

  剩余九燕悉数到场。

  掌教寂灭师太闭关修炼。

  八燕金尘子在山下青羊宫主持。

  十三燕左龙灵下山游历。

  掌教俺里。

  几位师太一一坐定。

  身后站着俗家的八至十二燕。

  除湮灭外,各人面色憔悴,双眼皆如烂桃。

  湮灭一声苦笑,自言自语道:自不量力!还想做盟主?

  众人面面相觑,有的垂眸不语。

  辈分资历尚高的风华,莫慈莫悲三燕也是敢怒不敢言。

  沉默许久。

  平素姑望向湮灭,道:

  你这话,说的偏颇啊,定风师太是外仪长老,处理外务,是她分内事。

  湮灭唇角微抿,淡淡一笑,道:

  是她咎由自取!

  说罢,拍案而起,急道:

  哎呀这都什么光景了!寂灭怎么还不来?到底要干嘛啊?要去九方峰你们去!我先回了!

  说着,拂袖而去。

  湮灭出,弟子入。

  早上的俗家弟子快步迎来,急喘着粗气说道:

  掌教师太说,说她随后便到,让师父带队先一步下山而去。

  峨眉八燕身藏各自兵刃利器。

  展开轻功。

  如八只燕子。

  身形飘忽,几个起落。

  便来到了山下。

  山门下有峨眉派官宿驿。

  八人牵出八乘快骑。

  在客驿门前夜灯的昏黄光晕下。

  八人八马扬尘而去。

  当晚子时入青羊宫。

  青羊宫主持金尘子与定风师太情若母女。

  得知消息当即大病不醒。

  第二天一早八人驾马出了嘉定府。

  一路走官道。

  沿长江进湖北。

  五日后行施州卫。

  十日后抵襄阳。

  是月二十一。

  在襄阳城内打尖。

  平素姑派老九办通关文牒。

  命老十二先往武当县,上武当山通知武当掌门。

  再转河南少室山,拜访少林主持方丈。

  请二位宗派掌门前去九方峰共商大计。

  过了晌午。

  通关文书办理妥当。

  八人在悠长的甬道里排队出城。

  平素姑簇拥在七燕之中,摇了摇头,道:

  十二妹儿啊!还是我亲自走一遭武当少林吧,你资历尚浅,去我不放心。

  十二燕叶佩持灵眸转动,点头道:也好!

  平素姑目光转落五燕风华师太脸上,道:此行,就交由你了。

  风华师太头戴大圆斗笠,上身围裹着酱色长衫,下身黑袍覆足,微一迟疑,道:想必掌门她此刻已到了九方峰上。

  平素姑瞥眼望向甬道尽头城门外的一点亮光,语重心长的说道:八燕子飞,八燕子归。

  子时。

  平素姑一人独行至武当山门脚下。

  远远遥见山门牌坊旁,一座二层客栈。

  门前一杆高烛,摇曳幽幽烛火。

  她将马拴在路灯下。

  顺着蜿蜒绵亘的石阶上山。

  施展轻功,闪转飞腾间,呼呼几抹清影,来到武当山北麓。

  眼前赫然坐落着武当九宫第一宫,净乐宫。

  此宫红墙碧瓦。

  牌匾下朱漆金钉的两扇大宫门虚掩着。

  门槛半人高。

  平素姑推门而入,进正殿,穿二宫门,进二圣殿,入真宫祀,一路行过殿堂、廊庑、亭阁及道舍,横穿东中两院,空空荡荡不见一人。

  行至西院宫内。

  幽暗中一人低声说道:再走一步,我便出手了。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九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