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篇:第十七话
冷月窥人2019-03-27 10:342,590

  雨夜的幽林中。

  一个古稀老僧身着酱袍。

  白须垂胸,白眉拂耳。

  瘦高身形,面似骷髅。

  身后跟着个十岁小沙弥。

  不及他腰间。

  一袭金黄色僧袍。

  颈缠佛珠。

  头顶九点戒疤。

  长得胖头胖脑。

  奇异的是。

  整块头盖骨呈朱红色。

  如同一块胎记。

  二人行出林间。

  突见远方火光冲天。

  像是一户村庄着起大火。

  那老僧对小僧道:

  是纵火!下这么大雨怎能火势滔天?

  小僧冲老僧点点头。

  二人快步赶去。

  过了一座桥。

  桥头立着一块碑石。

  刻着风雨村三字。

  不远处遥见一户户草房火势连绵。

  成群结队的村民哀嚎着跑来。

  有的披头散发,有的血迹斑斑。

  二人相视一愕。

  施展轻功。

  在人潮之上飞踏而过。

  落入一座破庙前。

  门前盘膝端坐着个青衫道姑。

  两绺长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颊。

  一侧肩头斜着露出黑白两把剑柄。

  老僧上前一步。

  见她,眉目清秀,双眸微闭。

  刀刻般的锥子脸。

  身形清瘦。

  面相十七八岁年华。

  面色平淡。

  伸手够着她肩头。

  一摇,唤道:

  小妮子!

  话音未落。

  顿感身后一股风势袭来。

  老僧回眸一瞬。

  一个黑衣人举刀削来。

  刀锋扑面一刻。

  道姑灵眸翻转,腾身而起。

  悬空中拔剑出鞘。

  落剑如云烟。

  顷刻之间。

  黑衣人一分为二,血溅当场。

  小僧看傻了眼。

  这一剑与黑衣人尚有隔空之遥。

  怎就将他劈成两截?

  老僧啧啧称奇,目光错愕的望着她。

  见那道姑还剑归鞘,不由赞道:

  姑娘这招,可是出自两仪剑法?

  小道姑灵眸一怔,望向老僧,道:

  你知道两仪剑法?

  老僧嘿嘿一笑,道:

  七十年前,我随师父造访武当,有幸目睹张真人在金顶演练过其中几式,没记错的话,刚刚这招叫太虚极破,但是,又好似稍有不同。

  小道姑得意而道:

  两仪剑法,我尚未修精,招式圆通有余,刚猛不足,江湖行走间,自保无忧,却不能快意恩仇,索性,借着套路自创一套新剑法,我取名叫做,扶风剑意,招招逼催出剑气,杀人于瞬息。

  老僧道:

  据我所知,此功早已失传,几十年来星宿台上,从未有武当门人使出过一招半式来!

  小道姑冷然一笑,不屑而道:

  我是想上星宿台,可我宫监院不肯,说我没资格,还说了,我宫护殿真人在星宿台排位79名,如果我排位在他之前,还有没有长幼尊卑之道了?我一气之下,就走啦!

  老僧捻须长叹,道:

  两仪剑法,玄妙之技,就刚刚你那一剑,不倚仗几十年内力,怎催逼得出剑气来?你,可是星君?你运的是什么内功?

  道姑摇摇头,道:我叫陆青!没上过星宿台,不是星主哇,我练的是清丹术。

  老僧略一沉凝,心道:

  清丹术乃武当低阶入门内功,就算精修大成,也决然释放不出刚刚那一剑的威力,可见她果然是个星君,可她年少轻轻,只得技未得道,适才虽斩向暴徒,但出手之辛辣还是有失正道,若放任她四海纵横,只怕遗祸丛生。

  他一把抓住陆青手腕。

  另一只手握住小沙弥臂膀。

  三人腾空而起。

  俯首鸟瞰。

  只见一户户院落通火相连。

  一个个黑衣人手持兵刃向村民肆意杀伐。

  老僧对陆青道:

  你身为习武之人,见此惨状怎能置身度外?

  说着。

  三人飞向一院。

  老僧落地一刻踢飞一匪。

  扶起跪在地上引颈待屠的老翁,问道:

  怎回事?老丈!

  老翁哭诉道:

  我们村地底下发现了金矿,有个大户说要买下我们村开矿,三番五次催我们搬迁,我们全村百姓哪里可能搬走?祖坟都在山头哩,前些天他们放下狠话,说要来强拆!

  老翁话未说完,放声痛哭。

  老僧愤恨交加,指着老翁对陆青道:

  看看!你看看!

  小僧在一旁暴跳如雷,拍着脑门啪啪作响。

  童声怒道:我今天要开杀戒!

  说着。

  篱笆外跳进几个蒙面黑衣人。

  各持刀枪棍棒齐冲过来。

  小沙弥箭步窜出。

  几个纵跃。

  眨眼之间把几人顶翻在地。

  各个蜷缩哀嚎。

  老僧扭转双眸,望向陆青,道:

  咱们各分三路。

  陆青悠悠一笑,道:为什么要渡人?

  老僧道:不是渡人,是渡己。

  陆青一怔,痴痴的望着一老一小二僧。

  小和尚坚毅的看着她,道:

  渡人容易,渡己难!

  说着,二人飞出院外。

  陆青呆立原地,喃喃自道:

  渡人容易,渡己难。渡人容易,渡己难。

  忽然一股内功气息寸寸逼来。

  陆青回身送出一掌。

  彭的一声,两掌相交。

  树上枯叶纷纷散落。

  一个黑衣人,长发遮着半张脸。

  露出一张刀疤脸,森然说道:

  我就觉得你不对劲!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怎能助我们赤血盟?

  陆青决然说道:之前谈好的银子我不要了,但今天这事儿我管定了!

  刀疤客怒道:你是知道这地底下的实情了吧?

  话音不落。

  黑影一闪。

  撤进草屋。

  三点寒星乍现。

  陆青手握剑鞘挥臂一扬,荡飞暗器。

  运腕轻抖,剑鞘脱手而出,飞入草屋。

  一枚飞针击穿剑鞘疾矢而来。

  陆青挺身跃起。

  悬空挥起一剑。

  茅草屋一分为二,枯枝烂叶满天纷飞当中。

  站着刀疤客。

  捂着颈侧喷涌而出的血浆。

  再发一镖向陆青。

  陆青凌空踏虚避开飞镖。

  单剑直刺,剑气穿心而过。

  刀疤客登时毙命。

  陆青飘然落定。

  四下张望。

  见有几个黑衣人赶来。

  望着她瑟而不前,低呼道:变节了!变节了!

  陆青挥剑,荡出剑气。

  四人转身一瞬齐齐断为两截。

  她飞身出院,半空中见老僧在一处空场以一敌四。

  步步踏虚,落地一刹。

  那四人滚在地上奄奄一息。

  老僧回眸望见陆青,会心一笑。

  二人快步出场。

  陆青问道:那小沙弥呢?

  老僧摇摇头,道:不晓得!

  突然他面色一震,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陆青顺着他凝视的方向望去。

  是刚刚死在自己剑下的几个黑衣人碎尸。

  不由笑道:我帮你们渡人了!

  老僧倒吸口气,怆然而道:

  阿弥陀佛,善哉啊,善哉!

  指着地上的尸体悲愤交加,说道:

  正所谓惩恶扬善,你以武止戈即可,为何要大开杀戒?恶人做的事为恶,但人可引入正途,你如此以暴制暴,与恶鬼作何区别?

继续阅读:星宿篇:第十八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赤丹玄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